評論 > 言論 > 正文

喬年:諂媚權貴的時代結束了

作者:
至於袁貴仁是個什麼貨色的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今天的互聯網時代,任何人的言行一旦成為了公眾事件,必然會面臨互聯網的輿論審判,頃刻之間就可以成為大眾關注的焦點。這種關注,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反面的。在大眾的聚焦中,那些帶有原罪的大小官員們,一定會遭受見光死的可悲下場。

近日,教育部長袁貴仁為了向習中央表忠心,在教育部舉辦的座談會上公開強調「絕不能讓傳播西方價值觀念的教材進入我們的課堂。」這番話把一個在黨國充當不重要的角兒,從沒有引起民眾關注的二流小政客,一下子推到了海內外輿論的風口浪尖上。

身為教育部長的袁貴仁不能說他完全不學無術,在教育領域裏默默教書幾十年未成名後混跡官場從黨國那裡分享到一點權力。由於所處的地位不同了,袁貴仁最終成了袁貴人。俗話說,獲美名難,出惡名易。袁氏雷語一出,頓時驚詫海內外。各大網絡媒體有不少輿論對袁貴仁的論調提出質疑甚至反駁。互聯網時代,信息傳遞如電光火石,一時間罵名乍起,橫眉冷對千夫指,唾沫淹死袁鬼人!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沈巋公開在網上對其發出三問:

第一,如何區分「西方價值」和「中國價值」?眾所周知,近兩個世紀前遊盪在歐洲的共產主義幽靈「跨洋過海」來到中國後,才促成中國共產黨的誕生;我國現行憲法規定必須堅持的馬克思主義,必須進行的國際主義、共產主義、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等的教育,也是源於西方,影響中國的。西學東漸的例子數不勝數,請教袁部長,是否可以請您清晰划出「西方價值」和「中國價值」的分界線?

第二,如何區分「攻擊誹謗黨的領導、抹黑社會主義」和「反思黨曾經走過的彎路、揭露黑暗現實」?沒有任何政黨,敢於宣布自己是從不會也永遠不會犯錯,也沒有任何社會,無論是姓「社」還是姓「資」,敢於宣稱自己是沒有任何黑暗面的社會。請教袁部長,是否可以請您清晰給出「攻擊」與「反思」、「抹黑」與「揭露黑暗」的區別標準?

第三,如何讓您領導的教育部貫徹執行依憲治國、依法治國的方針?如果您本人對以上兩個問題已有明顯易懂的答案,還請您適時發表另外一次講話;如果您本人尚無明確答案,還請您以後謹言慎行,因為您所領導的教育部,關係到「全國人民的科學文化水平」(憲法第19條),關係到「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事業」(憲法第20條),關係到公民進行「科學研究、文學藝術創作和其他文化活動的自由」(憲法第47條),歸根結底,關係到中華民族的復興。您如果輕言什麼可為、什麼不可為,稍有不慎,就會存在觸犯憲法、法律的可能性。

緊接着,網上出現《關於教育部部長兒子袁昕非法送審12套教材的舉報》,有勇敢的「男兒」實名檢舉了袁貴仁父子。這可能是袁部長做夢都沒想到的一個結果,那就是未來幾個月他很可能將要面臨被審查、被雙規、被罷官的命運。袁貴仁本可以效法孔乙己「竊書不算偷」的荒謬邏輯,為父子倆「悶聲發大財」找到心安理得的理由,也可以謹小慎微地夾着尾巴做翰林院的昏官直到告老還鄉,如果這樣可能無人會和他們父子倆過不去。或許是因為他有權力不用過期作費的心理,也可能有為黨國存亡而先黨國之憂而憂的愛黨情懷,故而不顧背上閉關鎖國而遺臭萬年的罵名,挺身而出要死守中共僵化落後的意識形態陣地。作為「袁氏教材」的背後主角,他在體驗公開場合口放大炮之快感、向習總表忠心的同時,完全忘記自己的兒子是個典型的坑爹族。從李剛、李雙江、薄熙來令計劃、周永康的兒子們到整個中國的官二代們,這樣的坑爹族實在是太多了。

目前,中國大陸民眾還是被長城封鎖在局域網絡時代,這是思想教育和意識形態領域的閉關鎖國。像袁貴仁這樣的二貨政客,只顧及順從上面的黨意而不在乎下面的民意,他怎麼不會成為民眾的眼中釘呢?所以遭到「敢為天下先」的人實名舉報了,也迎來網絡輿論的一片罵聲。這樣的檢舉是一種讓人鼓舞的行為,當今中國固然還有很多的犬儒和奴才,但總還是會有充滿血性的勇敢者出現,可以說這種「男兒」是華夏民族任何時代都不會或缺的。

在一百年前的晚清社會,曾經出現過《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官場現形記》等四大譴責小說,還有以《儒林外史》為代表的諷刺小說等,這些小說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都講到了社會底層民眾如何去諂媚權貴,企圖獲取一絲社會生存發展的機會。一百年前和一百年後的中國,都是一個權貴迷戀權力而民眾崇拜權力的時代。中國社會至今還是一個權力至上的官僚等級社會。雖然如此,但諂媚權貴的社會環境和人文結構不同了,其效果也就迥然而異了。

至於袁貴仁是個什麼貨色的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今天的互聯網時代,任何人的言行一旦成為了公眾事件,必然會面臨互聯網的輿論審判,頃刻之間就可以成為大眾關注的焦點。這種關注,可以是正面的,也可以是反面的。在大眾的聚焦中,那些帶有原罪的大小官員們,一定會遭受見光死的可悲下場。

近些年,中國出口轉內銷的媒體爆料,已經發展成中共高層權斗的經典模式。各種奇葩的政治醜聞、貪腐證據、權斗內幕爭相在海外媒體曝光,真可謂層出不窮,蔚為壯觀。三年前,薄熙來怒冠為紅顏,一巴掌打的王立軍驚奔美領館,紅色世家的政治資本遮擋不住國際醜聞的曝光,最終使得薄遺恨終生;從網絡紀實小說《一朝忽覺京夢醒,半世浮沉雨打萍》的作者常艷揭露衣俊卿17次開房經過,把挖空心思發明「三個自信」理論諂媚胡中央的衣俊卿,曝光得體無完膚;令計劃的公子用豪車快遞美女供權貴淫樂,卻落得車毀人亡;令大秘為了瞞天過海,卻欲蓋彌彰,最後試圖討好習大大,卻最終逃不過因醜聞而見光死的命運。

在西方民主社會,早在半個世紀前就已進入輿論監督權力的時代了。美國總統尼克松因為的水門事件而下台,毛澤東當年聽聞後覺得不可思議,在毛澤東東方式帝王思想中,難以理解西方的民主制度,難以體會新聞自由產生的輿論監督的力量,毛更難以理解堂堂一個總統會因為這麼點小事而下台。中共至今還是延襲了毛時代槍杆子加筆杆子的統治思維,只是讓新聞輿論成為鞏固自己權力的一種力量,而不讓輿論自由成為監督、管理自己的一種防腐劑。所以,中共還是用過去幾千年來的陳腐辦法來治理貪腐,從國家的長治久安來講這不僅是徒勞的而且是有害的。

那些被綁在中共權斗絞肉機上的政客們,既要防範同僚的告密與陷害,還要應付民眾的火眼金睛,搞得全國上下官不聊生了。網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網絡的輿論是響亮的。令計劃在《求是》雜誌發表文章試圖討好習總,但還是逃脫不了被關進籠子的厄運。袁貴仁發表極左言論諂媚習中央,企圖以此邀功請賞,但袁氏父子的貪腐罪行逃脫不了普天下百姓的輿論審判和討伐。當今社會,如果有誰試圖去討好當朝權貴而不惜得罪天下人,那這個人肯定是個十足的蠢蛋。這就是幾十個省部級貪官、央視美女主播、金融大腕、成群蒼蠅因丑戲連台而見光死的原因。這就是身在權斗醬缸中的人們沒有明白的一個簡單的生存道理。

當今之世是一個社會大變革,社會輿論空前高漲,進而影響社會意識形態的時代。這是一個不可阻擋的社會發展的大趨勢。在輿論興起,民智漸開的網絡時代,人們的思想觀念和價值取向已經多元化,官媒喉舌一手遮天愚弄民眾的時代已經開始瓦解,民眾終於到了可以大聲地說,諂媚權貴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