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挺江《鳳凰周刊》國賊徐才厚查抄內幕 全文

徐才厚身為中央政治局委員、軍委副主席,卻搞出了個宗派山頭主義猖獗的“徐家莊”,把原本正常的一條為黨和人民建功立業的升遷軌道扳轉向他的私家領地。2000年至2002年,徐才厚曾兼任中央軍委紀委書記。孰料12年之後,他本人卻成了軍委紀委審查處罰的對象。

徐才厚成“籠中縛虎”已4月有餘。10月31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發表重要講話,要求全軍政治工作高級幹部,“高度重視和嚴肅看待徐才厚案件,深刻反思教訓,徹底肅清影響”。這是習近平主席第一次公開談及徐才厚案。

此前的10月27日,軍事檢察院宣布對原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涉嫌受賄犯罪案件偵查終結,移送審查起訴。

軍事檢察院偵查查明,徐才厚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晉陞職務提供幫助,直接和通過家人收受賄賂,數額特別巨大;利用職務影響為他人謀利,其和家人收受他人賄賂,數額特別巨大。徐才厚對受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軍方評論員“謝正平”評徐案時說,徐才厚從高級幹部淪為階下之囚,光環褪盡、榮耀盡失,怎不令人唏噓?“謝正平”還稱,作為貪腐分子的徐才厚註定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檢偵方簡要地向外界透露了徐案偵辦過程,之前徐案處於隱秘審查階段,案情可謂密不透風。徐才厚案發前後,中央高層領導人拿下“軍中大老虎”的決策過程,以及徐案的查抄詳情,初涉案件細節等,外界均知之不詳。

9月中上旬,《鳳凰周刊》記者獲悉,被羈押看守中的徐才厚膀胱癌複發,病情危重。10月27日,軍事檢察機關負責人就徐才厚涉嫌受賄犯罪案件相關問題答記者問時,確認了徐患膀胱癌的實情。據軍事檢查機關負責人介紹,徐才厚於2013年2月確診患膀胱癌,已經多個周期治療。今年6月,軍事檢察機關對徐才厚立案偵查後,本着既嚴格依法辦案、又體現人道關懷的精神,協調醫院對其進行了積極治療和醫護保障。

徐才厚是中共建政以來查辦的級別最高的軍中將領,習近平主席親督力辦剷除軍中腐敗勢力大後台,海內外輿論好評如潮,軍中正義之士也額手相慶。退役少將羅援在《解放軍報》法人微博發文,力挺查辦谷俊山、徐才厚案件的有功人士、總後勤部政委劉源上將。他說,正是劉源的堅持和擔當,特別是對黨的一片赤誠,才推動了軍內這場反腐。“如果不是劉源和劉源們,特別是中央的支持,這件事的結果會怎麼樣?很難想像!”

“徐貪婪、濫權和腐化的行徑超乎想像,根本不敢相信系位高權重的軍委領導人所為。”多位接近解放軍高層的知情人士對《鳳凰周刊》記者說,徐才厚被查驚雷猶在耳,但之後軍界波瀾不驚,並未迎來人們預想中的傾盆大雨。對照近期大陸中紀委查辦周永康等黨政大員貪腐案的特點來看,似徐才厚這等副國級高官,與其關聯的貪腐案件和涉案人數應不在少數,但或許是徐案案情複雜和軍隊查辦貪腐案的特殊性,與徐案相關的案件至今人們依然少有聽聞。

10月30日,國防部新聞發言人楊宇軍在例行記者會上公開表態,對徐才厚及其家人涉嫌受賄犯罪的,根據查明的事實證據,將依法進行處理。對於其他涉案人員,堅決一查到底,絕不姑息。對軍方發言人的這番表態,海內外讀者仍在觀察和期待。

“肯定要動‘大老虎’了!”

如果用一條拋物線描繪徐才厚的仕途軌跡,1980年代中到本世紀初的第一個十年,正值解放軍擺脫組織臃腫、人員知識老化,向精兵高效的機械化、合成化部隊轉變邁進的關鍵時機,也是徐顯達仕途迅猛上升期。

自任吉林省軍區幹部處副團職幹事以後,因年輕、高學歷優勢,已擺脫“被轉業”境況的徐才厚,官運變得非常順達。從1982到1985年,三年之內由普通副團職軍官擢升為正師職的大軍區二級部部長。五年後,晉陞正軍,1990年,徐才厚升任第十六集團軍政委。兩年後又升任總政治部主任助理兼解放軍報社社長。僅僅一年之後再次晉陞總政治部副主任,時年五十齣頭便躋身大軍區正職。短短十年的火箭式躥升,可謂是順風順水,青雲直上。

據悉,徐才厚在中共十五大時能闊步進入總部機關,並非海外傳聞的得到時任某位軍委領導人的青睞,彼時,該領導人並不認識徐才厚,徐依賴的還是一位山東籍的某軍隊政工系統高官的提攜。農家子弟的徐才厚出生貧寒,素無背景,能在軍中扶搖直上,與該高官的賞識、選拔和一再舉薦不無關係。

1996年,徐才厚從總政副主任位置上平調至濟南軍區任政委,三年許,完善其任職履歷後,徐才厚再一次調回總部機關。1999年,他與時任蘭州軍區司令員的郭伯雄同時進京,升任中央軍委委員,分別擔任總政治部常務副主任和總參謀部常務副總參謀長。

2000年至2002年,徐才厚還曾兼任中央軍委紀委書記。孰料12年之後,他本人卻成了軍委紀委審查處罰的對象。這點,當年仕途如日中天的徐才厚絕不會想到。

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徐才厚升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委員、總政治部主任。2004年十六屆四中全會上,江澤民宣布退休,胡錦濤接任中央軍委主席,徐才厚晉陞為中央軍委副主席。

次年,在遼寧大連市長興島徐家莊後山一處荒地,徐才厚家的祖墳被修葺一新。作為徐家長孫的徐才厚和另外兩個堂弟的名字一起被鐫刻在祖宗墓碑上,顯示其已完成光宗耀祖的祖訓。(有關徐才厚早年經歷及其老家報道,詳見《鳳凰周刊》2014年第20期封面故事《徐才厚往事》)

從吉林省軍區的一位普通政工幹部,前後歷時20餘年,徐才厚升任主持軍隊日常工作的二號人物。在2007年中共十七屆一中全會上,徐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其仕途攀升至人生的最高點,直到2012年卸任退休。在長達十多年的時間裏,作為主管全軍政治工作的軍委領導人,徐才厚掌管了230萬解放軍及80多萬武警部隊中高級幹部的任免大權。

2012年中共十八大後,徐才厚的人生拋物線不再舒緩平穩,即便已是退休高幹身份,亦未獲得意想中的平安落地,相反,其命運急遽而下,星光黯淡,終成階下之囚。

2014年3月15日,正在301醫院病床上的徐才厚被叫走,某軍委領導當面宣布,對徐進行組織調查。

當失魂落魄的徐才厚回到醫院時,已經進不了301醫院西院,而被直接送到東院小南樓。有本港媒體描述稱,“幾個工人當著徐才厚的面,‘’地往窗戶上釘上隔離柵欄等安防設施。”

西院是301醫院專為地方省部級、軍隊軍級以上領導治病的專區。徐被轉至東院,其萬劫不復之命運已顯而易見。當晚其在北京的妻女也隨即被抓,其秘書秦某亦被控制。

“3月15日當天,在京的部隊就大面積知道了。因為徐才厚被宣布接受組織調查之後,院方把原來住在301醫院東院小南樓的人全都遷走了,而原本的警衛人員也都換了。”

接近軍方高層的北京知情人士稱,301醫院的人都知道徐才厚在哪裡住,住院樓層轉換和病員遷移,整出這麼大動靜,消息就非常快地傳出來,再也無法瞞住。大家知道,這次“肯定要動他了”。

徐才厚被立案調查的當天,恰好是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宣布成立之日,選擇在軍隊宣誓決意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這天查辦徐才厚,意味深長。當日,習近平以組長的身份出席了軍委深改組第一次全會。徐被查半個月後,軍中另一巨貪谷俊山被軍事檢察院提起公訴。

8月30日,有大陸人士微博傳言:已被開除黨籍的徐才厚又被開除軍籍,剝奪上將軍銜,此微博消息隨後被刪除。按照解放軍紀律條令,這位涉嫌違法亂紀的主持軍隊日常工作的“原二號人物”被開除軍籍和取消上將軍銜,應符合軍紀軍規的處理程序。

10月28日,新華社發佈的徐被移送審查起訴的消息中確認了這一事實。對此,中國軍網評論員稱,黨中央沒有因為他身患重病而在黨紀處分上放他一馬,中央軍委自也不會在軍規執行上手下留情。

拔出“蘿蔔”帶出“徐”

徐才厚被立案調查在今年3月,但在十八大前的2012年初,原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被納入總後和軍委紀委的視線後,徐才厚與腐敗有染的各種傳聞就不絕如縷。

總後勤部機關上下大多知道副部長谷俊山“朝中有人”。從河南地方部隊的小吏擢升到總後機關任職基建營房部多個要職,谷俊山官運亨通,幾年一個台階,要不是總後勤部黨委劉源等人的竭力舉報和抗爭,谷俊山說不定真能如願得到他所說的“總參第一副總長、上將”的要職。

劉源從軍事科學院調任總後任政委之前,谷俊山的張狂已在總後勤部形成小氣候。北京知情人士稱,初時,尚未篡至總後高位的谷俊山已敢與其上級、總後勤部長廖錫龍幾次三番頂撞。

谷俊山最終在總後任副部長,不久,又晉陞中將軍銜。“等於說廖根本壓不住他。”知情人士稱,即使是對劉源,在拉攏和試圖“媾和”不成後,谷的本色也開始外露。在多個場合,谷俊山對劉源開火發飆,毫不避諱稱自己背後有強硬靠山。

谷俊山的囂張跋扈加速了其命運的終結,腐敗的一波潮水退卻後,其背後靠山開始顯山露水。(《鳳凰周刊》此前已對谷俊山案作詳細報道,詳情請見2014年第11期《谷俊山案大起底》,以及2012年第29期《原總後副部長谷俊山被移交司法》)。

在調查谷俊山案期間,疑有徐才厚等背後勢力的反覆作祟、阻撓辦案進程,意欲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讓谷俊山過關。但總後黨委牢牢咬住谷俊山腐敗的相關線索不放,深查細糾,終於梳理出谷俊山涉嫌犯罪的紮實證據。

接近總後高層的知情人士曾告訴《鳳凰周刊》,2011年底前後,在初步查明谷俊山涉嫌違法違紀的重大線索後,總後黨委就直接向時任軍委主席胡錦濤、副主席習近平作了專題彙報。

2012年1月下旬,幾番內外部交鋒較量之後,黔驢技窮、已成強弩之末的谷俊山終被拉下馬來,軍紀委宣布對谷俊山進行調查。北京知情人士披露,在谷俊山被調查前,徐才厚把他接走了。谷俊山儘管自知大勢已去,但仍欲作最後一搏,多次送給徐賄金,共計達4000多萬元。

這一年,徐才厚也自知到了任職最高年限,仍想竭力庇護自己培植多年的親信,維護既往的軍內勢力不倒。但事情發展並不如徐意想的那樣美滿:他不但保護不了親信,連自己的運勢也開始下行。當年11月,徐才厚從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軍委副主席高位上退休。

麻煩開始更多地呈現,徐的親信谷俊山“進去”之後,挖出來的問題越來越多。知情人士透露說,谷也越來越感覺到,“沒人能像承諾的那樣保自己,開始如實交代問題,包括幾次上千萬元行賄徐才厚的情況。”徐才厚用了將近20年精心構築的權力大廈開始傾斜,各種有關他的負面傳聞不斷發酵。谷俊山貪腐案“拔出蘿蔔帶出泥”,牽出了徐才厚。

2013年3月,全國兩會上,本該到場的卸任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全程缺席,引起外界遐想;之後不久,軍方官媒以看似無意的《徐才厚為王喜斌專著作序》為題發表消息,以打消外界對徐已出事的猜測;2013年國慶招待會上,身着戎裝的徐才厚以退休軍隊老領導的身份出席,引發海內外輿論猜測其已“平安無事”。不過,此時的徐才厚,已是滿頭花白頭髮,與往日神情不可同日而語。

今年1月20日,中央軍委慰問駐京部隊老幹部迎新春文藝演出活動上,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向軍隊老同志、全軍離退休老幹部,致以新春問候和祝福。徐才厚得以在中央電視台報道鏡頭中兩次一閃而過。鏡頭裡的徐才厚再次以滿頭白髮示人,其身形消瘦,面帶微笑。此次露面,再次令徐才厚是否逃脫傳聞中“落馬”命運引發外界猜想。但顯然已不足以打消公眾疑慮。

4月,在福州軍區原副政治委員王直遺體告別儀式的消息中,徐才厚的名字缺席,外界疑竇再生。而這次徐才厚確實已被限制自由,接受組織調查。3月15日當晚,徐才厚妻女及秘書秦某被拘押的同時,徐家也被查抄。6月30日,中共建黨93周年前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決定開除徐才厚黨籍,同時將其涉嫌受賄犯罪問題移交軍事檢察院處理。

查辦徐才厚這樣級別的“軍中大老虎”,顯系中央高層直接下命令,中央從內部拘押審查到公開宣布開除其黨籍,用時僅三個月,“這麼短的時間內一舉拿下徐才厚,足以彰顯新任黨中央及中央軍委領導人的反腐決心和意志,在過去都是從未有過的。”接近總後高層的知情人士說。

徐這座大山被扳倒只半月,新華社公布,對原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軍事檢察院以涉嫌貪污、受賄、挪用公款、濫用職權犯罪四項罪名向軍事法院提起公訴。

值得注意的是,對徐才厚、谷俊山兩個軍中巨蠹的查辦、公布過程如此複雜交錯;尤其是谷俊山案竟然至今已經耗時長達近三年之久仍未完結,足見徐、谷系列案件查辦之艱難,以及徐才厚對谷俊山案查辦的干擾和阻撓。

徐宅查抄數目驚人

早在兩年多前,谷俊山被調查後,徐才厚便捲入谷俊山案貪腐傳聞。當時外界普遍認為,谷俊山是徐才厚的主要利益輸送者之一。谷俊山身為軍中大蠹,貪腐詳情官方迄今雖未有公布,但從大陸諸報端已披露的信息來看,貪腐數目已很驚人,谷的官場靠山徐才厚的貪腐數目,可能更在谷俊山之上。

接近軍方的北京知情人士披露,身患膀胱癌的徐才厚在查出病患後不久,解放軍301醫院、307醫院就集中專家對其進行診治,病情得到有效控制。2013年下半年,住在301醫院西院高幹病房的徐才厚常常焦慮不安,外面有關他涉貪的風聲一陣緊似一陣,徐日顯惶恐。過年前,他決定出去轉轉,順便打探一下消息,“走動走動”。

今年過年前,徐才厚跑到海南三亞轉了一圈,卻無心看風景,而是以看望在那裡休養的老領導為名,到處請託和求助,企圖脫罪免責,平安過關。

徐才厚並沒見到他想要見到的人。但從三亞回來後,徐卻到處放風,跟人說他沒任何問題了,老領導都給他打了包票。徐似乎也自以為從此可以高枕無憂了。

但自我安慰、造勢畢竟起不了作用,該來的還是來了。

經過一系列嚴格的黨內紀律審查程序後,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中共中央、中央軍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決定對徐才厚進行調查。3月15日,即正式宣布對其進行組織調查。

事後種種跡象顯示,徐對自己被抓顯然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他可能一直都認為,自己官當得這麼大,中央不至於拿他“開刀”,反腐大火不會燒到他身上。在徐才厚之前的大陸政治生態中,懲治腐敗雖已沸反盈天,廳局、省部級官員落馬如繽紛秋葉,但官至副國級、已退休的中共高級幹部,確實較為少見;而在軍內,則更無先例。

2010年,徐才厚的兩幅題詞。徐才厚當面一套,背後一套,是標準的“兩面人”。題詞時的道貌岸然,與如今暴露出的貪腐行為相比,實乃莫大諷刺。

3月15日當晚,解放軍軍事檢察院的辦案人員對北京阜成路上徐才厚的一處豪宅進行查抄。接近軍方高層的知情人士透露,查抄結果大大出乎見多識廣的辦案人員意料,“原本以為社會上有關徐才厚涉嫌貪腐的傳聞很厲害了,且從谷俊山案發至今都兩年多了,徐才厚即使有什麼貪污,財物早就轉移完畢,家裡斷然不會有東西了。”

但打開徐才厚這處2000平方米豪宅的地下室後,辦案人員還是嚇了一跳:徐宅地下室里到處堆放着現金,有美元、歐元、人民幣,辦案人員一時點不過來,只好拿秤稱了一下,再貼上封條。被查抄的現金居然足足有1噸多重!有的打着包甚至都未開封,而徐宅內各種金銀珠寶更是不可勝數。

在徐宅的倉庫里,還有100多公斤、200多公斤的和田玉,各種名貴的硬木和珍稀的翡翠製品一大堆。成堆的和田玉大多原封不動,有的只是去了玉石的一層外皮,露出裏面的大概成色。

“璞玉有那麼十幾塊,查抄的現金和玉石都是分開放置的。”該知情人士稱,徐宅倉庫還有唐、宋、元、明歷朝的各種古玩器具和字畫。這些物品的主人還無暇打理,都雜亂地放在屋子裡。

從這位原中央軍委副主席豪宅里查抄的財物堆積如山,辦案人員只得臨時叫來十幾輛軍用卡車才將其全部運走。

經過十幾天的緊張工作,疲憊不堪的辦案人員對所有查抄的財物都一一列了清單,事後向徐才厚出示對質。面對家裡被查抄到的大量贓款贓物,徐才厚只得低頭認栽。

徐才厚涉嫌貪腐的證據被初步鎖定後,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先後兩次在黨內和軍隊高層內部通報徐才厚案情:4月上旬,就徐的基本案情對軍隊大軍區以上的高級將領做了通報;5月下旬,又對全軍師一級領導幹部進行通報。

近期全國政協的一個會議上,中央一位領導人當著參會的全國政協常委、委員的面評價徐才厚案,稱“徐的瘋狂聚財斂財,是我們所想不到的!”

北京一位退職上將的秘書也向《鳳凰周刊》記者痛心慨嘆道,“徐才厚貪腐如此嚴重,玷污了解放軍過去一直塑造的樸素節儉的美好形象,更造成了難以挽回的國內和國際影響。”

全家上陣受賄索賄

徐才厚的大學同學滕敘兗曾對媒體分析,徐才厚果真晚節不保,與他官越當越大、守不住自己的底線有關,而周圍有一幫小人圍着他轉,如谷俊山之流,令其放鬆警惕,也可能是沒管住自己的老婆和女兒。

徐妻姓趙,遼寧大連人氏,在機關任職普通官員。但也有一些有識之士完全不認同滕敘兗的看法:當官者出了事就應自己負全責,如果責任都可以往老婆孩子身上推,是封建主義流毒,是歧視婦女的表現,也太不男人了。

內部通報中,徐收受的4000多萬元賄金,有說系谷俊山所送。徐雖知自己保不住谷,竟然還是笑納了。在谷俊山風雨飄搖之際,徐才厚仍敢收受谷的巨額賄金,可見其貪婪成性,已不可救藥。

巨金燙手,徐才厚心懼當時緊張的反腐形勢,對4000多萬元的巨額賄金,據稱,徐並不敢直接收入囊中,而是轉給其昔日的一個親信保管,該人也不敢存在私人賬戶,最後將其放在一個公共賬戶里。

本港大公網7月中旬消息稱,徐才厚涉貪被開除黨籍後,曾任徐才厚秘書的濟南軍區政治部主任張貢獻證實被免職。

52歲的張貢獻,長期供職於總政治部,曾任總政辦公廳副秘書長、秘書局長、成都軍區某集團軍政治部主任、總政辦公廳秘書長,前年底調任現職,成為解放軍首個“60後”副大軍區級將領。張貢獻落馬的原因,有人說系受到徐妻趙氏一筆賄金的牽連,張是徐才厚案發至今為數不多的落馬親信之一。

徐才厚在原辦公地點、八一大樓地下,還有一個秘密儲藏室,裏面放滿了現金,由其秘書和一名負責勤衛的女戰士看管。

徐才厚生活作風極其糜爛,“窩邊草”也絕不放過。事後,他答應給這名女戰士“入學提干”,可是一直不兌現。

徐才厚退休後,這名女戰士絕望了,有一天,從山東老家開來一輛麵包車,把徐地下儲藏室里的現金裝了一整車,連人帶錢一起“失蹤了”。

徐才厚自知理虧,寧願吃“啞巴虧”,也不敢叫人追查。此事成為知情人茶餘飯後的一件糗事、談資。

像大陸的大多貪官一樣,徐也在全國各地置辦房產,但這些均通過其妻女操作,徐才厚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對一些房產的細枝末節,甚至連徐自己都不甚了了。接近軍方人士向《鳳凰周刊》記者透露了查辦徐案中的一個頗具戲劇性的細節。

徐才厚未被調查時,外界盛傳徐在上海有4套房產。徐認為是假的,是別人栽贓陷害,大發雷霆。於是他主動給某軍方高官打電話,讓其派人去查,以自證清白。軍紀委的人再次查核之後,發現該處房產確實不是以徐才厚名義登記的,房產使用登記人填的是徐才厚年幼3歲的外孫的名字。

徐才厚的老婆趙某正是該起受賄案的經辦人和受賄人。據透露,某行賄人找到趙某表明心跡,一開始,趙某認為是普通的上海房產,表示不要。但對方安排其到上海實地一看,這是四套打通的師職軍官經濟適用房,房間裝潢豪華,地段也很不錯,趙某這才欣然收下。事後查明,該房產是谷俊山弟弟“進貢”的。

徐才厚在四川成都亦有豪宅別墅,受賄人同樣是其妻趙某。趙某一開始去成都的別墅看了,嫌小;對方於是加修擴建,佔地數畝,趙才同意收下。

總後勤部政委劉源上將堅決與谷俊山及其後台的腐敗勢力作鬥爭,反映和代表了軍內的正義力量。在與谷俊山激烈對壘時,劉源曾說,我不僅要把你挖出來,還要把你背後的土壤挖出來,我官不當,命不要,也要跟你們干到底!

徐家在四川的別墅據稱是成都軍區某負責人一手操辦,該位官員也在徐才厚案發後落馬。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上通報開除黨籍的原成都軍區副司令員楊金山中將是否與此事有染,目前尚無法從官方渠道證實。

到徐宅跑官要官的人多了,不僅徐才厚的妻女,其身邊人包括秘書、司機也渾水摸魚,大發其財。

接近徐案的北京知情人士稱,徐才厚案發,徐的司機也已被抓,許多軍內行賄者都是通過此人向徐才厚進貢。徐才厚司機每每從給徐的賄金中抽取一些財物,日積月累,竟也置下不菲的家業。

徐才厚的“貪內助”趙某案發後被限制自由,協助審查。在辦案人員對其嚴肅的政策攻心後,據稱,趙某全線瓦解,不幾日,又變得有些瘋瘋癲癲,見人便稱:“我有罪,我有罪!”

徐才厚獨女徐思寧在總政聯絡部系統工作,但知情人稱,很少見她上班。

《鳳凰周刊》記者6月下旬赴大連長興島徐才厚祖居採訪時,在後山的徐氏家族墳地看到,徐才厚祖父的墓碑上刻有“曾孫女徐思寧”字樣。海外有傳徐才厚女兒結婚時,谷俊山曾送其2000萬元賀禮。

據多位知情人士介紹,徐思寧有過兩次婚姻,第一次與前夫感情甚篤,但因不孕被迫離婚;第二任丈夫,徐思寧與其關係不睦。徐才厚指令其女再次離婚,但兩人已育有一對雙胞胎。

徐才厚案發,徐妻女、秘書秦某都悉數被抓,分押四處。徐才厚年幼的外孫落得無人照看的境地,有關方面只得召回離婚後被徐指令到河南某部的前女婿回京,照顧孩子、料理家務。

徐才厚病重病危期間,軍方出於人道主義考慮,通知其妻趙某前去探視,不料趙某竟然拒絕,毫不念及夫妻之情。可見,貪腐分子徐才厚已到了眾叛親離、孤家寡人的地步。

徐才厚被公布的另一罪狀是,利用職務影響為他人謀利,其家人收受他人財物。知情人士透露,徐才厚不僅在軍內以權謀私,更將利益之手伸往軍外。

2011年5月,內蒙古錫林郭勒盟一家能源企業,肆意開採礦產資源,破壞了當地農牧民的草原。該盟西烏旗一牧民被當地運煤大卡車輾壓致死後,引發規模不小的群體性事件,內蒙古自治區主要領導不得不親自處理,但事態一時無法控制。

內蒙古屬北京軍區所轄,軍隊也隨後介入調停處理,據稱,徐才厚當時派北京軍區一位將領前往內蒙古坐鎮和協調,積極向農牧民補償,此事平息之後,該企業老闆轉手給徐才厚上千萬元的“感謝費”。

該家企業行賄者姓名尚未得知,但大陸《財經》雜誌今年披露,已落馬的大連阜新首富王春成與“軍中大老虎”徐才厚有染。王的遼寧春成工貿集團有限公司在內蒙古投資能源產業,王在內蒙古的分公司也一度遇到來自當地牧民、官場的各種阻力,最後都逐一解決。

據報道,徐才厚和王春成的“交情”始於王春成兒子的傷害致死案。王的兒子王帥當年因故在酒吧與人鬥毆傷人致死。王春成被指在化解此事時,通過大連的關係人結識徐,徐通過政法界的關係,最後擺平此事。

無獨有偶,《鳳凰周刊》記者在長興島採訪期間,當地亦有數個消息源指稱,長興島一位領導之子,曾在瓦房店滋事殺人,也靠徐才厚出面“解決”。該官員對外一度以徐才厚家族親戚自詡,曾在長興島投資的某位日籍人士,也向本刊記者證實,曾聽大連市官員說過此事。

兩起地方兇案都傳由徐下力剷平,或非空穴來風,可見徐才厚不僅軍權在握,與大陸政法界某些高層應有密切往來。

徐案後續查處仍待披露

在6月30日官媒對徐才厚案件首次正式通報中,就徐的違法犯罪事實,通稿將其歸為兩類:即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晉陞職務提供幫助,直接和通過家人收受賄賂;利用職務影響為他人謀利,其家人收受他人財物,嚴重違反黨的紀律並涉嫌受賄犯罪,“情節嚴重,影響惡劣”。在10月28日官媒發佈的徐移送審查起訴的消息中,在這兩類違法犯罪事實後面,都加了“數額特別巨大”的表述。

從官方表述看,徐才厚罪狀的第一條就是在軍隊中買官賣官。大權在握的徐才厚掌管着數百萬解放軍和武警部隊中高級領導幹部的人事任免調配權,在長達十多年的時間內,全軍中高級軍官們的政治前途和職務升遷,徐一句話可定乾坤。總部機關、各大軍區、軍兵種的將校想要“進步”,善於鑽營者都想傍上這棵大樹。

不過徐宅非等閑人士可進,即使軍內外一般顯赫官員來見,也得大筆財物奉上。京城有傳言,徐才厚在位期間,外人想見到徐才厚本人,因為要通過秘書等關卡,請託送禮至少在百萬元以上。

徐才厚把持軍隊政工、人事大權十多年,其間賣官鬻爵,經他之手違規提拔的不知有多少,而徐才厚靠“批發”官帽斂得多少財物,如不系統、認真查究,已不可竟數。

眾多行賄人中,谷俊山是大方買單者之一,也是令徐才厚這隻“大老虎”浮出水面的誘因。知情人士透露,在此前全軍高級幹部小範圍通報中,初步查實,徐才厚的案情是收受4000多萬元的賄金和4套房產。但徐才厚絕不僅有谷俊山一個行賄者,更多的人潛在水下,仍未暴露。

在徐才厚被開除黨籍、查辦不久,四川省軍區一位正軍職少將官員被抓。知情人士稱,該名少將官員的落馬系送禮引發。辦案人員在查抄徐宅地下室的賄金和贓物時,發現一箱裝在茅台年份酒包裝箱里尚未開封的現金,內有該官員要求“進步”的簡歷。辦案人員順藤摸瓜,該官員很快招供了“為求進步”向徐才厚行賄的事實。

有本港媒體報道,軍中數名少將涉及貪腐正接受或協助調查。但與地方查辦和周永康案有關聯官員大刀闊斧的力度相比,軍隊查處徐才厚這隻“大老虎”相關的涉案人事,顯得異常低調。

按照軍隊幹部任免規則,正師以上軍官需要軍委領導批准,以徐才厚過往資歷地位,他的身邊人、與其有權錢交易的人,職務至少應在正師級、副軍級甚至正軍級以上。

徐才厚案發後,中共軍隊卻在全軍上下清查近些年來晉陞異常過快的副師級以下的幹部,重新對其政績、晉陞途徑和程序進行審查,其中奧妙,頗值得玩味。

徐案進展從目前跡象來看,大多圍繞與谷案關聯的細節而展開,與徐才厚有交集的其他案件並無牽扯暴露出來。

而徐才厚案的最終涉案數值也還沒有最後落實,但估計全部攤開或比谷俊山還大。官方評述,對羈押中重病的徐才厚,官方仍予人道關懷,積極救治。但客觀上,因晚期癌症複發,命懸一線的徐才厚,即使已被起訴,最終能否以戴罪之身服刑完畢,難以預料。

與多位老領導決裂

徐才厚從中共十五大起就擔任中央委員,2002年又從總政治部副主任、中央軍委紀委書記提升為總政治部主任,之後就任中央書記處書記,然後又當上中央政治局委員、軍委副主席,前後在軍隊經營近20年,可謂樹大根深,盤根錯節,難以撼動。

所幸是,軍中還是有正義力量在頑強地與腐敗分子作鬥爭。總後政委劉源上將當初對壘谷俊山時說,“我不僅要把你挖出來,還要把你背後的土壤挖出來,我官不當,命不要,也要跟你們干到底!”

“實踐證明,劉沒說假的,谷俊山、徐才厚就是有這麼大問題。”北京知情人士說。

徐才厚被抓後,一位自稱“軍中資深媒體人”撰寫的文章在海外網絡上流傳。該文稱,“徐才厚身為軍委副主席,他把軍隊搞成了宗派山頭主義的‘徐家莊’,把原本正常的一條為黨和人民建功立業的升遷軌道給扳轉過來,通向他的私家領地。培養了大群窮奢極欲、見風使舵、諂媚逢迎、投機專營的惡人,他們充斥在全軍各個層面,把持話語權、晉陞權,把黨委變成為他們賺取利益的機構,演繹出一幕幕劇作家都編不出來的政治醜劇!”

自稱諳熟徐才厚腐敗軌跡的“軍中資深媒體人”稱,“‘徐軍副’在這八年中,以谷俊山為首的鬼魅越聚越多,在他身邊建立起一道邪惡的屏障,屏蔽掉一切正能量,一切正直的人。他們肆無忌憚地瓜分利益,破壞了我軍健康的幹部生長土壤,使軍中吏治進入到前所未有的腐敗時期。他徹底背離了從軍之初的信仰和理想,失掉了共產黨員準則,丟棄了馬列主義信條。”

《鳳凰周刊》記者了解到,對徐才厚貪腐問題,軍隊許多老領導、老幹部,早就非常有意見,知他問題成堆,但檢舉乏力。總政系統一位退職少將稱,與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幾屆總政主任比較,總政系統對徐評價甚低,而貪腐斂財卻無人能出其右。

一些耿直的老領導在聽聞徐才厚各種腐敗傳聞之後,曾對其敲打、勸誡。但徐才厚已不願回頭,與老領導們陸續決裂。

有知情者透露,其中一位老領導聽說徐才厚與京城某些惡俗之人走得熱乎,便在徐來家中看望時當面批評。“幾榔頭”砸過去,徐才厚已無法忍受逆耳忠言,便很快與其疏遠。

徐才厚的另一老領導也曾多次批評、敲打、提醒過他。該老領導在一次在京體檢時訓誡徐才厚,曆數其負面傳聞,怒從中來,拍了桌子。兩人不歡而散。“

這類事情成了徐與一干老領導決裂的分水嶺,從此與老上級們不相往來,表明他在貪腐路上去意已絕。”

“十年!二十年!整整兩代軍中棟樑被廢出局,人民軍隊培養多年積累下來的優秀人才被葬送,人才斷層無法挽回,致使新軍事變革停滯不前,白白浪費了軍隊發展的最佳機遇期,更嚴重毀壞了黨的聲譽。”該人士稱,“這麼多年來,徐才厚的權力沒有監管和制約,腐敗登峰造極。”

退休少將羅援也頗為擔憂:“吏治腐敗非常可怕,它會傷筋動骨,它會挫傷一大批人的積極性。長此以往,部隊還能不能打仗?很難說!”他表示,反腐旨在重拾民心,重振士氣,捍衛紅色政權。

“徐才厚、谷俊山的腐敗問題才露出冰山一角,軍隊的事情短期內可能還沒完。”接受本刊獨家採訪的北京知情人士也稱,過去的十年,是國家對軍隊投入最大和發展最快的十年,徐才厚把持軍政人事十餘年,以權謀私,貪污腐敗,搞壞了部隊的政治生態和風氣,耽誤了軍隊發展重要時機,給中國軍隊帶來了不可估量的損失。徐才厚是中華民族的歷史罪人!他的罪行不可饒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