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主旋律害人?李雪健談患癌:生病是老天對我的愛

沒為角色減肥內疚至今

妻子心疼自己背後落淚

會演適合自己的反面人物

李雪健,1954年生人,今年60歲。作為資深表演藝術家,李雪健已經創作了數十部影視作品。儘管“長江後浪推前浪”,但在這個新人輩出的演藝圈中,李雪健依舊憑藉過硬的演技和厚道的人品,穩坐於這個喧囂的娛樂圈。10月15日剛剛參加了習近平總書記主持的文藝工作座談會的他,日前做客央視《開講啦》特別節目“大時代”,當一位60歲的老人以朋友的身份與十七八歲的孩子交流、溝通時,他身上謙虛、內斂的一面更是一覽無餘。

接受記者採訪時,李雪健甚至提到了自己身患重病的那段經歷,“我家人說,這個病是老天對我的一種愛。那之後我反思了兩年,也讓我對自己的事業、甚至生命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頭評

八卦緋聞似雲煙

為人作品留人間吧

張素芹

上世紀90年代,我讀初中時的某一天,學校組織師生去看電影《焦裕祿》。少年的我,為災難之下的蘭考人民揪心,更被焦裕祿帶領蘭考人民抗擊災難的精神所感動和鼓舞,當看到焦裕祿逝世後近十萬群眾自願趕來為其送行,我已經哭得稀里嘩啦。

一場電影,讓我記住了焦裕祿和他的扮演者李雪健。後來接觸了更多的影視劇作品,則讓李雪健在我腦海中的印象更加深刻。《渴望》里的宋大成、《水滸傳》里的宋江、《父愛如山》里的父親、《新上海灘》里的老大、《一九四二》里的李培基……他能輕鬆駕馭各種反差很大的角色,並且將每個角色都演繹得有血有肉,是典型的演技派。《一九四二》為他再奪一個獎盃,觀眾評價:“他連眉毛都在表達情感,演技已經爐火純青。”

《一九四二》中,觀眾贊李雪健全用表情在演戲,“連眉毛都能表達情感”。

踏實演戲,低調做人。這句話說來容易,但在喧囂浮躁的娛樂圈卻很難做到。李雪健做到了,他在演藝事業上孜孜不倦攀登新高峰,在生活上也給喜歡他的觀眾帶來了無限正能量。

2000年年底,李雪健被查出患了鼻咽癌,遭遇此重大人生變故,他並沒有頹靡不振,經過治療之後,2002年他便復出拍片,而且優秀作品不斷。2011年的《楊善洲》和2012年的《一九四二》更是將他帶到了新的藝術高峰。作為一個帶病演戲的老演員,他,真的讓人敬仰。他的演技、人品和氣質都極好,他是真正的德藝雙馨的藝術家。

八卦緋聞似雲煙,為人作品留人間。銘記於觀眾心中、鐫刻於影視藝術史冊上的,不是雞零狗碎的八卦緋聞,而是演員的為人和作品。

糾結:“還是有很多人喜歡精神食糧的,《楊善洲》在大學生電影節上拿獎就是證明”

廣州日報:您一直鍾情於主旋律影片,但是現在主旋律影片往往票房不好,您糾結過嗎?

李雪健:我也有過糾結的時候。《楊善洲》上映時,我兒子去電影院看,包括他在內,全場就5個觀眾。後來一個朋友跟我說,他讓兒子去電影院看,本來小孩不願意去,但看完之後回來說流淚了。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流淚了。

廣州日報:現在商業片大行其道,您作為老一輩的藝術家,會覺得失望嗎?

李雪健:我覺得還是有很多人喜歡精神食糧的,之前《楊善洲》在大學生電影節上拿了獎,就是一個證明。我兒子是1987年出生的,他本來特別不看好我拿獎,覺得我在年輕觀眾中人氣不旺。所以儘管我當了幾十年演員,得到過很多獎,但那個獎我特別看重。

廣州日報:您覺得主旋律作品如何勝出這些“商業影片”呢?

李雪健:現在不光是電影,文化藝術已經是產業化了,已經市場化了,這個不矛盾。我倒覺得,最近習總書記那個文藝座談會的講話,你們可以好好學一學。你看他講的,會讓你一下子有一個超越。習總書記強調文藝作品不能沾滿銅臭氣,這些問題已經引起了我們文化藝術工作者的反思,從我作為演員的身份,我覺得應該把我自己的工作做好,來爭取更多的觀眾來看。比如有一些作品,比如那個叫什麼美美呀,我覺得應該叫惡惡,叫臭臭。就是這麼一個人,她的點擊率為什麼這麼高呀?我有時候也挺不理解的,有時候這給年輕人帶來的也是一些負面的信息。

遺憾:“因為這個胖(沒減肥),我永遠覺得自己對不起觀眾”

廣州日報:從《渴望》以來,您一直都是主角,有過跑龍套的經歷嗎?

李雪健:《渴望》之前我也跑過很長時間的龍套。我在空政演的第一個真正的角色,是匪兵乙,那時候我已經很高興了,因為說明書上終於有了我的名字。乙演得不錯,後來就演甲,從甲又演了匪兵班長,那個班長就有一句台詞了,那就是我的第一個主角。

廣州日報:現在很多選秀節目,新人一夜成名,您怎麼看?

李雪健:現在有一些孩子想走捷徑,或者盼着一夜成名,我認為天上掉餡餅的事還是極個別的,不說我自己,很多老演員都是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都還是要靠勞動。而且人要有自知之明,要面對自己的現實情況,不怨天不怨地,不靠天不靠地,靠自己。

廣州日報:您演《渴望》時可謂是全民偶像,年輕的時候您有自己的偶像嗎?

李雪健:當然有,我說的這個人你可能不熟悉,北影廠有一個老演員,演戲做人都挺好的,他叫安振江,這位老演員已經不在世了。至於我自己,不敢當偶像,我的機會是別人給的,即使成功,也不是你一個人的功勞,你得先有劇本、導演、創作團隊,還有演員們的集體創作。

廣州日報:您出演的很多作品都得到了認可,您自己有沒有覺得遺憾的角色?

李雪健:有一部作品叫《橫空出世》,雖然那個角色得了政府獎,但我非常遺憾。當時我演一個部隊的司令,後來我反思了一下,如果當時再瘦一點,會更好。我演焦裕祿的時候,為了減肥我一個月掉了二十多斤,當時後遺症很厲害,很長一段時間,小風一刮就容易感冒。但這個司令是在出名之後拍的,為什麼我拍這個角色就想不到減肥了?我為此而感到羞恥,不敬業,是演員對職業的一種背叛,因為這個胖,我永遠覺得自己對不起觀眾。

愛人:

“她從來不在我面前流淚,她的眼淚全在背後”

廣州日報:在演藝圈,您一直是低調的處事態度,憑藉《渴望》一炮而紅時有沒有浮躁過?

李雪健:也曾經有過頭腦發熱的時候,在《渴望》、《焦裕祿》之後那一年得了很多的獎,心裏頭是非常高興的,獎盃看不夠,做事也沒那麼認真了。後來跟很多朋友、同行聊天,又看到很多仍在那兒認真做事的老人,我們文藝工作的老藝術家們,有時候看他們的作品都是對自己心靈的一個洗禮。包括後頭我也經歷了人生的一個大坎坷,就是生病。我家人說,這個病是老天對我的一種愛。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在這之前,肯定是有一些環境或者不好的生活習慣,那次之後我反思了兩年,也讓我對自己的事業、甚至生命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廣州日報:對於年輕人,您有沒有什麼建議?

李雪健:作為孩子,我覺得就是自己的路自己走,哪怕有時候栽了大跟頭,只要你清醒地認識到了,以後都是你人生的寶貴經驗。即使你成功了,你也要意識到,這個成功是通過你的奮鬥,以及社會對你的支持和幫助得到的,要清醒地面對自己的現實,一步一個腳印,這樣走得最紮實。老人們留下了幾個字叫“認認真真做事,清清白白做人”,我覺得是我們要共同努力的。

廣州日報:演了這麼多好人,在您之後的演藝生涯中,會想嘗試演反派嗎?

李雪健:角色不分好壞,不管他是好人、壞人,你把他演成了一個真實的人,還原出來了,這就是好演員。我呢,還想多嘗試一些不同的角色,因為我的本身這個條件做不了偶像,如果有很好的、很適合我演的一些反面人物,我當然會演。

廣州日報:感覺您在藝術上對自己要求特別嚴格,您最在乎誰的評價?

李雪健:在藝術方面,最在意的,那肯定是第一個給我批評提意見或者評論的,是我的愛人。她是旁觀者,既代表觀眾,又代表親人。她會很客觀地、毫不留情地評論我的每一個作品,因為她是我每一個作品的第一個觀眾。她最早是演員,跟我在一個團。後來為了我改行了,不做演員了,尤其在我身體健康不太好的時候,為我操心也是最多的,她從來不在我面前流淚,她的眼淚全在背後,全在我看不見的地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廣州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