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中共馬政府簽密約遭踢爆 台灣學運死磕香港化

—台灣學運,怒火指向北京

作者:
「服貿」,即《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由台灣的國民黨與大陸的共產黨於去年6月在上海秘密簽訂,當時,不要說中國人民不知情,連台灣人民也不知情。幸好有前台灣國策顧問郝明義將這一黑箱作業披露出來,引起台灣社會譁然。馬政府急於通過服貿協議,僅一周時間,國民黨開完8場公聽會;僅30秒鐘,國民黨立委宣佈服貿協議在立法院通過。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實屬忍無可忍。這是最後的鬥爭,非如此,就再也擋不住兩岸服貿協議的實施。

反服貿抗爭,在台灣持續升溫,至3月18日,發展到學生佔領立法院;3月23日,學生更一度佔領行政院;3月30日,五十萬人嗆聲凱達格蘭大道。「太陽花」學生運動,讓世界聚焦台灣。

台灣學生行動激烈,引發爭議

在海外,源自台灣的統派媒體或社團,斥學生運動為「亂象」、「民粹暴力」,痛心立院淪陷,呼籲恢復秩序。他們擔心:學生運動有損台灣「國際形象」。部份中國民運人士,對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行動不理解,尤其對他們佔領行政院行動不認同,認為,既然台灣已經是民主社會,所有訴求應循合法渠道。他們憂心,中共會藉此貶損台灣民主,讓中國民眾對台灣民主失望。中共媒體,確是趁機譏諷台灣民主,宣傳其不值得大陸效法。

而在台灣,主流民意支持學生運動,對馬英九政府的不滿,達到沸點。代表了自由派的海外著名學者余英時則斷言:學生佔領立法院是保衛台灣民主。事實上,馬政府急於通過服貿協議,僅一周時間,國民黨開完8場公聽會;僅30秒鐘,國民黨立委宣佈服貿協議在立法院通過。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實屬忍無可忍。這是最後的鬥爭,非如此,就再也擋不住兩岸服貿協議的實施。

看台灣學運,看全局比看枝節來得更清楚;看大處比看小處來得更明白。統派媒體或社團所擔心台灣「國際形象」受損,其實過慮。筆者縱觀國際媒體,報導的焦點,並不在於台灣學生行為過激與否,而在於台灣學運的主題:反對兩岸協議,對中國(中共)說不。

部份中國民運人士,無法認同台灣學生的過激行動,一則因為,他們愛護台灣民主心切,生怕其蒙塵。二則表明,部份中國民運人士,精神上已經太老,仍然停留在25年前。其參照體系,仍然是「六四」事件。

其實,25年的中國學生運動,與今日台灣學生運動,發生在不同時空條件下,前者發生在專制政體下,後者發生在民主政體下。對照當年共產黨當局的「六四」屠城,今日國民黨政府斷不至於開槍鎮壓。正因如此,中、台兩地民眾的認知基準不同,部份中國民運人士以為,只要政府不開槍、好聲說話,就很不錯了,應該「見好就收」;台灣學生卻認為,馬英九政府並未回應學生訴求,只是打官腔,因而不依不饒。台灣學生的訴求是:退回服貿協議,制訂兩岸協議監督條例。

中共喉舌稱,台灣學生運動,反映的,是台灣的「大陸恐懼症」,表面上反馬,實際是「反中」、「反統一」。是的,中共說對了。反服貿,反賣台,反併吞,就是台灣學運的主題,要害就在這裏。只是,中共無法說明,台灣為何恐懼大陸?反中情緒為何如此強烈?

對台讓利?服貿協議有貓膩

「服貿」,即《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由台灣的國民黨與大陸的共產黨於去年6月在上海秘密簽訂,當時,不要說中國人民不知情,連台灣人民也不知情。幸好有前台灣國策顧問郝明義將這一黑箱作業披露出來,引起台灣社會譁然。

這一協議,國民黨宣稱對台灣有利,共產黨也宣傳對台灣讓利。且不說,協議的細節,究竟有多少有利和讓利,試問:為什麼不簽訂平等協議?為什麼要讓利?「讓利」二字,本身就包藏禍心,表明,在協議背後,還有其他內容;在經濟目的之外,還有政治目的;所謂經濟協議,實際是政治協議。

其實,兩岸服貿協議,內藏貓膩。比如,第六條第三款:「對已作出具體承諾的服務,如提供此種服務需要取得許可,則一方業務主管部門應依其規定在申請人提出完整的申請資料後的一定期間內,將申請的審核結果通知申請人。」這裏涉及到「許可」與「審核」,如在出版領域,台灣企業,將受到大陸方面的「不許可」限制,而大陸企業,卻能因台灣方面的「許可」而暢行無阻。

在該協議具體的「市場開放承諾」中,有攝影、印刷、展覽等服務。台灣業者在大陸從事攝影、印刷、展覽等,必受到大陸法規的嚴格限制,處處禁區,覆蓋範圍極其有限;而大陸業者在台灣從事攝影、印刷、展覽等,則無拘無束,連《毛澤東選集》、中共統戰宣傳、謊言歷史展覽,都可在台灣大行其道。將來的台灣,豈不淪為一個赤色的台灣?

中共的不軌用意,就隱藏在諸如此類的服貿協議細節中。而在台灣,已經有那麼一大票親共分子、紅色代理人、投降派,在「振興中華」幌子下,正暗中為共產黨接管台灣而鋪路。服貿協議,就是其中最技巧的一環。這也是他們迫不及待的原因。

「賣台」之說,絕非戲言。筆者必須指出:出賣台灣人民,就是出賣中國人民。因為,台灣是中國的民主燈塔,一旦台灣變身中共的特區,置於中共的一黨專政之下,必喪失其燈塔效應,而讓在黑暗中摸索的中國人民,更遭打擊。況且,所謂對台灣「讓利」,即便有,也是讓中國人民掏腰包,而非中國共產黨掏腰包。共產黨不過是借花獻佛,慷中國人民之慨,拿中國人民的血汗錢,收買台灣。

服貿協議,幫助共產黨做生意

之所以要與北京簽署服貿協議,馬英九總統解釋說:「由於我國外交處境困難,各國雖然願意跟台灣做生意,但對於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就會猶豫。」他沒有指明,台灣「外交處境困難」,皆因中共的橫蠻打壓造成。先與中共簽服貿協議,才能與其他國家簽FTA、TPP,聽上去,都是中共開出的條件,如此,台灣豈不是非得仰中共的鼻息?否則,便不能自活?再說,台灣將與其他國家簽署的,是貨貿協議,而非服貿協議。國民黨與共產黨先簽服貿協議,再簽貨貿協議,目的昭然:要在兩岸人員交流、軟性領域如出版等行業取得突破,引狼入室。

馬又說:服貿協議,「幫助人民做生意,提升台灣競爭力。」其實,服貿協議,更像是「幫助共產黨做生意,提升大中國競爭力。」因為,中國大陸,以國營企業為主體,而國營企業,幾乎都由「太子黨」、「紅二代」、「高幹子弟」把持;台灣,多為民營企業,所謂「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實際是「以共產黨為主,對紅二代有利。」

正因為服貿協議不簡單就是經濟協議,台灣學生的抗爭,也不簡單就是反服貿本身的抗爭,他們抗爭的,是服貿背後的黑箱操作、密室政治,是服貿背後的中共圖謀;他們捍衛的,是台灣的尊嚴、自主和民主價值。

如果說,朝野兩黨圍繞服貿的攻防,多少帶有黨派鬥爭的性質,那麼,民眾站出來,學生站出來,就絕非黨派政治所能劃定。這是民意的爆發,是台灣社會主流民意的爆發。「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對服貿說不,就是對馬政府的親中政策說不;對馬政府的親中政策說不,就是對中共說不。正如香港民眾對中共說不一樣。

北京是亂中、亂港、亂台之源

有人拿台灣學生的「佔領立法院」行動,比擬香港的「佔領中環」運動。香港的「佔中」運動,目前仍在醞釀階段,中共已經以軍事演習和強化駐軍,耀武揚威,展示武力威脅。今天的台灣,如果還不開展諸如「站立」的公民運動,等台灣落到中共手上,如香港一般,就為時已晚。

「回歸」後的香港,已淪為中共的洗錢中心,「太子黨」、「紅二代」、「高幹子弟」,如蝗蟲般,紛至沓來,開戶頭,辦公司,推垃圾股上市,炒高房價,抬高物價,引進官商勾結,製造貧富分化,「亂鬨鬨,你方唱罷我登台。」把昔日「東方之珠」,糟蹋得天怒人怨。

台灣人看在眼裏,能不憂在心上?早已有香港民眾到台灣打廣告,提醒台灣人:「香港面對嚴重中國化,請台灣人引以為鑑。」這回,又有香港民眾到台灣打廣告:「反對服貿協議,拒絕中國化。」「勿墮香港衰落的軌跡。」

如果拿台灣的學生運動,比擬前不久發生在烏克蘭的抗議運動,對比基輔的變局,以台灣人的國民性,學生與民眾的溫和,不至於推翻政府、趕跑總統。相似的卻是,烏克蘭民眾反對親俄政府,要去俄化,抵制俄國勢力;台灣民眾反對親中政府,要去中化,抵制中國勢力。

筆者在這裏所說的「中國」,絕非中國人民或中華民族,是指那個以「中國」名義,綁架並強行代表了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中國共產黨。其獨裁與腐敗的醜陋面目,讓「中國」二字蒙羞,讓文明世界聞「中」色變,不僅讓歐美國家不安,也讓亞洲鄰國不安;不僅令香港驚悚,也令台灣驚悚。

套用北京「外部勢力干涉」的說法,台灣的政爭,實源於中共的插手。如果要說「亂象」,那個堅守獨裁、對抗普世價值的中共政權,就是亂中、亂港、亂台的總禍源。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開放雜誌,2014年4月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4/0401/3844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