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宗慶後被砍斷四個手指 女保鏢最俏 保護華裔男孩驚心動魄

「一名出色的私人保鏢,是在需要時即刻現身的隱形人」

9月中旬,娃哈哈集團董事長宗慶後在家附近,被人砍斷左手四個手指的肌腱。這件事的發生,不禁令人關注起保鏢這個職業。

保鏢,在大多數人眼裡,神秘而彪悍。電影里,保鏢們黑衣墨鏡,身手不凡,一個字:酷!而現實中,保鏢到底是什麼樣的?他們的生活是否真的充滿驚險?他們和普通人有什麼不同?

保鏢不是好當的!看看這兩位私人保鏢是怎麼說的吧。

80後高級私人保鏢黎銘

黎銘生於1980年,官員家庭出身,曾留學美國。他是一家2000年在中國香港註冊的私人安保公司的項目經理,在接到VIP訂單時才會親自出馬,比如全球首富,美國前總統,中東王室。

深色西服白襯衣,從不戴領帶

和黎銘擁有類似成長背景的員工占公司總人數一半以上,而轉業軍人、武警寥寥無幾。肢體語言很少派上用場,他們首要職責,是在語言及文化習慣上能與客戶流暢溝通,確保他們的時間在中國得以最高效利用。

深色定製西服,白襯衣。一年四季,黎銘都這麼穿,從不戴領帶,「在撕扭的場合,領帶是羈絆手腳的障礙物」。

他也從不戴黑超和造型誇張的薯條耳機,作為乙方,客戶都希望在中國合作夥伴面前保持低調與謙虛。一位IT公司的總裁甚至要求他們穿襯衣就好,「盡量隨意」。

一名香港藝人陷入艷照風波後,曾向他們訂購安保服務,公司考慮再三,最終拒絕。「這擔case很可能會把我們的員工扯上各八卦雜誌的封面,」黎銘說,這是公司的VIP客戶最不願看到的事情。

每次做安保預案,磚頭一樣厚

公司幾近神秘,其註冊名只顯示它在從事「諮詢」工作,官方網站上也只簡單列出公司成立時間、業務範圍、聯繫電郵與

傳真。公司用語中並沒有「私人保鏢」這個詞,他們的名片上只印着「安全顧問」。

當某家跨國企業副總裁級別以上的高層定下訪問中國大陸行程,其安保部就會給公司電話或發電郵,公司根據對方需求制定安保預案,給出報價。

每次做安保預案,打印出的A4紙像磚頭一樣厚——車廂清潔度;備用車,備用路線;下榻酒店的消防通道;酒店最近的醫院,醫院最好的外科醫生;路線中每一個必經的路口一旦發生擁堵,臨時路線在哪裡;某些不受客戶歡迎的媒體突然出現,怎麼辦……

黎銘說,雖然國際政經要人都有自己的貼身安保人員,但他們即使再專業,也不可能對全球每個國家每座城市都熟門熟路。

如何應對客戶稀奇古怪的要求?

如何應對客戶各種稀奇古怪甚至苛刻的要求?「滿足,必須盡量一一滿足,」黎銘說。

一名行事風格總讓人留下驚駭印象的商業領袖,在中國某城市遇上一場即將開場的

馬拉松比賽,他告訴黎銘,他也要參加。最終,那名商業領袖如願以償,只是在他身後,緊緊尾隨着幾位同樣剛剛報上名的「臨時選手」。

黎銘說,保護全球前首富一家那次,工作強度並不大,首富最苛刻的要求是,飛機須在抵達機場前十五分鐘,才將行程通知地面。在京出差期間,他訂的坐駕只是一輛別克GL8,還總喜歡戴頂棒球帽出入公眾場合,走路時也總挨邊兒上走,「一次也沒被認出過」。

這也是一位明星客戶,但黎銘不能向他索取簽名或要求合照,這是專業私人保鏢必須遵循的規矩。

黎銘說:一名出色的私人保鏢,是做一個在需要時即刻現身的隱形人。

當過公務員的「副鏢頭」江南

10年前,公務員江南離開國家部委,加盟這家私人安保公司,眼下已晉陞為公司副總裁。他的上司,公司總裁萬林安16年前也是一位部委官員,趕上了當時的下海潮。

綁架!更多考慮人質、家屬及公司

公司一個長期客戶——一家跨國企業的中華區副總裁在上班路上被綁架後,企業報警後,同時請求公司的保護。

「我們的目標都是救人,但是,」江南說,「警察更側重於關注救出人質並將犯罪嫌疑人緝拿歸案,而我們則需要更多的從人質、其家屬以及公司利益考慮。」比如,嫌疑犯的目標會不會是公司的商業機密;公司哪些高管有被劫持的潛在危險;要確保這一有可能影響公司股價的消息不會泄露出去。

像美劇「lie to me」里的場景,江南以顧問的身份在公司約相關員工逐一面談,從他們的一舉一動與口述中,從公司提供的資料與報表裡,篩選出隱藏在海量信息之下的關聯與蛛絲馬跡。

所幸綁架者只圖錢財,副總裁幾天後被警方成功營救。作為安保服務的一部分,江南為公司高管做了一場安全培訓。

最驚心動魄case:保護美籍華裔男孩

保護一位美籍華裔男孩,是江南迄今接手的最驚心動魄的case。男孩母親是位美國人,父親是中國人,兩人分道陽鑣後開始爭奪孩子撫養權。在一次探視後,父親將兒子偷偷帶往加拿大,再繞道回中國,從此再也沒有消息。孩子母親聯繫上了江南的公司。

江南接到可靠線索,男孩被父親帶回了中國的老家。孩子母親聞訊飛赴中國,雙方展開拉鋸戰。

男孩與母親始終呆在一間五星級酒店套房裡,男方家族輪流在套房裡值班,以防母子倆離開。酒店由江南代訂,這是他深思熟慮的決定。

酒店附近的行車路線與備用車道都非常理想,一旦等待已久的車載上母子倆,可在最短的時間離開當地。此外,酒店套房的布置,也有利於他們用特殊方式24小時監控其中的一舉一動,他們就住在同層客房,一有狀況,可即刻衝到現場。

十天後,男方終於同意在獲得一筆補償金的前提下,把孩子交還母親。

培訓項目五花八門:駕駛、踩點……

每年12月是業務淡季,客戶們開始陪家人過西方最重要的節日,江南公司的保鏢則進入培訓季。

司機面臨的危險駕駛培訓最為驚心動魄——他們在開車途中,時不時要被其他車從不同角度碰撞,追尾、側碰,甚至高速行駛時突然出現一輛車橫甩在面前……據說,這是為

了確保司機一旦發生車禍,能迅即用最可行的技巧,確保客戶安全。

培訓課上,江南最常舉的一個案例來自美國同行,他們在客戶到訪之前,會先去酒店踩點,其中一項工作是,每隔幾小時從房間所在樓層的消防梯走下去,再走上來,一天走五六遍。「一旦火災,帶客戶撤離時,這都是致命細節。」他說,「這就是我們要做的——最壞的打算,也是最好的準備。」

最好的準備瑣碎龐雜:為客戶定酒店,最好選擇7~9樓,這是目前國內大多數消防雲梯夠得着的上限;客戶飛機起飛後,要在機場等一個半小時,以防飛機意外折返;開車時不要輕易變道,否則車隊將不成型……

超半數富豪

為面子

雇保鏢

職業保鏢就業前景如何呢?那些富豪、政要有對他們有什麼要求標準?

富豪怎麼選保鏢?

有媒體稱,國內的保鏢行業市場需求有一些有趣的現象。比如,喜好撐門面與講究低調的人呈兩極分化的趨勢。喜好撐門面的人要求保鏢必須又高又帥,而講究低調的人則期望保鏢能同時兼任「司機、秘書」等職務。

此外,一負責保鏢招聘的業內人士對記者稱,女保鏢也佔據着一席之地,而其必須條件是,身高必須在1米65以上。而且,女保鏢

之所以會受人歡迎,主要是心思細膩,而且身份隱蔽,試想,誰會想到一個女性還會拳腳功夫,圖謀不軌的人警惕性一放鬆,自然就容易敗下陣來。

事實上,在招聘保鏢方面,僱主的個人喜好往往起着決定性作用。比如一家保鏢公司在為廣東東莞的一企業主招聘「開車」的保鏢時,甚至會有屬相要求稱,首選猴、雞、鼠,不要牛、狗。

保鏢薪酬有多少?

職業保鏢薪酬有多少?記者了解到,目前中國的專業保鏢市場缺口很大,一些「特保」身價極高,有些年薪高達百萬元。

資料顯示,目前在我國發達城市,私人保鏢的月平均工資在8000~10000元之間,這還不包含獎金。在香港、澳門私人保鏢的年收入在40萬元人民幣以上。

北京神之盾安保公司的張先生說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在中國,一半以上的僱主請保鏢並非完全從安全角度考慮,而是為了面子,為商務談判提高身價製造氛圍。因此,很多外形

不錯業務一般的外籍保鏢往往比較吃香,通常是國內同檔保鏢薪酬的三倍。

此外,在國內由於應酬多酒宴多,那些外表時尚、體型優美、舉止得體的美女保鏢格外受歡迎,她們既能幫老闆擋酒又能兼任秘書助理,看上去柔弱,關鍵時刻卻能突然殺出來一招制敵。因此,優秀女保鏢的薪酬往往是同檔次男保鏢的兩倍。

行業:魚龍混雜

有行業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在中國境內正式取得經營許可的保安公司約4000家,從業的保安人員約430萬,全行業年產值約400億元。

但是,整個行業目前還處在監管的「真空」地帶,而且,「保鏢」這一職業也遊走在國家政策的邊緣。

最早,1988年公發14號文件《關於組建保安公司的報告》中的第二條規定,在服務項目中,可提供保障人身安全,財產安全服務。因此說私人保鏢的存在是有依據的。但是,後來公安部又採取了不提倡的做法。在1989年又出台了《公安部關於加強保安服務公司管理的通知》,其中的第四條規定,不提倡僱用私人保鏢。同年還發出了《公安部禁止為企業領導人配發警械提供私人保鏢的通知》,對私人保鏢也是採取了不提倡的姿態。但並沒有明令禁止。如此,就使私人保鏢的存在是否合理陷入了一種莫衷一是的狀態。據《中國新聞周刊》《北京晨報》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重慶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