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明星家醜大揭底 從不堪啟齒到反目成仇

雖然說家是許多人心中的避風港,但只要一牽扯到錢,即使連最不可分的骨肉親情,也可能變調,尤其在娛樂圈更明顯,最近于美人的家醜外揚,就是最明顯的例子,但事實上,曾經歷過這種不堪時刻的明星,所在多有,他們因為種種關係,有的家人斷絕關係,有的甚至反目成仇。

蔡依林見爺爺奶奶裝不認識?

收入年年破億的小天后蔡依林(Jolin),2008年被爆有個嗜賭欠債「跑路」的二舅,為了還父債,還害得她表妹當起檳榔西施。2010年更有讀者爆料牽扯她一家不孝順,說蔡依林見到爺爺奶奶,都裝做不認識,逢年過節也從不回去團聚。

對媽媽百依百順的蔡依林,曾在母親節透露:「每一天對媽媽都還滿闊氣的。」她的媽媽也很孝順外婆,由於外婆是由二舅照顧,因此蔡依林的母親都會不定期匯錢給二舅。

但當外婆生病時,二舅卻沒有妥善照顧,這讓蔡依林的母親相當生氣,因此後來外婆過世,蔡母便決定停止金錢援助二舅,接着二舅就被爆出有賭博惡習,欠下債務後「跑路」不見人影,而他的女兒、也就是蔡依林的表妹,則為了償還父親債務,得去檳榔攤當檳榔西施。蔡依林當時透過經紀公司表示,這是上一代的事情,她不清楚。

另有讀者爆料表示,蔡依林新莊家與爺爺奶奶家才相隔幾公尺,但Jolin逢年過節卻從未跟阿公、阿嬤一家人打過招唿,還稱她多次在新莊夜市巧遇阿嬤,竟裝做不認識。

媒體前往二老住處查訪,得知蔡爸曾經為了房產控告過自己父親。談及這場官司,蔡依林說自己不是很清楚,「但那陣子家裏還蠻緊繃的。」她表示每個家庭都有各自的相處模式,言談中不難聽出,她和爸媽與其他親戚的關係的確比較疏遠,「我也很羨慕每次過年,大家都互相拜訪的情景,但是我們就是比較少。」

而對於家務事屢屢被爆料,Jolin也顯得相當無奈:「我爸媽的事,我們做小孩的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但不需要跟全台灣的人交代吧,阿公阿嬤也不需要被大家討論。」

張學友幫哥哥還巨額賭債

張學友哥哥張學智1993年在澳門豪賭,向高利貸借錢,因無力償還500萬港幣(約2千萬台幣),連累張學友遭黑道勒索,震驚樂壇,據悉,當時連香港警察都介入調查。

張學友與兄長的感情本來不錯,張兄還當過他的私人助理,但後來張兄染上賭癮,外界見他是張學友的哥哥,也樂於借錢給他賭,但張兄後來越賭越大,張母雖然不斷規勸,張兄仍然聽不進去,總希望一朝贏回輸了的錢,張母也只能多次代他還債。

二十年前某天,債主押着張兄回家向張母要錢,不還的話便對張兄不利,張母無計可施,只好向張學友求助。其實張學友也曾代兄還過幾次賭債,多年來,他給母親的家用不少,她全都用來還張兄的賭債。

但500萬港幣可不是小數目,張學友初時不肯替哥哥還,有傳張母怕張學友的哥哥有生命危險,不惜哭着跪在張學友面前,哀求他救兄長,張學友只好屈服,但表明這是最後一次幫助哥哥,更向母親痛陳利害,表示不斷為哥哥還錢的做法,等於變相鼓勵他繼續借錢賭博。

張學友後來把所有積蓄取出,替哥哥還債後,為免其他債主再借錢給張兄,他不惜自揚家醜,公開斷絶兄弟關係,表明此後絶不為他付一分錢,此後十多年,他都不肯見張兄,債主試過數次收不到錢,也不再借錢給張兄。

後來張學友提及此事回憶說:「當年我前前後後一共還了600萬港幣,是向唱片公司借的錢,因為我根本沒那麼多錢。」當時他才剛推出國語專輯《吻別》,銷量創下全球200萬張的佳績,並分紅了300萬港幣左右,但他坦言:「我當時是向寶麗金唱片先借了《吻別》的分紅,才得以幫哥哥還債。」

據悉,張兄二十年來吃盡苦頭,數年前終於戒賭成功,直到最近幾年,張學友才與重新做人的哥哥和好。張佰芝慘陷「江湖姦殺令」

今年一月,香港街頭才出現一張大字報,上頭寫着:「張佰芝爸爸鬍鬚勇(張仁勇)騙財二百萬玩失蹤。」再度揭露張佰芝複雜的家庭關係,堪比TVB長篇電視劇。

被傳有黑道背景的張仁勇,為張佰芝帶來不少麻煩,當中最大樁的要數1999年發生的江湖姦殺令,當時媒體傳鬍鬚勇捲入欠債風波,有人為報復向張佰芝發出姦殺令,事件轟動全香港,她還被迫召開記者會,聲淚俱下向傳媒交待事由,之後有傳佰芝代父還債才平息風波。

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當年張突然宣佈和對她有恩的的經紀人朱永龍解約,轉投「中國星」旗下,批評她忘恩負義的聲浪四起,後來才知道是為了幫父親還千萬巨債,以「轉賣合約」套現,相當苦情。

據悉,張佰芝多年來肩負養家重擔,不僅為家人提供每個月的生活費,還要付3棟房子、7部汽車、兩個家庭的所有生活支出,基本上每個月的開支至少要百萬港幣。她曾向媒體直唿:「我要養起兩個家,真的好辛苦!」因為張爸媽早年離異各自嫁娶,卻仍然要張佰芝供錢,養雙邊的二個大家庭。

據報導,張佰芝1999年出道,當時體重約55公斤的她,塬本有一張圓圓的臉,卻因為要養家太過辛苦勞累,最後搞得自己憔悴不已,體重只剩40公斤出頭,一直到現在都這樣。有記者粗估,她拍電影、廣告、以及出唱片收入,至少有數億港幣,但因為都拿去養家,所以現在仍兩手空空。

張韶涵與雙親為錢反目

張韶涵2009年被已離異的父母在雜誌狂轟,指她棄養父母。張母哭訴女兒多疑,兼不敢吃她煮的飯,又要求她交回所有錢及存摺,還懷疑她騙財。後來張韶涵也在媒體泣訴母女「緣分已到,無法強求」,證實母女已經反目,且與「錢」有關。

據悉,張韶涵父親因心臟病近20年無法工作,她和妹妹以及媽媽以前住在加拿大期間,只能靠打零工過活,張心疼媽媽辛苦,15歲便開始扛起家計,未滿18歲就來台為進演藝圈投石問路,2001年起從戲劇出道,把賺來的錢全數交給媽媽,要求媽媽不要再工作,也按月寄錢到加拿大給父親,一個人扛起全家的重擔,長達10多年之久。

但奇怪的是,作為父母的卻在媒體公開指控自己的親生女兒,當時導致張韶涵的形象受到極大影響,演藝事業也岌岌可危。但事情仍沒完沒了,張母居然對媒體表示,張遭損友下降頭、被誘吸毒以及酗酒,一時間炒得沸沸湯湯。

至於張韶涵這邊則表示很無奈,也不想解釋,只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任何事都不會阻擋我想要唱歌的欲望,我也不會為了任何人停下來。」但她也感嘆金錢讓親情變質:「金錢可讓親情加溫,也可使之變質。」她眼眶泛紅說:「有些事,我也沒有答案,只能當成一場惡夢,醒來人生還是要過。」她還說:「遲早有一天,大家會了解,現在說太多也不好看。」兩人心結至今難解。

其實2001年張韶涵在母親陪同下,自加拿大返台闖蕩演藝圈時,母女倆塬本情同姊妹,直到2007年4月,張母與張鎬哲傳出緋聞後,母女關係才急轉直下。王馨平老爸抓姦上媒體

1999年12月,歌手王馨平之父、六七0年代武俠巨星王羽,14日凌晨到台北市新生南路派出所報案,稱他的分居妻子王凱貞與人同居,最後甚至去住所抓姦。

當時王羽一腳踢開門後,竟然先用英文向王凱貞說:「聖誕快樂!新年快樂!」再向王的同居人冷笑:「玩別人的老婆就要付出代價。」當時屋內的王凱貞與男友均只穿着睡衣而已,整起事件鬧上媒體,也讓王馨平相當不堪。

王羽有過兩次婚姻,1968年與影星林翠在香港結婚,生下王馨平及另外兩個女兒,不過這段婚姻只維持了6年。其後,王羽於1981年底,與當時僅21歲的華航空姐王凱貞,在夏威夷閃電結婚。由於是臨時決定,連禮服都沒有。

王羽當時還激動說:「我們太相愛了!」所以送給新娘子最名貴的禮物,是一顆不變的心。後來他們在台中又補辦一次婚禮,王羽叄個女兒還擔任花童,兩人的婚訊當年轟動港台影視圈,只可惜後來以婚變結束。

對於父親和繼母之間的外遇糾紛,王馨平處理得相當得體,她表示,身為女兒的她,無法干涉父母的感情,也無法評判父母的對錯。無論如何,父母永遠是她最愛的人。她說,發生這件事相信父母的內心比她還痛苦,而且媽媽對她們叄姐妹很好,從沒有任何私心,即便媽媽有了新感情,她還是永遠愛媽媽。令媒體也不忍繼續追問下去。

楊丞琳為還債入行

楊丞琳出道前因父親經商失敗,替家中揹債500萬,後來才慢慢還清,期間的辛苦和委屈,令她不堪回首,甚至還有媒體傳出,她是為父親還債,才進入演藝圈的。

楊丞琳的父母在她高中時離異,爸媽分居兩地,她和姊姊選擇跟着母親生活,由於父親投資生意失敗,欠下數百萬,母親當時也幫忙簽字當保人,所以楊出道後,就把這筆錢往自己身上攬,每個月賺的錢,直接給媽媽匯出去還債,也讓楊過得很辛苦。

為了還債,楊丞琳經常身上沒什麼錢,每個月最大開銷就是搭計程車趕通告,一天跑下來,500元跑不掉,但她堅持不買車,她說:「養車花費更多,而且拍戲很累,自己開車比較危險。」

她節儉持家,天熱就和媽媽、姊姊共睡一間,合開一台冷氣省電費,連內衣都穿便宜貨,她笑說:「其實都穿媽媽到夜市買的100元內衣。」也幾乎沒買過什麼名牌。

楊丞琳對還債生活印象深刻,她說:「每個月賺的錢一下就被分出去,記得有一個月,公司轉帳延了幾天,媽媽急慌了,一直問怎麼辦?最後想辦法週轉才度過難關,這種生活真不好受,媽媽也常常對我努力工作,還家裏債務這件事覺得不好意思,我要她別想太多,畢竟這是我喜歡的工作。」

現在還清債務的楊丞琳則是開心說,好在她有一個又開明又感性的好媽媽,無論在外面有多累,或是受到了什麼委屈和誤解,只要回到家,有媽媽的擁抱和支持鼓勵着,所以再辛苦她都不覺得累呢。 梁詠琪父女決裂20年

「Gigi」梁詠琪2011年閃電結婚時,婚禮卻不見父親梁振慶前來祝福,而是由弟弟牽引進入婚禮會場。

據香港媒體爆料,這對父女已經決裂20年。報導稱Gigi在15歲時,父母因個性不合以離婚收場,2個小孩都跟着媽媽,梁詠琪非但和爸爸不親,也不諒解他拋妻棄子。

而且父母離異後,父親多年來一直都沒連絡過他們,所以幾乎沒碰過面,雖然曾經在一年父親節,梁曾主動約父親和弟弟,一家人一起吃晚餐,但雙方似乎沒有真正冰釋前嫌,否則也不會連婚禮都不邀自己的父親。

不過後來梁詠琪接受媒體訪問,有解釋:「畢竟太久沒有聯絡,一下子跟一個似乎很親密、但其實很疏遠的人見面,你也不知道要跟他聊什麼,然後他也完全已經沒有參與你的生活、你的人生了,你也沒有參與他的人生,感覺很陌生。」

「但是我覺得畢竟到最後還是家人,既然是家人,就必須做點功夫,讓大家老了回頭看,也算有努力過,沒有遺憾。而且我覺得我的狀態比他好,所以當時才由我來主動找他。」

「就像結婚也是,我度蜜月回來了,就主動找他出來吃飯啊,然後跟他分享整個婚禮,他也很開心,因為我跟他關係其實是好的,只是因為他有他的家庭,我又不想打擾,所以我就會約他,以一個女兒的身份去跟他分享,他很替我開心,我看得出來他覺得有一點點遺憾,沒辦法完全跟我經歷這一個人生階段。但是沒有關係,我們已經努力做到現在能做的,就是最好的了。」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今日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3/0403/2962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