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民生 > 正文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

這些場景往往讓人心酸,在大家都放鞭炮過年的時候,她們搬着凳子坐在門口,期待新年第一天也有生意。當屋外的菜地上油菜花開了春天來了的時候,她們追趕着不知道生父係邊個的孩子們喂飯…… 呢度,已經被大多數人稱為「風花雪月」之地,被稱為「花街」。 但係,苦楚也許只有她們知道,她們的春天在哪裡?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春節,一年中最重要的節日。

有些人,打算好好利用黃金周出國度個假,好好享受一下陽光;

有些人,早早預訂好車票,回家過年的願望已經越來越強烈;

有些人,仍然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為了春節加班能多掙啲加班費而努力

……

每個人對春節的定義都不一樣,小朋友覺得自己長大了,長輩們覺得自己年老了,

辛苦了一年的人們覺得自己該休息了,旅途中的人感慨春天來得太遲……

然而,節日很快就過去了,生活很快回到平常當中,嗰啲對節日的盼望又換成了回憶。

轉瞬之間,春天又悄悄來了,在北方還係漫天飛雪的時候,南方迎來了油菜花開。

廣東粵東地區,我出世的地方,那兒的春節一如既往,不熱鬧,但也有氣氛。

這係一個在廣東算得上貧困的城市,但係也有很多外省的人來呢度打工。

他們未必能返去過年,他們有很多人已經把呢度當作了故鄉。

在我小時候居住的嗰啲老房子里,由於要拆除建造公園和馬路,很多老房子都面臨被拆的命運。

就在大多數人都搬走到其他地方建新房的同時,老房子依然居住着很多人,她們大多數係女人。

她們來自其他省份,在這條就要被拆的街道上,靠自己的能力謀生。

沒有偷沒有騙沒有搶,她們確實係靠自己的雙手吃飯。

只係,這些場景往往讓人心酸,在大家都放鞭炮過年的時候,她們搬着凳子坐在門口,期待新年第一天也有生意。當屋外的菜地上油菜花開了春天來了的時候,她們追趕着不知道生父係邊個的孩子們喂飯……

呢度,已經被大多數人稱為“風花雪月”之地,被稱為“花街”。

但係,苦楚也許只有她們知道,她們的春天在哪裡?

在寫“花街”之前,先發幾張春節的圖片,這個春節,沒有出發,回了鄉下,走咗自己生活的城市。

除夕夜,廣州老城區花市。今年的春節,廣州天氣暖和,很適合養花,逛花街係廣州人過年的傳統節目,今年的春節假期跟西方的情人節連在一起,花街里充滿了濃濃的愛意。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大年初一,中山大涌鎮,疊石村口的一家雲吞店,在大多數店鋪包括雜貨店都已經關門的時候,這間雲吞店幾乎係24小時營業。

在中山,大年初一大家都出去拜年,幾乎一天都不做飯,中午的時候,很多拜年的街坊就集聚在一間小小的雲吞店裡,吃一碗三塊錢的雲吞暖暖肚子,下午接着出去走親戚。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大年初一,阿伯照舊午餐在雲吞店解決,雲吞一元五粒,要一杯清水,再要三元的雲吞,大年初一的午飯就在呢度解決了。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大年初一,中山沙溪鎮,龍瑞粥城,呢度的粥檔幾乎一年365天都在營業,味道獨特的老火粥成為呢度的特色,在大多數食肆已經關門的情況下,呢度仍然燈火通明,顧客絡繹不絕。

每到節日,便係呢度最忙碌的時候,在珠江三角州啲鄉鎮里,其實隱藏着很多美味,呢度的居民在魚米之鄉的滋潤下,過着富足的生活,但係他們普遍生活低調,啲出名的大排檔,也總係門面簡單,很難被外人揾到。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大年初二,我的家鄉河源,一個小鎮子里,住着我的親人。

這位年邁的老人,係我爸爸的外婆,她一個人獨居,今年101歲了,但係她總係不記得自己的年紀,她覺得自己年年99.

舊年,我的太婆身體還很健康,我們去探望她的時候,她還在自己動手洗蚊帳。

今年,太婆的身體明顯不如舊年,但家裡還係收拾得很乾凈。

我們給她利係,她就把裏面的錢拿出來還給我們,就拿住一個利係封。

她講:“人老了,拿了錢又咩用。”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大年初二,河源仙塘鎮,卅多年前,我媽媽曾經在呢度的衛生站當過護士。

一家在路邊開的士多店,沒有關門,但係也沒有生意,老闆娘坐在門口嗑瓜子。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大年初二,河源仙塘鎮,南園古村。

坐在門口休息的老奶奶。

這個古村,已經沒有幾多人居住了,大概過完年,她也要搬走咗吧。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手機拍攝)

大年初三,東江邊上,剛過完年便出來捕魚的漁民。

船靠在岸邊,向公園裡的遊客兜售自己的勞動收穫。

鯰魚,野生的,45元一斤。

做成生意的阿伯,臉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用手就可以把鯰魚料理好,這係絕活。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大年初二,河源埔前鎮。

老街上,仍然在營業的祖傳傷科雜症診所。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大年初二,河源市埔前鎮。

說著外地口音的孩子們,他們的春節沒有新衣服沒有新玩具。

他們從外地過來,跟着父母來到異鄉的小鎮,不打算回老家過年。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大年初二,河源市某鎮,正在開門做生意的女人。

她們大多數衣着鮮艷,看起來年紀都不小了,長得並不好看,臉上擦着廉價的胭脂。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一張塑料凳子,一對伸出來的翹着二郎腿的腳。

便係這條街上的標誌,幾乎每隔幾間房子,就有這樣的一個場景。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生意真嘅不好,大過年的,邊個家男人出來呢?

生意的對象,都係附近的啲農民或者在這附近打工的農民工。

房子很簡陋,即將要拆或者已經爛尾的房子,裏面擺了一張床。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讓人看了心酸的凳子,已經成了“妓女街”的標誌。

她們的日子,就係在這樣的等待中度過的。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過年的時候生意慘淡,沒錢回家的女人,其實已經把呢度當家了。

沒生意的時候,嗑瓜子,或者縫縫補補,生活也就係這樣。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只係,苦了嗰啲不知道自己父親係邊個的孩子。

據講,很多在呢度做生意的女人,都生了孩子,她們靠自己養育孩子。

也有的,係替別人生了孩子,男人偶爾會來看她們,但係她們仍然在做着生意。

可憐的唔係女人們,而係孩子們。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春天其實悄悄來臨了,南方春來早。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江邊的木棉花已經長出了花蕾。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新長出枝丫的柳枝從老房子里探出來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油菜花開了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春色滿園關不住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在“妓女街”的前面,係一片荒棄的菜園,老房子就要被拆,但係油菜花開得很好,春天來了,萬物復蘇,不知道在呢度居住的人們,係咪也感覺到了春天的來臨。

「妓女街」的春天:偷拍家鄉妓女街過年攬客一幕(組圖)

回到家鄉,感慨家鄉變化的同時,也看到了很多讓人心裏難過又無奈的畫面,我們常常感嘆生活不如意,卻忽略了角落裡嗰啲在掙扎的靈魂,他們的眼神里充滿了對美好生活的渴望,但係,春天來了,他們的春天係否也已經到了?

以此圖文,紀念我的故鄉,嗰個永遠也回唔去的故土,那段永遠也回唔去的童年歲月。

但願仍然守在呢度的人們,一切安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網易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