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環球旅遊 > 正文

不去會後悔:走馬觀花加東10天自駕游

一位朋友每年春天都要驅車南下佛羅里達度假,往返幾千公里,他居然說很輕鬆。受他的那句「很輕鬆」的影響,於是便有了這次加東自駕游。啟程之前在網上找了許多前輩的帖子,得到了很多寶貴經驗,便選擇兩個帖子打印下來成為紅寶書。

此次行程自多倫多出發,途經 Ontario,Quebec,主要目標New Brunswick,Nova Scotia和PEI三省,總計行程5620公里。因為時間原因,捨棄了Newfoundland的登陸計劃。此行最大感受就一個字:值,尤其是Nova Scotia和PEI,不去會後悔的。

沿401向東,經20號路轉入185後就是New Brunswick了,說起來輕鬆,開起來也不易。每進一個省,先遇到的就是Visitor Information Center。一圈轉下來,好像只有安省沒有,我只好用安省太大了來寬慰自己。在New Brunswick Visitor Information Center,全省旅遊信息應有盡有,Brunswick的地圖、住宿、景點介紹、餐館、遊樂,你想要的都有,工作人員熱情友好,而且還有免費上網服務。此後的Nova Scotia和PEI也不差。

另一大感受是New Brunswick,Nova Scotia有很長的高速公路限速110公里,車又少,開起來那叫揚眉吐氣,想想出多倫多時被堵到Ajax就十分鬱悶。一路未見有警察,當然咱也沒太過分,規規矩矩開車利人利己,除了個別路段修路耽誤一點時間,可說是一路暢通無阻。不知道開慣了New Brunswick、Nova Scotia、高速公路的司機到多倫多來該怎麼開車。

Hartland小鎮,一睹電影《廊橋遺夢》中廊橋的風采。Hartland Covered Bridge建造於1901年,是世界上最長的廊橋,全長390米,到目前為止仍然允許車輛通過,不過只是單行道。如果時間充裕可以慢慢走一趟,傳說情侶要從橋的一端一直親到另一端,老夫老妻也不妨找找感覺。

Hopewell Rock應該是New Brunswick最出名的自然風景點。受Fundy Bay潮水千百年來侵襲,形成自然的形態各異、千姿百態,或像石柱或像直立的土山。最好選在落潮時間,行人可以行走在眾石當中,盡窺其風貌。漲潮時,眾石又會被浸泡在海水之中,可以體會眾石當中劃Kayak的樂趣。每日落潮時間表可以從Visitor Information Center拿到。

很多網友推薦Digby觀鯨和海鳥。其實Nova Scotia看鯨魚的地方實在有很多,而且觀鯨船大多保證百分百看到鯨魚,看不到退款。我們是在 Pleasant bay坐的船。整個行程約兩個小時,看到無數鯨魚,還見到了海豹,很過癮。費用每人29元,早9:30和晚5點兩班還打7折,超值。

Confederation Bridge曾經是世界最長的跨海大橋,總長近20公里,如今早被中國的超過了。大橋略呈S形連接PEI和New Brunswick。僅單向收費,由New Brunswick進入PEI不收費

Shediac號稱世界最大龍蝦的故鄉。這個大龍蝦雕像一定要看。注意旁邊的4面旗幟,其中一面是法國旗加一個五角星,這是阿卡迪亞人(Acadian)的標誌。阿卡迪亞人是法國人的後裔,他們講法語。Acadia是新法蘭西在加東四省殖民地的統稱,包括魁北克省的東南部、緬因州的東部、New Brunswick、Nova Scotia和愛德華王子島。Acadian便是指早期從法國移民來在Acadia地區居住的法國人居民的統稱。早在1604爆發英法戰爭期間,許多厭倦戰亂渴望和平的法國人坐船飄過大西洋,來到Fundy Bay的St. Croix島。雖然他們劃木建屋,還是不習慣新的環境。多半的人死於疾病和營養不良。後來,原着民-印第安人幫他們度過難關,成為他們的朋友。若干年後從法國或英國來的人大增,擴大他們的居住地,驅趕印第安人,建立真正的殖民地。英法戰爭中法國敗北,Acadian的殖民地自然歸順於大英帝國。英國的殖民統治使阿卡迪亞人(Acadian)生活在水生火熱之中。並受到驅逐。現在的Acadian地區上空乃可見到類似法國國旗的Acadian旗幟,只是在法國國旗上加一個黃色的星而已。法語在這些區域里依然盛行。原始的阿卡迪亞人(Acadian)主要還是集中在New Brunswick的Fundy Bay沿岸。

看Moose是此行的一大期待,最後我們有兩次機會與Moose親密接觸。遺憾的是沒看到長角的雄Moose,上圖是一對母子,Moose據介紹一般在早晚七八點出來覓食活動,這張照片是在晚7點拍到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51周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環球旅遊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