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道院院長的骸骨(左)與古墓中發現的金飾。(網絡圖片)

像這樣有700年歷史的東西,是不應該被打擾的。這裡說的是一副骸骨。

1537年,英王亨利八世摧毀這座英格蘭西北部坎布里亞郡的俢道院時,它躲過一劫。它也躲過盜墓者的毒手,以及維多利亞時代的考古學家的發掘。甚至1930年代一次深層挖掘,也未能讓它出土。

但是這位曾經是英國第二富有、也曾經最有權力的修道院院長,很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就會重見天日;包括他的身分; 或許,還有他的鬼魂。

當他在弗內斯修道院(Furness Abbey) 廢墟下的長眠之地在兩年前被發現後,他的秘密和連同陪葬的寶物,都已被21世紀的專家與科技徹底審視過。

「碳定年」(carbon dating)技術、加上現代病理學、考古學的知識,讓專家深信他們可以填補有關這座湖區旁著名修道院遺失的歷史空白頁。

推定生前必定是胖胖之人的這副骸骨,是當地政府替這座修道院進行緊急修補時, 才意外發現的。 當考古學家與結構工程師被找來勘視這座腐朽的中世紀木造建築時,意外挖出這座不曾被打擾過、沒有記號、不知葬者是誰的墳墓。

不過它的重要性立即顯現出來。能被安葬在這裡的一定是修道院里最高位階的人物;長老。陪伴着他的 是罕見的中世紀的珠寶首飾、銀器、鍍金的器皿等。這些東西只有最高位階的長老才能擁有。

這次發現,也可能查明這位胖院長是否就是據傳經常在廢墟里出沒的幾個鬼魂之一。

主導這次發掘的牛津大學考古專家認為,從骨骼判斷他大約是40至50歲、脊柱彎曲,顯示他體型肥胖,可能是第2型糖尿病患者。 儘管他最早可死於1150年代,但「英國文物館」(English Heritage)館長蘇珊哈里森(Susan Harrison)認為,這座墓最可能的日期是1150年代初至1350年代之間。

蘇珊哈里森說:「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發現。近50年來,英國考古學上沒有比這個更重要的發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