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周向陽垂危父母監獄門口要人 民眾現場聲援譴責酷刑

——周向陽父母在監獄門口「不給兒子不走」 連警察都哭了

為了救出正生命垂危的法輪功學員周向陽,周向陽的父母已經住在天津濱海監獄門口控訴三天了,但監獄仍然沒釋放周向陽。19日,有人透露,警察晚上要拆兩位老人住的車棚,當地一些民眾趕到監獄門口,聲援周向陽的父母的訴求,並向現場的警察講真相。

周向陽自2011年3月5日第二次被無辜綁架到天津濱海監獄後,為抗議監獄的酷刑迫害,已經絕食絕水三百三十多天。目前,周向陽已瘦得脫相,身體極度虛弱,心跳每分鐘只有46下,不能行走,不能灌食、輸液,但監獄仍不放人。2月17日,周向陽父母請親戚開拖拉機在濱海監獄門外住下,並穿狀衣控訴,要接兒子回家。

周向陽父親身穿「狀衣」在監獄門口要兒子

19日下午,大紀元記者和周向陽父母取得了聯繫。記者了解到,目前,兩位老人已經在天津濱海監獄門外控訴、等候了三天,但監獄仍沒放人,也沒讓他們去見在監獄醫院的兒子。

「昨天,監獄有人叫我們進去談話,我們不進去。我跟他們說了,除非叫我們去把兒子接走,否則,沒什麼好談的。」王女士對記者說。

「監獄還有人出來找到我開車的女婿,要我們退後一步,把拖拉機開走。」

「有人還告訴我們,警察準備今天晚上來拆我們的車棚。」王女士說,「但是,我們決定還是堅持住在這裡。」


周向陽父親身穿「狀衣」在監獄門口要兒子。(明慧網)

大批民眾監獄外聲援勸善

據王女士介紹,目前,陸陸續續有一些當地的民眾來到天津濱海監獄門外聲援他們。

現場的一名聲援民眾對記者說:「現在,已經有二十多名民眾來到了現場,估計還有一些正在來的路上。」

這位民眾還告訴記者,現在監獄門外停着四輛警車,大約有十多名警察在現場。

「下午,有警察試圖驅散我們,我們不怕。我們不是來和他們爭鬥的,我們帶善心來和他們講了真相。」這位民眾說,通過講真相後,警察的態度有所緩和。

據悉,聲援民眾面對面告訴警察:法輪功是好的,法輪功學員都是無辜被迫害的,中共的宣傳報導都是在抹黑法輪功。

這位民眾向記者表示,這些警察都是被中共蒙蔽的,明白真相對他們很重要。


法輪功學員周向陽。(明慧網)

天津監獄:等人不行了再說

據周向陽父母透露,2月13日晚,港北監獄副監獄長李國語再次給他們打電話,讓家屬到天津市新生醫院(監獄醫院)去勸周向陽吃飯。

2月14日早晨,周向陽父母給李國語打電話,要求接兒子回家。「我不能說服他(周向陽)吃飯,這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楚的,我就要接他回家。」周向陽母親王女士對李國語說。

之前,王女士也曾對李國語表示,這麼多年了,你們也了解他(周向陽),我更了解他,他在這裡不吃飯我也勸不了,我就把他接回家養着。

兩位老人對李國語強調,不要出現第二個李希望,不能有萬一。2005年,法輪功學員李希望被濱海監獄用「地錨」酷刑迫害十日後在監獄死亡。

面對家屬的強烈要求,李國語先說星期五(17日)是法輪功學員的接待日,可以讓見一面;一會兒又說他正在外面,一個人做不了主。後來,李國語又說「等人(周向陽)不行了再說」;過了一會兒,說周向陽母親接人不行,得周向陽的姐夫(未修煉法輪功)來接。

「等人不行了再說,不就是故意虐殺人嗎?」兩位老人意識到監獄用心險惡,當即表示:「我們就去監獄門外住下,不接走兒子不走。」

據法輪功學員透露,很多時候,中共的監獄都把法輪功學員折磨得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氣了,才硬塞給家人,結果,法輪功學員回家後不久就離世。監獄企圖這樣殺人滅口、掩蓋自己的罪行,又為自己開脫罪責。

據明慧網報導,有許多法輪功學員就是這樣遭到中共監獄虐殺。

王剛,河北省涿州市人。2009年10月14日,王剛被冀東監獄迫害至生命垂危.。監獄看王剛不行了,就把王剛直接送回家。王剛回家十五天後,含冤離世。

欒福生,五十五歲,河北省政府房產科電工。2003年11月,欒福生被劫持到晉中監獄,出現嚴重的糖尿病綜合症。2005年底至2007年2月,監獄醫院三次下病危通知。欒福生及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醫,均被監獄拒絕。最後,監獄把欒福生迫害得只剩最後一口氣,才讓回家。奄奄一息的欒福生回家十九天後,於 2007年4月8日夜含冤離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記者王量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