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送錢這事其實是個技術活兒:中共官場達人自曝送禮潛規則

我在官場有一些無話不談的朋友,那日聚會,談到時下的官場腐敗。

一位當官的朋友用「送錢的技術」作為開篇話題。

我對這類事報上看得多了,底下聽得也多,就說:就揀新鮮的說說。

當官的朋友說:送錢的總技術原則是既辦成了事,跑了官買了官,又要安全。但具體落實這一總原則還有很多技術細則。比如第一條,是一定要化整為零,巧借名目。本來這件事一次送錢十萬就能搞定,但是你送了,他收了,事是辦了,有點不安全因素。萬一哪一天事發了,小小十萬,你行賄,他受賄,就都是事,撤職查辦也都有可能。所以,要化整為零、變換名目。今天他兒子娶媳婦吃酒席了,親朋好友都會一千兩千遞個紅包,你也照辦,只是多送一點,封個一萬兩萬。明天他父親過大壽又要擺席,你再封一個紅包,湊個若干萬若干千的吉祥數奉上。這就是化整為零,湊零為整。

這根本不算新鮮,席間有人見多識廣地笑道:十萬能搞定的事,你把十萬湊足了,也就水到渠成了。

做官的朋友正色道:你這就是沒有真上道的想當然。化整為零、巧借名目雖然增加了安全係數,目標不顯了,但同時又有損耗率。

我這才開始注意他的話:損耗率?

當官的朋友說:那可不是。結婚拜壽,別人都要上紅包,你的紅包即使重一點,也多少有點淹在裡頭的意思。來客要是有大幾十號、上百號人,真會分散他的注意力呢。雖說彼此心知肚明,錢數在那兒擺着,但到底是人多事花,目標不集中。再者說,你十萬塊錢化整為零分三五次送,時間拉上幾個月,怎麼也是淡化記憶,效果的損耗是明顯的,而且損耗率也與你化整為零的力度成正比。化的越零,損耗率越高。你送錢心中有數,人家收錢可不一定記得那麼清。本來十萬元就搞定的事情,一般就要十三四萬、十四五萬甚至十七八萬才能搞定。

我笑着點點頭:送錢要考慮安全,就要賠上損耗率。

當官的朋友說:越化整為零越穩妥,但損耗率也越高。所以,送錢就要在安全係數與損耗率之間考慮「邊際效用」,統籌兼顧。

我暗中一嘆,「邊際效用」這樣的經濟學概念被當官的朋友用到此處,足見當下送錢技術包含的知識文化含量了。

他接下來又講更新鮮的技術細則。

他說:送錢還有許多小細節,沒上道的人一定是想不到的。比如送錢是送新鈔票還是舊鈔票,也有講究。你們說新鈔票好還是舊鈔票好?

有人說:當然新的好一些,乾淨喜氣,看着也爽。

當官的朋友搖搖頭:那可不見得。一回,一位在縣裡工作的老兄要跑提拔,事先打聽清楚了,五萬元送到某負責領導那兒就能搞定。得知下午就開會議人事安排,他趕在中午把錢送到領導那裡。沒想到領導瞄了一眼放到桌上的牛皮紙信封,臉色不算好看,往抽屜里一收說:會上看看再說吧。結果那天下午這位老兄的事泡了湯。他正納悶着,過兩天那位領導又笑嘻嘻地拍着他的肩膀說:別著急,過兩天再給你安排。幾天後果然安排了。他更納悶了,最後才搞明白,那五萬元是剛發行的連號新票子,放在信封里顯薄,領導當成三萬了。往抽屜里收是收了,可心裏惱得很。晚上打開一數,才轉嗔為喜。你看,這種情況下新票子就不如舊票子。

我說:新票子薄是薄,可重量該一樣啊,能掂出來嘛。

當官的朋友又笑了:作家朋友,你還要繼續「深入生活」呀。新錢用舊了,不僅是蓬鬆了厚了,而且因為吸收了油污水分,自然也要重一些,不信你去稱稱看。所以,舊鈔票才叫「厚重」啊!送紅包要想當下顯出厚重,一定要用舊鈔不要用新鈔。

他又說:當然,新鈔也有新鈔的好處。剛才講到領導兒子婚禮上送紅包,你三萬元新鈔票,薄薄的過去,當下不那麼顯眼。要是厚厚重重的舊鈔票包上三萬,就在眾人眼中落下話把了。

當官的朋友又講了一大堆送錢的技術原則,最後說:送錢的基本技術你們知道是什麼嗎?

我不語,聽他往下說。

他說:那就是一定要知道現在的市場價。錢權交易也是辦什麼事有什麼價的。一定要搞清楚,跑個什麼官,批個什麼件,包括請秘書們找頭頭腦腦題個什麼字,該給秘書多少錢,都是有價目的。錢送少了辦不成事,送多了做冤大頭,還增加潛在的不安全因素。

官場腐敗本是個嚴肅話題,但這樣的話題卻屢屢被當做笑話來說,可見積弊之嚴重,到了見怪不怪的程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