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抗戰後蘇聯紅軍暴虐下的瀋陽:人人自危

對日抗戰勝利後,俄軍利用中國局勢尚未穩定之際,強行佔領東北地區。事後國民政府雖與俄軍多方交涉,都因其意圖扶植共軍,拒不撤軍而未能成功。俄軍所到之處,奸淫擄掠,恣意屠殺,並強行拆運東北地區的重工業設備,工廠僅剩頹壁圮瓦,而民眾則人心惶惶。

作者以其親身見聞,略述當時瀋陽的概況。

一九四六年的春天,南國一片翠綠,正是鳥語花香的時刻,大地上生意盎然,令人充滿了朝氣。我因工作上的需要,獨自在廣州市越秀山上遠眺,看到珠江中的船影、林立羊城的酒樓,一片歌舞昇平,大家都陶醉在歡樂中,享受光復後在國軍保護下的第一春節。

誰知舊曆年一過,我們部隊(新一軍三十師)又有了新的任務,隊員立刻集結香港待命,每人都發了一袋子的禦寒服裝,連夜登上英艦北上,於是,大家猜想是前往日本當佔領軍、還是去東北接收國土?

幾天海上的航行,大家把新發的冬季裝備都穿上,仍冷得無法維持正常的體溫。但為完成任務,從蘇聯紅軍的手裡收回我們東北所有的城市,軍人必須以服從命令為天職,排除萬難,咬緊牙關堅持下去。

我們這些先遣部隊,就是在當時東北長官公署所在地的錦州集結侍命。雖是三月,但整個東北仍然是一片銀色的世界,官兵們穿著厚重膠靴,踩在冰雪堅硬的街道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有人不畏寒風,堆雪人、打雪仗,玩得不亦樂乎。

一周的居留,使我們對這新環境產生了興趣。同時,關外的待遇較高,國民政府在東北發行了一種流通券,換法幣為一比十三。大家領餉之後,便鑽進那些待遣日僑所開設的「清酒屋」里,品嘗日本清酒和談心,似乎忘記了戰爭的仇恨,如同家人一般。然而抗戰勝利,並沒有為老百姓帶來和平、安靜的太平日子,新的戰鬥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要用自己的生命,去換取國土的完整。

俄軍藉詞拖延撤軍

瀋陽市又稱奉天,當時仍在蘇聯紅軍控制之下,因此,所有公家機關均為俄軍所把持。街頭上到處飄揚着鐮刀斧頭的紅旗,令人氣憤不已。蘇聯紅軍比國軍先來,經過好些日子的交涉,總左推右扯地借故阻止,不讓國軍進城。

的確,日本人之前在東北的經營,是費過一番心血的,差不多每一個城市,都將舊的街道拆除,重新建起一個新的城市來。而且每個車站軌道很多,向外延伸,看不到邊際,寬敞的柏油路,幅射到遠方。而今街頭巷尾,都貼滿俄文的標語,且車站裡特別多,南來北往的旅客們都擁擠在站內,大家都想早點回家,只能那些穿著紅邊黑呢制服的俄國職員,在站內進進出出。因為此站中長鐵路是中俄共管的,在紅軍的刺刀之下,只好任他們趾高氣揚了。

國軍部隊進不了城,只好在郊外等。可是上級為了加速完成接收工作,認為各部隊必須充分了解戰情,就令情報人員去看個究竟。在這騷動混亂不安的情況下,諜員很容易混進城裡。當時天寒地凍的人們穿得厚厚地,象個大皮球,行動自然有些不便,可是為了生活都到處忙碌着;軌道上停着一列列的貨車廂,都由日本降俘在裝貨。那都是咱們中國的工業設備及糧食等,一袋袋的大豆高梁,為何要給俄國人運走?為此,我們心中滿腔的不滿油然而生。

誰也沒有料到,當年壓迫我們作「勤勞奉仕」的日本人,今天也替俄軍做勞工、搬運東西,這報應真快啊!但也有人心中在抱怨着:「為什麼國軍不早點來……多可惜!這都是我們東北人的血汗結晶。」

車站內的女廁所是沒有人敢去的,駐站的紅軍士兵常在那裡徘徊,找機會蹂躪女同胞。在蘇聯紅軍士兵的獸慾狂下,東北各地不知多少婦女同胞遭他們姦汙了。

當時,瀋陽外圍的村落,都是蘇聯紅軍的據點,嚴格管制老百姓進城;如果國軍任意接近,就開槍射殺。雖然東北行轅的先遣人員,在市內曾與俄軍城防司令部交涉,都無法得到確切撤離日期,總說上級沒有指示,借故拖延搪塞,就是不讓國軍部隊進城。

大街上,除了一隊隊的俄國巡邏兵之外,很少見到有行人。呼呼的北風,颳得人連手腳都不敢伸出來,只好用口頻頻地哈着熱氣,跑跑步來暖和一下身子。因此,沒事誰都不願意出來的。

今非昔比 人人自危

往日煙囪林立的鐵西區,如今已沒有半縷上升的濃煙,廠內被拆一空,連倉庫里的東西也被盜走,雜物滿地,零亂不堪。寧靜的北陵,象座古老廟宇,幾代清朝皇帝,就埋在這裡,若他們地下有知,也會為我們嘆息。北市場,是一個熱鬧嘈雜的地方,店棚、小攤滿街都是,東西便宜,價廉物美,是人們在戰亂後掙扎謀生的場所。什麼東西都有賣,多少人靠它生活。尤其是投降後的日本人,多半靠典賣來過日子。電車,是這裡最忙的交通工具,好車都被蘇聯紅軍徵用去了,留下破舊的車廂,勉強維持市內的交通。那些恬不知恥的商人,高掛着俄文招牌,討好蘇軍以圖暴利,忘記了國家民族的仇恨。

據聞蘇聯遠東軍是將該國所有集中營的囚犯們加以編組變成的軍隊,沒有經過嚴格的訓練,只是讓他們打頭陣當炮灰而已,如未死,即可免除所判的徒刑,並且可以自由搶奪自己所要的東西,毫無紀律可言,為了求生存,一切都亂來,沒有人管。

再說那時陸路交通、鐵路完全為俄國人所把持,連機場也是由蘇聯紅軍負責的。中國空軍飛機,如果想來此降落,須先得到俄軍司令部的許可才行。僅管土地人民是我們的,可是瀋陽街頭,到處懸掛着刺眼的鐮刀斧頭紅旗,如同到了國外一樣,看到真是難過萬分。偶爾還看到許多服裝不整的蘇聯兵,其中還有若干女兵,他們在路上三三兩兩,沒有隊形,就象散兵一樣。可是他們是勝利的佔領者,如果國際交涉不成功,那就很難攆走他們了。

當時,蘇聯佔領軍統帥部是設在長春市以前的日本關東軍司令部內,其首領為馬林諾夫斯基元帥,而瀋陽市的防衛,則是由俄國城防司令卡爾可夫少將負責的。然而,社會秩序很亂,因為蘇聯士兵會在光天化日之下洗劫來往行人,誰見到不怕呢?就是市內,一入黃昏,便人人自危。因為俄軍會隨意用卡車搬走老百姓的東西,再怎麼喊叫、呼救都沒有用,反而會被一腳踢倒在地上,撞得頭破血流。年輕的婦女們,早把頭剃得光光的,胸部也緊束起來,穿上男人裝,以求自保。

那些可憐的日本僑民,整天畏畏縮縮地,象一群老鼠,面帶菜色地蹲在馬路旁擺地攤,出售自己的衣服用品。價格非常便宜。若被蘇軍看上眼,拿了東西就走,也不給錢,他們吭都不敢吭一聲,眼望着蘇軍大搖大擺而去,只好自認倒楣。

偷天換日 軍備盡失

淪陷了十年的東北同胞,每天都盼望着中央政府的軍隊早日到達,但只來了少數行政接收人員,是無法展開接收工作的,於是,有些年輕人即將重慶所廣播出來的記錄新聞,用油印來分送親友,告知戰事近況。

他們也知道武力是一切工作的後盾,國軍進不了城,什麼都談不上。況且報紙完全控制在蘇聯紅軍手裡,必須經過紅軍司令部核准才可刊出,根本就不採用中央社的發稿。所以,報紙上千篇一律都是歌頌蘇聯的消息。而對蘇軍在東北各地的胡作非為、暴行,一概不得報導。

東北行轅主任熊式輝將軍和蘇軍統帥馬林諾夫基的會談,一直都談不出一個具體的行動方案。一拖再拖,主要是蘇聯要扶植中共,等待中共部隊出關來接收日軍投降後的武器裝備,好進行內戰。而中共首領高崗、呂正操也都大肆活動,到處接洽以進行接收工作。

另外,蘇軍一再拖延撤離的日期,還有別的陰謀,就是想從容掠運東北所有的工業設備和資源。

在瀋陽市中,車站和機場的人群最多。不管任何時間,只要一打開收音機,即可聽到一種呼叫聲:「格瓦雷,瀋陽」,「格瓦雷,瀋陽」。這都是蘇聯空軍塔台導航的呼號,意思是說這裡是瀋陽。因為這時蘇俄空軍的飛機,把東北貴重的工業設備搶運走,所以,飛機一架接一架的起落着,以補陸上運輸的不足。中長路上的火車,也一列列地裝滿了東西,一個勁地往北急駛而去。老百姓都知道,我們的物資和工業設備,正被他們偷偷地劫運走了,心中無不忿恨入骨。

他們這種搶劫、暴虐、姦淫的行為,當時因受到蘇聯紅軍嚴格的管制而傳不出去。因此,他們在東北的各種暴行,外界自然不會知道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大陸論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