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山水有清音 —— 談古典詩詞中的山水意象

———— 談古典詩詞中的山水意象



文/智真

我國古典詩詞一向以含蓄蘊藉為美,山水詩詞是古典詩詞的重要組成部份,其主要特徵是題材來源的廣泛性、多元化及其意境世界的宏博與精奧。每一首山水詩詞的背後都有一禎獨特的風景。古人登山觀瀑,臨江泛舟,仰觀天宇,俯視山川,高山、奔流、江海、世間萬物,就是最普通的一草一木都成為詩人抒懷言志的載體,都有着其「言外之意」、「象外之象」、「韻外之致」的意象之美。傳統山水詩詞以自然特有的山水清音、萬物欣欣向榮等意象,蘊含著古人深沉的宇宙觀和自然觀,唯美地傳承了傳統文化的精神。以下舉些例子。
青山

古人說:「智者樂水,仁者樂山」、「何必絲與竹,山水有清音」。山鑄造品格風骨,讓人有堅強的意志,其寬廣胸懷為人們提供居住地,承載萬物;其亘古不移為人們提供思想的參照物,啟發人們超越俗世名利,探求永恆,使人們的身心都渴望歸依青山。晉代陶淵明說:「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歸園田居》);唐代李白說:「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在這裡生命與自然、宇宙被圓容為一體,美好、理想的世界絕非煩擾的世俗所能比擬,反映了人們返樸歸真的渴望。

在歷史長河中,人事往來成代謝,青山卻容顏不改,如《三國演義》開篇的《臨江仙》中寫道:「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啟示人們對生命與歷史進行反思。人們喜歡以「青山」意象入詩,還包括人們對「青」字的喜愛,在漢語表示顏色的詞彙中,「青」是富於生命力的顏色之一。如漢樂府《長歌行》中寫道:「青青園中葵,朝露待日晞。陽春布德澤,萬物生光輝」、漢樂府《飲馬長城窟行》中寫道:「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青山的綿延不絕,給人們留下深刻的視覺印象和想像空間。

登高

「千古詞客心,萬古憑欄意」,置身於高山或高台之巔,實際上也是置身於空間與時間的交集之點。面對無垠的空間,人們會真切地感受到自身在天地間的渺小;面對春秋代序,日夜更替,人會感到人生如寄,時光易逝,啟發人對人生真諦、意義和宇宙奧秘的探求。唐代杜甫在《望岳》中說:「盪胸生層雲,決眥入歸鳥。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宋代寇準在《詠華山》中說:「只有天在上,更無與山齊。舉頭紅日近,回首白雲低」。站在山峰之頂,群山白雲都在腳下,自感與日月之近,頂天立地,氣象萬千,體現出一種精神空間的向上和不斷精進的生命意志。

白雲

雲是詩人的精神家園,詩人藉此構築了一個歸隱的樂園。「山中何所有,嶺上多白雲」(陶弘景《詔問山中何所有賦詩以答》);「望秋雲神飛揚,臨春風思浩蕩」(王微《敘畫》)。古詩中「雲」往往與歸隱、修行連結在一起。唐代賈島在《尋隱者不遇》中說:「松下問童子,言師採藥去。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詩人尋訪的隱者是一位採藥、濟世救人的修道人,這首問答詩,以白雲比隱者的高潔,以蒼松喻隱者的風骨,表達了詩人對修道者的敬佩;宋代魏野在《尋隱者不遇》中說:「采芝何處未歸來,白雲滿地無人掃」,詩中描寫的白雲滿地的草屋,入仙入境的感覺,多麼迷人、脫俗的景緻!由此也可想見修道者的超然出塵的胸懷。

流水

春水、秋水、江水、河水、波平如鏡的水、一瀉千里的水……水在詩歌中形態萬千,水啟迪人的智慧靈性,讓人有深長的眼光。南朝謝朓在《晚登三山還望京邑》中寫的「餘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寫水之靜謐;唐代王維在《桃源行》中寫的「春來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處尋」,寫水之仙源;蘇軾在《夜泛西湖》中寫的「菰蒲無邊水茫茫,荷花夜開風露香」,寫水中風景;宋代邵雍在《清夜吟》中寫的「月到天心處,風來水面時,一般清意味,料得少人知」,描寫出月亮正走到天心、微風正吹拂着水面時,那種清美的感覺、欣怡的境界,有多少人能體會到呢。

關於瀑布意象的詩詞也很多,如唐代李忱在《瀑布聯句》中說:「千岩萬壑不辭勞,遠看方知出處高。溪澗豈能留得住,終歸大海作波濤」,描繪瀑布的雄奇壯美,一往無前,具有衝決一切阻礙、掙脫一切束縛的神奇力量,最後回歸大海的懷抱,形成波濤洶湧的奇觀。使人感悟到大自然的高妙構思、神奇偉力及生命在天地間的輝煌。

清風、細雨

風,飄蕩天宇,無孔不入,使世間萬物動容變形,搖曳生姿。「東風夜放花千樹」、「東風吹水綠參差」,這是春風的生機和活力。唐代白居易寫的「春風先發苑中梅,櫻杏桃李次第開」,描繪出春風先喚醒了花中仙子,又吹開了「千朵萬朵壓枝低」的鮮花,迎來了萬紫千紅;杜甫寫的「細雨魚兒出,微風燕子斜」,描繪出和風送暖、魚游燕翔的活潑景象。雨,滋潤萬物,清新潔凈,有着洗凈塵世喧囂的作用。唐代王維寫的「山中一夜雨,樹杪百重泉」,描繪出山中一夜雨過,飛泉百道,遠遠望去好象懸掛在樹梢上一般;宋代翁卷寫的「綠遍山原白滿川,子規聲里雨如煙」,描繪出山坡原野草木蔥蘢,河渠縱橫交錯,杜鵑在聲聲啼叫,細雨在微風中如霧如煙。使人們感受到自然的和諧之美和詩人從容恬靜的氣度。

生意、生機

山中勝景、田園風光,其中蘊含著生意和生機。如蘭生於深谷,不以無人而不芳,唐代賀蘭進明寫道:「崇蘭生澗底,香氣滿幽林」(《古意》);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更與佛道有着不解之緣,唐代綦毋潛寫道:「白日傳心靜,青蓮喻法微。天花落不盡,處處鳥銜飛」(《宿龍興寺》);菊花是傲霜之花,唐代白居易寫道:「耐寒唯有東籬菊,金粟初開曉更清」(《詠菊》);梅花是報春使者,宋代陸遊寫道:「幽香淡淡影疏疏,雪虐風饕只自如」(《雪中尋梅》),這裡詩人們對花的品格和氣質的讚美,也是詩人追求理想人格的寫照,含蘊着道德精神與人格操守的價值。此外,古人以「節操稜稜還自持」描寫松柏的堅貞,以「天涯何處無芳草」描寫春草的繁茂,這些都使人們在清新寧靜而生機盎然的山水中,感受到自然造物的生生不息,心靈得到凈化,使純凈的心境與純樸的自然融為一體。-

古典詩詞中的山水意象,色彩紛呈,意義深遠,是宇宙生命美妙的自然呈現,是山川草木、日月風雲藉詩人妙筆而獲致的美的律動。古詩詞「言有盡而意無窮」,使有限的物象有了無限的意韻,品味其獨特的審美意蘊,感悟詩中所昭示的深刻道理,使人領悟到傳統文化之深之博之美,使人獲得對宇宙、人生的理性認識和勵志生命的人文品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中國事務論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