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共院士多篇論文涉造假被國際期刊撤銷

63歲的祝國光博士至今還記得,當初在海外頂級醫學期刊上看到有關中藥和西藥對治療心肌梗塞疾病具有同等療效的學術論文時,那種難以言狀的興奮之情.

時隔數月,他卻驚訝地發現,那些看起來水平非同尋常的學術論文大都是編造的,而且論文的作者包括中國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學藥學院院長,著名中藥藥理學家李連達,浙大藥學院藥理實驗室主任吳理茂和課題組主要成員.

眾多論文具有明顯造假痕迹

大約在去年10月底,旅居荷蘭的全歐中醫藥協會聯合會副主席祝國光教授在網絡上看到有人揭露浙江大學中醫學院博士後賀海波論文造假的消息,立即上網搜集了與賀海波相關的一系列學術論文,發現這些發表在國際頂級學術期刊上的論文,具有明顯的造假痕迹.

我們先來看這一組文章的"奧秘" - 2008年5月,德國"NSA藥理學"雜誌刊登以Haibo He (賀海波)為第一作者的文章"丹酚酸B和貝爾普力對小鼠慢性心肌梗塞心臟保護作用的比較,其他作者包括Limao Wu (吳理茂) Lianda Li (李連達),其中,吳理茂是李連達主持的浙江大學藥學院的藥理實驗室主任.

根據文章所揭示的實驗過程,課題組人員對小鼠進行開胸,人為地造成小鼠的心肌梗塞.然後,將這些小鼠分成若干組,分別服用中藥丹酚酸B (Salvianolic acidB)和西藥貝爾普力(Benazepril)數周時間,採集藥理實驗數據和病理切片.實驗結果顯示,丹酚酸B和貝爾普力對治療心肌梗塞的藥理作用是相同的.

對於中醫學界而言,這篇文章所揭示的藥學理論令人振奮,特別是在西方國家,它使得飽受非議的中醫大大提升了自身的地位.

沒想到,這篇文章卻因為另一篇文章的發表而出現了"穿幫"的鏡頭-波蘭"藥理學通報"雜誌2008年第60卷刊登題為"丹酚酸B和貝爾普力對小鼠大面積心肌梗塞心臟保護作用的比較"作者依次為: Hai-Bo He, Li-Mao Wu, Lian-Da Li等6人.其實驗過程和目的與上述文章所反映的情況相同,唯一不同的是,前者針對的是慢性心肌梗塞,後者針對的是急性心肌梗塞.但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實驗,實驗數據竟然高度一致.

"兩個不同的實驗,對小鼠用藥的劑量不同,時間不同,獲得的數據卻相同,這是絕對不可能的."祝國光向本報分析說,要麼是只做了一個實驗,一篇論文原封不動地拷貝了另一篇論文的數據,要麼兩個都是假的.至少其中一個是假的. "

"NSA藥理學"雜誌主編米歇爾(Martin C. Michel)教授和"藥理學通報"雜誌主編拉森(Wladyslaw Lasonen)教授在接受本報記者書面採訪時表示, "剽竊和一稿多投是非常嚴重的問題,應該嚴肅處理,因此,我們對賀海波等人發表在我刊的剽竊文章,給予撤銷.

進一步的調查,祝國光還發現, 2008年3月,荷蘭"人種藥理學"雜誌發表Haibo He, Limao Wu, Li Lianda等7人聯合署名的文章"丹酚酸B對於大鼠大面積心肌梗塞的心臟保護作用,單獨論證丹酚酸B治療心肌梗塞的藥理作用.但這篇論文也是假的,其數據完全是從上述以賀海波為第一作者,發表在"藥理學NSA"和"藥理學通報"上的兩篇論文中克隆的.

荷蘭萊頓大學生物學系主任"人種藥理學"雜誌主編Rob Verpoorten教授給本報記者的書面復函說,該篇論文已被撤銷,並且就此與浙江大學進行了交涉.

此外, 2008年3月,由Haibo He, Limao Wu, Li Lianda等7人共同署名的發表於英國"本草療法研究"的文章,所用的數據也幾乎原封不動地移植於上述三篇文章中有的數據.

"本草療法研究"發現這篇論文的造假事實後將其撤銷.主編伊麗莎白教授告訴本報記者: "作者使用了其他科學家的數據,我們採取的措施是撤銷這篇文章.我們對這起事件非常認真,因為它是科學的欺詐行為.

問題被揭開源自導師的揭發信

上述一系列學術不端行為被揭開,最初源於中國藥科大學教授戴德哉的一封揭發信. 2008年10月,戴教授致函"本草療法研究"雜誌主編,指該刊2008年第22捲髮表的由賀海波,吳理茂,李連達等人署名的有關小鼠心肌梗塞藥理實驗的文章,是對他的課題組此前已經發表在"國際心血管"雜誌上的相關論文的抄襲.而戴德哉就是賀海波的博士生導師.

隨後, "本草療法研究"和"國際心血管"兩家雜誌主編髮表聯合聲明,認定賀海波等人抄襲他人研究成果屬於"科學上的欺詐行為" (Scientific Deception),決定將該論文撤銷.

戴德哉的揭發信彷彿推倒了"多米諾骨牌,使得與李連達課題組有關的一連串學術不端行為浮出水面. 2008年5月,"製藥學與藥理學"雜誌和"白血病和淋巴瘤"雜誌發表了兩篇文章的標題相近的文章.

這兩篇文章一個針對的是白血病細胞HL-60,另一個是白血病細胞K562.針對不同細胞進行藥理實驗的兩篇文章的數據,竟然連小數點後面的數字都是相同的,顯然,兩篇文章至少有一篇是假的.

據調查,這兩篇文章的第一作者,均系浙江工業大學副教授,李連達所帶的在讀博士生,課題組成員牛泱平,另兩名作者為吳理茂和李連達.

除了公開編造實驗數據外,李連達課題組還有多次一稿多投的記錄,包括將國外發表的論文"出口轉內銷"再次發表於國內學術媒體.根據學術界的通行規則,剽竊,造假,一稿多投等均屬於學術不端行為.

不知出於何種動機,主要以賀海波為第一作者的這批涉嫌學術不端的論文,署名形式不斷變換.以李連達為例,他的名字出現在國外學術期刊上就有下列多種拼寫法: Lianda Li, Lian-Da Li, D. Li Lian, DA LIAN-LI, L.-D.Li, L. Li, Li L, Li LD等,包括他的課題組實驗室主任吳理茂博士在內的研究人員,署名形式也都與此相似.

一位熟知內情的學者認為,如果來自同一課題組的學術論文存在編造實驗數據或者將一次實驗複製到多個論文中,那麼,只有將這些論文全部檢索出來進行比對才能發現問題.而使用這種令人眼花繚亂的署名,可以躲避在Pubmed (世界最大的美國國立圖書館科學論文數據庫)上的檢索.

據祝國光統計,迄今為止,李連達課題組相關的造假和一稿多投等學術不端的論文已經發現了14篇.

個人造假還是集體造假

對於發生在自己母校(祝國光本科畢業於浙大)的重大學術不端行為,祝國光受全歐中醫藥協會聯合會委派回國打假,並先後向衛生部,科技部,中國工程院,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會,中國中醫科學院,浙江大學等機構發出具名舉報信,但祝表示,迄今為止,只有中國工程院表示收到舉報,正在立案調查.浙江大學校長楊衛兩次打電話給祝國光,稱"造假行為系賀海波個人所為,與李連達院士無關.

那麼,這種大規模的學術論文造假出於何種動機?是賀海波個人所為還是李連達課題組集體造假?

記者調查發現,上述十幾篇問題性論文均註明了研究經費的來源和編號,包括國家級的國家973計劃,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國家博士後基金以及浙江省教育廳,科技廳,中醫藥局等地方性項目經費.既然大部分論文的內容是編造的,就意味着李連達課題組根本沒有從事與之相關的實驗,那些堂而皇之列出來的項目經費到底是如何使用的?

至於在國際學術期刊上發表文章所獲取的名聲,也是不爭的事實.最近的一則報道說,浙江大學獲得2008年SCI (科學引文索引數據庫,各高校等研究性機構學術成果的標誌)第一名,眾多的假論文的積分是否已經被剔除?

面對質疑,去年12月2日,浙大校長楊衛致函"NSA藥理學"和"本草療法研究"主編,承認賀海波不僅存在一稿兩投的行為,而且"我們也發現了他過去發表的其它論文中存在欺騙. "但這位校長稱,這只是賀的個人所為,他自己已經承認,其他作者並不知道.據此,浙大於去年11月13日將賀海波解聘.

1月13日,浙江大學向本報記者發來一份"情況說明:"賀海波在浙大進行博士後研究期間,其論文存在剽竊,一稿二投,擅署他人名字,擅署基金支持,捏造知名專家幫助修改英文的事實等學術不端行為... ... "

"情況說明"稱: "論文造假事件主要是李連達院士所帶的博士後賀海波個人行為,其他作者並不知情."國外的這些期刊並沒有刊登,只是錄用. "有關人士表示,這只是初步結論,校方目前還在繼續調查.

祝國光教授對浙江大學的調查結論提出了六點疑問.第一,這麼多的論文發表在國際知名學術期刊,為何至今沒有任何課題組成員對署名提出異議;第二, 論文所反映的科研設計,思路,實驗方法及項目,實驗選擇及搭配都有很高水平,英文水平也很好,決非出自博士後學生一人之手,第三,在歐洲學術期刊發表論文每篇要支付300至500歐元版面費,粗略計算,十幾篇論文需要3萬至5萬元人民幣,非賀海波力所能及;第四,論文從寄出到正式發表,一般都會經過多次修改,從論文的通訊聯繫人都是實驗室主任吳理茂這一事實看,認為是賀海波擅署他人名字,而其他作者不知道缺乏說服力;第五,英國雷丁大學華人學者馬玉玲在事發後向"本草療法研究"雜誌主編瑪麗亞教授書面證實, 2007年初,她的老師李連達將吳理茂等人介紹給她,希望給他們提供幫助;第六,論文都已經正式發表,有具體的出版日期,序號,頁碼,怎麼能說沒有刊登呢?

祝國光教授現已經回到芬蘭.祝告訴記者,除上述14篇論文外,他和其他學者最近又陸續發現了與李連達課題組相關的其他有造假嫌疑的論文,並將採取進一步行動.

這位學者轉述全歐中醫藥協會聯合會的呼籲:到底是賀海波的個人行為還是有組織的造假,應當成立獨立的調查機構,徹底查清事實真相.

對於以上問題和疑問, 2月2日,本報記者致電賀海波,但是賀的手機已經停機,無法聯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