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劉德華匿名幫楊麗娟還1.1萬貸款

點擊圖片翻頁

 

劉德華被爆料幫楊麗娟還債。(資料圖)

在27日出版的《南方周末》中,刊登了該報記者袁蕾的一篇記者手記,文章以《我還是沒敢告訴楊麗娟》為題,講述了楊麗娟現在的生活狀況令人更為驚訝的是記者在文章結尾透露曾經匿名還清了1.1萬元高利貸的那個人,就是劉德華。

記者在手記中描述了楊麗娟現在的生活狀況,楊麗娟目前還沒有工作,母女兩人每個月靠410元的低保生活。為了節約生活開支楊麗娟還說服媽媽住進了福利院。她現在最懊悔的是,不該聽媒體的話,不該從香港回到蘭州。她依舊保持着半年前的憤怒,認為劉德華對不起自己,對不起她們一家。

點擊圖片翻頁

 

《我還是沒敢告訴楊麗娟》

楊麗娟現在最懊悔的是,不該聽媒體的話,不該從香港回到蘭州。

楊麗娟更新了手機的彩鈴,但她的生活並沒有更新。「再沒有人給我打電話,我就去把手機停了。」楊麗娟一度以為是手機壞了。

她從原來住的招待所搬了出來,另外租了一個房子,租房的費用並沒有降下來,每月400元,「我媽媽腿不好,原來就是住平房燒煤砸到了腿,她不能住平房。」楊麗娟敏感地主動為自己的房租辯護。「你有心幫我的話,我就給你我的卡號,你給我1000元,我真的是急用。」楊麗娟說前幾天有個記者給她打電話,表示願意寄錢來,但可能要過幾天才能寄,她怕那人只是口頭答應,「我前幾天倒是付了房租,但下個月的房租怎麼辦?」

楊麗娟沒有工作,拿的是最低社保180元,最近豬肉漲價,她又多拿了25元補貼,一共是205元,加上媽媽的社保,全家收入一共是410元。「我沒找到工作。」楊麗娟這句話準確的說法是「我沒找工作」,她還陷入在對「那件事情」的崩潰上。

她曾經讓人幫忙在網上下載了所有關於自己的報道,「但凡媒體還有一點點良心,就該幫我討回公道。」楊麗娟依舊保持着半年前的憤怒,認為劉德華對不起自己,對不起她們一家。

楊麗娟的媽媽陶菊英同樣不平,她又去了兩次北京討說法:一次是去貼大字報,揭露劉德華的真面目,並讓他對「不忠不孝」的造謠賠禮道歉;還有一次是去打官司,同時要告的還有幾家「歪曲報道」的媒體,她們找了法律援助,雖然不用付律師費,但還是要負擔律師的出差費,最終法院沒有立案。

好心人捐助的錢漸漸用光了,母女兩人不停吵架。

楊麗娟說媽媽主動住進了福利院,以便節省開支;爸爸的骨灰寄存了,因為買墓地需要3000元。冬至、聖誕、新年、春節對楊麗娟來說沒有任何意義。「你說,我現在能找什麼樣的工作?」楊麗娟還是知道生活有壓力,但她總是有無數找不到工作的理由:所有人都認識她,戴上帽子都會被認出,服務性工作肯定不能幹;沒學過電腦,爸爸去世了也沒心情學,跟網絡有關的工作肯定不能幹;身體越來越差,重活累活也肯定不能幹;體質弱、易生病,戴着口罩去醫院做義工的活也肯定不能幹。她也曾考慮過擺個水果攤,但又沒本錢。

對於電話聲訊台的建議,她流露出了一絲興趣,但馬上又放棄了——雖然不跟顧客見面,還是要見那麼多同事,她的神經受不了那個刺激。

她沒想出那個理想的工作,也沒有工作來找她。楊麗娟現在最懊悔的是,不該聽媒體的話,不該從香港回到蘭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