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案情仍撲朔迷離:香港富豪在陸羽茶室被槍殺

2006年10月25日,震驚粵港兩地的香港陸羽茶室槍擊案的涉案人員在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出庭受審,其中曾在香港電視劇《霍元甲》中扮演霍元甲的徒弟陸大安的楊家安被控涉嫌雇兇槍殺香港富豪林漢烈。

富豪在陸羽茶室被槍殺

香港富豪林漢烈,在香港有「雪茄林」、「釘王」以及「樓市大王」的綽號。在粵語裏,「釘王」通常是指在做房地產方面眼光准。林漢烈從做玩具起家,積累了一筆財富。上世紀90年代,林漢烈開始涉足樓市,他大膽出擊,手中的財富成倍增長。

1992 年,林漢烈以1.5億港元買入某地產,短短1個月後出手,淨賺1.3億港元。1993年,林漢烈再度出擊,以1.2億港元買入一層樓, 1年後斬獲0.5億港元。而林漢烈最為港人所津津樂道的是,1996年,其從有「地產神童」之稱的羅兆輝手中以5.3億港元買下旺角百貨,1年後以6.3 億港元出手,大賺了一筆。從樓市賺得滾滾財源後,林漢烈的生活方式也發生了改變,經常雪茄煙不離口,因此有「雪茄林」之稱。

除愛好雪茄煙之外,林漢烈還有飲茶的習慣。十幾年來,林漢烈是香港陸羽茶室的常客,他習慣坐在該茶室靠近衛生間的18號桌上。陸羽茶室的夥計也都知道林漢烈的習慣,經常默契地將茶泡好端到林漢烈的面前。

2002年11月30日上午9時左右,林漢烈像往常一樣,乘坐勞斯萊斯轎車與香港《職業馬報》董事關卓華及其兩個兒子和一位友人到香港陸羽茶室品茶。

當天,與林漢烈等人所坐的18號桌相隔3張桌子的座位上,坐着一位身穿白色上衣、黑色西褲的年輕男子。該男子到陸羽茶室後,用普通話叫了2籠點心。上午9時 15分左右,他揚手叫陸羽茶室的夥計埋單。2籠點心共74元港幣,該男子拋下百元港幣後,未等夥計找零,便詢問該茶室衛生間的位置。夥計指了指林漢烈的身後。男子起身而去。

與此同時,關卓華的幼子也起身去衛生間,林漢烈等4人繼續品茶。不久,年輕男子從衛生間走出來,手裏卻多了一支手槍。走到林漢烈身側時,他一言不發,近距離向正在看報紙的林漢烈左側太陽穴打了一槍,林漢烈中槍後當場栽倒。就在茶室所有人驚慌失措時,槍手不慌不忙地將槍放入背包,出茶室門後向右轉,消失在人群之中。

林漢烈被迅速送往附近醫院,但因搶救無效死亡。

犯罪嫌疑人相繼落網

林漢烈被槍擊身亡後,當地警方立即介入調查,並很快鎖定了兩名犯罪嫌疑人:張志新和楊文,其中,楊文就是在陸羽茶室槍殺林漢烈的槍手,張志新是其同夥。

楊文系湖南省沅江市人,在陸羽茶室內槍殺林漢烈後,他迅速逃離現場並將作案用的手槍、手提電話、所穿衣物等丟棄在香港信德中心快餐廳,隨後秘密從香港返回大陸,與張志新在深圳市布吉鎮會面。

2002年12月初,楊文和張志新覺得在深圳不安全,便偷偷回到家鄉湖南省沅江市。他們在沅江市見到楊文當兵時的戰友鄔衛吾,並告訴鄔衛吾,他們在外地作了案,讓鄔衛吾找人了解是否有外地公安機關在找他們。

2002年12月11日,鄔衛吾得知深圳警方在追捕楊文、張志新時,便立即電話通知2人讓其迅速逃匿。在此期間,鄔衛吾還為楊文提供了隱藏住所。

通過偵查,深圳警方得知犯罪嫌疑人張志新、楊文已秘密潛回老家湖南省沅江市,於是,他們在湖南當地警方的大力協助下,通過找鄔衛吾談話得知了張志新的下落,並於2002年12月16日在湖南省長沙市將張志新抓獲。

根據張志新提供的線索,深圳警方馬不停蹄,於2002年12月18日在雲南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將另一名犯罪嫌疑人謝冰抓獲。2003年1月下旬,公安機關再度出擊,在湖南省張家界市將藏匿在此的楊文抓獲歸案。不久,公安機關順藤摸瓜,又將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劉一賢抓捕。

與楊文等直接作案的犯罪嫌疑人先後落網不同,涉嫌殺害林漢烈的主謀楊家安於2005年才浮出水面。2005年 12月2日,楊家安在位於深圳市羅湖區的一家卡拉OK廳被警方刑事拘留,涉案的另外兩名犯罪嫌疑人何可夫與崔銘揚也於同日被逮捕。

此案自兩名殺手和雇凶者被警方刑事拘留到楊家安落網,前後持續3年之久。然而,警方對於該案幕後主謀的追查卻一直沒有停止過,甚至因此而數度將該案延期審理。隨着楊家安等人的落網,陸羽茶室槍殺案案情也逐步浮出水面。

《霍元甲》配角涉嫌雇凶

楊家安,別名楊安,香港公民,曾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亞洲電視台做臨時演員。楊家安曾因參演1981年版香港電視劇《霍元甲》而走紅內地,憑着當時電視劇引發的熱潮,在電視上經常可以看到楊家安為電飯煲等產品所做的廣告。後來楊家安擔任過導演,其後轉行在商界發展,從事地產、酒樓、婚紗店,他也在內地投資。楊家安被公安機關調查時的身份是香港楊氏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據犯罪嫌疑人交代,2002年夏天,楊家安僱請香港「湖南幫」的「老大」劉一賢殺害香港富豪林漢烈,並授意外甥何可夫及司機崔銘揚把林漢烈的照片資料用信封送到香港九龍塘火車站出口,交給劉一賢。

關於楊家安與劉一賢的關係,相關資料顯示,劉一賢於1979年偷渡到香港,後為香港「湖南幫」的「老大」。儘管該幫派於1994年之後即不復存在,但劉一賢在香港仍有不少追隨者。據知情人士介紹,楊家安曾是龍虎武師,也曾活躍於江湖,與綽號「小毛」的劉一賢是結拜兄弟,因而他要殺害林漢烈自然會找劉一賢幫忙。

接受楊家安的請求後,劉一賢並不想自己出手。2002年10月,劉一賢轉雇下線謝冰找人殺害林漢烈。為此,劉一賢支付給謝冰報酬200萬港元。後劉一賢為謝冰提供了林漢烈的照片,告知其有關林漢烈的生活習慣、所駕車輛牌號等信息。之後,劉一賢還指使他人向謝冰提供了作案用的槍支。

1個月後,謝冰在深圳一家酒吧內用40萬港元僱請殺手楊文和張志新去香港謀殺林漢烈。接受這一任務後,楊文和張志新先在深圳花錢製作了假身份證,張志新化名「游先春」,楊文化名「洪耿東」。經謝冰聯繫,楊文和張志新兩次去珠海市找人用假身份證辦理了赴香港的通行證。

而在他們去香港之前,謝冰還將從劉一賢處獲取的林漢烈的照片,以及其經常出入香港陸羽茶室、喜歡抽雪茄煙、車牌號碼等資料提供給張志新和楊文,並提供2萬港元作為作案的費用。

2002年11月27日,楊文和張志新從深圳市羅湖口岸以旅遊者身份隨旅行團進入香港。謝冰在香港與楊文、張志新接頭,並帶兩人去陸羽茶室查看地形。謝冰還給楊文和張志新每人提供了一部香港卡手機用於在香港聯繫。

當晚,謝冰將一支內有6發子彈的五四式手槍交給楊文。在接下來的兩天裏,楊文和張志新均去陸羽茶室踩點,積極準備作案。

2002年11月30日上午9時,張志新看到林漢烈乘坐的勞斯萊斯轎車駛向陸羽茶室後,馬上電話通知楊文,之後,張志新去港澳碼頭購買了回內地的船票。

楊文在確認進入陸羽茶室的人為林漢烈後,便到陸羽茶室的衛生間將子彈上膛,然後出衛生間來到林漢烈的身邊,持槍槍殺了林漢烈。

案情仍撲朔迷離

2006年10月25日,涉嫌捲入香港陸羽茶室槍殺案的5名香港人及3名內地被告人,在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

檢察機關指控,2002年夏天,楊家安僱請劉一賢殺害香港富豪林漢烈,楊家安授意何可夫、崔銘揚把林漢烈的照片等資料用信封裝好送到香港九龍塘火車站出口,交給劉一賢。而警方提供的證據顯示,正是劉一賢交代出楊家安是該案的幕後「主謀」。

庭審中,對於雇兇殺人一事,楊家安當庭予以否認,稱自己「沒有做過這件事」。

對於檢察機關指控的「交信封」一事,楊家安並未否認,他稱自己在家中接到台灣「鮑哥」的小弟「小傑」的電話,稱有個信封要讓他轉交給劉一賢。楊家安遂約「小傑」見面,接到信封后,他安排外甥何可夫和司機崔銘揚將信封轉交給劉一賢。但楊家安宣稱,連信封是否封口都沒看,不知道裏面是什麼東西,對殺害林漢烈的事,他更是全然不知。

同時,楊家安否認自己與林漢烈有生意上的糾紛。

楊家安在法庭上否認自己與劉一賢有較為密切的接觸和策劃謀殺林漢烈,但出乎意料的是,此種說法均被劉一賢當庭予以否認。劉一賢表示,他是受楊家安之託找人去殺林漢烈的,當日在楊家安的公司,楊家安還把林漢烈的照片拿給他看。當他向楊家安詢問為何要殺此人時,楊家安說是因為「朋友的糾紛」。

劉一賢還表示,自己在整個事件中只是起到中間人的作用:即將楊家安的意思轉告給謝冰。而且他在向謝冰「交單」 時曾說,儘量不要弄出人命。

法庭上,謝冰則辯稱,2002年10月底,他聽說劉一賢在找他,便當即給劉一賢回電話,雙方約定在香港啟德機場旁的一間高爾夫練習場見面。謝冰在供述中還稱,劉一賢的原話是:「謝冰,現在有人出200萬港元殺一個人,你能否出力找兩個人幫忙?」

謝冰回答:「最好從大陸方面找。」

劉一賢說:「隨便在哪兒找人都可以,總之找兩個人把這件事搞定就行。」而且劉一賢還說,如果在半個月之內將這件事做好,可將價格加到250萬港元;如果從大陸找人,出50萬港元就可以了,其他的算是謝冰自己賺的。

返回深圳後,謝冰打電話聯繫張志新,叫他多帶幾個朋友到酒吧喝酒。當晚,他們定下由張志新和楊文2人來具體實施計劃。

謝冰還為自己辯解道,自己沒有交代楊文等人要把林漢烈搞死。楊文供述說,自己是為錢殺人,而且謝冰叫他下手殺林漢烈時,要一槍或者一刀致命。

在深圳市人民檢察院的起訴書中,詳細描述了從楊家安到楊文這一條線上的8名被告人在槍殺林漢烈案中所起的作用。

起訴書稱,楊家安雇劉一賢,劉一賢再出資200萬港元雇謝冰殺林漢烈,謝冰則以40萬港元雇楊文、張志新下手,並為兩人弄來假身份證以旅遊者身份過境香港殺人。

據了解,劉一賢在被公安機關抓獲後,楊家安曾指示外甥何可夫每月送給劉一賢家人2萬元港幣補貼家用。劉一賢於2003年11月18日被刑事拘留,而楊家安被刑事拘留是在2005年12月2日,之間相隔2年之久,楊家安一直未停止讓人給劉一賢家送錢。

在檢察機關的起訴書中,對楊家安、劉一賢、謝冰、楊文、張志新、何可夫、崔銘揚起訴的罪名均為故意殺人罪,只有鄔衛吾一人的罪名為窩藏罪。

據悉,目前此案仍在進一步審理之中。(記者 高艷梅 遊春亮)

責任編輯: 陳柏聖  來源:法制與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07/0112/268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