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北京出兵 共產政權的決堤缺口才會出現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香港人大幹一場

在帝制中國,沒有現代科技、武器的王朝,政府拿着刀槍,造反民眾也拿着刀槍,反正爛命一條,皇帝看起來,絕對沒有今日的共產黨可怕。現在的共產黨,有諸多工具,可以消弭動亂於無形。面對連思想、人心都能用「即時」科技管得到的共產黨,造反唯一可能的機會,在於經濟的崩潰。沒有飯吃的億萬人民,才會真正不怕死的上街推倒共產黨。

用香港推倒共產政權,有許多難關要過。香港要亂到一定程度,北京才會失去理智,派兵鎮壓。(湯森路透)

香港的反送中抗爭,不斷地上演可歌可泣的戲碼,年輕人不顧生命危險,為爭取未來而對抗強權,令人動容。但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共黨政權,這樣以卵擊石的抗爭,終局到底為何?現下立刻要擔心的是抗爭動能持續的問題,隨着週週上演的街頭暴力,還有班要上的民眾,看着搖撼不動的林鄭政府,慢慢地對抗爭會有疲乏感,日子一久,北京靠香港警力的以拖待變,就能成功地消弭一場危機,而讓香港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我們要先看看幾個可以參考的歷史事件。香港的抗爭,不可能是台灣和南韓在八零年代的民主抗爭。處在中國外面的台灣和南韓,爭民主的運動,可以有美國的支持,施壓獨裁政權。美國的支持,不但給台韓反對派實質資源,也同時讓獨裁者思考放手的可能及必要性。一推一拉,讓獨裁者在不流血的情況下,完成民主化。香港雖然有台韓彼時社會一般的民意支持,但沒有這個美援的外在條件,因為香港在中國裏面。不但緊連中國,更有解放軍駐在香港,美國無法溫和、穩定地拉動政治槓桿,促成改變。

香港的抗爭,也不可能是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在二戰後的獨立運動。新馬獨立順着戰後住民自決、殖民帝國頃倒的世界大潮,達成使命。但現在世界的勢,是獨裁政權強力對抗民主政權的犄角之勢,香港沒有趁浪而起的動能。更重要的是,新馬對抗的是民主自由的大英帝國,而香港對抗的,是更艱難,有十四億人口的中華帝國。

自許為霸權的中華帝國,不可能讓香港擁有分裂主權,所以反送中抗爭的訴求,不可能為北京所應許,雙方都沒有讓步的可能,香港只有一個勝算,即以彈丸之地,為中國民主化急先鋒。

但要用香港推倒共產政權,有許多難關要過。香港要亂到一定程度,北京才會失去理智,派兵鎮壓。也只有北京出兵,共產政權的決堤缺口才會出現。

中國的民主化,在科技助威獨裁政權的情況下,不可能自發性地從中國內部產生。歷朝歷代,中央政府從來沒有掌握這麼威力強大、極不對稱的鎮壓工具,民亂在今日中國要能成事,機會幾乎為零。在帝制中國,沒有現代科技、武器的王朝,政府拿着刀槍,造反民眾也拿着刀槍,反正爛命一條,皇帝看起來,絕對沒有今日的共產黨可怕。現在的共產黨,有諸多工具,可以消弭動亂於無形。面對連思想、人心都能用「即時」科技管得到的共產黨,造反唯一可能的機會,在於經濟的崩潰。沒有飯吃的億萬人民,才會真正不怕死的上街推倒共產黨。

但經濟的崩潰,時日漫長,何時會發生,誰也說不得准。然而,這就是香港的機會所在。香港持續的動亂,造成解放軍出兵,摧毀香港經濟民生,但促成人民幣巨貶。隨着國際和人民同時對中國經濟失去信心,外匯保不住人民幣值,投資、消費中止,經濟陷入蕭條,共產黨同時發生嚴重內鬥,控制人民的國家機器,群龍無首而失去能力,千百萬人民上街,軍警無力鎮壓,共產黨順勢而倒。

但這樣的劇本,要先過香港人自己這關,這是犧牲今日香港,成就未來中國的一場戰爭。因此,這是一場人心的戰爭,只要黑衫軍,仍有香港民心,動能不散,北京出錯失手的機會,就可能發生。

所以反送中的抗爭,最好的參考點,正是台灣的太陽花運動。從「萬人送仲丘」、「反服貿」等運動一路下來,台灣社會不滿國民黨政府,尤其對國民黨拚命往共產黨貼上的行為反感,滿溢的反抗情緒,一直得不到宣洩,但因為日子還是得過,社會運動的動能逐漸下降,最後只剩下一小群戰鬥力十足的年輕人,還在尋求國民黨銅牆鐵壁的缺口。一直等到張慶忠的「三分鐘」出場,太陽花學運,終於找到機會攻入立法院,從而改變了台灣的歷史。

現在的香港,像太陽花時候的台灣,悶在大鍋裡,就等着一個大爆炸。(湯森路透)

今時今日,我還清楚地記得立法院被攻陷時的震驚。

所以香港的年輕黑衫朋友,不要喪志。民眾對抗爭的疲乏感,不等於冷感。香港此時的社會氣氛,不是像以前一樣,要年輕人不要搞了,「搵食」比較重要。現在的香港,像太陽花時候的台灣,悶在大鍋裡,就等着一個大爆炸,順勢把不滿,往北京頭上倒。

歷史會記得你們這些「光復香港」的烈士,祝好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