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官方點名批評三峽集團 專家曝有1事萬萬不能公開

近日中共官方點名批評三峽集團,存在防範化解重大風險責任落實不夠到位等問題。第一個公開揭露三峽大壩質量問題的記者叫趙世龍,也曾披露三峽大壩裂縫有兩千多條裂縫被修補。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披露,張光斗給三峽大壩建築質量出紅牌警告,但萬萬不能公開。中國大陸軍事評論家楊浪被封殺的禁書說,長江下游是中原屯兵重地,潰壩一瀉千里威脅幾千萬至幾億老百姓,還有解放軍。那時先救誰?誰來救誰?目前,中國有幾萬座水塘水壩處於隨時爆炸的定時炸彈。而三峽大壩是早點拆好。

8月9日,陸媒報導說,中共第七巡視組於3至6月對三峽集團黨組進行了常規巡視。近日,巡視組向三峽集團黨組書記、董事長雷鳴山反饋問題,點名三峽集團防範化解重大風險責任落實不夠到位等情況。

三峽大壩裂縫有兩千多條

第一個公開揭露三峽大壩質量問題的記者叫趙世龍,他曾經是中國最佳十個記者之一,如今卻閑賦在家。

趙世龍7月9日對網友銀蕨之光說:“三峽大壩是有很大的問題,很多問題表面上看不出來呀,三峽大壩開裂是我捅的,它確實是開裂了。”

《三峽大壩開裂了》發表在《南風窗》2002年第三期上。文章中有拍攝裂縫的照片,很有價值。大家可以找來看看。

趙世龍在文章中寫道:“2月21日,筆者在三峽大壩施工現場看到:大壩擋水面靠近江心段,大壩澆築已達185米,在大壩中部80米高左右處,從上到下搭起了一共23條民工稱之為“補縫槽”的腳手架,外罩綠色防護網罩,像23條豎立爬附在壩體中下部的“綠色蜈蚣”陣。這些“綠色蜈蚣”的正下方,沿壩體基邊開挖出一條長數百米、深數十米的施工壕,工人們正在深壕下,壩體基邊忙忙碌碌地施工。(那是在處理壩基底部的裂縫和接縫槽問題)(筆者註:是壩基底部的裂縫。接縫槽的存在,證明三峽大壩是數十塊壩塊組成的,三峽大壩的變形不可能是彈性變形。而且接縫槽的施工質量很有問題,這裡正好是兩個承包商合同交接的部位,是兩不管部位)。

記者走上補縫槽幾層,只見大壩壁上從上到下有條條裂痕(我親所見,裂縫分兩種:呈直線型的和呈不規則曲線型的,它們形成原因可能也不一樣),縫寬可以插入成年人手掌。

經詢問施工工人,這些都是發現後正待處理的裂縫,因為要灌漿加入諸種新材料,所以他們沿裂縫口用手提切割機將縫口旁邊表層防水水泥層颳去幾厘米厚、數十厘米寬,再把縫口切開一些,方便施工。”

根據趙世龍提供的信息,這樣的裂縫一共有兩千多條。

張光斗給三峽大壩建築質量出紅牌警告,但萬萬不能公開

王維洛博士7月19日在議報刊文說:當年擔任國務院三峽工程質量檢查組組長的是張光斗和錢正英。

張光斗是中共水利水電專家,中共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共工程院院士。

錢正英是中共水利部長。

錢正英正在2002年對三峽工程質量有下面一段未公開發表的講話∶“(三峽大壩)混凝土澆築,出現過事故和不少缺陷,去年12月我們專家組在這裡,對永久船閘發了黃牌警告。當時看到混凝土特別是過流面的表面缺陷較多,我們確實擔心在這麼短的時間裏,能不能按時處理好這些缺陷。在這次到工地以前,我和張先生看到有關方面的報告後,非常擔心,我給同志們說老實話,我在口袋裡是帶紅牌來的,準備如果看了不行,就給永久船閘出紅牌。”

這說明,當時對三峽大壩的建築質量,黃牌已經出示了,又準備抽紅牌了。如果網開一面,不抽紅牌,也得抽黃牌。兩塊黃牌和一塊紅牌的結果是一樣的,出局。從這裡大家就可以知道三峽大壩真實的建築質量。

還有張光斗給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副主任郭樹言寫信,也談到質量問題:“關於三峽工程的質量問題,我們的質量檢查報告寫得比較客氣,主要是怕人家攻我們。質量一般,這要說清楚,不是豆腐渣,但也不是很好。關鍵是進度趕得太快。”

看來從2002年到2019年,三峽工程的質量檢查報告寫得比較客氣,主要是怕人家攻我們。

在關於三峽水庫防洪庫容問題上,張光斗給郭樹言是這樣寫的:“三峽的防洪庫容問題可能你們知道了,沒有那麼大。這個研究是清華大學作的,長江水利委員會也承認這是真的。”

張光斗向郭樹言繼續獻策∶但這件事在社會上公開是萬萬不行的。

大家是否應該相信象張光斗、錢正英這樣的院士,是您們個人的選擇。

一瀉千里威脅幾千萬至幾億老百姓,還有解放軍;先救誰?誰來救誰?

王維洛博士說,三峽工程從2003年開始試運行到現在16年都還沒有驗收過,沒有人敢擔保它的質量。現在大家在網上討論這事非常有意義,中共必須對老百姓有個交代。如果三峽大壩發生潰壩,下面宜昌市居住的70萬人命就沒了。

《科學報》1986年6月14日報道,“四川省政協調查組在一份報告中認為:戰爭‘是決定三峽工程能不能上的一個關鍵’。他們認為‘戰爭一旦爆發,三峽大壩必然成為首要目標,大壩倘被摧毀,中下游大城市頓成澤國,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軍事評論家楊浪先生撰寫的《高壩:懸頂之劍》,發表在戴晴主編的《長江長江》一書。儘管這本書在1989年六四之後下架焚燒,但是現在在網上可以搜索到。

楊浪指出:“可以想見,一旦壩高185米,蓄水157億立方米。的三峽水庫發生潰壩,其所造成的影響是絕非以‘局部災難’可以形容的。從軍事的角度看,任何‘局部’都是整體的組成部分,而三峽在地理上所處的那個‘局部’,恰恰是國防整體中一個十分敏感和十分關鍵的部位。一旦發生潰壩,在空間上和時間上都是對整體發生重大輻射狀影響,形成‘災場效應’”。

王維洛指出,根據官方數據,後來批准建設的三峽水庫蓄水393億立方米,大大超過楊浪所說的蓄水157億立方米。

楊浪先生提出了一個“災場效應”的概念。楊浪先生指出,三峽大壩下游是中原屯兵重地,1988年與1989年的數字,這裡駐紮了中國百分之百的陸軍空降師,百分之四十五的集團軍,百分之三十八步兵師,百分之二十的裝甲師。

記得2003年三峽工程投入試運行,中央電視台進行現場轉播,主持人是張羽,他在現場轉播時說:一瀉千里。應該是指潰壩後的情形,2003年三峽工程的蓄水位只有海拔135米,現在是海拔175米,下泄的速度更快。

大家應該考慮這個問題,當發生‘災場效應’時,受到‘災場效應’影響的有幾千萬乃至幾億老百姓,還有解放軍。到時候,先救誰?誰來救誰?

他分析認為,三峽大壩早點拆了早點好,拆也很容易,就是把閘門全部打開,讓水自己進多少出多少。但中共不願這樣做,如果現在廢掉,它前面的面子功績就沒了。

幾萬座水塘水壩隨時可能爆炸

自1949年以後中國建造了九萬座水庫大壩,世界上的一半大壩在中國。現在中國沒有一條河流沒有水庫大壩的,就連流經西藏拉薩、日喀則的河流也有許多水庫大壩。中國水庫大壩的密度,在世界上是沒有的,40公里的距離里規劃建設五座壩高100米以上的大壩。

最要命的是,九萬座水庫大壩中有百分之四十的水庫大壩是危壩病庫,就是不安全的,另外還有幾萬座水塘水壩是無主的,就是不再有人繼續維修的。可以說,是無處逃生,到處是隨時可能爆炸的定時炸彈。去年發生的山東壽光洪災,禍首就是危壩病庫。

三峽總公司宣傳吹牛1600萬立方米的混凝土量繞地球三圈

日月木水在阿波羅網論壇發帖說:因為最近關注三峽大壩,發現以前好多媒體為了宣傳三峽大壩的厲害和偉大,說大壩用了1600萬立方米的混凝土量,如果做成1米見方的塊,可以繞赤道三圈,聽起來很是了不得。

三圈,繞地球赤道那個最長的周長,4萬公里啊!!!第一感覺有點懷疑。

我可是個細心和較真的人,就把兩個數據用小學三年級的水平進行了一番計算:

地球赤道周長40000千米,也就是40000000米,1600萬立方米混凝土,可以做成16000000個一立方米的水泥塊,也就可以用16000000÷40000000=0.4,結果就是可以繞地球赤道繞不到半圈,而不是三圈!!!誰幫我驗算驗算??

有網友跟帖說:人民日報:較真的全部都是境外別有用心的個別分子。

有網友說:果然知識越多越反動因為知道的越多,認識也越多。例如歷史,政治,經濟。容易指出別人的謊言和錯誤,成了反對派。所以當愚民最好,所以要搞好愚民教高。

還有網友說:沒有戰天鬥地無往不勝的信心,我們能在祖國的肚子上幽門裡修三峽大壩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馬晏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