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香港抗爭者致大陸同胞書熱傳 震驚世界驚人一幕 歷史驚人重複? 就在北京一念之差

《我們為什麼挺身而出》,香港抗爭者致大陸同胞書網絡熱傳,不少人感動落淚。香港事件,法國輿論震驚。費加羅報社評:習近平香港失算。就好象遭屠殺的天安門遊魂向他們注入了力量,起身對抗獨裁。美國民運人士分析,歷史或將重演?!20年前200萬人震驚世界加速蘇聯崩潰,20年後200萬港人上街了… 美國時評家陳破空研判:香港事態激化還是平息?就在北京一念之差。

我們為什麼挺身而出,香港抗爭者致大陸同胞書,網絡熱傳

圖說:8月7日,示威者瞄準香港太空館上的激光指針,以譴責當局聲稱激光指針是攻擊性武器的說法。

“一名微不足道的香港抗爭者”『致大陸同胞書』今天正在社交網絡,在朋友圈熱傳。作者在這封信中向“大陸同胞”解釋香港事件的真相,香港抗爭與八九六四的歷史傳承,並表示他們絕非“港獨”,他們對抗的從來不是中國,不是大陸同胞,而是共同的敵人---極權政府。

法廣報道,作者寫這封信的意圖旨在向他的同代人,向中國大陸同胞解釋香港當下爆發的事件,寫這封信的動機還因為大陸人只能從官方控制的媒介“看到一群黑衣暴徒在破壞、看到一群黑衣暴徒毀壞國旗”,作者要以自己親身的經歷還原香港事件的真相,反駁官媒的歪曲。

作者說,作為一名微不足道的抗爭者,也許並不足以代表其他抗爭者們發言,但是,“這場自六月展開的風暴,就是由一群都像我一樣微不足道抗爭者所形成的。”

他和他的同仁們誰都沒有想到,“這場風波會發展至今天的規模”,事已至此,在他和他的朋友們看來,這已不只是關乎香港本地人未來命運的抗爭,“這也是與全中國十四億同胞的自由與未來密不可分的抗爭。”

針對官媒竭力要把香港反送中風暴引發的廣泛的民主訴求運動指稱為“港獨”行動,作者強調,“這不是一場關於港獨、關於香港要與大陸割離的抗爭”,這場抗爭與三十年前天安門廣場的那場“鮮血與淚水所灌溉而成的抗爭”有着直接的傳承。

信中說,三十年前一位頭纏紅頭巾,腳踏單車前往天安門廣場遊行的北京大學生留下的一幕“至今仍在香港人心中,在我們抗爭者之中廣為流傳”。當年,記者問那位北京大學生為什麼去天安門遊行,他回答:“因為這是我的職責”。

作者認為,從一九八九六月四日那一夜到現在,香港人從來未曾與大陸同胞割離。

作者稱,大陸的人現在在新聞、微信和大陸的所有資訊傳遞平台看到的卻是“一群黑衣暴徒在破壞”的畫面,他們不會看到警察濫用暴力,示威者遭黑社會毒打,特首對死諫的年輕生命的冷漠,以及中聯辦官員在聚會中煽動鄉紳黑社會攻擊平民的一幕。這一切是這場抗爭運動的規模,愈發不可收拾的真正原因。

作者解釋他們對抗的“從來不是中國、不是大陸同胞,而是我們的共同敵人---以極權統治人民的政府。”

作者說他所說的這一切也許多數大陸同胞並不相信,他們會認為在香港發生的一切都是外國勢力策劃的反中活動,但他相信,他的同胞們有一天會回心轉意,“總會有一夜你也許會回想起二零一九年這一場在香港的風暴,這一場由香港青年人發起的抗爭。”

作者說,他和他的抗爭者們知道,這是一場強弱懸殊至極的抗爭,更可能這會是一場失敗的抗爭,如同三十年前天安門前那一夜所發生的那樣。“可是,為什麼我們依然要站出來?”“因為這是我的職責”。

作者懇請大陸同胞謹記,“香港的抗爭者,從來不是你們的敵人。”作者表示:“對於在極權統治下不敢發聲的同胞,我們也絕對理解你們的艱難處境,有你們的明白和心意,香港抗爭者絕不孤冷。”

作者認為,香港人這個夏天的抗爭會為歷史留下一個印記,這個印記若為14億中國人民的自由帶來一點點正面的影響,“對我們這群身在香港的抗爭者來說,就已經心滿意足”。

20年前200萬人震驚世界加速蘇聯崩潰,20年後200萬港人上街了…

美國民主人士張林8日在大紀元發表文章說,公元1989年8月23日,200萬人手牽手組成一個長度超過600公里的人鏈,穿過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

此事件場景震撼,引起全世界關注,加速了蘇共的滅亡進程。飽受阿富汗戰爭拖累,迭遭西方經濟制裁損害,又逢東歐各國此起彼伏的民主運動衝擊,龐大無比的蘇俄帝國,終於崩潰。

無獨有偶。公元2019年6月12日,200萬香港人走上街頭,反對送中條例,要求香港實現民主(雙普選),再次震驚了全世界。

中共國目前的局面,很多方面與前蘇聯崩潰前相似。都是危如累卵而不自知,反而更加猖狂,推出送中條例,激起港人憤慨。中共真是自尋死路。

中共的一帶一路,所耗費的金錢,遠遠超過蘇聯阿富汗擴張的花費;中共在全世界大撒幣,輸出腐敗的價值觀,也很類似於蘇聯花錢在全世界輸出共產主義;川普政府對華貿易戰,也類似於當年西方制裁蘇聯,正在促使中共經濟加速崩潰。

當年波羅的海三國人口700多萬,香港人口也是700多萬;香港的經濟則強大的多,是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其金融與自由港地位對中國經濟十分重要。

波羅的海三國是講德語的少數民族,歷史上曾經獨立過,擁有大量住歐洲的僑民;香港人講粵語,與普通話差距巨大,互相聽不懂。香港海外僑民多達124萬,分佈在全世界,尤其在英美系國家眾多。

香港人民與波羅的海三國人民同樣憎恨共產暴政,渴望自由。香港還有350萬英國(海外)公民,儘管中共控制香港已經22年,這些人及後代卻始終拒絕加入中共國籍,拒絕領取中共國護照。

波羅的海三國的抗爭之路也曾經十分艱難,蘇聯紅軍甚至曾經開槍打死打傷很多抗議者。但是三國民眾不屈不撓,堅持抗爭,兩年後最終贏得自由。

現在香港的抗爭,歷時已經兩個月。港共當局不擇手段地鎮壓,反而激起了更多香港人的憤怒,以至於抗議群體規模愈來愈大,已經遍及香港18個區。

中共企圖僱用黑幫打垮抗議者的企圖,目前看來已經遭到挫敗。最近黑幫發動的幾次進攻,都遭到抗議者迅速而猛烈的回擊,只能狼狽逃竄。

儘管種種消息表明,中共正在福建大量徵召人,給予1000-8000元/每天的報酬,要他們去香港毆打和平抗議者。

但是一再遭受暴力攻擊,而被激怒的香港人,現在已經組織了護民衛隊,而且積累了棍戰經驗,憑着人多勢眾,足以應對幾萬福建暴徒。

推特網上這幾天充滿網友對福建幫派的揭露。尤其是長樂幫、福清幫,在美國就多次充當中共打手,長期暴力攻擊法輪大法弟子,今年7/11還在紐約曼哈頓攻擊歡迎蔡英文總統的民主人士,劣跡斑斑。

法國費加羅報社評:習近平香港失算

法國『費加羅報』社評指出,令人最錯愕的是香港人就在紀念六四三十周年之際起身,就好象遭屠殺的天安門遊魂向他們注入了力量,起身對抗獨裁。

人們都以為他們已經認輸,這些港人在整個中國大陸的重壓下彎腰屈膝;人們說他們是物質主義者,首先操心的是他們的生意,他們的繁榮。然而他們卻向全世界顯示了另外的形象。他們已經準備好,為了香港的認同,為維護他們的權利、他們的自由乃至他們下一代的自由而鬥爭。而他們,僅僅是他們,差不多在抵抗龐大的中國壓路機。

這場鬥爭是如此地不成比例。一邊是正在上升的世界強權,另一邊,一小塊歷史沿襲下來的領地享有特別行政區身份。這一享有高度自治的特殊身份將於2047年消失,然而這一時間對於中共領導人來說太長太遙遠,一年又復一年,他們蠶食香港,經濟緊裹使得港人政治上更加依賴更加無法自主。儘管香港發生過一些對抗,北京在香港挖牆腳的工程直到不久前沒有遭遇任何抵抗,現在,這一狀況改變了。

費加羅報認為,對於習近平來說,地雷引爆的效果是非常震撼而強烈的。就這樣,這位被認為鐵腕控制着14億臣民的人眼看着出現了700萬挑戰者。對自己的權勢過分地相信,中共領導人失算,冒着丟掉面子的危險。

香港和台灣讓那些喋喋不休的老一套預言落空:民主不適合中國人社會,那些密集的喧騰的人群命中注定生活在獨裁者的重厄之下,要麼他們選擇獨裁,要麼他們承受混沌,這一陰暗無知的偏見,很不幸,居然在我們西方國家也很有市場。中共知道如何高明地利用。

費加羅報社評最後指出,在香港街頭,不僅僅是香港的命運抉擇走到了關頭,是中國的前途在打賭,甚至包括整個亞洲的前途,都在面臨嚴峻的挑戰。而面對獨裁政權的老調,香港青年唱出了一曲美麗的歌聲。

香港事態激化還是平息?就在北京一念之差

時事評論陳破空在自由亞洲撰文分析,如果北京能退後一步思考,稍微改換頭腦,放下權力傲慢和暴力執念,只要回歸三件事,事態大可平息。那就是,回到《中英聯合聲明》,回到“一國兩制”,甚至於回到《基本法》。這是過去22年里,中共方面一直在蓄意毀損的三件事,以至於釀成今日大禍。

在由中共自己主持制訂的《基本法》里,第45條規定:“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第68條規定:“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

其中的關鍵詞“普選”和“最終達至”,不僅是香港人民的追求,而且也可以成為京港兩地的共識。從共識出發,求同存異,消弭對立與敵視,達到共贏局面,並非沒有可能。常言道:退一步,海闊天空。能否根本緩解香港危機?能否達成一定程度的京港和解?就在北京當權者的一念之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王篤若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