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川普再加中共3000億關稅 中共財經噩夢開始 銀行外匯企業都有大危機

美國總統川普周四(8月1日)發佈重磅推文,宣布將在9月1日對中國3000億美元輸美商品加征關稅,稅率10%。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和美國商學院教授謝田做出分析。在貿易戰的衝擊下,中國企業盈利惡化,銀行資金匱乏,外匯儲備也將不保。川普的決定將中共推入真正的噩夢。旅美經濟學家程曉農分析,中共外匯儲備頂多兩年,就有大危機。

川普重磅推文再加征3000億中國商品關稅

美國總統川普1日發佈重磅推文宣布,他準備在9月1日開徵3000億美金價值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10%。

川普連續發佈數條推文說,“我們的代表剛從中國回來,他們就未來的貿易協議進行了建設性的談判。我們認為三個月前我們與中方達成了協議,但令人遺憾的是,中共決定在簽署協議之前重新談判。最近,中共同意說要買大額農產品,但是沒有做,另外,我的朋友習近平主席說他要阻止芬太尼進入美國,他沒有做,許多美國人繼續被害死!(美中)會談會繼續……”。

川普寫道,“……在(美中)會談前,美國將於9月1日開始對來自中國的剩餘3000億美元貨物和產品徵收10%的額外關稅。這不包括已經達到25%稅率的2500億美元商品”。

他在晚些時候補充道,“……我們期待繼續與中共就全面貿易協議進行積極對話,並感到我們兩國之間的未來將是非常光明的!”

與前幾輪主要對工業產品加征的關稅不同的是,對剩餘的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關稅,幾乎包括中國出口的消費產品,從熱門電子產品如手機到玩具,日用品到服裝在內的絕大多數常見商品都將面臨關稅。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川普對習近平可以說是仁至義盡。雖然中共專門針對川普的票倉做長期的、不間斷的打擊,甚至公然在這些州的報紙登廣告,反對支持川普的中期選舉這種公開干涉美國內政的挑釁行徑,川普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給習近平談判機會。

此前,川普已經表示隨時可以對這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關稅,可以從10%開始,所以,川普實際上已經對中南海做出預警。川普也多次警告中共,不要指望拖到美國總統換人,等到他的第二任期,他會提高條件。

這其實是川普和美國前幾任總統完全不同的行為準則。川普沒有陰謀,完全都是堂堂正正的告訴給中南海,告訴給全世界。

歐美和日本企業多數已經撤出或正在撤出部分產業鏈。如今,川普加稅發出一個強烈信號,就是貿易戰幾乎不可能逆轉,所以會加速外企撤離,迫使產業鏈重新調整,從根本上改變中美貿易的畸形現狀。中共的國力會加大幅度下滑。

美國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謝田博士昨天對美國之音所:中共的拖延戰術其實是在玩火。拖延戰術會把美國的耐心拖光,特朗普在會談之前已經給中共信號,而中共錯把特朗普的信號當作他的壓力,接下來3250億美元的關稅很可能要比中共預期的來得早。

謝田說中共說“自己生病,讓別人吃藥”的說法很滑稽,實際上自己生病,有時候還真的需要別人吃藥。如果這個人得的是傳染病,那麼周圍的人就是需要吃藥,增加自己的抗體。中共就是這樣,利用出口創匯,用市場換取技術、知識產權盜竊、操控匯率等等,自己就是個病入膏肓的人,把自己的失業率、產能過剩的問題傳給別人。

中美恢復談判能從中共5月推翻的協議草案開始嗎?謝田說這也正是中美僵持的要點之一。對於正常國家來說,這是自然狀況,在哪裡破裂,從哪裡開始。中共為什麼連這個基本慣常的做法都做不到呢?原因是在貿易戰過程中,習近平也在經歷激烈的高層內鬥。

習近平貌似鞏固了他的政權,實際上中共內鬥非常激烈。在5月份之前,劉鶴談到的這些東西,習近平的反對派說是喪權辱國,他們就是想發現把習近平推下台。

中國經濟前景黯淡四成A股企業盈利惡化

川普貿易戰對中國經濟造成的衝擊,在A股上市公司的業績中已經有所顯現,彭博彙整中國逾1600家A股公司已公布數據,預測上半年獲利下滑(包括獲利減少、虧損擴大、由盈轉虧)的中國A股上市公司佔40%,創2016年以來最差的半年度表現。

彭博指出,這是中國上市公司在一連串對去年財報的警報之後,再次發佈今年上半年的獲利預警,非日常生活消費品、媒體公司財務表現最糟,兩產業的獲利合計較去年同期重挫至少38%。這部分恰恰是受到川普前兩輪加征關稅所影響的商品。

北京的華新資本管理(China Vision Capital)總裁孫建波表示,中國經濟廣泛疲弱,許多公司處於不佳狀態,目前無法扭轉情勢。

太平洋證券先前報告指出,中國上市公司的最糟時刻可能還未到,因為上半年財報的公布期限直到8月才截止;較早揭露財報預警的A股公司,傾向比後來才公布者有更佳的數據。

東吳證券經濟學家陳利(音譯)表示,對中國股市來說,未來幾個月公司獲利財報仍是重大擔憂,任何較預期更差的表現可能引爆股價大修正,尤其是今年部分漲幅較多的個股。

瑞銀警告:中國銀行業恐缺錢2.4萬億人幣

貿易戰也使中共的金融業備受傷害,在企業盈利能力下滑的境況下,中國銀行業的資金也出現問題。

據外國傳媒報道,最早對中國小型銀行發出遇困警告的瑞銀證券分析師Jason Bedford,現年40歲、精通普通話,可能是全球唯一一位全面審視了中國大約250間銀行的人。他得出了結論說,中國銀行業缺乏很多資金。

Bedford表示,中國銀行業潛在資金短缺達2.4萬億元人民幣(約3,490億美元)。若廣泛地看,目前陷入“苦惱”的資產總額達9.2萬億元人民幣,占商業銀行體系約4%,佔國內生產總值(GDP)近10%。

他指出,縱使監管機構盡了努力進行大規模清理,令中國金融業較幾年前更穩固,但前路仍艱難,因當局正苦惱於怎樣在解決銀行的問題時不會讓市場驚嚇的難題。

事實上,自從5月“包商銀行事件”後,已讓全球投資者關注中國小型銀行的風險,因政府接管銀行意味着“債主”將蒙受損失,並會懷疑幾十年來支撐國家金融穩定的隱性擔保。本周亦有錦州銀行獲大型國有金融機構入股的消息。

在上述兩家銀行未受市場關注前,Bedford早已發表報告提及。因此,其報告已惹起想知道中國高達40萬億美元銀行體系發生什麼事的國際投資者興趣。

Bedford在接受外媒訪問時透露,其研究是傾向與未上市的銀行會面,因它們往往有更多有趣的披露,並較已上市的銀行更具壓力。

中共外匯儲備頂多兩年,就有大危機

一旦供應鏈轉移形成趨勢,這些企業帶走的不僅是生產線、就業率,更有海量的資金,這對人民幣匯率和中共外匯儲備將形成嚴峻考驗。

旅美經濟學家程曉農7月30日在大紀元撰文分析說,中共雖然坐擁巨額外匯儲備,也同時背負巨額外匯債務。

這些債務首先是中共政府、銀行、企業向外國所借款項,到今年3月底總計19,717億美元,其中相當大的部分(據估計佔三分之二)是1到2年的短期債務,這屬於一到期就必須立即償還的外匯開支;其次是外資企業在中國的資產隨時可能要兌換外匯轉出,外匯儲備中大約五分之一來自外商投資,約六千多億美元,即使外企不同時撤資,而且當局最近幾年一直在設法阻止外企這樣做,但為了避免國際金融信用破產,對外企撤資和利潤匯出所需外匯是必須準備好的。

扣除上述兩項,外匯儲備只剩下幾千億美元可以動用,但那也有既定用途,每年都必須保證開支,即進口石油、糧食、製造業零部件等經濟必須品的外匯支出,以及出國者所需外匯。

程曉農說,以前,中國每年從對美貿易凈賺三千億到四千億美元,因此而得以保持外匯儲備穩定。但貿易戰令中國對美出口下降,這筆來自美國的外匯來源就靠不住了。少了這幾千億,每年進口所需外匯就只能吃外匯儲備的老本。

程曉農認為,頂多兩年,中共就會消耗掉準備給外企換匯的那一塊當中的很大一部分,造成令外企恐慌的局面。而真正讓中共擔憂的不僅於此,問題還在於,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一個如美國這麼大的富裕的市場,可以讓中國每年凈賺幾千億美元。由此可見,北京的外匯儲備之憂就顯而易見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