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美經濟天差地別 中外專家:很多人活不過冬天 已超革命臨界點

中國股市近期連續大跌,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對股民信心喊話,說「春天已經不遠了」。中共體制內經濟學家李迅雷17日表示,前提是必須得先能活過冬天。中共央行繼續放水,總體債務已經超過GDP的200%,美學者表示債務問題會成為中國經濟的一顆炸彈。此外,陸媒的就業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失業率高達22%,今年面臨多種不利因素,只會比2016年更糟,而美國就業率是一枝獨秀。加拿大時事評論員文昭分析,城市大批失業青年生存能力惡化,很可能是未來引爆街頭運動的火藥桶。而國外在失業率22%時,已經發生了茉莉花革命。

圖說:中共官員喜歡用春天來比喻希望,問題是中共經濟的下行通道未必有“四季輪迴”。中國經濟增長速度放緩若超預期,恐釀造更大的市場動蕩。

中國股市近期連續大跌,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對股民信心喊話,說“春天已經不遠了”。中共體制內經濟學家李迅雷17日表示,前提是必須得先能活過冬天。中共央行繼續放水,總體債務已經超過GDP的200%,美學者表示債務問題會成為中國經濟的一顆炸彈。此外,陸媒的就業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失業率高達22%,今年面臨多種不利因素,只會比2016年更糟,而美國就業率是一枝獨秀。加拿大時事評論員文昭分析,城市大批失業青年生存能力惡化,很可能是未來引爆街頭運動的火藥桶。而國外在失業率22%時,已經發生了茉莉花革命。

中共央行周三(17日)公布數據顯示,9月末廣義貨幣供應量(M2)同比增長8.3%,新增人民幣貸款1.38萬億元,9月末人民幣貸款餘額133.27萬億元,同比增長13.2%。

謝田對希望之聲電台解釋,M2被稱為廣義貨幣供應量,是一個國家央行印刷的,流通中的現金加上很容易變成現金的如應收款,儲蓄存款等資本的綜合。

謝田說,“現在中國總體債務已經超過GDP的200%,標普透露,中國地方政府債務的隱形債務部分高達30-40萬億人民幣。”

他還說,“如果中共經濟能夠按照(中美貿易戰)以前的增長模式,有房地產支撐,問題不會顯現,但現在經濟面臨停滯,重大的債務會成為問題。”

除了債務激增外,中國股市近期也連續大跌,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對股民信心喊話,說“春天已經不遠了”。

中國經濟學家:“春天不遠”得先能活過冬天

陸媒報道,10月17日,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所所長李迅雷在杭州一個論壇上表示,資本市場是中國經濟的晴雨表,其波動會反映大眾對經濟預期的變化。

李迅雷表示,雖然目前中國某些經濟指標看上去不錯,但資本市場的估值水平已經出現大幅下降,他說,“2015年下半年以來到目前為止,市場在不斷的下行當中。”

他解釋說,從市盈率的中位數來看,過去資本市場總體估值水平比較高,2015年時市盈率中位數在70倍左右,而現在只有23倍。

他說,“春天不遠了,”問題在於,我們能不能熬過冬天,這是一個最大的問題:“未來的前景是好的,但熬過冬天才能享受春天”。

中國經濟在過寒冬,而美國經濟則正在過春天欣欣向榮。

美就業市場進入黃金時期;川普:我們是世界第一!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周二(16日)發推稱讚說,“令人難以置信的數字,7036000個職位空缺。令人驚訝——它完全健康發展!股票市場顯示了美國的巨大潛力,還有豐厚的利潤。到目前為止,我們是世界第一!”

調查顯示,就業機會在8月達到創紀錄的714萬,參與招聘的總人數也創下了578萬的新紀錄。

美商務部長羅斯周二轉發了川普的推特稱,“新的統計數據顯示,川普政府的經濟政策繼續為所有美國勞動者帶來創紀錄的好處”。

“現在,與奧巴馬時期相比,製造業的新工作增加了8倍”,川普補充說。

旅美學者何清漣引用國內媒體的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失業率高達22%。

何清漣:中國失業率22%

何清漣15日在《大紀元》網站上發表了分析中國當前失業狀況的文章引用“星火記者聯盟”的一個調查,2016年中國的適齡勞動人口大約是8.39億、實際就業人口大約是6.46億,做個簡單減法,失業人口就是1.92-1.93億(差不多兩億人口失業),這個數字除以實際就業人口,得出的失業率是22%。

今年7月中共官方的“城鎮調查失業率”是5.1%,略微超過5%。今年中國經濟在中美貿易戰的重壓下,困難重重。

何清漣強調,外資撤離、人工智能導致的結構性失業和增加社保導致業主裁員關門,都會導致今年失業率上升。

文昭:“北漂”、“上漂”一族很可能是未來引爆街頭運動的火藥桶

時事評論員文昭17日在自媒體節目中表示,美國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的一年,2009年10月失業率達到頂峰是10%,在中國官媒的報導里那就是民怨鼎沸、水深火熱了。伊朗年初的“雞蛋革命”的背景是失業率12.4%;茉莉花革命之前,2010年突尼斯的失業率14%。社會失業率接近15%在其它國家就接近革命的節奏了。

文昭進一步指出,就業形勢的惡化,會嚴重加劇中國經濟的“頭部效應”,就是資源和機會都向領頭的幾個地區流動,那難以就業的人口,就更多地湧進中國大城市:大城市的產業結構相對健全些,受到不景氣的打擊相對小些、就業機會也多一些。

這種頭重腳輕情況的加劇,會在青年失業問題上顯得更加突出,大批學生畢業後不離開一線大城市,又有大批青年勞動力湧入,不斷拉低初級崗位的工資,還拉高房租,而偏偏北京、上海的消費水準又那麼高,這些青年人的人生希望不斷被碾碎,結不起婚買不起房、也沒有儲蓄,無牽無掛,很可能是未來引爆街頭運動的火藥桶。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北京一把手蔡奇搞的北京排華,也就是驅除所謂的中共定義的低端人口,就是為防止街頭運動發生。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