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人民幣破七無懸念 定中共匯率操縱國大棒將落 道指急挫八百點 川普:美聯儲瘋了

美國時間10月10日,美國財長姆欽接受專訪時警告中共,在同美國陷入貿易糾紛之際不要讓人民幣競爭性貶值。如果中國被列為貨幣操縱國,後果將不堪設想。另外,當天美股S&P500、道瓊指數跌幅超過3%。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這說明股市斷定中共會被定成貿易操縱國,從而擔心經濟受影響。此外,外匯人士表示,人民幣明年破七應該沒有懸念。川普總統一直公開表示,人民幣走弱正在侵蝕美國的競爭優勢。

姆欽警告中共

當地時間10日,姆欽在接受專訪時說希望在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中提出人民幣問題。他說,人民幣貶值與多個因素有關,包括中國國內經濟問題,而涉及到貿易問題,美國當然希望中國不要搞競爭性貶值。

目前,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較今年3月最高時期下跌11%,10月10日為6.919元兌1美元。專家擔心人民幣匯率會突破7元兌1美元的心理關口,創2008年以來最低。

顯然,姆欽的發言,與之前傳出的白宮想將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籤相關。

早在川普競選時,他就曾聲稱要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在其上台100天計劃里也明確說要把中國定為匯率操縱國,後來態度逐漸緩和。在其 訪問中國大陸前,美國財政部於2017年10月17日發佈的“美國主要貿易夥伴外匯政策報告”中,並沒有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但仍將中國列於匯率政策“監測名單”上。到今年4月,中國、韓國、日本、德國、瑞士和印度被列在觀察名單中。

如果中國被列為匯率操縱國後可能面對的懲罰

根據美國法律,如果中國被列入匯率操縱國,美國財政部會與中方啟動談判,敦促北京改變做法。如果一年後中共繼續操縱匯率,美國總統會採取以下一項或多項行動:

一、禁止中國任何項目獲取美國海外私人投資公司融資;

二、將中國排除在在美國政府採購供應地之外;

三、呼籲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加強對中方的監督;

四、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評估是否與中方簽訂貿易協定,或啟動、參與貿易協定談判時須考慮中方操控匯率的行為。

此外,多名專家曾指出,美國一旦將中方列為匯率操縱,很可能意味着中美間將開啟貨幣戰,美國或利用在國際金融領域的優勢,對人民幣展開全面阻擊。

今年8月份平安證券梳理了美國貿易戰的歷程,提醒中共高層韜光養晦,因為其中的金融戰將嚴重打擊中國。

平安證券分析說,美國擁有可掌控全球貿易支付和兌稅交易的兩大金融系統——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和紐約清算所銀行同業支付系統(CHIPS),美國財政部可通過海外產控制室實施金融制裁。通過 SWIFT及 CHIPS來切斷制裁目標組織或國家與外界的資金支付清算通道,其破壞力堪稱「核武」級別。一旦某金融機構被 CHIPS切斷支付通道,那麼其跨境美元業務便面臨癱瘓;更可怕的是一旦某金融機構被 SWIFT切斷報文轉換通道,那麼該金融機構不僅無法通過美國進行資金的跨境交易,還無法通過歐元、日元、人民幣、英鎊等其他貨幣進行跨境交易,可以說該金融機構的跨境交易業務基本宣告癱瘓。

也就是說,美國一旦對中國實施全面的金融制裁,中國對外經濟會陷入困境。

而且,即使金融制裁只是針對部分組織或個人,對中共高層的影響比貿易戰的關稅徵收,也要嚴重的多。今年9月份中共解放軍軍委的裝備發展部部長遭到美國制裁,就動用了美國掌控的國際金融系統,凍結了李尚福的個人資產,當然還包括取消綠卡等,這極大的震動了中共的高層官員。因為徵收關稅,錢是老百姓一起出,但是凍結個人資產,影響的卻是很大一批中共高層官員本人。

日前,在川普準備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的消息傳出後,中共外交部第一時間回應,再次強調中方〝不會將貶值人民幣作為貿易戰工具〞。這說明,經歷了李尚福事件之後,中共對川普此項舉措現在非常忌憚。

美股判斷:中共非常可能會被定成貿易操縱國

10日當天,美股S&P500、道瓊指數跌幅超過3%。周三(10日)道指急挫超過八百點,標準普爾500指數更是創下2月份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並創下2016年以來的首次五天連跌。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這說明股市認為中共非常可能會被定成貿易操縱國,從而擔心經濟受影響。

王篤然表示,華爾街支持民主黨的金融大佬們希望川普落敗中期選舉,也會大量拋售,美股下跌會讓美國民眾覺得是川普業績不好。王篤然認為美股下跌與美聯儲加息也有很大關係。

外媒引述美國高級官員稱,總統川普聽取了股市的簡報後,認為屬於牛市的修正,”這是等待已久的市場調整”;並相信此輪拋售會過去,美國經濟依然表現強勁。

不過,川普再次批評聯儲局不斷加息,“我認為美聯儲犯了一個錯誤。他們(的貨幣政策)過度緊縮。我認為美聯儲已經發瘋了”,總統為參加一場政治集會飛抵賓夕法尼亞州,剛下空軍一號就表示。

人民幣明年破七無懸念;川普批中共操縱貨幣

外匯人士表示,如果美國基本面維持與最近相似,人民幣明年破七應該沒有懸念。因此,貶值是較優的選擇。

不過,他認為貶值這個選擇有外部阻力,這會讓貿易夥伴“落下口角”,而且會發生資本外流情況,可能需要分步、分段、有策略、有節奏的推進。

瑞穗證券首席外匯策略師山本雅文表示,“美國收益率在上升,而中共當局卻在努力推低中國的收益率,這是典型的美元走強/人民幣走弱的情形。”

《紐約時報》7月25日報道,人民幣貶值使中國的出口商品對外國買家來說更便宜,在川普的關稅讓許多中國商品在美國市場上變得更貴的時候,這一點尤其有幫助。而且,由於中共政府是人民幣匯率的管理者,人民幣貶值當然是得到政府批准的。

報道指,川普一直公開表示,人民幣走弱正在侵蝕美國的競爭優勢。

路透10月8日報道,美國財政部一位高級官員周一表示,美國仍對中國人民幣近期貶值感到擔憂。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