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陶傑:彭斯宣言 算錯了這筆帳 遺留了很重要的部份

——彭斯宣言

副總統彭斯發表對中政策演講,罕見地給中國人上歷史課兼算總賬。

彭斯由清末說起,力陳美國人對中國的幫助,講到庚子賠款、第二次世界大戰、韓戰,美國一代代予以扶助,不計前嫌,還給錢供養中國的鄧小平改革,把你養得今天肥肥白白,沒想到中國恩將仇報,往美國背上插刀。

彭斯這篇演講,將會是人類歷史文獻,不但是對今日的中國一篇絕交書,而且堪比邱吉爾一九四六年的鐵幕宣言,比奧巴馬之流所有的泡沫演講加起來,都有份量。

然而彭斯宣言,也遺留了很重要的部份:美國為何對中國誤判?美國為何在一九四九年失去了中國(Lost China)?恐怕美國的責任更大。

事情要由(民主黨)羅斯福總統說起。日本侵華,野心日張,只有美國幫助中華民國抗日,英法全部袖手旁觀。但羅斯福派了一個思想左翼自由主義的史迪威來中國做“軍事顧問”。史迪威頤指氣使,要蔣介石將重兵部署西南,對抗日軍進犯印支半島。蔣介石明明是總司令,史迪威卻是一名潛藏的種族主義分子,挾白人優越感僭權指揮。蔣委員長光火了,喝令羅斯福,把這個討厭鬼調回去。

史迪威回去之後,向羅斯福杜魯門講蔣介石的壞話。這時美國的左膠自由派記者如史諾、共產黨員史沫萊等,訪問延安,回到美國,影響了羅斯福政府的中國政策專家費正清及其團伙,認定蔣介石不但不懂軍事,而且是極右的獨裁者,相反毛澤東代表了工農明天的希望。將來中國應該走議會民主之路,至少讓國共一起有中國人投票,兩黨輪流執政。史迪威和費正清,加起來就是一股影響總統決策的強大勢力了。

但是中國人哪裡有如美國一樣的民主投票、理性討論的能力?其時北平上海的知識分子,即使讀了一點西方書,除了極少數如胡適傅斯年仍清醒,一大批如朱自清巴金魯迅之類,都缺乏西洋文史和中國文化的紮實基礎。羅斯福杜魯門更不懂中國。在毛澤東的宣傳天才之下,美國人傻呼呼的停止援助蔣介石,全部中了招。

直到韓戰爆發,美國國內頭腦清醒的政治家如麥卡錫,才懂得向民主黨追究責任。但麥卡錫同時向國內的學術界和荷里活動刀,種下國內左膠的仇恨和反動,這場未了的內戰,輾轉遺禍到今日。

彭斯宣言缺了這一章。美國今天這一代,紋身、吸毒、墮胎、Me Too,就是(民主黨)杜魯門隔代遺下的孽種,而且道德敗壞,完全不懂歷史,僭奪話語權,短視自戀自私,尤劣於杜魯門時期百倍。攘外必先安內,彭斯是未來的總統之才。

阿波羅網編後按:METOO運動,也被翻譯成米兔運動,雖然是反對性侵犯,但是是美國左派女權運動,有政治目的,有共產黨因素。METOO運動一方面強調不能被男人性侵,一方面強調女人要性解放,男人不能要求太太是處女,女人要和男人一樣在性上平等。男人可以亂搞,女人也可以,而且社會對女人不能因此歧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