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資產泡沫即將湮滅!轉折全面到來!

核心提示:正如萬曆十五年,看似平淡無奇的一年,卻深深的改變了中國歷史的軌跡。很多事情,當時表面看起來雖似細枝末節,但實質上卻是發生重大事件的最初癥結,也是以後掀起波瀾的重要機緣。

在資本市場多年刀口舔血的人都知道,真正的轉折,從來都是靜悄悄的。

因為市場里絕大多數的人,都已經在轉折前的無數個波動中,被折騰的乾乾淨淨,包括大V。

01

萬曆十五年

最近一段時間,發生了很多大事兒,這些事情本應攪的資本市場天翻地覆,卻再也無法掀起全國輿論的大浪潮。

一切,為了穩定。

正如萬曆十五年,看似平淡無奇的一年,卻深深的改變了中國歷史的軌跡。很多事情,當時表面看起來雖似細枝末節,但實質上卻是發生重大事件的最初癥結,也是以後掀起波瀾的重要機緣。

很多事情我們究其本質及其邏輯,看起來錯綜複雜,雖似因果,但恰是歷史的轉折的重要基點。

02

城投公司即將大面積破產!

前一段時間,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消息,國務院下文要求地方融資平台公司加強資產負債的約束,允許對嚴重資不抵債已經失去清償能力的地方政府融資平台,也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城投公司依法實施破產重整或清算。

這什麼意思呢?

就是國務院要求引導一些資不抵債,又還不上錢的城投債開始有序違約。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號,去年我就反覆的說,政府要大面積的打破剛性兌付。很多人還不以為然,不相信政府背書的項目也會違約。特別地方政府的融資平台——也就是城投公司所發的城投債依舊是很多機構和投資者的追逐的投資標的。

結果今年前三個季度,我們看到大量的上市公司和大型民營企業陸續違約,天津和雲南的省級融資平台也出現違約,很多資金的信仰馬上全面坍塌

但我告訴你,這不是結束,而僅僅是中場而已。

從宏觀經濟學角度上來講,如果國家要繼續發揮市場經濟的主導功能,那麼破產違約將是後半場最大的主旋律。道理很簡單,自由市場經濟允許任何主體破產。

現在全國各地很多城投公司,從一出生就是債務中心,上馬的一些項目根本就產生不了正的現金流,你怎麼去償還巨額的利息和本金支出?

政府背書咋了?政府背書就不違約了?

很多信仰政府隱性背書的信託、券商和基金,你們發的以城投債為標的理財,最終將以主體無法承兌,客戶到期日索要本金無望的維權浪潮下,成為今、明年成為你們最大的夢魘!

03

燕郊房價暴跌!

樓市有沒有風向標?

有,北京通州再往東,有個地兒,叫燕郊。燕郊屬於河北三河市,離北京市區也就二三十公里。由於去北京通勤方便,是很多北漂和投資客的樂園。燕郊樓市也一直都是環一線樓市的風向標,敏感且先行!

但這些年,燕郊房價暴漲暴跌的消息就沒消停過。

去年3·17新政,北京以及環京的樓市迅速降溫。燕郊均價從三萬不到一年的時間跌倒兩萬出頭,然後穩了很長時間。

今年7.31政治局的年中會議後,一句“堅決遏制房價上漲”讓燕郊的房價又遇寒冬。價格從兩萬多又下跌了三四千。現在,大多數的樓盤成交價在15000-18000元/平米之間。

一群地產投資客就這樣處在所謂房地產“白銀時代”卻一頭栽倒在環京的樓市中。在漫長的調控時期,環京樓市已經把高位接盤的投資客首付款蠶食的乾乾淨淨,渣子都不剩。

你要知道,漲從深圳漲,跌從環京跌。

如果你沒有經歷過2012年炒房客在杭州的全面崩塌,沒有經歷過溫州2013年債務暴倉和房價崩盤,你根本無法想像崩塌後的局勢之慘烈。

要知道當年很多炒房客都是實體老闆,並且不乏億萬富豪,由於資產無法變現和資金鏈斷裂,一夜淪為負資產,妻離子散,惶惶跑路。

如今遊走在燕郊的大街小巷,每個人說話的語氣都是浮躁和急切,對於那些想繼續掏空六個錢包的人,我希望你們能好好思考一下你未來的現金流能不能抵擋一次房價波動的衝擊,自己到底配不配購置超乎自己家庭若干倍能力的資產。

也許,很多人依舊聽不進去,浮躁的社會註定會有一大批人成為令一批人成功的基石。但現在慘烈崩塌的僅僅是局部,很多人覺得離自己還遠,但沒關係,總有一天會讓每個人體味到什麼是資產湮滅。

資產的湮滅,分成兩個類型:

第一、資產價格暴跌

第二、資產全面喪失流動性,無法變現,行話叫有價無市。

而有價無市又分兩種類型:

1、奇貨可居,沒有賣盤所造成的有價無市

2、良好預期喪失,或被行政管制,沒有買盤所造成的有價無市。

大家好好琢磨琢磨自己手裡的資產屬於哪一類?!

04

企業收縮編製!

最近這半年,相信大家也都七七八八感受到了,很多企業,不管是國企還是私企小公司,都在收縮編製。

我說的好聽點是企業收縮編製,說句不好聽的就是降薪裁員

這個跡象實際上從前年金融的銀行系統就已經開始這麼搞了,今年蔓延到了其他行業。當時,也有社保很大的功勞。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當然,也包括未來。國企是中國經濟的壓艙石。因為國企吸收了很多應屆畢業大學生,各大院校校園招聘里國企的影子很多,但是最近一年,變化非常大。

很多國企在快速收縮編製,不少國企甚至人力系統直接凍結,只出不進。

一個券商營業部的小夥伴前一段時間給我吐槽:

如果這種情況繼續蔓延的話,將會影響很多負債加槓桿人的現金流和收入預期。

那麼,資產湮滅的概率將進一步加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