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蘇共高層驚世駭俗的淫亂與殘暴

在世界歷史上,斯大林是比希特拉更甚的殺人魔王之一。希特拉主要殺外族,而惡棍斯大林主要殺同胞。根據資料顯示,蘇共前兩屆政治局委員除列寧已經去世和斯大林本人之外,全部被斯大林處死或自殺;斯大林還清除掉了全體中央委員的64%;十七大代表的56%;蘇共139名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中有89人被槍斃;紅軍中5位元帥中的3位、15位將軍中的13位、9位海軍上將中的8位、57位軍長中的50位、186位師長中的154位、全部的16位陸軍政治委員、28位軍政治委員中的25位以及401位上校也遭清除。

1934—1939年,斯大林悍然發動的“大清洗”的暴行,共逮捕了120萬蘇共黨員,占當時黨員總數的一半,造成68萬多人被殺,至少近250萬人被作為政治犯處理,至於遭受株連者,則以千萬計。

維娜•達維多娃(1906——1993年)是前蘇聯著名歌劇演員(女中音),三次斯大林獎金獲得者。其《我和斯大林》回憶錄是根據她口述用英文寫成的,西方大約在1970年首次出版。1989年,寶文堂書店出版了維娜•達維多娃《我和斯大林》的中文版。該書的責任編輯是中國大陸著名的作家張潔,由軍事科學院印刷廠印刷。本書通過她的觀察和感受,敘述了斯大林和他的高級同僚們,在政治生活中爭權奪利,爾虞我詐,掀起的一幕幕駭人聽聞的驚濤惡浪,以及在生活上的享樂和玩弄女性的兇殘手段。達維多娃雖然擁有生活上的榮華富貴,卻在精神上受非人的折磨。下面是摘錄的《我和斯大林》的一些片段——

當斯大林和維娜幽會時,斯大林發現一個在海濱浴場擔任保衛的年輕士兵。他自豪地回答斯大林的問話:“斯大林同志,奉命來保護您,以防內外敵人。”但斯大林認為是在秘密跟蹤他,勃然大怒,於是這個士兵被捕,並立即秘密處決。

斯大林是這樣對維娜評價列寧的:“列寧是一個狂熱的、孜孜不倦的傳統的冒險主義者,不善使用手段。列寧把革命引向歧途,沒有什麼值得向他學習。我已經對您說過,我的世界觀是在第比利斯東正教會學校形成的。”

斯大林說:“沒有上帝活不了。他隨時都和我們在一起。偉大的無神論者列寧一直到死都戴着母親給他的金的貼身十字架。”“我不明白,列寧為什麼找克魯普斯卡婭這麼平庸的女人作為伴侶!列寧是一位了不起的秘密工作者,他一直隱瞞地與伊涅薩•阿爾曼德,五個孩子的母親維持曖昧的關係。”

斯大林是這樣對維娜談她的丈夫和他自己的:“我一擺脫塵世間的事情,就想你。我請求你只做我的女人!我一見到你,性情就非常激動,頭痛得要裂成碎塊了!是的,我兇狠,尖刻,固執,我本性難移。你不該和姆利德利澤•尤日內(維娜的丈夫)睡覺。他常在火車站搞下賤的女人,有機會我讓您看看那調情的照片。”

1952年10月20日斯大林把維娜叫來,他嗓子里發出低沉的咕嚕聲,濃稠的口水流到了枕頭上。斯大林對親信秘書波斯克列貝舍夫說“你轉告……馬林科夫和赫魯曉夫,把她……婊子達維多娃……最該死……”奄奄一息的斯大林令人恐怖地呼哧着繼續說,“交給拉夫連季……要讓維娜•達維多娃破相,然後……把她扔進獸籠子喂惡狼。……要知道,波斯克列貝舍夫,你就是這樣對待……你的漂亮妻子的,她在克里姆林宮的兵營里被一伙人強姦了以後你就是這樣處置她的……行動是由薩爾基索夫和卡布洛夫指揮的……。也要把他們處死……答應我……,你這件事……”斯大林再也說不出話來。幸運的是,他又一次中風了。

波斯克列貝舍夫沒有照他的話辦,他對維娜說:“我毫不憐憫地把許多人扔進了監獄,薇蘿奇卡。斯大林的話對我說永遠是最高的法律。誰也不知道我們的談話。他最後的幾句話我至死不會說的。今天是我一生中最可怕的一天。斯大林永遠喪失了一個人應有的品性。您答應我全心全意做您最忠實的朋友嗎?維娜,搬到我這裡來住吧,也許那時您就安寧了……”

斯大林是這樣對維娜描述幾乎和他每晚吃喝的人民委員的:“如果讓這幫壞傢伙得了勢,開了閘門,他們二話沒說就會在這剛吃喝過的房間的地板上把您給強姦。要善於遏制這群畜生。”

“真心告訴你吧,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我身邊的人都是無情無義的東西,他們踩在我背上謀求各自的享樂。辦不到!我要親自想辦法整治他們,可不是隨隨便便,而是藝術地在貝多芬的音樂伴奏下整他們。”

謝爾蓋•米羅諾維奇•基洛夫是政治局委員和中央委員會書記,列寧格勒州委書記。雖然有很多證據指控斯大林才是暗殺基洛夫的主謀,但基洛夫死後在蘇聯一直以正面形象出現,甚至還為他拍了電影《偉大的公民》。這是中國1950年代上映的紅色影片之一。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基洛夫的聲望在不斷上升,遭到斯大林的嫉恨。斯大林大肅反的導火線即是他暗殺基洛夫。在基洛夫死前不久,他是這樣對維娜評論斯大林的:“他這個人很壞、殘酷、狂傲、狠毒、愛報復、心胸極為狹窄。暫時我們不得不韜晦,但遲早要收拾他,撤掉他的一切職務。”

米哈伊爾•伊萬諾維奇•加里寧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二戰之後蘇聯佔領的一個德國城市改名為加里寧格勒。斯大林是這樣對維娜評價著名的加里寧的:“您馬上就會見到一個老混蛋,高級應聲蟲。他老早就鬍子一大把了,對那些胡鬧的事,我們與人為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個老東西一時也離不開女人。”

格里高利•康斯坦丁諾維奇•奧爾忠尼啟則昵稱“謝爾蓋”,斯大林的同鄉和早期戰友,重工業人民委員。奧爾忠尼啟則自殺後當局公布他因心臟麻痹而逝世。在鑒定上簽名的共有4名醫生,後來有3人被處決,1人下落不明。按照維娜聽到的說法,奧爾忠尼啟則在烤箱中留下了一個字條:“這個人喪盡天良。列寧死的不是時候。要是不撤掉斯大林,俄國就要滅亡,他會把俄國淹沒在血海中。”維娜還回憶到:有人告訴我,這位“重工業人民委員”謝爾蓋同志在北高加索、亞美尼亞、阿塞拜疆燒殺劫掠。在他土匪般的劫掠後,留下的是燒毀的房屋、嚎哭的鰥夫寡婦和飢餓不幸的孤兒。

格奧爾基•馬克西米連諾維奇•馬林科夫在斯大林死後曾於1953年3月成為中央書記處排名第一的書記和蘇聯部長會議主席(政府首腦),是斯大林之後第一位蘇聯領導人(接班人)。1955年2月被迫辭去部長會議主席一職,但是仍然留在政治局中,任部長會議副主席及電力部長。早在1935年,斯大林未來的接班人馬林科夫就對維娜說:“斯大林同志當真垂愛於一個女歌手、小個子並不漂亮的茲拉托戈羅娃,她去過他那兒三次。有時候他也叫列佩申斯卡婭去,可是上星期巴爾索娃也去過那裡。你還想保持對這個小鬍子醜八怪的忠貞嗎?”

馬林科夫是這樣吐露心聲的:“我根據自己的經驗堅信,如果你不把別人踩死,別人就會把你踩死並讓你永世也不得翻身。希望您諒解我的真誠。我渴求掌權並一定能達到目的。”在衛國戰爭開始時,維娜在馬林科夫辦公室聽到這樣一個電話,是馬林科夫打給克格勃的:“最高統帥命令你們立即釋放羅科索夫斯基、巴托夫、馬林諾夫斯基、戈爾巴托夫、萬尼科夫。12小時之後他們應來最高統帥部報到。”如果德國晚些天入侵蘇聯,這些將軍們就會被當成外國間諜槍決了。

1937年底,斯大林任命赫魯曉夫為烏克蘭第一書記。後擔任莫斯科黨委書記,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一書記及蘇聯部長會議主席(政府首腦)等重要職務。是馬林科夫下台後的蘇聯領導人。

赫魯曉夫告訴斯大林:“找到一個人,他同意去設法刺殺托洛斯基。他要的報酬是終生以美元支付有保障的退休金。”斯大林高興了:“辦成這件事,赫魯曉夫同志,我授你列寧勳章。您要爭取滅口,想一想,事後要把殺托洛斯基的兇手、他的兒子和妻子都殺掉。這樣的孬種沒有權力活在世上。”

列寧死後,季諾維耶夫和托洛斯基、斯大林、布哈林、加米涅夫、李可夫並列為主要的六名領導人。季諾維也夫也喜歡維娜:“可愛的姑娘,讓我們再見面吧。向上帝保證,我不會糾纏你。我知道一些富麗堂皇的地方,你去了絕不會後悔,把你的電話號碼給我。”

斯大林親自審問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還把維娜帶去。在盧比安卡(克格勃總部)斯大林說:“同志們,我們到這裡來不是尋開心,我們還沒有掙出飯錢來呢。”斯大林漫步走到他恨之入骨的被審問者跟前。季諾維也夫從椅子上下來跪在地上:“斯大林同志!饒了我吧!我挨夠了打了!求求您,寬恕我吧!”

當季諾維也夫承認準備搞政變奪權,斯大林不能自我控制了,他撲向季諾維也夫,在保鏢帕烏克爾幫助下把季諾維也夫從椅子上拖下來,兩個人開始用皮靴踹他。“我沒忘斯大林唾沫星子亂飛。他吼道:‘你這個狗東西和加米涅夫一起在1917年的10月10日和16日蓄意投票反對武裝起義。’”

斯大林一次和維娜提到他流放時結識的當地姑娘帕莎和他沒有承認的兒子。斯大林離開後再沒回過信,甚至在帕莎死後,把兒子告訴他這個消息的信也撕了。一次是因為斯大林這個兒子被無辜關進了監獄,使他做了噩夢。維娜問他:“您可憐帕莎和兒子嗎?”斯大林把兇狠的目光投向維娜:“不要憐憫死人。”……

根據維娜•達維多娃的回憶錄,斯大林及其身邊的蘇共高層,就是這樣一群空前的淫亂與殘暴的人,爾虞我詐,人面獸心。但是,斯大林又用什麼方法與手段將之維繫在一起的呢?就是用“官職等級名錄製度”和“錢袋制度”的方法,用大搞體制腐敗的手段,結成了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的既得利益集團。

“列寧和斯大林的戰友”米哈伊洛維奇•莫洛托夫,曾擔任過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蘇聯外長等要職。莫洛托夫生前,與蘇聯作家丘耶夫有過140次談話。這些談話,披露了許多蘇聯高層政治秘辛。

譬如,關於斯大林時代的“幹部工資”問題,莫洛托夫說道:“我們當然有工資。您瞧,到我們這一級就特殊了,一切由國家包了,還可拿工資。實際上國家什麼都包了。我現在無法準確說出給我多少工資,因為變了好幾次。而且戰後根據斯大林的倡議,採用了紅包制。用這種封着的小包給軍事和黨的領導人送錢,很多的錢。當然,這是不完全正確的。數目不僅太大,而且過份。我對此不否認,因為沒有權利提任何反對意見。”

所謂“到我們這一級就特殊了”,指的是斯大林一手打造的“官職等級名錄製度”。按該制度,只要能夠成為“名錄”中相應等級中的一員,即能享受相應等級的特權生活。進入“名錄”的官員,實際上構成了蘇聯幹部群體的核心。

“官職等級名錄製度”內部又分為三個不同的層級。第一號官職等級名錄中,大約有3500個職位,包括最高國民經濟委員會各局首長,托拉斯、辛迪加的領導人,大工業企業領導人等;第二號官職等級名錄,包括各部、局的副職以及其他相當職務;第三號官職等級名錄,則是地方上的領導幹部。

不同的層級,享受不同的特權生活,如免費佔有別墅、佔有專車、免費休療養、各種商品免費特供、子女免費特教培養等等。較典型的例子,如“偉大的無產階級作家”高爾基,在他那金碧輝煌的別墅里,有四五十人為他服務;再如,莫洛托夫的大別墅里,連打碎的餐盤,憑碎片即可任意向國家免費置換新的。只要進入“名錄”,“一切由國家包了”。

所謂“紅包制”,又稱“錢袋制度”,簡言之,即在正規工資之外,每月用大信封秘密向領導人發放巨額錢款。信封內錢數的多少取決於職務的高低,一般相當於公開工資的1-2倍。此乃斯大林時期體制腐敗登峰造極的標誌。

人為製造體制腐敗的同時,另一方面,斯大林又用各種手段,“把名列官職等級名錄的高級幹部置於自己嚴密控制之下,使他們很難利用自己的權力來謀求‘私有化’財產”。也就是說,列身“名錄”中的高級幹部們,若想維持他們奢侈的特權生活,除了死心塌地地效忠斯大林之外,再無別途。

高幹們一方面承受着斯大林的高壓秘密政治帶來的恐怖;一方面又享受着斯大林賜予他們的特權生活,且時刻擔憂此種特權會因斯大林一念之不爽而消失。此種控制手段,頗具創意,但也實在奇葩。

及至赫魯曉夫上台,先是大降幹部工資,繼而取消“錢袋制度”,即已註定其不能被“官職等級名錄製度”內的高級幹部們所容忍。由該“名錄”發展起來的蘇聯特權階層,據蘇聯史學界估計,約有70萬人,加上家屬,大約為300萬人,即占當時全國人口的1.5%。這些人,不但主導了赫魯曉夫的下台及勃列日涅夫的統治,而且深刻左右了蘇聯崩潰的節奏與方向。……

這種利益集團具有一定的生命力,大概有幾十年的壽命。在極端腐化墮落中,也許在某一個早晨,突然就會徹底垮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