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范冰冰馬雲 出來混 遲早要還的!

最近有關馬雲的退休傳聞,猶如一枚突如其來的重磅炸彈,在中國激起巨大的輿論漣漪。

記得早些年,世界曾掀起一股慈善風,比爾蓋茨和巴菲特滿世界勸捐,期間也找到了馬雲。當時馬雲問巴菲特幾歲,股神答曰80,馬雲笑懟,我到80歲也可以捐呀。而如今,不過五十齣頭的馬雲,卻突然表示將要退休,專註於慈善事業。

對一個年富力正強的企業家來說,這個時候選擇“還”,是否提前嗅到了某種政治氣味?眾所周知,中國是個有着政商結盟傳統的國家,因此每逢政治巨變,商賈們無不以破產或牢獄之災的方式完成財富交割。

馬雲恐怕還算看得清,選擇此時退休淡出公眾視野,並以“慈善”的名義讓渡資產,或許才是實現“泡沫人生”軟着陸的最佳方式。作為“久經沙場”的人,自然深諳出來混,遲早要還的道理,早還要好過晚還,主動還也好過被動還。

這也讓我想起幾個月前450名中國富豪聯名起訴美國政府的事情,原因是不滿美國投資移民的排期太長。花50萬美金居然還排不上隊,其中數百位富豪情急之下就打算去告美國政府,以謀求縮短排期。可見中國有錢人出逃的情況有多嚴重,他們有多迫切,就說明他們有多焦慮。

我不止一次說過,社會是一個整體,一旦底層被壓榨掏空,就會開始轉向中產和富人抽脂。其實中國的底層人民也從未真正充實過,只是經濟在增長狀態時會掩蓋一些問題,而一旦經濟滯漲或下行,政府的財政開始緊張,那就只能將針管插向中上層,也就到了“還”的時候。

自范冰冰風波後不久,娛樂圈的高級韭菜們正式迎來收割季,明星工作室的稅率從6%,一次性提高到42%。政府則表態,限十月底,各路藝人必須補繳完稅,過時將抽查。因此這段時間大明星們都在忙着補稅。

明星是富人當中的特殊群體,這種特殊性在於,他們賺錢的方式相對輕鬆。政府徵稅的目的並不在於調節社會財富平衡,而純粹是為了填補自己的財政窟窿。因為一旦“斷糧”,它自己也算是混到頭了,同樣得“還”。所以在求生慾望下,他們同樣將鐮刀伸向了企業和個人。

最近一封寫給祖國的“情書”感動了無數人,還是一封訣別信。執筆者為杭州的一名年輕媽媽,從小接受“愛國”和“愛黨”教育,有着極強的集體榮譽感,也就是我們常說的紅粉。

不幸的是,她也是位P2P跑路事件的受害者,當她多年的血汗錢被詐騙集團圈走,想到了她的祖國時,不料立案月余沒有絲毫進展,當局既不抓人也不追回資金,她自己反而成了維穩的對象,還親眼目睹了上訪維權者被警察暴力驅打的場景。瞬時三觀崩塌,愛了這麼多年的國,竟也“還”了,信中的最後一段是留給她女兒的,告誡她好好讀書,將來留學移民。可見絕望之深,隨後,便上吊身亡。紅朝的媒體,沒有一家敢報導。

這是第一件金融難民升級事件,我真怕會有更多的人撐不住,其實錢真的並不是關鍵,沒了可以再掙。但是堅持了那麼多年的信仰,卻發現是謊言,真的不是常人能夠接受。就像有一天,韭菜突然發現自己“深愛”了那麼多年的對象,竟是一把鐮刀。

這次的P2P事件,一次性割走了數百萬金融難民,數以萬億計的人民幣後。很快中國消費降級的說法就慢慢傳開了,榨菜和二窩頭的銷量暴漲,相關股票都將近翻番,可見黨媒提出的共克時艱已基本兌現。

不過日子這東西,沒有最苦,只有更苦。再過幾個月,稅務局將全面接手社保,這把伸向企業的鐮刀,無比鋒利。

中國的綜合稅率高達68%,號稱死亡稅率,在這種營商環境下,絕大多數企業為了生存都迫不得已做假賬,以及在員工的社保上做些手腳。而政府在未減稅的情況下,讓社保入稅,就等於將企業逼上絕路。而且現在多地甚至已經開始追繳社保,以補財政漏洞,這種殺雞取卵式的政策,必將重創中小型企業,預計一波失業潮將要來臨。

中國開啟工業化也就短短几十年,從未真正經歷過經濟危機。但是,我認為也沒必要過度懼怕經濟危機,其實經濟出問題就跟人生病一樣,他是在提醒你趕緊治療。如果你放棄治療,繼續作下去,那才會真正出人命。對一個國家來說,也就是一個改革的問題。

經濟危機實際上也可以看成是一個社會在工業化過程中所面臨的危機,從這個角度來看,問題會簡單很多。

發達國家為何為此看重工作崗位,因為工業社會的關鍵就是保障就業,而保障就業的前提是需要維持生產,維持生產的前提是需要與之等量的消費,而保持消費就需要老百姓有錢。如果參考發達國家的標準,一個社會維持70%的中產家庭,其旺盛的消費能力即可化解經濟危機中的生產過剩問題。

二戰前夕經濟危機曾廣泛爆發於世界各地,其中美國是第一個進行有效改革的。如果我們借鑒其方案,現在應該大幅減稅,來提升企業活力;然後削減臃腫的體制,以節省財政開支;接着設定最低時薪,並嚴格控制八小時工作制,因為這樣既可以提升勞動者消費能力,又可以增加就業崗位;最後再破除壟斷,實行真正的市場經濟。如此,才能真正解決危機,並穩步走向強大。

但是從中共這些年的表現來看,幾乎恰恰相反,稅越收越重;財政供養人員越來越龐大;勞動者的收入跟不上貨幣貶值;中小企業一批批倒閉,而壟斷的企業卻在不斷壯大。

工業社會需要一個清廉的,無經濟損耗的,僅僅起調節作用的政府,可是他們做不到。所以真正的危機並不是經濟,而是人心,那些口口聲聲說愛國家愛集體的人,卻無不只顧個人利益,把國家把人民一步步拖入深淵。

現在的中國跟一百多年前那會兒真的很像,時代需要的是一個正常的,隨文明趨勢的國家,但是那些人卻總想做不正常的人,反其道而行之。但歷史的教訓依然鮮血淋漓,那些始終在這條道上混下去的,最後無不是“還了回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