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江蘇經濟困境:民間資本拋棄實業 實業經營一片慘淡 民間消費萎縮

——民間資本拋棄實業 實業經營情況一片慘淡 民間消費的萎縮

這麼總結起來看,民間資本拋棄實業,與實業本身的經營情況一片慘淡,相互印證,構成了當下江蘇經濟的基本面。 實體經濟本身不行,老百姓當然也沒錢消費,本身還要遭受房產泡沫的衝擊,因此也必然帶來民間消費的萎縮。這,就是江蘇經濟面臨的真實困境。

(本文中的所有數據都來源於江蘇省統計局官網)

我從這組數據開始講述江蘇經濟:2018年1-6月,江蘇省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為23748億,相對2017年同期的23223億,同比增幅僅為1.1%。考慮到同期江蘇省2.0%的消費價格指數增幅,這意味着江蘇省已經陷入了整體上的消費萎縮。

(江蘇省統計局相關網頁截圖)

在實業領域,江蘇在今年以來同樣陷入了困境

2018年7月底,江蘇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數量為45494家,對比2017年同期的47955家,一年以內,江蘇有2461家年產值2000萬以上的工業企業消失了。

伴隨着這些企業的消失,整個江蘇的工業經濟數據都難看得要命。

2018年1-7月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同比暴跌22%(76002億/97791億),利潤暴跌24%(4664億/6134億)!與此同時,江蘇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中的虧損情況迅速惡化。

2018年1-7月8472家企業虧損,較2017年同期6918家虧損企業,增幅達到22%;企業虧損面方面,2018年1-7月為18.62%,2017年同期僅為14.43%,增加了足足4.2%。在虧損額方面,2018年1-7月的虧損額為541億,較2017年同期的369億,增幅高達47%!

這裡順帶吐槽一下,你們可以看到,就截圖上,江蘇統計局給出的2018年的相關數據增幅,比如收入和利潤增幅,居然依然是正數而不是負數,這是由於我大中國的統計部門掌握了一套特殊的除法,不屬於我們普通人類可以理解的範疇。

言歸正傳,再來看固定資產投資。今年以來江蘇不再發佈固定資產投資的絕對值,只憑空給出一個增幅數據,今年上半年的固投增幅為5.3%,當然這個增幅也是使用神奇非普通人類除法算出來的。好在江蘇省統計局在“數據分析”欄目中給出了今年上半年民間投資的絕對值(網址:tj.jiangsu.gov.cn/art/2018/7/23/art_4027_7755632.html),可以讓我們檢查一下今年江蘇省的投資情況。

2018年上半年,江蘇省民間固定資產投資(也就是由民間資本完成的固定資產投資)規模14679億,統計局宣稱的同比增幅為11.5%。但是我們可以在這個統計欄目中把2017年上半年江蘇民間固定資產投資規模翻出來(網址:tj.jiangsu.gov.cn/art/2017/7/27/art_4027_2271484.html),數據很明白,16740億。

我們來使用普通人類的除法來算一下:14679億÷16740億-1=-12.3%。注意,這是個負值。

這意味着江蘇的民間資本正在迅速喪失對投資的興趣。在分項數據上,2018年上半年江蘇民間工業投資7656億,而2017年同期的數據為9765億,兩相對比,今年上半年的降幅高達21.6%。

這裡必須解釋的是:工業投資一旦開始,就必須保持持續投資,生產線兩年不進行技術更新,就會落後於時代。民間資本拋棄實業,乃是導致江蘇固投數據難看的根本原因。

民營經濟發達的江蘇,居然出現民間工業投資暴跌的事,對這種數據背後所反應出來的民心趨向,真是怎麼重視都不過分。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全國數據:2018年上半年全國民間固定資產投資還有8.4%(184539億/170239億)的增幅呢,江蘇的民間投資竟然領跌全國

好吧,這麼總結起來看,民間資本拋棄實業,與實業本身的經營情況一片慘淡,相互印證,構成了當下江蘇經濟的基本面

實體經濟本身不行,老百姓當然也沒錢消費,本身還要遭受房產泡沫的衝擊,因此也必然帶來民間消費的萎縮。這,就是江蘇經濟面臨的真實困境。

說到這裡,我必須要說的是:實業,乃是我大中國能夠與美國打貿易戰的根本依仗。當民營企業家集體放棄實業一心炒樓,放任產業迴流美國,我大中國就真的變成了砧板上的肥豬肉,只剩下任人宰割的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