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華信老闆被抓 震動捷克 捷中合作陷入尷尬

一家民營企業華信能源為中共在東歐捷克的擴張,扮演了排頭兵的角色。然而,華信老闆成為階下囚而突然消失,讓捷克領導人大吃一驚。為了打入歐美,東歐和中歐成為中共的跳板。而作為北約成員國的捷克,更是成為中共眼中的肥肉。

《紐約時報》報導說,當習近平訪問捷克共和國時,他的身邊有一位神秘的中國大亨。這名大亨有着宏大的政治野心、燒不完的錢以及跟捷克總統親密的關係。他就是華信能源老闆葉簡明。

對於中共而言,成功拉攏捷克是一個巨大勝利:它在歐洲贏得了一位可靠的朋友,一位美國軍事盟友和一個位於戰略重要地區、曾被視為自由民主堡壘的國家。捷克總統澤曼宣稱,捷克希望成為“中國在歐洲投資擴張的永不沉沒的航母”。

華信能源為中共的這個野心衝鋒陷陣。在兩年之內,華信能源在捷克花費10億美元進行各種交易。葉簡明聘用前捷克官員,包括前國防部長。華信能源收購了地標建築、本地釀酒廠、一家足球俱樂部。葉簡明因此成為捷克總統澤曼的特別經濟顧問。

然而,葉簡明今年突然被拘捕,暴露了捷克跟中共這段關係的危險。捷克總統的批評者說,這證明捷克不應該將自己的未來和命運跟中共捆綁在一起。

中共使用金錢向國外擴張

野心勃勃的中共在使用金錢、商業交易等鼓勵措施在國外擴張實力。在美歐出現裂縫、歐洲面臨諸多挑戰之際,中共的棒棒糖顯得特別有吸引力。

但是跟中共拉近關係意味着更容易受制於一個不透明的政治制度。在這個制度下,投資是受到政治驅動,而非受經濟驅動,從而容易導致大白象工程(一些造價昂貴但沒有實際效用,或成本過高但回報少的工程項目)。

在捷克,葉簡明的突然消失讓捷克領導人大吃一驚。他們搞不懂,為什麼一個似乎獲得政府背書的人會被抓?他們也搞不懂,為什麼華信旗下智庫高管何志平會被控賄賂乍得總統?

捷克總統的變化

在政治生涯早期,澤曼是一個民粹主義者,反對跟俄羅斯和中共交好。他在1996年甚至告訴媒體,那些試圖跟北京加深關係的人應去做眼睛矯正手術。

但是當澤曼2013年贏得捷克總統寶座的時候,歐洲的現實改變了。

全球金融危機衝擊著歐洲的統一。敘利亞難民湧入,加劇本土主義情緒,促使本地政客反對歐盟領導人。西歐不再是東歐國家眼中唯一的靠山。

此時,中共開始向東歐和中歐投入金錢和政治資本,作為擴大在歐洲影響力的途徑。中共領導人視東歐為一片待開發的沃土。雖然英、法、德歡迎北京的投資,但是它們在人權問題、南海問題上批評中共。東歐、中歐就不那麼在乎。

中共還啟動了16+1行動,以擴大跟十幾個東歐和中歐國家的合作。中共在歐洲的影響力已經顯而易見了。希臘去年在聯合國阻止了歐盟批評中共人權的聲明。希臘和匈牙利在2016年淡化歐盟有關南海的聲明。

在中共的糖衣炮彈下,捷克也淪陷了。

在柏林牆倒塌之後,反共人士哈維爾成為捷克第一任總統。他在1990年邀請達賴喇嘛訪問,觸怒北京。他毫不客氣地回敬中共說:“恐嚇、宣傳和鎮壓,不能代替理性對話。”

但是澤曼卻背叛了哈維爾的外交路線。他不再支持達賴喇嘛,也不再跟台灣關係親密。他在2014年訪問中國。一年之後,他成為唯一一個參加中共紀念二戰勝利大閱兵的歐盟國家領導人。

華信能源跟中共的神秘關係

澤曼2014年的訪問達成一系列商業交易,包括捷克金融公司跟華信能源的合作合同。

華信的老闆葉簡明出身福建農村。他收購了一個走私商人的資產,幾年之後不知怎麼地,他的商業王國就擴大到3萬僱員。

更神秘的是,華信能源總是按照中共領導人的願景開疆拓土。中共希望向何處擴大影響力,華信就沖向何方。它在阿聯酋和哈薩克斯坦做交易。它拉攏阿爾巴尼亞、斯洛伐克、保加利亞、蘇丹和烏干達等地的最高領導人。去年,它同意收購俄羅斯石油巨頭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90億美元的股份。這將華信牢牢地置於北京和莫斯科之間複雜而重要的關係之中。

葉簡明自己說,他曾在一個叫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的機構擔任副秘書長。據美國國會研究員及美國前駐華武官、國防研究機構2049計劃研究所(Project2049 Institute)主任石明凱(Mark Stokes)說,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隸屬於中共人民解放軍。

葉簡明也刻意塑造出他擁有政治關係的個人形象。葉簡明上海辦公室的牆上掛着一幅裝裱起來的習近平書法作品。他的桌面上放着一部紅色電話,特意模仿中共高層使用的內部電話“紅機”。

華信還會按中共的地緣政治野心出牌,投資橫跨歐洲、中東、中亞和非洲。它的交易促進了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

華信甚至在習近平訪問捷克的時候充當了接待方的作用。布拉格一個區的區長克拉(Ondrej Kolar)說,對習近平的歡迎活動“不是由國家組織,而是由一家私人公司組織的”。“華信能源組織了整個活動。”

華信安排了領導人行車路線的中共旗幟——這一景象讓人想起蘇聯。當某些旗幟被抗議人士污損,華信就負責更換。

克拉說:“感覺回到了70年代或80年代。它也透露出,是華信能源花錢置辦的那些旗子。”

跟中共拉近關係的惡果已經顯現。在中共的壓力下,一名捷克大屠殺倖存者的獎章被撤銷。88歲的大屠殺倖存者布拉迪(George Brady)本來準備在2016年的國宴上被授予獎章。他的姐姐死於奧斯維辛集中營毒氣室,他將她的故事寫成暢銷兒童書《哈娜的手提箱》。

但是布拉迪的侄子赫曼(Daniel Herman)是捷克文化部長,並且打算會晤達賴喇嘛。澤曼辦公室打電話給赫曼,說如果他會晤達賴喇嘛,當局就取消給布拉迪的獎章。赫曼會晤了達賴喇嘛,獎章於是沒了。

一宗腐敗案打亂了中共策略

但是中共拉攏捷克的策略遭遇一個最大挑戰。

去年11月,美國當局逮捕了華信旗下智庫高管何志平,指控他賄賂烏干達和乍得官員,以換取石油開採權。

捷克官員說,在何志平被逮捕之後,葉簡明就被中共當局拘捕了。隨後,華信遭遇一系列問題。它對俄羅斯石油公司的收購失敗了。中國評級公司警告,華信背負很大的債務。

4月份,澤曼會晤了中信集團官員,這是一家中共國企。它同意收購華信歐洲分公司的一半股份。

看起來,中共要繼續通過商業拉攏捷克。但是面對華信翻車、葉簡明入獄,捷克應該獲得什麼啟示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