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北戴河煩到睡不着覺 驚人逆轉 規矩係這樣的!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北戴河煩到睡不着覺 驚人逆轉 規矩係這樣的!

今年中共除了內憂,更添外患。中美貿易戰的持續升級,引發人民幣貶值壓力有增無減,A股跌跌不休,經濟持續走軟,去槓桿穩經濟壓力明顯加大,中共不得不提出“六穩”方案。有獨家稱,習近平下榻的“零號別墅”深夜仍門庭若市,內憂外患下,習近平似乎無法入眠。但從中共的內部規矩看,中共元老在北戴河療養期間,可以由中央現任領導人拜訪,而唔係被登門。而且從黨媒報道看,諸多中共政治局委員在各自轄區工作。

博訊之博聞社獨家驚人逆轉

雖然海外博訊之博聞社、明鏡網年年獨家消息講,北戴河會議上,中共元老要圍攻習近平,習近平要下台;老江如何暢遊北戴河,習近平如何兩次帶常委給江祝壽,但最終被證實為不實消息。而同時習當局一再給北戴河會議降調,黨媒連年強調北戴河無會。

博訊和明鏡多年來,每每發表北戴河獨家報道,阿波羅網常常做出獨家質疑分析,如2016年,博訊獨家稱習近平8月兩次給江祝壽,但阿波羅網發現博訊照片造假係舊照片。港媒爭鳴雜誌當年8月初報道,胡錦濤等7月中旬已赴北戴河,但江澤民缺席。

阿波羅網記者發現,博訊獨家中所發“習近平給江澤民祝壽”的照片,實際上係2014年9月30日晚中共國務院舉行“十一”招待會的照片(網絡圖片)

阿波羅網當時戳破博訊之博聞社的假照片的報道題目為:戰報來了?北戴河最後的機會?十九大前最後一次

博訊之博聞社今年8月7日發表獨家講,表面上,習近平在北戴河獲得支持及聲援,但內憂外患仍然嚴峻,中南海御用智囊們都一籌莫展。消息講,零號別墅日間晚上都係門庭若市,“即使到了夜深人靜,習近平本人也無法入眠,根本睡不着覺,或者睡不好覺”。

在習近平高壓治黨、敲定“定於一尊”的前提下,當局係否允許、以及黨內高層係否有膽量如此頻繁地登門“進諫”,值得懷疑。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黨導立憲制的提出者柯華慶日前對中共外宣媒體表示,中共規矩一般不允許中央領導人串門,因為會被認定為搞小圈子。中共元老在北戴河療養期間,可以由中央現任領導人拜訪,聊聊當前政治問題,非正式的北戴河會議成了中共退休元老表達意見的平台。

有港媒此前引述內部消息指,今年的北戴河休假期間,元老和官員們將受到嚴密監控,除了外出散步時互相打打招呼外,組織任何會議都必須經中共中央辦公廳批准。

有中共背景的《南華早報》7月19日曾引述消息人士披露,當局對到訪北戴河的官員也進行了防範。據稱,到北戴河休假的官員們的公寓都相隔很近。他們可以在散步期間互相問候。但係所有人都處於重重護衛之中,請求見現任領導人十分困難。而常規的政治局會議和政治局常委的每周例會,將會在休假期間在北戴河進行,但係額外的官方會議需要經過中共辦公廳批准。

而對於政治局會議何時召開,外界發現,政治局委員輪番缺席北戴河。

翻查黨媒公開報導,自8月1日至今,多名政治局委員仍在各地公開活動,缺席(或係部分缺席)北戴河休假。

其中,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8月7日在北京會見第73屆聯大主席埃斯皮諾薩。

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8月2日主持市委常委會學習習近平講話,8月6日和7日在本市調研。

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8月3日至6日接待黑龍江省黨政代表團在新疆的考察活動。

北京市委書記蔡奇,8月4日與來訪的拉薩市考察團共商對口支援工作。

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8月2日主持市委常委會學習習近平講話,8月3日在本市調研。

上海市委書記李強,8月1日和2日都在本市調研。

另一位非政治局委員、但同為副國級的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8月1日至4日出訪馬來西亞和新加坡,8月6日在北京會見第73屆聯大主席埃斯皮諾薩。

分析:北戴河逼宮傳言可信度極低

台灣時事觀察人士宋文笛8月7日在台灣上報撰文表示,每逢七、八月份中共年度北戴河元老會議前後,港台與海外華媒,在這段期間經常會出現諸如“黨內高層裂縫已經遮蓋不住,總書記(習近平)地位不穩,積怨已久的元老們大肆集結,意欲於北戴河清君側”的報道。其實,關於“北戴河激戰”的傳言,幾乎每年都有。

宋文笛認為,本輪關於“激戰北戴河”的謠言基本上可信度極低。其一,元老們沒有誘因從事高風險低收穫的冒險。做為退休人士,要從事宮廷政變,有幾點考量:

1.一旦失敗,面臨無比風險。即便成功,已經退休的元老不可能重出江湖,其實也無利可圖。

2.如果真嘅宮廷政變成功了,還得面臨元老各派系需要各自推出代理人競逐大位的問題,構成下一輪的賽局。

3.在下一輪,要係推自己的人出局推失敗了,不只臉上無光(人生最後一戰留下敗戰紀錄),而且可能會傷到里子。

4.但要係推自己人成功了,自己的派系從此便會出現新的老大,自己反而變成“大老”了,權威或許比現在還有損無增。

其次,此番謠言中即將“領銜發難”的主力元老為“江澤民、胡錦濤、朱鎔基、溫家寶”等人。這些元老的人事脈絡屬性明顯不同,係否能有效地並機密地協手合作,本身即係一個問題。

其三,若講這些年代相近,糾葛較深的中共元老們有一個共同利益,那便係他們共同領導過的中共政權的穩定性和正當性不能砸鍋,在此問題上大家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利益共同體關係。“清君側”的政爭,即便成功,對於中共政體的威信也係巨大的打擊,即便單單為了預防骨牌效應,也該避免此類的宮廷政爭。

其四,即便這些元老們有意從事宮廷政爭,客觀上恐怕也沒有足夠的武力資本。因為,習近平在第一任任內透就過大幅軍改以及設立國安委,重組了中央軍委和國安系統,從編製到人事上都牢牢地掌控軍警特大權。沒有武力基礎,便沒有宮廷政變的空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