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金融大變局 一個新時代拉開序幕!

人民幣匯率,最近依然風聲鶴唳。

8月3日下午,離岸人民幣跌破6.91後,又迅速反彈到6.83,很明顯,在這個時刻,“央媽”出手了。

同日晚上,“央媽”決定,自2018年8月6日起,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0調整為20%。

這就好比你每跟銀行兌換100元人民幣,銀行就要拿出20元準備金給“央媽”。

大家可以簡單理解為兌換美元的成本高了,而成本最終轉嫁到你身上,成本高了,換匯的阻礙就大了。

可以說,這是“央媽”穩定匯率的一種手段。

“央媽”開始出手,是不是意味着“央媽”要選擇保匯率呢?而這人民幣貶值會導致什麼樣的結果?中國經濟會走向何方?

01

趨勢已定,年底站上7.5

自從2014年,美聯儲進入加息周期,大家都在討論中國是選擇保資產還是保匯率。

如果要保匯率,“央媽”就要跟着實施緊縮貨幣政策,但在國內債務高企的狀況下,資產價格(主要指房地產)泡沫就會被刺破,這會引發一系列的經濟危機直接造成經濟硬着陸。

如果要保資產,“央媽”就只能實施寬鬆的貨幣政策,在匯率貶值預期得到充分釋放之後,通常會在半年之內穩定下來,產生的負面面影響就是通脹走高,老百姓財富被稀釋。

但從2014年-2018年4月,我們都看到這樣的結果: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保持堅挺,同時資產價格一直高漲。

很明顯,我們國家的想法是既要……又要……。

但這一切都是有代價的。

在放任資產泡沫一路膨脹的同時,匯率卻可以一直保持堅挺,國家只能干預匯率,也就是在離岸市場大量拋售美元,買入人民幣。

所以,我們看到,我們的外匯儲備從4萬億美元左右,狂掉到現在的3.1萬億美元左右,在外儲常規支出沒有大的變化的同時,我們可以推斷“央媽”其實利用了將近1萬億美元來干預匯率。

但時至今日,外匯儲備已經接近3萬億美元的關口;在逼近這個關口的同時,我們看到“央媽”對外匯的管制,從原來的某個節點擴大到全面性質的管制,這說明3萬億美元就是國家的外匯底線。

細心的人會發現,早在去年元旦開始,“央媽”率先對居民換匯開始限制。這種限制當時表面上沒有減少每個居民一年5萬美元的換匯額度,但是增加了換匯難度,需要提供類似使用用途的證明,比如機票等證明。

再後來,對居民換匯的限制開始從某幾個銀行擴大到所有銀行,並且對每次換匯的額度開始調低。直到最近,這種管制,現在已經蔓延到航空公司。

我們知道,航空公司是消耗外儲(美元)最厲害的行業之一,其中的大頭是航油和航材。最近,中國南方航空連發給乘務員每次飛往國外的過夜補助,都從原來的直接發放美元現鈔改為發放人民幣了。

種種跡象已經表明,央行是在捍衛3萬億美元的底線關口,既然外匯儲備落到這個地步,自然沒有能力繼續在離岸市場繼續強硬地干預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所以我們才看到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今年一路狂跌。

拖到現在,人民幣匯率已經無法再保了。

如果匯率保不了,按道理資金會因為貶值預期更加恐慌,流出會更快,這會直接造成國內各個資金市場被嚴重抽血,最終結果連資產價格都無法保全。

但我們知道,樓市或者房價綁定國家經濟,在政府“穩定壓倒一切”的認知框架下,必然會力保資產價格,穩定樓市。

那我們為什麼會看到8月3日人民幣兌美元觸及6.91的低點時,“央媽”再次出手呢?

出手只是怕人民幣貶值速度太快,嚴重強化市場對貶值的預期,急劇加速資本的恐慌及資金外流,才不得不暫時出手穩住。

所以,雖然央行知道匯率也無法穩下去了,但必要的時候還是要穩,比如“央媽”調整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是為了預防資本外流,守住外匯儲備的一種手段。

但我認為,在人民幣今年開始走上貶值通道的過程中,途中任何的拉高回升,都屬於“央媽”對人民幣匯率的預期管理,說白了就是煙霧彈,是無法持續的,是間歇性的,是帶有安撫市場情緒性質的。

我的判斷是:在美聯儲步入新的加息周期的當下,隨着中美貿易戰的深化,又疊加國內實體經濟的凋敝和金融系統的債務風險驟升,人民幣貶值已成趨勢。

同時我判斷,如果按照上半年這樣的趨勢,美元兌人民幣離岸匯率不僅僅重回7字頭,並且會在今年年底站上7.5的高位。

02

資本外逃,唱響輓歌

我上面講到,如果人民幣貶值預期強烈,資本會外流。

這種外流,哪怕“央媽”如何干涉,也是阻止不了的,“央媽”其實只能緩解這種外流的速度,但無法改變這種趨勢。

況且,資本外流會使人民幣貶值預期疊加,形成惡性循環,現在的結果就是最好的明證。

可能有人會問,什麼是資本外流?

說白了,就是大家都覺得美元比較值錢,而資本都是有趨利性的,就會把中國的資產換成人民幣,再拋售人民幣換成美元,匯到外國的銀行或者投資到國外的資產。

我們都知道,市場一旦恐慌性地拋售一件東西,價格就會下降。同理,拋售人民幣會使人民幣變得更便宜,也就是貶值。

數據顯示,在2008-2017年這10年期間,中國的資本流出規模約為1.9萬億美元,光是2014-2017年這4年期間,資本流出達到1.7萬億美元,佔比90%。

很明顯,從2014年開始,中國的資本外逃在加速進行,典型的例子就是李嘉誠,從2014年開始拋售在中國大陸的資產,現在連在香港的核心資產都賣光了。

也是從那個時候,實體經濟惡化的信號開始出現,那一年下半年開始國家啟動了所謂的牛市,希望引導資金進入股市為實體融資,但最終演變成一場泡沫狂歡,很快在2015年6月後開始被刺破。

股市泡沫被刺破前,大量遊資其實是套現狠賺一筆,泡沫被刺破之後大部分大遊資馬上衝出國門,有些則繼續留在國內。因為,國家馬上啟動了新一輪的房價上漲周期。

所以,那些留在國內的大遊資開始在2015年下半年進入樓市,炒高房價,並且在2017年套現離場,也有一些根本逃不了,比如海航和萬達這種,最後還被國家K一頓。

而老百姓在輿論鼓吹下順手接盤。至此,中國樓價,達到歷史頂峰!資本的較量和角逐,最終以韭菜接盤畫上句號。

2014年,資本外流規模是2600億美元;2015年,達到驚人的7100億美元(這與2015年的811匯改有關),2016年為5900億美元,2017年為1400億美元。

從上面的數據,大家可能會有一個疑問,為什麼2017年的資本流出減少了?

這主要是因為從2017年開始,國家實施外匯管制新規,採用了嚴厲的外匯管制。要求個人購匯不得用於境外買房和證券投資,不能"螞蟻搬家",同時增加換匯難度,禁止國內資金外出投資。

滑稽的是,儘管國家採取了嚴厲的外匯管制,但來自中國的現金洪流推高悉尼、紐約、溫哥華的房價。

可想而知,資本流出的非正規途徑實在太多,不是政府目前捉襟見肘的監管可以管得住的。

這叫做"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近幾年,我們還能看到富豪們紛紛拋售資產套現:潘石屹邊賣資產套現,萬達也將600億資產賣給融創套現,當然李嘉誠這種早就變賣大陸地產了。

這裡有一個令人驚訝的數據,胡潤排行榜調查顯示,從2008年-2017年間,富人中考慮移民的人數一直保持在60%左右。這個數據是全世界上最高,遠遠超過其他國家,而其中印度只有5%。

從資金流出的形式來看,國際熱錢、國內富豪們都是看空中國經濟的;諷刺的是,高喊"厲害了我的國"的,都是那些普通百姓。民智,民智,民智!

目前中國外匯儲備有3.1萬億美元,雖然從總量上看,仍然是全球最多的,但我們應該有一個認知,外匯儲備是否充足,一要看總量,二要看變化。

目前接近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其中還有1.8萬億美元的外債,至於到底有沒有這麼多外匯儲備還是一個值得懷疑的問題,總之,能夠真正動用的外匯儲備不多了。

如果人民幣貶值預期難以逆轉,不管我們擁有多少子彈,很快就會耗盡的。

03

熱錢流出會帶來什麼後果

熱錢流出會使人民幣貶值,那麼對中國經濟又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要知道影響有多大,我們得看看這些熱錢都是幹嘛的。

美國2008年爆發金融危機之後,大量熱錢進入中國,長期遊走在中國各個城市的房地產行業。

有一個巧合的現象就是,從2008年-2017年,人民幣持續升值的同時,中國房地產價格也在持續上漲。

在這10年期間,“央媽”經過3次放水,一步步推高房地產的價格,成就了魔幻般的樓市神話。這批熱錢(國內和國外都有,統稱為國際熱錢)就獲得了資本升值、人民幣升值的雙重收益,再兌換成美元逃離中國。

可以說,這些投機性質的熱錢在中國投資賺翻了天。

但從本質上講,熱錢的盈利就是我們的負債。很明顯,熱錢出逃帶走了我們的財富。表面是外匯儲備減少,其實經過這麼一折騰,就可以洗劫我們幾十年積聚的財富。

熱錢出逃一方面會掏空國內財富,另一方面會使經濟增長缺乏資金動力,這在靠信貸擴張拉動經濟發展的國家,會引發金融危機。

國際熱錢是吹大中國樓市泡沫的最重要外部推手,如今國際熱錢要撤出中國,必然大量拋售房產,那中國樓市泡沫將會被戳破。

當然,政府是不會讓樓市泡沫被戳破,首先就要把這些熱錢鎖死在房地產中,所以我們能看到最近政府開始實施各種樓市"凍結"措施。

如今人民幣貶值趨勢在加快,所以,在我看來,國內樓市"凍結"措施將會進一步加嚴,北京和上海我認為遲早也要實施"限售"政策的(深圳和廣州已經實施)。

另外,中國有大量的影子銀行,目前正規金融信貸以外的社會融資比例接近60%。一旦熱錢撤離造成流動性緊缺,馬上會造成國內流動性趨緊。

但中國經濟宏觀槓桿率已經高上天了,政府、企業、居民的槓桿率處於頂峰,一旦流動性趨緊,引發社會融資包括民間借貸、高利貸、融資性擔保以及信託融資等金融風險,進而很快波及銀行等金融機構。

大家都知道,今年以來,民間借貸(P2P)、股市、債市等哀鴻遍野,正是流動性緊張而導致的,一旦熱錢大量流出,將會加劇這種狀況。

當然,政府一定會用盡全力避免系統性風險,畢竟這既是經濟問題,更是政治問題。無論最後能不能保,但至少政府的意圖是這樣的。

既然要用盡全力避免系統性風險,就要緩解因為熱錢逃離帶來的流動性風險和中國經濟本身帶來的流動性風險。

今年兩會國家提出三大關鍵任務,其中排在首位的是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既然熱錢外逃的趨勢不變,又要穩定這些風險,國家將會開啟印鈔閥門,進行大放水。

一旦大放水,各類信貸將以更大的規模增長,通貨膨脹已經是完全可以預知的,老百姓的財富會一步步被稀釋,。

中國經濟發展至今就是騎虎難下,無論如何都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只能採用拖字訣,拖着死,也比一下子死好。

目前來看,就算國家加強資本管制來防止資本加速外流,但在實體經濟回報率低的情況下,資金依然只能在資本市場空轉。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信心缺失!

沒多少人認為實體經濟還可以投資,錢是逐利的,只能繼續在資本市場空轉,這必然繼續將泡沫吹大,而這種泡沫一旦破滅帶來的風險將會更加具備毀滅性。

現在,能理解什麼叫"信心比黃金貴"嗎?

中國的經濟問題說到底就是債務問題,而天量的債務,並不會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只要泡沫存在,終會破滅,如果不是破滅那就是變相破滅,比如通過通脹的形式解決。

這就是中國經濟的真相,可惜很多人還歲月靜好,無知又無畏,坐井觀天。

我只看到,這樣下去,國進民退更加嚴重,百姓財富被進一步洗劫。我能做的,就是讓你到時不會在局勢惡化到那一步的時候,因為巨大的反差而絕望。

要不然,想想今年以來那些因為投資了網貸而目前面臨傾家蕩產的中產階級,他們何曾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會像電視上那些維權的投資人一樣,頂着烈日,走上街頭,高喊"還我血汗錢"?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要不然天理難容。

新時代,已經拉開序幕,做好準備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金融家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