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華男移民 父親至死沒原諒他 母親出國後驚呼被騙

中國大陸老人出國後,才發現自己以前所受的教育顯然是一個有巨大偏見的洗腦謊言。(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當我決定移居澳洲的時候,我把這個決定局限在一個非常小的範圍,只是在和病卧床榻上的父親聊天的時候,我告訴他我想出去看看這個世界,虛弱的父親用沉默回應了我的試探,母親說,父親直到離開這個人世也沒有原諒我的這一選擇。

我曾經是父母最疼愛的孩子,我想父親的沉默是因為他不願意讓自己的孩子在年已不惑的時候放下國內已有的一切在異國他鄉從頭打拚,想必母親也一定受了父親的影響,在過去的三年里總用各種理由搪塞我想帶她來澳洲看一看的請求。直到今年六月,母親才在姐姐的陪伴下鼓起勇氣來看看這個她眼中“流放小偷,流氓和強盜的國家”到底是個怎樣的存在。

一個半月過去了,母親在南半球冬日的艷陽下,曬着暖暖,給我講了她眼中的澳洲。

母親屬猴,今年已經七十四歲,見過她的人都誇她年輕,以為她六十齣頭。我小的時候,為此也頗為驕傲,因為媽媽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女,時常和父親開玩笑,“當年你是用什麼手段追到媽媽?”,父親總是面含羞澀的說我沒大沒小,而母親每次都賭氣似的說:”上當受騙了,如果有下輩子,嫁誰都不嫁給你“。我從未聽到父母說過“我愛你”,也從來沒有見過他們彼此牽過手,卻無時無刻的能感受到他們人生的彼此攙扶。

父親去世後,很長一段時間母親都不再穿顏色艷麗的衣服,她在用這種方式來紀念父親,我明白,但從未說破。父親往生三周年後,我告訴母親,你要過你的生活,要做回你自己,我想看到那個漂亮的媽媽。

來到悉尼,我要去上班,太太便每天陪媽媽逛街,有一天她告訴太太,”每天早上路過咖啡店,看到都是白髮蒼蒼的老人,面前一杯咖啡,一片麵包,悠閑的聊天,每個人都顯得悠然自得,每個人都乾淨清爽,頭髮打理的紋絲不亂,很多看起來八九十歲的老人都還穿着大紅,大紫的衣服,非常漂亮,她想要這樣的生活“,第二天,太太去店裡給她買了件紅色的上衣,母親在家裡像孩子般試了又試,拍了很多照片。

母親說,這裡每個老人都乾乾淨淨,很多簡單的衣服都能穿出非常精幹的效果。生活過的悠閑舒適,好像她們每個人從來都不會遇到煩心事一樣。我告訴她,這是一種心態,澳洲的老人人生遇到的苦痛不會比我們更少,人生有那麼多快樂,為何我們要選擇痛苦?

澳洲老夫婦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來澳洲的一個月,我們明顯看到母親的吃飯吃的很好,看得出她的食慾。她說,這裡的菜,水果,讓她回想起了小時候的味道。在我的記憶里,母親基本不吃肉,但在澳洲,她開始吃太太做的排骨,羊排,牛肉,魚,她說,她吃的沒有負擔,而且真的非常有味道。

在我童年的時候,母親喜歡在家裡的小院里種點花草,蔬菜,她尤其喜歡西紅柿剛剛變紅時蔓藤(Truss)的清香,在超市裡,她驚訝的發現這裡的西紅柿都是帶着蔓藤賣的,每一次我和她都要拿着聞個半天,那是記憶力久違的味道。

純天然的西紅柿(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母親喜歡做麵食,手工麵條,饅頭,餃子,包子,她驚訝的發現這裡的麵粉不但比國內的便宜,而且非常的勁道,無論做什麼麵食,都超出她的預料。那種麥香,是童年的味道。

母親經常出去走走,她喜歡看家家戶戶的房子,看別人的後院,她說,兒子啊,你要好好奮鬥,買一棟靠海的房子,有個大大的院子,別種草,多種點菜。

看各種別墅,看的多了,母親恍然大悟,說,這不就是中共政府時常說的“社會主義新農村”嗎?一家一片庄基地,自己蓋房子,但提到咱們的農村,映入腦海的就是“髒亂差”,怎麼這裡的村子家家戶戶房子都各有特色,乾乾淨淨?前後院的草坪休整的像地毯一般,連路邊的野花都開的像盆栽?

澳洲獨立屋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媽媽用半個月時間學會了如何過馬路,漸漸習慣了被每一輛車禮讓。從開始的謹小慎微到現在的輕鬆自如。她說,她感受到了尊重,這不像是“流氓,小偷,強盜的後代”。

每個周末我們都會帶着她開車四處逛逛,媽媽說,怎麼這裡人開車如此的有秩序,極少聽到汽車按喇叭,無理的變道加塞。

她不再擔心我開車出行,相反她開始享受這樣的生活,說,如果再年輕幾年,她也想學着開車,因為她能看到很多澳洲老人,八十九十,還在開車上路,能想像這裡生活的方方面面對她老人家的震撼……

一名80多歲的外國老人在開車(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藍天

來澳洲前,我曾經多次和母親談過藍天,擔憂過霧霾。母親總說,是我太敏感,忘了本,說霧蒙蒙沒有藍天的天空是正常的,說我童年的時候天空就是這個模樣。

到了澳洲,即便是冬日,陽光還是照的刺眼,每一天天藍的讓人想落淚,母親每天出去都要照相,還不忘提醒,要把藍天和白雲拍上。

沒有霧霾的藍天(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母親說,天越藍越想家,她擔心家裡的灰塵沒人擦,天越藍越想家,她還在幻想也許哪一天祖國的霧霾突然不見了。

一個半月的時間太短,母親還沒有更多對澳洲的了解,單就以上這些,母親說,都可以告慰父親在天之靈,你兒子做出了正確的人生選擇,他選擇了這個國度,是一個能感受得到尊重,能夠憑自己的努力過上幸福的生活,可以呼吸新鮮空氣,可以不必那麼顧忌吃想吃的東西。

母親想告訴父親,我們曾經認為的這個“流放強盜,流氓,小偷的國家”,顯然是一個有巨大偏見的洗腦謊言。

由於共產黨的洗腦教育,在很多沒有出過國的中國老人看來,資本主義國家是“流放強盜,流氓,小偷的國家”(圖片來源:網絡截圖)

不必再那麼較真和諧社會(維穩),強調第幾大經濟體,如果有一天,能夠保證當人們走進任何一間公用廁所不用付費,都能隨時有冷熱水可用,都不必隨身帶着手紙;當你走在路上,路過的陌生的人們會送上友善的微笑,這樣的國家,才應該是我們追趕的目標。

在其他國家努力提高國民生活品質時,共產黨卻在中國大陸花費大量國力財力創建“和諧社會”。(圖片來源:網絡截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親歷澳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