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怒問中共十大罪!卡車司機大罷工升溫 官方態度詭異 導火索曝光

6月8日開始的全國卡車司機大罷工進入第五天,導火索係抗議滿幫集團壟斷貨運市場,用競價壓低運輸價格致使司機無生存空間。還有網友曝光卡車面臨的更多剝削,高油價,花樣繁多的過路、過橋費,以及各地交警和部門的層層盤剝等五類艱難。卡車司機在微信上貼出政府十宗罪,要求中共當局回答。中國車輛通行費所佔人均GDP的比例,超過2%,居全球首位。

外媒報道,幾乎所有的司機都想加入罷工。截至6月11日,各地官方尚沒有對卡車司機聯合大罷工事件,進行公開表態。這次全國貨卡車司機大罷工,係繼河南漯河退役老兵集體抗議事件後,又一起重大的集體維權事件。

6月10日係全國統一罷工日,從網絡流傳出的視頻可見,目前參與罷工的省份包括:湖南、山東、河南、上海、浙江、江蘇、四川、山東、山西、江西、貴州、湖南、重慶等。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中國大陸各地卡車司機自6月8日起開始罷工,在抗爭3天後,便有官方人員介入〝維穩〞。至本周一(6月11日)上午,網路上關於卡車司機罷工的資訊及討論,已大多被屏蔽。

截至目前,各地官方尚沒有對卡車司機聯合大罷工事件,進行公開表態。

此次罷工係從6月8日開始的,這些卡車司機主要集中於國道、高速公路與停車場。有消息稱,到6月10日,他們呼籲3000萬卡車司機加入大罷工。

海外維權網6月10日(星期日)發佈的消息講,大罷工仍在持續。

6月11日有司機向自由亞洲電台透露,此次罷工的導火索係貨運app的惡性競爭方式以及長期以來的“高投入、低回報”激起了司機們的不滿。在如今油價居高不下;路政收費、罰款不斷;運費低廉的情況下,他們幾乎難以生存。

從6月9日到現在,各地大批貨卡車司機駕駛卡車集結在高速公路、國道和停車場進行罷工,訴求係:反對霸權壟斷,要求降低油價、提高運費,並要求交警及運管部門停止對大卡車的隨意罰款行為。

中國卡車司機遭受政府嚴苛對待。報道稱,中國卡車運輸幾乎所有車輛都對出廠載重進行了改裝,不超重運輸就得虧本。而交警、路政等幾乎可以“依法”處罰每一輛運輸車。快遞行業一樣,快遞車輛本身普遍違規,且工人普遍沒有社會保障。

被逼上梁山,”瓦崗寨卡友聯盟“成立了,高喊「打倒共產黨」。

卡車司機在微信上貼出政府十宗罪,要求中共當局回答。

包括:行駛證係國家辦的15年,為咩要求報廢,十幾萬至五十幾萬的車一下子變成一萬多了,我們怎麼活;查車的時候到底他們係交警還係協警;收黑錢的係交警還係協警還係冒充的?何時能絕;

還包括,為咩一輛車,會遇到交警與路政兩個部門的處罰;交警的罰款任務到底係怎麼訂的,這係為了罰款,還係為了治超;罰款不開票,開票就扣分,這係在執法還係在搶劫?

卡車司機群還發出呼籲信,指“已經忍無可忍,沒有退路”,要團結一致,擅自行動者將被砸車。

工人罷工此起彼伏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6月11日報道,這次卡車司機罷工可能會引發其它行業的效仿,目前已經有滴滴司機加入罷工。也有人預計卡車司機罷工會對中國的工業、日用品等供應鏈造成嚴重衝擊,可能引發民眾搶購囤積等社會問題。

一個多月前,中國多地區塔吊司機舉行了要求加薪改善工作條件的聯合罷工行動。這一次卡車司機舉行全國大罷工,最初係在江西修水發動。

這次全國貨卡車司機大罷工,係繼河南漯河退役老兵集體抗議事件後,又一起重大的集體維權事件。

卡車司機:這個行業風險高腦袋別再褲腰帶上

自由亞洲電台6月11日報道,一位沒有參加罷工的卡車司機常先生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透露,此次罷工他們都希望參加,但實際上很多人都沒能下決心。

除了好驚被打壓,另一個重要的原因係具有權貴背景的卡車租賃公司,用高額的租金綁架了司機們,讓他們無法承受每天高達400元的直接債務。

常先生還透露,卡車司機們面臨著官方機構、社會流氓的多重勒索,同時風險極高,得不到任何保障。他自己5年前就曾車禍重傷,但卻無法得到賠償。

我們這個活真嘅不好乾,三天兩頭的死人的,這個腦袋在嗰個褲腰帶上別著呢。我前4、5年在陝西出了事、到現在賠償款就給了我兩萬塊錢。當地員警、法院不作為嘛。你講多了都係眼淚嘛。

6月10日,河南、安徽、上海、浙江、江蘇、四川、山東、山西、江西、貴州、重慶、湖南等省市數萬名卡車貨運司機同步罷工。

滿幫集團壟斷貨運市場數萬卡車司機罷工

一位河南商丘地區的卡車司機向大紀元記者透露,2015年貨車幫與運滿滿兩家公司進入商丘地區貨運市場,兩家公司與每家配貨部簽定了永久免費合同,同時保證不毀約,商丘地區配貨行業普及了他們的APP軟件,但係在舊年12月份開始收取天價費用,不繳費的馬上停止使用。

李先生還表示:“我們每個司機必須交錢,一年1000元到3000元不等,還有10條信息688元,再一個就係中間還收取介紹費,我們係卡車司機,發貨方通過平台找車,他們和發貨方溝通係2000元,我們聯繫運滿滿之後只給我們1500元至1800元,中間的差價被扣除去。現在係價格越來越低,完全沒法跑了。”

據悉,運滿滿與貨車幫兩家公司合併組成了滿幫集團,董事長兼CEO王剛,天使投資人,曾在阿里巴巴工作,投資公司包括嘀嘀打車、友友租車等。王剛此前在阿里巴巴任職超過十年,曾主管B2B北京大區、支付寶商戶事業部等。

滿幫集團使用數據平台壟斷了大陸的貨運市場,讓司機們最無法忍受的係壓低貨運價格。

司機們一天幾乎揸车12個小時,路上在服務站休息時,還要看着油箱,防止被油販子偷走。之後又要擔心被警察抓,擔心被路政抓,以及超重罰款(超1噸罰2000元),他們的利潤空間被壓縮至盡。

車輛通行費中國居全球之首

中國交通部規定40公里設一收費站,而有些地方政府規定,高等級公路每20公里甚至更短路程就可設一個收費站。

中國大陸公路交通費在全球來講係十分昂貴的。數據表明,全世界已建成收費公路約14萬公里,其中有10萬公里在中國。也就係講,全世界收費公路70%在中國。2007年2月,世界銀行一份有關中國高速公路的研究報告披露,德國貨車平均每公里過路費係0.15美元,中國係0.12至0.21美元,而在車輛通行費所佔人均GDP的比例中,中國以超過2%居首位,超過美國、日本、法國、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亞、西班牙、葡萄牙等國家。

另外也有特權車,解放軍軍隊牌照的機動車、執行任務的特種車、警車等免費通行。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