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講述炮轟娛圈大腕內情:我為咩變成這樣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崔永元講述炮轟娛圈大腕內情:我為咩變成這樣

2013年從辭職之後,成為一個能充分放飛自我、採訪時也開口爆粗的人。從5月中開始,他持續在微博發佈跟《手機2》劇組相關的負面信息,炮轟對象包括、徐帆、劉震雲與范冰冰。

“係《手機》讓我改變。”崔永元對《一線》講,“我從那時候開始變得粗糙的。社會跟我諗的完全不一樣。”

在2003年的電影《手機》里,葛優飾演的嚴守一係談話節目《有一講一》的主持人,被認為參考原型就係崔永元——而崔永元確實也曾與導演馮小剛與編劇劉震雲接洽過,“給他們講工作流程,生產流程,遇到誤會咩的。”對方曾建議他出演或擔任編劇,但他考慮公職在身而拒絕。上映之前他曾問過馮小剛電影內容,馮小剛答,“一定給你一個驚喜。”——15年後他仍對這句話耿耿於心。

畢竟,電影中的嚴守一,與崔永元構想的完全不同:不僅多次出軌,還扶植了出軌對象武月頂替了自己的崗位——而在現實中,《實話實講》主持人由崔永元迭代為和晶。

而在對《一線》的表述中,崔永元介懷的不僅係“影射”,更係,馮小剛和劉震雲知道這種“影射”會給他造成的影響,仍執意為之,並且過程中一直對他含糊其辭。而當聽講這部在15年前給他造成巨大困擾的影片將拍續集後,今年4月崔永元曾給劉震雲發消息,劉震雲當時回復新作叫作《朋友圈》,與崔永元無甚關係。

《手機2》開拍,范冰冰發微博

但今年5月11日,馮小剛新片宣布開拍,定名仍係《手機2》。崔永元告訴《一線》這係令他開戰的導火索。而後,范冰冰發微博表示“《手機2》開拍,武月很開心”,更惹怒了崔永元,他覺得“和晶委屈啊,但和晶去跟邊個講啊”。於是,崔永元特意和和晶講:“你看熱鬧吧,看我怎麼干他們。”

然後戰鬥升級。崔永元微博頻繁爆出看似與范冰冰相關的合同內容,披露的“陰陽合同”、“4天實際收入6000萬”、“化妝師每月8萬”等細節均引起網絡關注。在處理上,有的合同上的范冰冰名字甚至沒有打碼————崔永元對《一線》表示,這係因為他第一次學p圖,“忘記了”。但在另一個角度,他同樣承認,這些合同並唔係范冰冰一人的,尤其係引髮網民極大情緒的,一份一千萬片酬的合同之外,另有一份五千萬的“大小合同”,並唔係范冰冰的,而係,“你們看到的我曬出來的合同,至少牽涉5-8部電影。”崔永元對《一線》透露。

截止目前,除了范冰冰工作室發佈聲明,稱崔永元誹謗,“4天6000萬”係未經證實的謠言,所涉及的其他人員均未對此回應。騰訊《一線》就崔永元的對話內容聯繫了馮小剛、范冰冰、劉震雲等多方面,均無答覆。劉震雲的工作人員表示對崔永元言論不予回應。

這場戰鬥會斗到咩地步?係否將會和當年與大戰一樣,波及整個網絡?崔永元對《一線》表示,他並不會因為某個人的道歉而停止,只可能因為自己這一口氣順落去了才結束。甚至,他發現在自己在網上掛劉震雲女兒劉雨霖頗有成效,女孩已經託人帶話講自己受不了——他認為這係一個好角度,可以趁勢追擊。

“在鬥爭過程里你不會心軟嗎?”《一線》問。

“他們折騰第一次的時候,我女兒小學一年級。現在折騰第二次,我女兒大學畢業,對她當然有很大的影響。第一次的時候,我妻子生病,重病,當然我也不能講這就係電影直接引起的。但係既然波及到我的家人了,這(戰鬥)就係我的底線。”

馮小剛、范冰冰、劉震雲

《手機1》開拍前曾去馮小剛家裡吃餃子,現在想想自己當年就係個傻子

騰訊一線:發微博之後咁多天有任何相關人士來找你嗎?

崔永元:沒有。他們可能覺得係特別好的策劃營銷方式,省了好多錢。

騰訊一線:《手機1》當時跟你咩關係?

崔永元:03年我剛剛生病不做主持人,換了和晶。有一天馮小剛劉震雲約我去他們家吃飯,徐帆老師包餃子,吃飽喝足了談電影,想拍喜劇片——知道我這方面有天分,我會做喜劇——想以我為原型,或者以一個談話主持人為原型,讓我出主意。我不厭其煩,那時候特別單純,不知道世界上有那樣的人,給他們講我們工作整個流程,生產流程。遇到誤會咩的。很多事很好玩,把這種事情講給他們,能做一個很棒的東西。他講讓我演,我演不了,電視台也不讓,電視台讓我也演不了,哪那麼容易。

影片上映前一周,我和馮小剛徐帆一起吃飯,還聊了這個情況。

騰訊一線:沒請你試看片嗎?

崔永元:你提的很對啊,沒有讓我試看片。我問電影怎麼講的,他講你看吧一定給你一個驚喜,這係他原話。上映了確實給我一個驚喜。

騰訊一線:上映後有交涉嗎?

崔永元:那時候可不像現在四通八達,一分鐘就可以決定在微博弄出來,那時候微信都沒有。那時候我身份也不一樣,我係中央電視台主持人,我們被壓制的簡直,你想講一句心裏話有多難,連髮型都不讓變,係那樣的。非常委屈和壓抑,不知道跟邊個講。正好電影正在上映,何東跟我講談談吧,我講不談,過了、下線了再談。和何東採訪講了1萬多字,我前兩天看了看,覺得那時候太年輕了,特別有詩人氣質。還在討論:第一我沒有這樣的事;第二這樣的事適合拍成電影讓全家老少一起去看嗎?我們的電影沒有分級制度嗎?一個作品的責任係咩……現在想想就係一個傻子。我看都覺得太可憐了這個人。

當時還有一個新京報記者,他講你咁難受我上你家睇吓你吧,我講沒事,我自己待着。他講我還係來睇吓你吧。來了以後兩人聊,聊完以後20分鐘他給我發短訊,我要把你講的登出去。我講這係私人對話,你咁做違反職業倫理,他講我們老師講,能挖到獨家新聞就係好樣的記者。我講xxxxx。我從那時候開始變得粗糙的。社會跟我諗的完全不一樣,原來以為全世界都係弘揚真善美的,好人占絕大多數,有啲壞人,更多係好人無意之中做了一點壞事,唔係故意為之,沒有那麼壞。《手機》讓我改變。

馮小剛一直係渣子,現在劉震雲也粉碎了

騰訊一線:你怎麼判斷動機係壞的?

崔永元:劉震雲這樣的我們尊重的作家,他完全可以講啊,你不告訴(我最後成片係這樣)。馮小剛作為電影導演,電影藝術家,你可以講啊,開了咩玩笑——你認為係玩笑,我覺得係侮辱——你不敢講,你當然知道這個失分寸了,出了名掙了錢完了。後來出了書,拍成了電視劇,我咩都沒講,都忍受過去了。又來了第二輪,但這一輪你們遇到的崔永元已經唔係以嗰個人,已經經受了方舟子考驗了。這個世界上在網上幹掉方舟子的人,沒咩可怕的,你講我還怕邊個?我現在世界觀早變了。我只係對劉震雲本身殘存一點希望,馮小剛一直係渣子,我跟你恢復交往,只不過打招呼聊聊天而已,職業主持人該採訪採訪,僅此而已。現在劉震雲也粉碎了。

騰訊一線:我們覺得藝術作品有虛構的權利,但你作為現實原型,好像被這種虛構傷害很大,想問一下你怎麼看待藝術作品虛構的度的問題?

崔永元:你原諒我講嘢不好聽,但係討論這個問題就係傻*,真嘅。為咩呢?因為第一次,我跟何東一萬多字討論的就係這個問題。你一個公眾人物影射你一下又點樣?美國總統老被影射呢,白宮被炸了兩百多次呢,又點樣?對不對?我講可能係不能點樣,但這不有個具體的事嘛!——你差點編劇要寫上我名字,如果中央台同意就係我去演,如果你馮小剛劉震雲如果覺得這個都對、電影可以這樣、可以影射一個公眾人物、可以開一個這樣的玩笑,為咩不告訴我呢?為咩要躲躲藏藏呢?都提前一個禮拜我們要吃飯了(你還隱瞞),你這又唔係《尼羅河上的慘案》,你也唔係《福爾摩斯》,有咩隱瞞的呢?你唔係心裏有鬼嗎?對不對?

而且現在我覺得,我們在跟大家網絡上談論文藝理論問題,那純粹係瞎扯,那沒有人聽。我覺得法律也係保護的,並唔係講你想噁心邊個就噁心邊個,法律也係有規範有限制的,再講我也唔係公眾人物,人家那影射的都係特朗普。馮小剛劉震雲那麼愛影射我給你提倆人你影射一下試試?裝咩孫子啊?你影咩射啊。如果你要真想拍,不用影射啊,馮小剛亂你們都知道吧,連徐帆都沒招。徐帆也挺亂,大家都知道吧,你自己演唄,自己家導自己家演自己家掙錢,連編劇錢都不用,就照着真實的拍就行了,你要真係藝術家真有這底氣你來啊,你拿別人開咩心啊。再加上范爺,你們三口弄個連續劇,電影,我還想看呢。我也可以免費參加編劇。

所以我覺得這些事都講不通,沒有道理。你知道么?我覺得我們中國人講問題的時候,有時候沒有邏輯,沒學過邏輯,也沒人教你們邏輯。他不敢教,因為一個人學會邏輯太可怕了,你就沒法給他洗腦了。你知道么?他就會獨立思考了,哪能教會你邏輯。你把文藝理論這回事跟馮小剛探討一下,馮小剛他聽過這四個字嗎?人民幣,合起來就三個字,你知道嘛?他連這個都很少聽,他只聽過一個字,叫錢。劉震雲現在也係這個德行,叫鈔票。我還係強調,這個事情我最不能容忍的就係劉震雲。沒有他,就沒有這個事情的發生,甚至他們就係叫《手機2》,我可能也不會理的。

《手機2》開機照

你講沒影射就沒影射?劉震雲係導火索

騰訊一線:這十幾年裡還遇見過馮小剛嗎?見面係咩情況?

崔永元:見過好多次。太好玩了,在這個事之前,一個月吧,我還見到了馮小剛和徐帆,在顧長衛新片首映式上,就坐我旁邊,還聊天。

騰訊一線:那時候知道《手機2》嗎?

崔永元:不知道,跟第一次一樣,上次係上映前一周還吃飯,這次係拍攝前一個月還見面還聊天,咩玩意兒這都係。

騰訊一線:我記得《手機》那階段主創對外講過主角唔係以您為原型。

崔永元:他講行嗎?他講行嗎?

騰訊一線:就係你認為這樣的聲明係不夠的?

崔永元:咩叫我認為係不夠的?當時有一個人會認為這唔係影射我們嗎?有些小孩不知道很正常,95、96年,2000年才出世,當然不知道了。我們的節目96年辦的,當時火到咩程度,你問問你爸你媽你爺爺奶奶,幾多人想嫁給我啊,比他火多了。你講沒影射就沒影射,沒影射你請我到你們家吃咩餃子啊?為咩讓我出演啊?為咩小品咁火,跟宋丹丹求我參加?你找別人吶?後來唔係找了嗎,唔係邊個火找邊個嗎,不就係咁個事嗎。

還有個問題你別問了,好幾波都問了:“你現在不火了,係咪你想蹭他們?”我有咁噁心嗎?

騰訊一線:劉震雲有解釋過嗎?

崔永元:很多次交流。他跟我道歉過3次。第一次我講算了別提了,第三次也係這樣,別講了我知道了。第二次,我動氣的,我講劉震雲,你就係想掙快錢,想出名,才幹的這些爛事。他講係係係,我係一時衝動。但係我還不依不饒,把這種難聽的話講了一分鐘至少,他一直點頭,我還挺感動的,文人、作家就係不一樣,跟馮小剛講這個有用嗎?但沒想到,他(劉震雲)也沒用了。

騰訊一線:但係看你跟劉震雲發的信息,你還係對他存有希望的?

崔永元:我係懇求啊,你看我講的多可憐啊,我就係對他充滿希望的。他的回復就係有點嘲笑我,“你看別人多大氣啊都沒事,就你……”但係我覺得,行吧,既然你講叫《朋友圈》了,我就不摻和了,跟我有咩關係啊。結果,《手機2》就出來了。

騰訊一線:這係最後一根稻草嗎?

崔永元:對,導火索。

《手機》海報

我係丙方,不負責任,別人拿我當包青天和用

騰訊一線:合同係不對外的吧?

崔永元:肯定係不對外的,甲乙雙方要簽保密協議,甲方乙方都有責任不能透露給第三方,邊個透露要負全部責任。但我係丙方,非常抱歉,不負責任。

騰訊一線:這些合同係發微博之後源源不斷的爆料嗎?

崔永元:我一直有,邊個都知道我揭黑。係他們惹我。其實我知道非常多,我沒有正義感爆棚,我得教學、得過日子、得享受生活,邊個願意天天跟你們折騰。但你在家好好的,他招你。他折騰第一次的時候,我女兒小學一年級。現在折騰第二次,我女兒大學畢業。而且我尤其接受不了裏面有劉震雲,這係讓我耿耿於懷的。如果就馮小剛范冰冰就這些人,講句實在話,我這個身份,多餘跟他們打交道,跌份,丟人。劉震雲好歹係個作家,我們以前一直非常敬重劉震雲,你係個作家、著名作家,對不對?劉震雲和他們一起之後,他現在居然覺得我攻擊她女兒不對,你還知道有女兒啊,你沒想到我也有女兒啊?你沒想到我也有老婆啊?你沒想到我的同事無辜啊?你都折騰我們兩回了,我折騰你們一回還不行嗎?我還不知道有沒有效果,我現在知道了你女兒很受不了這個,那下一步專打你女兒。

騰訊一線:怎麼知道他女兒受不了的?

崔永元:他女兒通過第三方渠道,向我們抱委屈:意思係我爸的事跟我沒關係。我講你要生下來跟你爸沒關係我才饒過你呢。咩沒關係啊,就係有關係,你爸就係掙這個髒錢養活你。所以你崔叔叔給你打個葯,告訴你做人不能咁做。她現在也開始拍電影了,你不能剛進來兩年,就變得跟你爸一樣無恥吧,跟你馮叔叔不相上下吧,跟你徐帆姐一樣寬容吧,就係要教訓這些人。你看范冰冰,剛惹一下,就跟摸了老虎屁股似的。你有咩了不起啊,你演電影噁心我們同事,噁心和晶,怎麼心安理得呢?現在怎麼噁心你一下就受不了了嗎?我們噁心你一下就係在網上點你的名,你噁心我們弄個電影,現在電影頻道還老放,你怎麼沒覺得有任何歉意?終於讓我知道她還有點廉恥。

崔永元與馮小剛

我這一抽屜合同,我把邊個的亮出來,邊個就完蛋

騰訊一線:你第一次接觸到陰陽合同係個咩情況?

崔永元:我因為之前老好打抱不平,我嗰個節目叫《實話實講》嘛,所以我接到這個都係常事。我都奇怪到咩程度,就係我搬家,家裡的地址居然都會被人知道,就會給我寄各種(材料)。我再干兩回,然後成功了,大家就覺得,真了不起,他肯定係咩人。其實我邊個都唔識。一點火,我本來就一抽屜,現在都快塞不下了。所有的合同全都來了,現在都講:“哥們你敢講,我把這合同都給你。”今天香港的合同都來了。

騰訊一線:在這個事情上,沒有人講崔老師你要收下手,而都係把材料給你讓你出面?

崔永元:只要你投資過一次電影,你就會站在我這邊,因為現在一講到投資電影,大家都係講賺大錢。廿多個億,四十多個億,六十多個億。但你不知道,那可能連百分之一都不到。我們現在一年六百多部七百多部電影,但係進院線的可能就100多部,賺錢的可能就20部。你只知道這20部,你不知道有幾多人血本無歸,被人忽悠。因為不懂,挖煤掙來的錢、修馬路掙來的錢,因為幫上個女孩,想讓女孩演個角色,然後幾千萬上億就進去了,打水漂了。還有一個我先不講他名字了,有個電影號稱兩億投資,現在已經5億了。那天我跟製片人講,你為咩容忍他啊,因為製片人係金融圈的。製片人講現在就係這樣的。我講就係讓你們慣壞的。明明有合同有規則,幹嘛不按這個來啊,5億沒拍完,加上宣發至少得6個億,從兩個億干到6個億,這唔係流氓係咩啊。如果你們被他們坑一次,你們就會堅定地站在我這邊了。

把合同給我寄來的嗰啲人,都係嘗了委屈的,係沒有辦法。已經對外講了有這個人,他也同意了,結果臨時起幺蛾子,你答不答應?不答應就沒他了,你就撒謊了,他給你出各種各樣的難題。還有拍到一半錢沒了,你講拍不拍?不拍就扔在這,要拍還得再加一倍的錢,就跟過去土匪綁票沒咩區別。每部電影都係一部血淚帳,這些人掙得心安理得,沒人敢惹他們,或者他們不懂法律。我這一抽屜合同,我把邊個的亮出來,邊個就完蛋。

騰訊一線:這一抽屜材料在您搜集的時候其實係作為資料?沒想到在現階段就派上了用場?

崔永元:我們這中心乾的就係這件事,對任何文獻都感興趣,給我們咩都當個寶,係一段時間的歷史,表面的白紙黑字背後講明啲問題和規律。沒想到這次發揮了作用。而且我沒想到她那麼惱。一開始范冰冰沒想理她,理她幹嘛,見面都不理,點個頭就行了。結果我P圖的時候忘記把她名字P掉(笑)。

騰訊一線:這都可以忘記嗎!

崔永元:他們都知道,我特別笨。以前我們單位有一個微信群。我不會玩微信,他們教我我會了,就進去講大家好我係崔永元,這微信群就解散了,孩子們都不愛和我玩。我剛學會美圖秀秀還沒到一個禮拜,范冰冰的合同係我p的第一張圖。我以為甲方乙方有了,中間就不會再講了,沒仔細看,結果中間還有范冰冰。後來他們講你們怎麼把范冰冰亮出來了,我講你怎麼知道,他們講那上面寫着呢。然後我才知道惹禍了,寫就寫着吧那也不好撤了,就先這樣吧。結果她的反應就很奇怪,她講自己在拍《手機2》,特別快樂,還曬自己的咩的。我當時就怒了,你拍《手機1》的時候噁心的就係我的同事。和晶當然委屈啊,但和晶去跟邊個講啊,當時我就講,和晶你唔好張嘴,我一個人跟他們干,我當時真嘅係干不過,這次我行了,我特意跟和晶講,你看熱鬧吧,看我怎麼干他們。

騰訊一線:這個事情你還跟和晶知會過?

崔永元:我們當時一起工作,她係我嗰個接班人嘛,我養病返嚟的時候她的每期節目我還都要看,要開會、總結、指導。我帶了兩個徒弟,一個她,一個樊登,都非常好,但你就這樣么噁心人家。像現在這個輿論環境,她還能出來講嗎,哪個女孩能受得了啊對不對。我一看范冰冰還炸毛了,好像自己多愛護羽毛一樣,你裝咩孫子呀,你當時噁心人時候你不知道啊,你以為你係演員你就咩都可以演啊。其實我當時要看到,我不會把這個名字全擦掉,我就把范擦掉就行。

馮小剛、范冰冰、王中磊

人心好平,作家也可以賣,不接受道歉

騰訊一線:《手機1》對你當時的病情有影響嗎?

崔永元:沒有影響。病情唔係受這個東西影響的,它可能會干擾你。像我們這個發病的時候,醫生都要諗計,哪怕就係吃藥,也要希望讓你心情改善,身邊的人哪怕編瞎話都要給你找點好聽的事,不能去刺激,把不好的消息給他。但我們不能講瞎話,我們不能講這個係病因,只不過講這個創造的環境不利於恢復,或者講過了咁多年你再講它,你都會很敏感,係你心裏很柔軟、很薄弱的一部分。我不知道正常人心理可以強大到咩程度。你講范爺應該可以吧,比我還脆弱,劉震雲女兒應該也可以吧,咩都見過吧,也比我還脆弱呢,現在就馮小剛和徐帆這兩口子係真沒問題。

騰訊一線:這個事件現在重新發酵,會對你造成二次傷害嗎?

崔永元:這個就係特別小孩的那種思路,如果你要投資一部電影,你馬上就明白了,我女兒係90後,我知道他們在意咩,他們在意的事在我看來簡直無足輕重,但係他們太在意自己的個人感受,或者講太在意自己的個人權利了,有一分錢你讓她不舒服,都會表示反對的。但我們這一代就係忍辱負重長大的,我上完大學直接開始工作,做記者,做公眾人物,我們都係被嚴格管理,我們已經沒法在意個人的感受了,因為組織上老講你的感受係次要的,要顧全大局,所以他有一個反彈,當終於有一天能覺得自己要維護自己尊嚴的時候,這個反彈會特別大。90後95後00後,講我蹭熱度咩,跟我都沒有咩關係,我也不會跟他對話,等哪天他們遇到這種事,我睇吓笑話他們就知道了。有一天他們在街上被搶了包,喊救命沒人理,我還在旁邊拿手機拍視頻,想拍個抖音發到網上去,他就知道社會不應該這樣了。真嘅,每個人這個事情不蓋到自己腦袋上,都可以裝大瓣蒜,裝的自己可有胸懷了。在以前,即便有《手機1》事件,我也覺得劉震雲係個值得尊敬的作家,作家這個詞係跟良知綁在一起的,係分不開的,跟悲天憫人這四個字也係綁在一起的,作家不會幹那樣的事,包括好的電影藝術家都不會幹這樣的事。但現在徹底失望了,就像我對這個社會失望一樣。經過這些具體的事,發現人心好平,而且作家也可以賣。

騰訊一線:這場戰爭你會鬥爭到底嗎?還係會因為邊個出來道歉而截止?

崔永元:首先呢,我不在乎他們道歉不道歉,或者講,道歉我也不接受。哪有食完屎講下次改,結果又吃一嘴。況且馮小剛從來沒道過歉,這次連劉震雲的道歉都不接受。至於我自己,我現在事多着呢,我哪能天天發微博啊。我覺得我出了這口氣了,就結束了,微博一刪掉,就完事了。如果還叫板,還弄水軍,還覺得自己冤,就和你干,教授辭了和你干。咩都可以辭,我中央電視台都辭了,有咩不可以的?主要就係一口氣。實在不行我就一抽屜合同都拿出來,亮出來算了,也別美圖秀秀了老眼昏花也弄不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騰訊《一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