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幻之國失蹤一千天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在魔幻之國失蹤一千天

王全璋律師一家(網絡圖片)

今天係王全璋律師被失蹤一千天。關心王律師及其妻兒的朋友自然知道這一千天意味着咩,即使係對嗰啲不關心的人而言,一個人失蹤一千天沒有任何消息,也係一件無法理喻的事,可這樣的事在魔幻之國已經不能算係魔幻了,它真實的發生在我們的世界。

難以思議的巧合係:2013年4月5日,正係王律師在江蘇靖江被司法拘留後釋放的日子,而我就係那一天認識他的,距今正好整整五年!五年前他獲釋,網絡世界一片沸騰,王律師開始廣為人知,而五年後的今天,他被人間蒸發整整一千天,而人們卻少有關注。這五年,我們生活的世界發生了顯著的變化,王律師的苦難便係其中的一個鮮明的見證與縮影。

互聯網係有記憶的,在尚未被刪除的幾個角落,我看到了五年前我寫的《靖江專訪被釋放的王全璋律師》一文。那係網友根據我在靖江聲援現場發佈的微博整理而成的。我現在依然記得,五年前今日的凌晨,我在靖江某賓館半睡半醒中,接到也在嗰度聲援的賈靈敏老師的電話:黎老師,王律師放出來了。我大叫一聲:好!然後起床去找賈老師,再去揾到王律師,和同來的紀錄片導演一起做了一個即時專訪。如今,當年和我一起聲援王律師的賈老師已經深陷黑暗四載了。五年前,王律師的名字還可以全部用漢字來發佈,而如今,卻只有用字母代替了。為備忘,現原文發佈在此:

在靖江專訪凌晨一點多釋放的王全璋律師,疲憊的王律師敘講法院以擾亂法庭秩序為由拘留他的經過:當日王律師對自己交給法庭的文件拍照留檔,法警326113衝上來粗暴搶手機,審判長王平庭審結束後,王平命令法警把王律師關到法院的小黑屋,無任何手續。王律師一個小時後被關到會議室,法警326113把給王律師的水打掉,不讓他喝水,審判長王平大聲呵斥他,王律師講靖江法官王平係他見過的最猙獰的法官。四號凌晨零點四十五分,法院一大幫法官和便衣到來,向王律師宣布以“擾亂法庭秩序,情節嚴重”為由進行拘留。拘留後,王律師被帶上手銬帶往看守所,法警326113故意往裡扣,王律師展示手腕至今未消失的傷痕。今日凌晨一點多,靖江法院以在拘留所表現良好為由釋放。在拘留所,王律師沒錢買早餐,一個因吸毒進來的少年犯給了王律師一個鹹鴨蛋,讓他極感動。裏面的被拘留人員不解:律師怎麼也被*抓?!拘留所長不錯,王律師被允許看書,他挑了一本《道德經》看,他講:為王登朝辯護時,看到王登朝讀《道德經》。

當時的記錄雖然係簡短的,可那時的民間氛圍卻係熱烈的。我現在還記得採訪王律師的深夜,他狹小的賓館房間被來聲援他的各地公民和律師擠得水泄不通。我記得當天上午,一大群網友簇擁着王律師去了拘留他的靖江法院門口,舉牌拍照。王律師手捧鮮花,笑得靦腆而開心。賈靈敏老師和我分別舉着公民兩字,旁邊係坐飛機過來聲援的徐燦律師,不幸的係,他已患癌症去世了。儘管現場圍了許多便衣,不停的對我們拍照,可大家毫無畏懼,歡聲笑語一片,那係公民圍觀的黃金時代。我還記得在爾後中午的聚餐中,斯文的徐燦律師豪爽的講:今天有咁多各地的朋友過來聲援我們律師同行,我很感動,今天的聚餐我請大家!席間,王律師端起酒杯給大家敬酒表達感謝時,只講了一句話:“從今以後,我要為捍衛人權奮戰到底。”五年了,他的這句話一直迴響在我的耳邊,我現在還記得王律師當時講這句話的樣子:他端着酒杯,微低着頭,幾乎一字一句,吐字緩慢,聲音疲憊而堅定,彷彿每個字都係從喉管里摳出來的。

自那以後,在北京和王律師又見過兩次,一次在飯局,一次在嗰個被端掉的律所。雖然沒有深入交流,但感覺到同道的相投。熟悉他的人都講他話不多,卻係個勇敢勤奮的拚命三郎。再後來,他被失蹤,一天又一天,沒有任何消息。直到他的妻子文足女士收起眼淚,勇毅的站出來,大聲抗爭,一次又一次,一千天過去了,一直在路上。

今年春節我取保在家鄉,偶然遇到了他的妻子文足和他們的兒子泉泉,五歲的泉泉已經很懂事了,他得知黃思敏係律師後居然講:女生律師很少哦,你們都係和我爸爸一起打怪獸的呀!他喜愛踢足球,活潑,可愛,看上去和同齡男孩沒咩不同,可係他會經常做惡夢,會夢到媽媽被壞人抓走。他還知道國保係咩。他至今沒法上學,偌大的京城,沒有一家幼兒園敢收他。可憐的泉泉,從幼年起就得開始面對人世間罕見的壓迫。

今日一千天,回首五年前,王律師,如今在何處,安否?此刻,京城突然變天了,四月飛雪,係否老天有知了,那漫天飛雪,係否係為王律師流下的淚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