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網聞 > 正文

催眠看到的愛情真相 無緣不和

她說這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地點應該是在中國北方,她又說,可以很清楚地認出那頭鹿的眼神,確定它就是今世的男朋友;那個獵人哥哥則是車禍過世的堂兄。

催眠看到的愛情真相,無緣不和。(圖片來源:Pixabay)

感情的糾紛,是最容易製造業障的地方,不慎觸犯而不妥善解決,也許可能讓你逃過一時,但不管你怎樣逃,即使逃過了一千年,仍然會冤家路窄,再度碰面,這時雙方都可能已添加無數的其他牽累,讓你過得更辛苦。

這類故事,幾乎在被催眠後都可以找到。我的用意是傳報資訊,以提高大家的警覺心,從而對你的枕邊人,不管是從愛恨情仇的哪一個角度來的,都會領悟出正確的、高度智慧的相處之道,以消除你生命里的仇怨,增加人世間的祥和與慈愛。

一、不記冤讎,再求圓滿

玉梅的問題很單純,她覺得並沒有嫁錯人,夫妻感情相當穩定,從未起過爭執,而且目前兩人的工作職位都相當不錯,生活過得還算豐厚。問題是,她常在有意無意之間,面對丈夫時,就會被一種恐怖的陰影所籠罩,感到非常不舒服。她想知道究竟是什麼緣故。因恐懼無法進入前世,由於她太過緊張,第一次催眠里什麼也看不到。我觀察到她準備進入前世經歷時,恐怖萬分,臉上露出驚駭的神情,想必遇到極大的阻力了,因此她只能看到一些光線,進不到前世經歷。碰到這種現象,通常我會先帶她到其他的地方看看,讓她熟悉一下這種尋找記憶的過程,然後讓她先遊覽其他的前世,直到她覺得沒什麼了,再誘導她進入發生關鍵問題的前世。首先她看到自己是一名莊稼女,嫁了個今生不認識的丈夫,育有一子,平平凡凡地過了一生,年老時,生活過得孤苦伶仃,雖然生活平凡,倒也心安理得。似乎仍有極大阻力致使她無法看到跟今生的丈夫有關的前世,而問題很可能出在從過去的創痛所產生的對將來的恐懼,所以我又把她帶到今生十五年以後的日子裏。解除恐懼我安排此時她住在台灣南部的一個大城市,看到自己比現在胖,留短髮,房子位於第二高速公路旁邊,靠近體育館的高聳大廈中。那時候自己不再是個上班族,丈夫也比現在飛黃騰達,子女們都上大學了,她就每天在家陪伴公婆,享受天倫之樂。我觀察到她見到這些情節時,神情是快樂的。這個美好的前景似乎使她增加了很大的安定力,所以在第三次催眠時,沒有太大阻力,她就滑進我們要找的前世里。前世的缺憾她看到一個人扶着犁在田裡耕田,犁被擦得鮮亮,不時反射着陽光,田畦路上有一個竹簍子,裏面放了個嬰兒,正在不停地玩動着。她本身則是田莊阿婆的打扮,梳着包包頭,坐在離嬰孩不遠的田畦路上,關愛地看着犁田的人,這時她已經意會到,那個人就是她的丈夫,跟今世的丈夫是同一個人。她說這應是不到兩百年前的事。下一幕她看到全家在吃晚飯的景況,餐桌上只有三個人,他們夫妻及另外一個小姑娘,應該是她的小姑,兩人感情很好,她認出這個小姑就是她今世最好的朋友,經常相互照應。我問她小孩呢,她說不在餐桌旁,然後她又說是在房間里睡覺。我問她,這一生中,有沒有什麼較重要的事。我要她去看看那件最重要的事。於是,她就看到自己在坐月子,懷裡抱着一個未滿月的孩子,是男的。我想在當時那種重男輕女的農業時代,對一個女人而言,最重要的事莫過於生個男孩了。她老公是一名莊稼漢,沒念過書,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他們夫妻感情不錯,好像沒有家庭暴力或口角,不曾起過什麼大爭執,只是很少交談。十年過去了,家庭仍然美滿,查不到她覺得恐怖的原因何在,我想既然沒什麼事,就可以先結束這一世,再進入另一世去查。我要她去看看這一生是如何結束的。那是在她三十三、四歲的時候,也就是生下男孩後兩、三年,先生忽然染上了賭博的習慣,經常把家用的錢賭得一乾二淨,有一天,他又回來要錢,她不給他,掉頭就往屋裡走,丈夫在盛怒之下,拿起斧頭,往她頭頂砍下,她就在這種驚愕與恐怖的情況下斷了氣。

事後,我把她帶領在超意識的情境中問她,以前是否曾和她的丈夫結過怨,她回答說沒有。我再問她,那她為什麼會選擇與前世的丈夫再度一生?她說那一世的缺憾要以今世的圓滿來彌補,這是他們兩人必須辦到的事,她必須用愛心、忍耐來完成它。我想,假使能用愛心和忍耐追求圓滿以解決人世間的恩怨,無疑是一個最好的方法了。“以牙還牙,冤冤相報”雖不失為一般人所能了解的因果觀,但我從催眠中得到的心得卻不僅於此。當你欲逞一時之快,尋求報仇雪恨的那一剎那,事實上已種下了來生必須用愛付出一生來彌補對方的命運了。這種債,往往讓你拖上千年,抵賴不掉的。人世間的情啊,其實正是包了糖衣的仇!人類冤冤相報的惡習,若能以愛心和忍耐來代替,不知能消弭多少缺憾。這就是這一對夫婦今生的課題。想到這裡,我彷彿又上了一課宇宙人生的大道理了。

二、仇累數世,相愛今生

琳琳是一名工作認真、安分守己的公司中小部門的主管,身材苗條而標緻,本來沒什麼大不了的問題,只是看到報上有關前世催眠的報道,就引發興趣,想來試試看,查一查自己的前世,藉此多了解一下自己,改變一下自己的個性。此外,她雖不存着希望,但卻想試着看看她與男朋友的緣分究竟如何。她與男朋友認識五、六年了,常莫名其妙地對他發脾氣,又無可奈何地愛着他;覺得這一生可能再也遇不到更好的男人了,但又希望讓他感覺得到,她的潛意識裡有一種報復心理,矛盾地等待婚期的到來。她的第一次催眠並沒有看到什麼,人雖在催眠中,卻沒有“看”到景物的能力。第二次催眠時,照樣沒有辦法看到任何景象,令她覺得相當挫折,對催眠不太有信心了,本想就此作罷,可是終究有些不甘心。到了第三次,我將她的潛意識能力做了適當的調整與訓練之後,她終於看到了。她一共做了五次催眠,得到了不少資料,現在只摘錄跟她男朋友有關的資料加以說明。她一進入前世,便看到很多很多的房子,她是一個十多歲的女孩,好像已經被人打死了,遊魂在街上飄來飄去,到了一個教堂的門口,她好奇地鑽了進去,沒看到任何人,只有很多彩色玻璃,於是又飄了出來,漸漸地來到了自己的家。她從瓦頂降落下來,好像嚇到了裏面的人。房子很暗,她看到房裡有人,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抱着一個嬰兒,她認出那是她的嫂嫂和侄子。她還記得家裡有哥哥及母親。她感到自己已經死了,只是飄回來看看家人。我把她帶回出事的街上,於是她看到自己是被一個男人謀財害命殺死的,殺害她的人,正是她今世的男友。至於她的母親和嫂嫂,今世仍未見過面;而她的哥哥在今世是她的一位同事。

於是我引導她去看到更早期的恩怨,這一次她看到自己穿着古代的戰袍盔甲,在跟另一名同樣全副武裝的男人進行搏鬥,戰況非常激烈,兩人武藝相當,拼戰很久分出勝負來,是她(當時是個男人)贏了,對手則被殺了。時間大約是在唐朝。這個不幸的對手正是她今世的男朋友。爭執的延續這次她看到自己是一名穿着古裝衣服的小女孩,在雪地上玩耍,有一群朋友,都是十幾歲的年輕姑娘,其中有一位是今生的男朋友,兩人都是面容姣好的姑娘。後來,她又看到自己走到一座橋的中間,另外一位女伴也走上來了,兩個人一直在爭論一件事,互不相讓,結果她被推下了橋,掉進了水裡,一直往下沉,結果就淹死了。後來雖然被人找到打撈上來,卻救不活了。這個推她下水的“女”孩,正是她今世的男朋友,兩人是為了愛上同一個男人而引起爭執。時間大約是在一百六、七十年前。今生結局,這兩人之間的冤讎該如何了結呢?我必須把她放到其潛意識的中心點,由她自己做決定,她以超意識的智慧說要化解這場仇怨,不希望繼續冤冤相報下去。這就產生了一個問題,一個正常人,在某種情況下是否有能力妥善地了結這些冤讎?他們兩人今生會不會再互相傷害?對於這一點,必須由她自己決定,一般人在發出這種心意之後,多半會產生一些無可理解的影響,使對方或多或少地滋生相同的心境去做同一方向的調整。為了更加堅定她的決心,我帶她闖進十年後的世界裏,看到他們兩人已組成了一個家庭,育有一子一女,平順地過日子,兩人的感情也相當平穩。這樣一來,她的心就安了。

三、因怨生恨,因恨生愛

堂哥車禍死後,竟然造成玉含一種特殊的悲痛,因為她在一個月前夢見自己被撞死了,正是堂哥死時的模樣。她莫名其妙地主動處理了所有的善後工作。事後,一種無形的恐懼在玉含的內心逐漸擴散,尤其每當面對她的男朋友時更是如此,她有不祥的感覺,感到他堂哥的死,跟男友似乎有着某種微妙的牽連,但卻說不上來到底是什麼關係。幾個月內,她已被這種奇妙的憂懼折磨得不成樣子,失眠、憂鬱、焦躁、衝動、壞脾氣通通來了。她找不到人可以解決這種困擾,只好來找我試試前世催眠治療。首先她看到是一個白衣女孩,新婚不久後,發現丈夫不忠而離家出走,竟被一名無賴漢尾隨,這個無賴強逼她到僻靜無人之處要對她非禮,她竭力抵抗,卻被摔得渾身是傷,她的內心裏有一股怨氣,心想將來一定要報復。最後,她以一個木盆當武器,擺脫了無賴漢的糾纏,不斷地在濃霧中跑,卻不幸迷了路,又被追上了,她仍然奮力抵擋,結果被那個無賴用她的髮針刺了幾下,且被推落水中。她看到這個白衣女孩在水中漂,她的木盆也跟着漂呀漂,然後看到她撞到了一個什麼東西,她感到一陣劇烈的頭痛,接着就看到自己在空中飄,看着下面的白衣女孩在水中漂流,臉朝下,可以感覺到太陽已很高了,天好亮。她死了!這是發生在大約七百五十年前,元朝時代的事情。她可以認出那個無賴就是她今世的男朋友;而那個對她不忠的丈夫就是她今世那位車禍過世的堂哥。

疼惜麋鹿的女孩她看到一個人在森林裏奔跑,追獵一頭麋鹿,一箭射出去,命中了它的後腿,倒了下來,她跟那個人追了過去,看到它流了很多血,仍然在掙扎,眼神哀求般地看着她,好像在向她求救似的,她也動了慈心,想保存它的命,可是另外一個人卻不肯,仍然揮刀向鹿刺過去,她試圖去阻止,可是鬥不過他,兩人展開了一場小搏鬥,她感到手腕被抓得極痛,接着被甩開,當她轉過頭來看那頭鹿時,又接觸到了它的眼神,哀求埋怨的眼神里,流着眼淚,顯然它是在哭泣,然後眼睛就失望地、無力地、慢慢的閉上了。她可以看到自己在旁邊發抖,兩人都是穿着粗棉布衣服的獵人打扮,她自己是女的,屠鹿者是跟她很親近的人,不像是丈夫,倒像是哥哥。她說這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地點應該是在中國北方,她又說,可以很清楚地認出那頭鹿的眼神,確定它就是今世的男朋友;那個獵人哥哥則是車禍過世的堂兄。

被謀殺的女孩現在她看到了比較現代的景象,她留個辮子,穿着白色的上衣,藍色的長學生裙,在一個大學裏念書,這個學校是在山坡上,校門從旁進入,有點斜斜的,門呈圓拱狀,校園附近很荒涼,野草叢生。她無法記起確切的地點,只看到學校附近有一個湖,湖畔有樹林,感覺到校門是窄窄小小的。首先她看到自己穿着制服在校園裡走着,旁邊跟着一個人,她感到很討厭,而他卻一直討好她。接着又有一個男孩子跑過來了,那個人是她的男朋友,兩名男子一言不合扭打了起來,結果她的男朋友勝了。那個落敗的男孩子躺在地上,不久,有一個女孩過來照顧他,為他擦拭,她微感不悅,彼此瞪了一眼。後來,有一天她在校園裡走,有一個人用一個袋子蒙住她的頭,致使她窒息身亡。當她死後,身體飄浮起來時,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謀殺她的人就是那名女孩,由她指派一名長工所為。她說,那個令她討厭的男孩子就是今世的男朋友;而那個打贏架的男朋友是她的堂哥;至於害死她的,是在今世跟她很親近的人,一個是她姊姊,另一位變成了她媽媽。她可以認得自己那時候的名字叫張麗芳,遇害時間可能是在六十多年前。

結語:玉含只來做了一次的催眠,就看到了這麼多故事,在離開我的辦公室之前,我在催眠中幫她安置處理了這些資料,在催眠後我也跟她做了一番討論,因為這些資料已經對她產生一些衝擊,當我確認她將以平和及智慧的心,正確地處理過去的事件以後,才放心地讓她離開。從此她不再來找我了,一直在工作上專心努力,沒有再鬧過情緒,跟男朋友也相處得還不錯。

四、美滿的姻緣,修自前世

小青是一名三十一歲的小單位主管,已婚,育有一子一女,希望能對自己的過去做一番透視和了解,順便查查看她與丈夫之間的過去。她有個貼心的老公,事業上也還算順利,只是不知為何經常被小人所陷。她很快就進入深度的催眠狀態,看過一個與工作上的同事有關的前世之後,旋即轉入一個非常戲劇化的前世,現在敘述如下:她看到自己是個四、五歲的孩童,有位員外正撫摸着“他”的頭,他顯得十分天真無邪。五年後,她看到自己在服侍這位員外喝湯藥,看起來他們兩人應是父子,但沒有看到母親是誰。童子十八歲長大後,結了婚。她看到自己牽着馬去把新娘迎回來。可是他對妻子似乎沒有什麼感情,雖然第二年就為他生了個兒子,他還是對她沒什麼感情,兩人徒具表面的婚姻形式,其實有如陌路。這時他老爹還在,諄諄告誡他要求取功名,不可心野。他事父至孝,不敢做越軌之事。等老爹死後,他就大興土木,蓋了一座宮殿般的房子,夜夜笙歌,特別寵愛一名侍妾,名叫怡姬,不到三年,家起大火,所有財產燒個精光,怡姬也被燒死,而他的元配夫人則不知去向。他就變成了乞丐,佝瘺難行,後悔不聽老爹的教誨,於是痛下決心,求取功名。他一路乞討到達京城長安,獲得善人的幫助完成考試,奪得殿試第三名。這時,他記起他的名字叫唐秋史,後來當上御史大夫,還娶了朝中大臣的千金為妻,但他一直念念不忘父親及怡姬,也對新婚妻子有情有分。

本來,這個故事是非常圓滿的,可是唐秋史上卻在一切順利、官運亨通時,突然暴斃了,是被御史府一名又老又丑的女僕用一種鎖喉針的暗器所殺,這個惡毒的女人,正是和他毫無情義的前妻喬裝的。這個害死過她的女人,今世也以一名同事的身份出現過。不過,我們並沒有進一步去了解從唐朝到現在的這一段期間,兩人輪迴交鋒的經過。怡姬在今世是她高中時的一名同學;而那個令唐秋史念念不忘的老爹,就是她今生的丈夫,兩人情意相通,融洽至極,是人人羨慕的神仙伴侶。美好姻緣並非天成,實乃自己的前世修歷得來。

五、家庭風波恨連連

貞惠是一位五十二歲的堅強女子,自從丈夫生意失敗,負債纍纍後,她就出來闖事業,十年下來,把這個家穩住了,債還了,家庭經濟也好轉了,老公卻怪她沒有把家庭照顧好,為此她感到很自責,認為有虧女人應盡的責任。最近,她賣了一間房子,原以為有權利處理這些錢,沒想到卻惹來丈夫的一陣冷嘲熱諷,兩人鬧得恨氣衝天,她因此而抑鬱難伸,人就變得恍恍惚惚的,想自殺,也想殺人。她在這種愛恨相交、冤氣難平的心情之下前來求診,急切地想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她看到一輛板車,在馬路上前進,有一個女人坐在上面,車子由一頭瘦驢拖着,一直往城郊走去,來到空曠之處,趕車的人走了,來了一個老頭。

在貞惠的故事裡,值得警惕的是,即使人死了,並非一無所知,他的意識仍然可以“看”到、“聽”到周圍的人所說所做的一切事,再把這些事情,加進生命的記憶之中,而在來世的生命中表現出來。由此可見,人與人之間,的確不可隨便相互陷害。他們夫妻兩人至少已經糾纏了五個人世了,還要繼續冤冤相報下去嗎?他們今世該如何做呢?至於那位在前救她,且與她(他)結為連理的女人,將來是否具有何種緣分呢?人,就是生生世世沉迷在這種無窮盡的愛恨輪迴中,樂此不疲。一恨未了,他恨又來,恨恨難消;一愛未成,他愛已生,愛愛難圓。愛情,實在是人生最大的業障啊!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她一直斷斷續續地患着背痛的毛病,直到她看到前世自山上掉進山谷摔斷背部之後,背痛才開始好了起來。今後的決定一個禮拜之後,她回來再做催眠,一探下回分解,我跟她說,今世最重要的課題是去解決她與丈夫之間的恩怨。她也決定要在今世將這一段愛恨情仇做一個圓滿的解決,所以,即使有一萬個不願意,她也決定用愛心與耐心,來跟丈夫和平共處下去。這一個決定是正確的,但這一條路並非一帆風順,需要很大的愛心、智慧與毅力才可能辦到。然後她表示很想看一看她跟她婆婆之間的關係,她說,當初來提親時,她婆婆臉色一沉,顯然不喜歡她,也看不起她的娘家,這一個印象,一直留存在她的記憶之中,無法忘懷。在催眠中,她看到有一世自己是個小男孩,是她今世婆婆的兒子,這個婦人拿着雞毛撣子打他,他一直跪着挨打,不敢起來。後來這個婦人棄他不顧,隨着情夫出走了。他最後才由善心人士收養。這一對好心的夫婦,就是她今世的父母。而在更早的一世里,她看到自己是一名婢女,常遭女主人毒打,那個女主人就是她今世的婆婆,後來她忍無可忍,就用毒藥謀殺了她,她自己因此被砍了頭。這對婆媳的恩怨極深,非有極大的智慧與愛心是無法化解的,在催眠中,我要她用超意識的智慧與能力來處理這件事情,而她也得到了最好的答案。我又帶她進入來世,她看到自己不再和今生的婆婆和丈夫碰面。我想她今世似乎已經得了(道),曉得如何去處理這些錯誤與惡業的人際關係,從此進入安祥、圓滿、快樂、幸福的生活。

她還看到下一個重要的生命時期是在西元二零八七年,這時她變成了一位翩翩少年,帶着新婚的妻子,在巴黎度蜜月,這個妻子就是前世救過他,也跟他結過婚的女人。他們兩人的長相不像西方人,應該是東方人,但似乎不是純粹的中國人或日本人。他在蜜月旅行之中看見了埃及的金字塔。當時的飛機較小,而且比較扁平,有些像蝙蝠的形狀,速度很快。另外有一種快速的交通工具,類似日本新幹線的子彈車,穿梭在全世界各地,十分便捷。國家與國家之間的界限已經消失了,隸屬於不同的大聯盟。人民好像可以自由地前往聯盟里的任何地區旅行或就業。在他的工作場所里,可以看到來自各地的東方族群聚首共事,彼此之間相互尊重。他們所穿的衣服都是亮亮滑滑的,以銀色系列居多,讓人感到格外輕鬆舒服,走起路來也更加輕快。他們的家就在一個圓形的建築物里,採光良好,地面很光滑,傢俱以圓的線條居多。他還可以看到辦公桌上自己的名牌,但認不出那上面的字,因為既不是中文,也不是英文,而是像阿拉伯或泰國文字,是她今世的認知能力無法讀出來的。他的工作是操縱十分精密的儀器,包括一座觀測太空與星球的大型銀幕,可以看到太空船的飛行狀況。這一世他與妻兒享盡了人間的樂趣,這種恩愛關係將會延續下去,直到西元第三十五世紀為止。

佳緣非天成,因此,不論惡緣或良緣,絕非老天爺刻意安排,而是人們自己創造出來的,我們不能責怪老天爺厚此薄彼。當你的丈夫或太太對你不好時,最好不要怨天尤人,繼續讓惡緣越結越深,使你永世不得超脫。而應致力於用愛心將惡緣終結掉,以確保今生後半段日子的順利,以及在來生得到一個美滿幸福的姻緣。沒有得到愛情的人,就沒有埋怨的權利。如何了結惡緣,開創或延續甜美的良緣,正是我們每一個人這一生當中,必須好好去完成的大事。

結論

我們已經看到了五種不同類型的愛情:包括由恨到愛、因仇生愛、因缺憾而愛、由恩而愛、由慕而愛,這些都是愛,也各有不同的情、不同的感受。宇宙人生的大道理就是:不管你有什麼理由,不管你們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糾葛仇怨,都得以相愛來了結;至於相愛之後會發生怎樣的情,就由你們自己走了,遊戲規則的彈性和通融,仍由你們兩造自定。如果恩怨混雜不清,機緣一定會再把你們兩人聚在一塊兒,要你們好好地、正正經經地重新過一遍。昔日你恨我仇,今日你依我依,小心來日愛破頭,愛情,就是解決人世間一切恩怨的萬應丹。愛情,意味着道義、責任、義務。愛情,也是人生最大的關口,處理得好,可以得到幸福,消解業障;處理得不好,不但今世如進活地獄一般,來世還要消更大的業障,做更多的付出。希望大家多多關心、學習如何去得到幸福的愛情,不要造惡業,以致於世世受苦受難,也徒呼奈何。有時候,我們也不得不羨慕單身貴族們的偌大福氣,他們今世竟然可以逍遙“情”外,免去了那麼多麻煩。是的,良緣並非天定,必須由每一個人自修而得。唯有用更大的愛與慈悲才能補足今生的缺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