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45分鐘改寫歷史 中國被蒙在鼓裡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川普45分鐘改寫歷史 中國被蒙在鼓裡

“那我也定在4月會談吧。”(美國總統特朗普)

3月8日下午5時出頭,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總統辦公室)里,特朗普突然拋出的這句話令韓國國家安保室長鄭義溶、國情院長徐薰和駐美大使趙潤濟瞠目結舌。

當時鄭室長介紹了朝鮮勞動黨委員長金正恩希望與美國舉行首腦會談的意思後,特朗普立刻接過話講“好啊,告訴他越快越好”。

在鄭室長謹慎地提醒道“韓朝首腦會談定在了4月份……”時,特朗普突然提出“同時在4月會談”。現場並沒有提出將朝美首腦會談安排在5月舉行的方案。特朗普講完這句話後看向彭斯副總統、約翰·凱利秘書室長、馬蒂斯國務卿和麥克馬斯特白宮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聳肩表示“看吧,我早講了會係這樣”。

不願公開姓名的一位消息人士講“鄭室長在橢圓形辦公室的45分鐘會談結束後前往白宮其他辦公室與麥克馬斯特溝通協調對外公開的文本內容,成功將事實上意味着‘韓朝會談之後’的時間點‘5月(by May)’寫入其中”。也就係講,兩次首腦會談險些同時安排在4月份舉行。

《紐約時報》(NYT)3月10日(當地時間)報道稱“特朗普總統在短短45分鐘里就改變了歷史”。因為特朗普當日聽完鄭室長的介紹後當場就表態同意與朝鮮舉行首腦會談。

不過,這45分鐘事實上還凝聚了長達45天以上的努力。

外交消息人士透露“美國從舊年開始就已經通過朝美溝通渠道了解到朝鮮希望‘直接通過首腦對話解決雙邊問題’的意向”。朝鮮熱衷於自上而下(top-down)解決問題,而這些情況早已被實時報告給特朗普等美國領導層。

不過,舊年正值“最大限度對朝施壓(maxim um pressure)”時期,而且朝鮮並未表現出任何想要對話的誠意,因此美國決定“繼續施壓直至朝鮮主動站出來要求對話”,認為“當最大限度的施壓收到成效,朝鮮開始感到吃力時,才係最好時機”。

在這種情況下,以朝鮮參加平昌冬奧會為契機,朝美間接觸日漸頻繁。這時大約係1月20日,剛好係彭斯副總統赴韓參加開幕式半個多月前,也係鄭義溶室長赴美與特朗普總統進行橢圓形辦公室會談47天前。

美國中情局(CIA)拿到朝鮮希望與彭斯副總統會面的情報後,朝美正式開始展開幕後接觸。據稱在此過程之中,美國完全繞過了國務院。朝鮮當初希望舉行“彭斯-金與正會談”,就係為了推動朝美首腦會談。那麼,朝鮮又係為咩在會談前兩小時取消了這次會談呢?

外交消息人士介紹稱“外界傳聞講彭斯副總統前往天安號紀念館參觀並宣布新的對朝制裁措施係導致朝鮮取消會談的原因,但事實上朝鮮根本不在意這些情況”。

事實上,朝鮮在會談前一天看到彭斯副總統在招待會和開幕式上表現出“完全無視朝鮮”的反應,擔心“金正恩妹妹(金與正)參加的這次會談可能會以不好的結局收場,因此朝方代表團深夜接到平壤的指示取消了會談”。也就係講,朝鮮並非排斥與美國對話,取消會談只係為了減輕金與正的壓力而作出的無奈之舉。

據講,這次在鄭室長一行訪美之前,特朗普已經得知金正恩提議舉行朝美會談的情況。鄭室長從朝鮮返回後,立刻向麥克馬斯特顧問轉達了這一情況,兩國的情報機關進行了密切的情報交流。

外交消息人士講“雖然特朗普已經提前得知鄭室長要傳達的大部分消息內容(首腦會談),但沒想到他會在現場作出決定”。這意味着,“談判家”特朗普可能自上任以來,一直在苦苦等待這個機會。

另有相關人士表示“特朗普已經下定決心,決定以自上而下的方式推動這件事情”,“在這次會談中,美國可能會與朝鮮一樣,也係由特朗普先給出總體方針(談判指南),然後讓下面的人根據這個指南推進會談”。

因此,有睇法認為,在朝美兩國為首腦會談進行磋商的過程中可能不會出現安排金與正赴美或蒂勒森赴朝等“中間階段”。

關於鄭室長向特朗普傳達的“特別消息”,消息人士表示“鄭室長傳達了赴朝特使團對金正恩的印象、金正恩講嘢的語次、特使團對金正恩表態的分析等情況,並簡單介紹了金正恩關於美國的表態內容”,“並唔係金正恩特別要求帶給特朗普總統的消息”。

這位消息人士表示“部分媒體猜測金正恩向美方傳達的特別消息可能包括簽署朝美和平協定與朝美關係正常化、在平壤設立美國大使館、釋放扣押的三名韓裔美籍人士、凍結與廢棄洲際彈道導彈(ICBM)等內容,這些並非(金正恩傳達的特別消息)事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