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何清漣:「粉紅財團」生死劫背後的權力鬥爭 修憲雖成激斗會貫串到20大

利用權力搶錢的中國權貴與富豪惶惶不安,擔心自己步吳小暉後塵。中國有句老話,「奪人錢財,有如殺人父母」,這些「粉紅財團」的生與死,背後卻係習近平與紅色權貴及江胡時代老權貴之間的激烈鬥爭。這種鬥爭正在繼續,並將貫串習的第二個任期。如果脫離這點來分析2018年兩會的修憲波瀾,基本係冬烘之論。

“粉紅財團”的生與死,背後卻係習近平與紅色權貴及江胡時代老權貴之間的激烈鬥爭。

最近,所有媒體都在聚集中國的“兩會”話題之時,一條至關重要的消息卻完全被忽視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副所長張文奎發表《中國要警惕粉紅財團否則可能發生危機》一文,因文中首次區分“紅色財團”與“粉紅色財團”,敏銳一點的觀察人士立刻明白中國政府將重點整頓哪類“金融大鱷”了。

財團被標註“紅色”與“粉紅”的依據

張文原標題係《宏觀病症的微觀病灶:財團化與金融風險隱患》,文中提到,中國經濟有兩個微觀病灶,其一係大量的殭屍企業;第二個微觀病灶就係財團企業,第一個因歷年講得很多,該文一筆帶過,重點係分析第二個微觀病灶。

在此需要解釋一下何謂“殭屍企業”,殭屍企業係指已停產、半停產、連年虧損、資不抵債,主要靠政府補貼和銀行續貸維持經營的國有企業。官方報告稱:2005-2013年的工業部門殭屍企業比例大約為7.51%。民間報告認為此數字低估。

接下來分析何謂“紅色財團”與“粉紅色財團”。

在世界各國,財團企業均係指若干個經營範圍不同、業務領域各異的大企業組成的聯合體。在中國為咩有了顏色,而且係紅色系列?這係因為共產主義崇尚紅色,中共政權號稱紅色政權,所謂紅與粉紅,係用來標明這些財團與中共政權之間的關係遠近。紅色財團,係指國有企業特別係央企財團,多列入中國500強甚至世界500強,涉及金融證券、房地產、國際貿易,共計90多家,每家央企下面平均有500多個法人企業,層層疊疊,一般都有五六層,多的有十一、二層,結構複雜,業務龐雜——這些國有企業係中國政府的財稅支柱,被中共官方稱之為“共和國長子”,貸款、政策方面都有極大優惠。

粉紅財團系指民營企業建立的金控集團與互聯網巨頭涉足金融領域形成的小金控。

粉紅(即淺紅色)財團。張文奎的文章講:“啲大民營企業集團也通過類似套路實現了財團化,如中國民營企業500大榜單中,許多都成為財團了,其中與政府或政府官員有密切聯繫的可以算係淺紅色財團。”但他沒點名這些財團包括哪些。筆者將根據中國曆年報導,指出粉紅財團的類別及其中的“大個兒”。

粉紅財團的主力都有邊個?

中國的金融領域進入門檻極高,需要審批的金融牌照主要包括銀行、保險、信託、券商、金融租賃、期貨、基金、基金子公司、基金銷售、協力廠商支付牌照、小額貸款、典當12種。

根據中國數家財經媒體報導,自2002年金融業混業經營放開後,經過十餘年的發展,中信系、平安系和光大系先後完成了全金融牌照的置辦,但民營資本獲得全牌照的就只有版圖龐大的聽日系。牌照之爭就係背景之爭,已經集齊或即將集齊金融全牌照的企業共有四類:第一類係以央企為代表的全牌照金融控股集團(以下簡稱金控);第二類係以地方國資委整合地方資源成立的金控;第三類係民營企業建立的金控集團;第四類係互聯網巨頭涉足金融領域形成的小金控。

前兩類當然係國字型大小的紅色財團,後兩類則係粉紅色財團。由於中國資訊不透明,他們背後有咩人,國內媒體不敢報導。但西方媒體卻從各種管道得到資訊(中國高層權力鬥爭的手段之一係向外媒曝料),聽日系、阿里系、安邦系、萬達集團等等,都係《紐約時報》近年用深度調查報導揭了底牌的粉紅色財團。

“粉紅財團”背後的政治靠山

吳小暉的安邦崛起迅速,因吳善於利用“鄧小平的外孫女婿”這一身份資源,2003年以3億人民幣資本起家,至2017年,資本擴張成9000多億,成為擁有金融全牌照的大財團。

吳小暉善於利用“鄧小平的外孫女婿”這一身份資源。

王健林的萬達背後係一群靠山。據《紐約時報》記者傅才德長達數年的調查,其股東包括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賈慶林、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兆國,現任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姐姐齊橋橋及其丈夫鄧家貴(2009入股,2012年退出),前國家主席胡錦濤之子胡海峰控制的一個基金會、中國前總理溫家寶女兒溫如春的商業夥伴金怡等。

王健林的萬達背後係一群靠山。

肖建華,享有“資本市場超級白手套”之稱,其資本帝國號稱“聽日系”。2014年6月4日,《紐約時報》記者傅才德在《被六四改變命運的商人肖建華》一文中披露,肖建華頻繁利用“殼公司”作為投資工具,掩蓋真正股東身份的投資方式。行內早就猜測肖擁有特權,能夠參與涉及國有資產的交易,並與統治階層的家人共同獲益。肖建華本人承認的商業夥伴就有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的兒子曾偉,他曾出面代曾偉收購山東魯能電力,以30多億代價鯨吞估值高達700多億的魯能。與他有商業關係的還有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賈慶林女婿李伯潭,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戴相龍的女婿車峰等。

中國“聽日系”控股集團掌門人肖建華。(翻攝自博聞社)

創造了淘寶網的馬雲,一直以依靠市場開拓致富的形象出現,傅才德在《阿里巴巴上市背後的“紅二代”贏家》(《紐約時報》,2014年7月21日),涉及的紅二代有中共八大元老陳雲與王震的兒子、前總理溫家寶兒子溫雲松、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之子、前政治局常委兼中紀委書記賀國強兒子賀錦雷、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Alvin Jiang)的博裕資本。

以上的粉紅色財團,在江澤民與胡錦濤兩代領導人執政的20年中,通過中共家國一體的利益輸送機制獲得大發展。習近平2012年10月接任中共總書記之後,從2013年開始反腐,清除了170名部級及副部級官員及附從商人,但並未動觸動這些粉紅色財團。但這些粉紅色財團因為恐懼,開始向外轉移資產。

從2014年開始,吳小暉、王健林、肖建華等都向外轉移巨額資金。截至2017年6月,中國外匯儲備30567.9億美元,其時,吳小暉通過保險理財產品籌資,對外投資逾200億美元;王健林在國內大舉借債用于海外投資,投往海外的367億美元,約佔中國外匯儲備的1.2%。由於資本大量向外轉移,外匯儲備流失嚴重,中國政府不得不於2016年8月開始,開展外匯儲備保衛戰、力防金融風險,習近平不久後提出“重構政商關係”的構想。

當局向“野蠻生長”的金融大鱷發出警告

中共打擊粉紅資本,並非毫無預警。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講過不少讓富豪們驚心的話語,比如:2016年12月3日,在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第二屆會員代表大會上,劉士余稱,“希望資產管理人,不當奢淫無度的土豪、不做興風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用來路不當的錢從事槓桿收購,行為上從門口的陌生人變成野蠻人,最後變成行業的強盜,這係不可以的!”劉士余警告講:“挑戰了國家法規的底線,也挑戰了做人的底線,當你挑戰刑法的時候,等待你的就係開啟的牢獄大門”。

被劉士余稱之為“妖精”、“害人精”、“強盜”的資本管理人有哪些呢?業界當時普遍認為,劉士余針對的係以恆大系、寶能系、安邦係為代表的舉牌最為活躍的保險系資金,大膽啲的投資界人士還、公開批評劉士余的言論不當,妨礙金融改革,但並未想到習近平已經下定決心要“重構政商關係”。

於習近平來講,政府正在盡全力防止金融風險,力阻外匯流出,但自家權貴資本不僅不為國分憂,反而加速挖坑,係可忍,孰不可忍?因此,“重構政商關係”的重點就係整頓金融領域,怎麼吃的,就讓怎麼吐,財富轉往國外者先吐。吳小暉的安邦現在已經被中國保監會接管,王健林正在變賣資產償還債務。眾多權貴的“超級白手套”肖建華曾躲在香港四季酒店避風數年,終於在2017年2月被中共當局從香港秘密帶回中國,目前的任務係交待各家帳本的明細帳目。

對習近平來講,正在盡全力防止金融風險,力阻外匯流出,但自家權貴資本不僅不為國分憂,反而加速挖坑。

粉紅財團生死背後的較量

寫至此處,有段舊事無論如何都想提一下。1998年6月,中紀委邀請我去北京參加一個討論防腐反腐對策的內部會議,我在會上毫不客氣地指出:中國的反腐敗,缺的係高層自律。江綿恆經商的各種傳講流傳不息,如果江澤民總書記不能約束自己的子女,就會起示範作用,上行下效,從高層到基層官員,人人都想“從國家呢度挖一塊”。這種情況,危害國家係顯而易見之事,自身的財富也始終見不得陽光,最後難有好結局。

屈指算來,距我那番話不過20年,利用權力搶錢的中國權貴與富豪惶惶不安,擔心自己步吳小暉後塵。中國有句老話,“奪人錢財,有如殺人父母”,這些“粉紅財團”的生與死,背後卻係習近平與紅色權貴及江胡時代老權貴之間的激烈鬥爭。這種鬥爭正在繼續,並將貫串習的第二個任期。如果脫離這點來分析2018年兩會的修憲波瀾,基本係冬烘之論。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