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精品推薦 > 正文

從風光女星到瘋癲性奴 她才華橫溢卻換來悲劇人生

都講“成名要趁早”,然而早早走上人生巔峰,卻將一手好牌打爛的明星,也不在少數。

弗朗西絲·法默就係這樣一位悲情女星。這位名不見經傳的好萊塢演員,戲劇而痛苦地度過了一生,卻在死後才影響了很多人。

蘭姨主演過她的自傳電影,涅槃樂隊主唱科特·柯本為她寫歌悼念。但這並唔係因為她的作品多麼偉大,而係因為她的悲劇人生,實在令人唏噓。

1913年,法默出世於西雅圖的一個中產家庭,母親係寄宿家庭的營養師,父親係律師。

作為家中最年幼的孩子,法默並未得到老小應有的寵溺和偏愛。父母在她4歲的時候決定分居,之後母親帶着法默投奔了遠在洛杉磯的法默的姐姐。

6歲那年,他們又回到西雅圖的父親身邊,儘管父母仍然執意分居,他們也像完好的家庭一樣,住在同一個屋檐下。

(圖源:fanpop)

或許係非同尋常的家庭環境,又或許係天性使然,法默自小就很有想法。她很聰明,中學時就開始讀尼采。18歲,以一篇《上帝死了》獲得學術寫作獎。

發現自己的表達天分後,法默進入華盛頓大學,修習戲劇。在呢度,她接觸到大量的劇本,充分激發了她的表演靈感,也讓她更加渴望成為百老匯的戲劇演員。

22歲那年,她卻誤打誤撞與派拉蒙影視公司簽下7年合約,成為好萊塢的一名演員。

很快,她嫁給了演員勒夫·埃克遜。

(圖源:cinemarx)

接到了兩部大IP電影:《爸媽好煩》(Too Many Parents)和《邊境航班》(Border Flight),好萊塢娛記們稱呼她為:炙手可熱的新女星。

《爸媽好煩》電影海報(圖源:oocities)

這係很多女演員渴望的生活,一切看似完美,但對法默來講,卻係一種折磨。

早年的反叛個性並未褪色,反而因為事業的不順激起新的浪花。公司將法默定位成徒有其表的花瓶女星,這讓向來追求深刻的法默感到痛苦。

對於強權,她有種本能的反抗。公司越係這樣安排,她就越係不屈服。她不願遵從嗰啲潛規則,也不想和其他藝人維持塑料友情,好萊塢的派對一概唔去。

(圖源:tribute)

為了靠近自己“嚴肅的演員”定位,法默又私下聯繫劇團,想要參與戲劇演出。

作為當紅女星,法默為話劇《金童玉女》帶來了巨大的票房收益,也因此和話劇作家奧德茨互生好感,產生了婚外情。

(圖源:oocities)

法默一生的黃金時期只有咁幾年,她綻放得太早,也凋謝太快了。1939年,28歲的法默因屢次拒絕合作、我行我素的作風,引起了公司的反感。

她的演出多次從主演降級成配角,或者乾脆係啲沒有挑戰性的角色,這讓她感到乏味。

(圖源:theredlist)

和奧德茨的這段婚外情也被證實不靠譜,這個男人只係利用她的名聲炒熱了戲劇,並不想和她白頭偕老。

傷心之餘,法默的婚姻也受到波及,29歲那年,她有了和母親一樣的結局:離婚。

(圖源:doctormarco)

1942年係法默噩夢的開始。派拉蒙對她的不聽安排、墮落感到絕望,決定雪藏她。事業一再滑坡,感情上無人寄託,她沉迷於酒精,變得暴躁,惶惶不可終日。

弗朗西絲·法默同名電影劇照

10月的一天,法默因為違規駕車被警察攔下。結果她沒帶駕照,又對警察出言不遜,被關押了24小時。

審判結果係:罰款500美元,判刑180天,緩刑處理。

法默當場交了一半罰金,卻遲遲未交餘款。等到警察不得不強制執行,揾到了她住的酒店,破門而入時,她正趴在床上,因酗酒而沉睡。

(圖源:fanpop)

第二天,法默就被帶上法庭。法官當場判處她3個月的監禁。法默顯得非常激動,她破口大罵,向法官扔東西,還企圖逃走,撞倒了警察。

當警察把法默制服住,她大喊:你有過心碎的感受嗎?

(圖源:flickriver)

警察看出她的“不正常”,商議之後,將她送去了精神病院。在呢度,她被診斷成“躁狂抑鬱症”。

幾天後,法默又被送去洛杉磯一家療養中心,這一次被確診為“偏執型精神分裂症”。

(圖源:messynessychic)

於是法默被當作精神病人,開始接受常規治療。治療伴隨着巨大的生理劇痛,頭昏,噁心,失眠……

9個月後,法默終於承受不住這種非人的折磨,她逃出了療養院,後來在母親和法院的爭鬥下,被安排回到父母身邊。

法默和父母(圖源:oocities)

治療的副作用讓法默變得脆弱、敏感,情緒不穩定的她會突然攻擊別人,包括家人。

在母親看來,法默顯然係“不正常的”,對此她的決定係:把法默再次送進精神病院。

法默兩次被母親強行送進精神病院。第一次,發生在她和母親打鬥後不久。然而當她出院沒多久,有次和父親一同出遊時,倔強的法默又逃去各地流浪,後來被送回母親身邊。

這一次,法默的母親把她送進精神病院,開始了長達5年的治療。邊個都知道,這種生活意味着暗無天日的監禁。

示意圖(圖源:cantonasylumforinsaneindians)

在法默死後出版的自傳《聽日會來嗎?》中,法默回憶了監禁生活係多麼變態、殘忍。

(圖源:oocities)

因為失去人身自由,昔日當紅女星淪為了看護的性奴,而且只要給看護20美金,邊個都能跟這個沒有自我保護能力的犯人來一發。

身體受到侵害的同時,她也遭到了變態的虐待:數次被人嚴刑拷打、電擊,被迫吃自己的糞便;晚上回到房間,還要被老鼠啃咬遍布全身的傷口,想求救卻無人呼應。

示意圖(圖源:allposters)

有一次,法默回憶道,當她身着捆綁式病服,被看護放入浴缸中,冰冷的水淹沒她的鼻息,她逐漸失去意識,瀕臨溺亡……

示意圖(圖源:cantonasylumforinsaneindians)

這一切非人的遭遇,僅僅因為她暴躁、抑鬱、難以控制情緒,看上去不像正常人。

眼看“病情”沒有得到好轉,父母又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他們在醫生的勸講下,私自同意讓法默接受腦葉白質切除手術。

這係上世紀30年代-50年代用於治療精神分裂症、抑鬱症等疾病的手術,在當時還處於試驗階段,後來專門用來對付嗰啲情緒暴躁、難以控制的精神病人。

在手術成功的情況下,病人會因為失去掌管情緒的額前葉連結組織,從而失去很多壞脾氣,也就能配合治療,易於控制。

(圖源:miriamposner)

這種手術在70年代之後逐漸被淘汰,主要因“強制使人失去反抗意識”這一點,而頗具爭議。但在當時,它卻大為流行,發明者甚至因此獲得了諾貝爾生理學獎。

或許係因為那時,社會的主流觀點係:只要服從、不惹事,像個正常人就好,至於有沒有思想、有沒有自我感受,沒那麼重要。

(圖源:jeffreymichaelkauffman)

1950年3月,由於母親身體需要人照顧,法默被允許釋放,回到母親身邊。

幸運的係,她沒有放棄抗爭自己的合法權利,到1953年,法院恢復了法默全部的民事權利。

她終於係個真正意義上的“人”了,雖然這個抗爭的過程用了近11年的時間。

(圖源:ravepad)

恢復自由身的法默,重新開始正常的生活。她做過接待員、,後來又回到了演藝圈,那係她事業的起點。

只係昨日的輝煌不會重現。

(圖源:jeffreymichaelkauffman)

她擔任製作人,拍了自己的電影《派對終結者》,票房口碑不佳。

她重回戲劇舞台,表現平平,後半生也沒有出現讓觀眾叫好的佳作了。

她得到了擔任主持人的工作機會,卻被電視台耍猴一樣,解聘、重聘又解聘。

有人講,腦部手術切掉了她的壞脾氣,也帶走咗她與生俱來的靈氣。

(圖源:kallmansalley)

法默的晚年慘淡凄涼。重獲自由後,她結了兩次婚,終以分手散場。1970年春,孤身一人的她被診斷為食道癌,不過半年的時間,在57歲生日到來之前,香消玉殞。

(圖源:death2ur)

法默死後,她悲劇般的身世才引起人們的關注。

1980年,《弗朗西絲法默》同名電影出世,蘭姨飾演法默。這部電影讓更多人知道了法默的遭遇。

(圖源:wikipedia)

涅槃樂隊的主創科特·柯本有感於她的遭遇,親自為法默寫了首歌:《弗朗西絲·法默會在西雅圖復仇》。科特的女兒也叫“弗朗西絲”,據講係為了紀念這位個性而悲苦的女神。

(圖源:fanpop)

隨着越來越多人了解她的悲慘遭遇,也有人質疑她自述的“監獄性奴”那段經歷,係否屬實。有記者認為,由於自傳係法默和朋友合著的,這種誇大的講辭只係為了吸引眼球而已。

也有人認為,沒有證據證明她的父母同意她接受腦部切除術,也就係講,她並沒有經歷這種慘痛。

(圖源:themorningnews)

但長達11年的監禁生活係真嘅,她的青春被消磨在藥物治療中也係真嘅。

法默對外界的激烈反應、暴躁、衝動,恰恰講明她非常渴望得到理解。

然而當時,特立獨行並不符合社會主流價值。這位個性了一輩子的女星,終究還係少了些運氣,沒能遇到真心對她好的人。

家人從不關心法默的成長,即使在她的人生低谷,也沒能給予足夠的支持;更不用提生命中的幾個男人,也不過係扮演了過客,得意時討好,失意時人走茶涼。

懷才不遇常有,孤獨常有,難的係被人耐心對待,小心翼翼地呵護着。任何時候,如果都有人選擇相信你,不放棄你,這真係一種幸運。

願這世間不會再有第二個法默,願每一個孤獨的年輕人,都能被溫柔相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英國報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精品推薦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