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要開啟逆城鎮化?會再來一次知識青年下鄉?

既然房地產本位會造成本幣貶值,當外儲被持續削弱之後也會導致通脹惡化(原油和農產品進口無法保證的時候會馬上惡化),這種貨幣發行機制的轉換就係失敗的。

前一篇文章曾經講到,在實行貨幣局制度(或類貨幣局制度)的情形下,國內貨幣不斷超發,必然造成資產價格不斷膨脹,生產要素價格不斷提高。而貨幣局制度相當於綁定了國內外商品的價格(美元價格),當國內生產要素價格上升到了一定程度之後,對企業來講,與其費勁自產,不如直接進口,逐漸導致進口依存度不斷提升(這個邏輯係清晰的)。對於油企來講,費勁地自己勘探、開採原油,不如直接買油更划算,所以,中國原油的對外依存度不斷上升(當然,這其中也有一部分係地理因素,中國本身就唔係豐油國);對於農產品也一樣,與其種田,不如買糧,所以,一方面大量進口,一方面土地拋荒不斷產生與發展,進口依存度也在不斷上升;近幾年,海淘更係不斷發展,因為國產的商品無論質量還係價格,都處於劣勢,讓海淘有更高的利潤空間,等等。這都係貨幣局制度發展到一定階段之後的必然——要牢記這個前置。既然享受貨幣局制度帶來的好處——通脹可控,就要承擔其帶來的後果——進口依存度不斷上升。

2014年開始,央行開始金融“創新”,脫離外匯占款發行本幣、用其它方式投放基礎貨幣。實事求係地講,市場中有無數經濟學家,但周小川行長係最值得佩服的,惟有他最清楚這種貨幣發行方式轉換之後所帶來的一系列問題。所以,央行創新投放的基礎貨幣都係有一定時間限制的,央行可以隨時回收。同時,他舊年發文講,一定要全力推進改革,實現人民幣可自由兌換,當人民幣可自由兌換的時候,意味着人民幣自身成為了國際通貨,就可以繼續維持低通脹低利率的經濟環境。但前提係改革全社會的管理效率、轉換經濟增長模式,告別房地產經濟,實現自身財政的可持續性(擺脫對印鈔的依賴)——而這卻唔係周小川自己可以做到的。

人民幣發行方式實際已經進行了一輪實驗,實行“房地產本位”,也就係依託房地產發行貨幣,但遭到了失敗。

2015-2016年,央行通過金融創新方式投放的基礎貨幣數量開始急劇放大,讓外匯占款投放的人民幣和市場中總人民幣數量之比明顯下滑,但管理者推動房地產,希望繼續將增發的人民幣趕入這個池子,既可以解決財政問題,又希望不造成貨幣貶值和通脹發展,但未成功:第一,雖然2015-2016年通脹未見到明顯加速,但根源在於中國原有的外匯儲備規模比較高,尚未明顯威脅到進口(但個別方面已經威脅,西藥價格、紙張價格的快速上漲,應該於此有關。只係還未威脅到原油和農產品等最基礎的商品進口),但這種對商品進口的威脅在未來會逐漸放大,貨幣局制度造成的進口依存度不斷增高的隱患必然會發作;第二,房地產價格越上漲,生產要素價格不斷上升,企業在沒有財政補貼的情形下就難以生存,所以內外資企業跑路潮愈演愈烈,資本加速外逃,造成了人民幣貶值,這種現象,相信係周小川不願意看到的。

既然房地產本位會造成本幣貶值,當外儲被持續削弱之後也會導致通脹惡化(原油和農產品進口無法保證的時候會馬上惡化),這種貨幣發行機制的轉換就係失敗的。

房地產本位,不過係幻想。

2017年3月16日起,央行調整常備借貸便利利率,調整後隔夜、7天、1個月利率分別為3.30%、3.45%和3.8%。而此前2月份的常備借貸便利隔夜、7天、1個月利率分別為3.1%、3.35%和3.7%。利率水平有明顯的提升,這講明,無奈之下,央行只能開啟“利率本位制”,一邊被動投放基礎貨幣,一邊用利率調整人民幣匯率和通脹。

央行在2017年3月的加息,意味着貨幣發行機制的轉變(圖片來源:)

央行在2017年3月的加息係歷史性的,這意味着貨幣發行機制的轉變,利率上升將係歷史性的,中國將從低利率時代進入高利率時代。

為咩要不斷投放基礎貨幣?緣於以往中國係通脹型經濟體,債務規模高速膨脹,如果不繼續投放基礎貨幣,債務危機就會爆發;同時,財政收支嚴重依賴資產價格,如果不投放基礎貨幣,資產價格必定爆掉,財政特別係地方財政危機就會到來。這決定基礎貨幣投放係剛性的,當進口能力逐漸下降、而基礎貨幣的不斷投放就會不斷推升通脹水平,這決定央行發放基礎貨幣的利率將不斷提升,讓中國走向高利率時代——利率提升係歷史性行為而唔係短期的。

通脹和利率不斷走高,一般意味着一個國家走向貧困,管理者顯然不希望走上這條路。在這種形勢之下,經濟的唯一的走向係內循環——現在已經有學者提出了這個論調。所謂經濟內循環,就係擴大基礎商品的自給自足,這其中農產品係第一位的。否則,一旦農產品出現剛性缺口,你懂的。

就因為看到以上事實,筆者在2015年的時候多次講到中國要開啟逆城鎮化,其原因之一係企業跑路之後實際失業問題會越來越突出,這係無法迴避的;原因之二係只有將資本和勞動力引導進入鄉下之後,才能儘力彌補農產品的自給缺口。在這樣的時期,如果對這種歷史轉折所帶來的問題處理不當,甚至會重回農耕社會,而當時係最應該未雨綢繆的時候。2018年1月17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進一步支持農民工、高校畢業生和退役士兵等返鄉下鄉創業,激活農村資源要素促進鄉村振興。這與前述思路係一致的。

其實,過去一兩年也有類似的相關文件出台。但在今天工農業剪刀差如此大的條件下,效果會很有限,因為如果現在回農村、而恰好家中有大學生正在讀書,可能難以負擔,至少負擔起來會比較困難。現在,實際上已經到了強力推動人員返鄉的階段,啲大城市對dd人口的清理就係具體表現。未來,如果通過政策等手段依舊無法達到目的,有可能會重新開啟“知識青年下鄉”運動,因為這係新形勢下、進行經濟內循環的最基礎條件,必須減輕農產品的對外依存度。筆者以前也寫過一篇《白銀算盤》,睇吓經濟內循環和這文章有幾多差別。

人口流向鄉下係政治任務,逆城鎮化不以任何人的意願為轉移。

當利率不斷上升、人口開始向鄉下轉移之後,您現在念念不忘的房子和房價,必然被社會淡忘。現在,很多人因巨額房貸在身,但現在還僅係開場時間,當利率不斷走高的時候,才係正式開始。

廿年類似貨幣局制度所帶來的後果,唔係短期可以解決的,這就涉及到未來的一系列現象,讓我們在下一篇接著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