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磨殺驢!高崗饒漱石等人被政治謀殺的真相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卸磨殺驢!高崗饒漱石等人被政治謀殺的真相

「五馬進京」之一的鄧小平,在一九八零談到「黨的若干歷史問題」時講:「...高崗也找陳雲同志談判,他講:搞幾個副主席,你一個,我一個。這樣一來,陳雲同志和我才覺得問題嚴重,立即向毛澤東同志反映,引起他的注意。高崗想把劉少奇同志推倒,採取搞交易、搞陰謀詭計的辦法,係很不正常的。所以反對高崗的鬥爭還要肯定。」我們僅僅從這兩句話里,看出第一鄧係告密者角色,第二毛係向高饒發起攻擊的幕後總指揮,鄧充當毛的打手,並取得毛的信任。

鄧小平係“高饒事件”的主要告密者之一。(網絡圖片)

1954年發生的“高饒事件”,係中共成為執政黨後第一次嚴重的黨內鬥爭。1955年3月,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會議通過了《關於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的決議》,開除了高、饒的黨籍,定性為“企圖篡奪黨和國家的領導權力的毫無原則的陰謀集團”。文革後“高饒事件”係僅有的兩個維持“原判”的事件之一。1981年6月,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仍然稱高、饒係“野心家”,“陰謀分裂黨、篡奪黨和國家最高權力”。流亡美國的作家王若望曾生前撰文《高、饒、劉志丹之死——揭開“政治謀殺”之謎》指出,鄧小平和斯大林係“高饒事件”中告密者的角色,毛澤東係向高饒發起攻擊的幕後總指揮,鄧充當毛的打手,並取得了毛的信任。

有關高崗與饒漱石之死的記載自相矛盾

高崗、饒漱石死得不明白,有關高、饒事件的歷史資料也各執一詞,而且自相矛盾。他們二人皆死在毛澤東之手,但怎麼死的至今還係個謎。劉志丹與高崗係創建陝甘寧邊區的開拓功臣,劉死於一九三六年四月,比高崗早死十八年,他係在山西興縣三交鎮與閻錫山部隊作戰中壯烈犧牲,黨史上把他寫成烈士、英雄,而且毛澤東將陝北的保安縣改名志丹縣以志永久紀念。不過有關劉志丹部的敗績,劉係否壯烈殉難,又出現了幾個重大疑點。

這三個中共的“功臣之死”都係政治謀殺性質,中共黨史係為毛澤東歌功頌德,其中的許多謊言已被識破,但文章標題所列名的三人尚陷於雲深不知處中,故合併在一起,給以大膽懷疑,小心求證,探明其真相,只能作為初步嘗試耳。

藉機削藩毛澤東自毀羽翼

毛澤東生怕地方權力膨脹,便開始削藩,即削弱地方大員的權力,原來中共將大陸地方上的組織分成五大分局,分局黨委書記兼任該軍區政委。一九五二年八月,黨中央下令調動高崗(東北局),饒漱石(華東局),鄧小平(西南局),鄧子恢(中南局),習仲勛(西北局)調去北京擔任中央機關和國務院的領導職務。當時民間流行“五馬進京,一馬當先”的諺語,“一馬”指的便係高崗,只有他於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站在毛、朱旁參與了開國大典。(當時有位著名畫家繪下了這一莊嚴隆重的場景,可惜沒幾年不得不將這幅名畫剜了個空白,那就係站在毛身旁的高崗副主席。)五馬里還有一名饒漱石,他在進京兩年後,捲入了“高饒事件”中。饒原任華東局書記,調至北京任中央組織部長。這時我剛從上海柴油機廠調至華東局宣傳部工作,在嗰度我認識“一二·九”“一二·一六”北平學運領袖之一陸璀女士。陸係饒的妻子,有一個很可愛的會講法國話的女兒。當時,在發行量很大的《大眾生活》的封面上,我早看過北京大學學生衝出軍警重圍,陸璀首當其衝的鏡頭(《大眾生活》主編系鄒韜奮)。

陸小姐有了知名度,中共便把她派往法國去募集救亡捐款,被吳玉章留下參加華文巴黎《救國時報》的工作,饒漱石從第三國際的莫斯科繞道巴黎回國,有緣與陸璀結識,並結為夫婦。回國後,饒任中共華中局副書記兼宣傳部長。一九四七年,華中局與山東分局合併成華東局,他任書記兼三野政委,司令員為陳毅。饒漱石調往北京任中央組織部長時,忽告失蹤,他妻子都不知道。毛時代關押人往往不通知家屬,只係過了幾個月後,聽到黨內口頭傳達“高饒事件”,陸璀才知道丈夫獲罪的原因:講係與高崗合謀,進行分裂黨的活動,黨內文件用的係抽象詞句,唯有講到高崗的罪狀里,有一條具體事實:高崗與蘇聯斯大林有勾結,未向黨中央報告。陸璀向組織請求探監,給丈夫捎點衣裳之類,未獲允准。情急無奈,她只能黑夜裡抱着小女兒哭,特別係聽了內部傳達以後,機關里的同志象躲避麻風病似地疏遠她,似乎她也成了高饒反黨集團的一份子了。

鄧小平的自白中透漏真相

“五馬進京”之一的鄧小平,在一九八零談到“黨的若干歷史問題”時講:“這個事情,我知道得很清楚。毛澤東同志在一九五三年提出中央分一線、二線之後,高崗活動得非常積極。他首先得到林彪的支援,才敢於放手咁搞。那時東北係他自己的,中南係林彪,華東係饒漱石。對西南,他用拉攏的辦法,正式和我談判,講劉少奇同志不成熟,要爭取我和他一起拱倒劉少奇同志。我明確表示態度,講劉少奇同志在黨內的地位係歷史形成的,從總的方面講,劉少奇同志係好的,改變這樣一種歷史形成的地位不適當。高崗也找陳雲同志談判,他講:搞幾個副主席,你一個,我一個。這樣一來,陳雲同志和我才覺得問題嚴重,立即向毛澤東同志反映,引起他的注意。高崗想把劉少奇同志推倒,採取搞交易、搞陰謀詭計的辦法,係很不正常的。所以反對高崗的鬥爭還要肯定。”(引自《鄧小平文選》257頁)。應該特別講清楚之處,鄧卻係一筆帶過,例如:“立即向毛澤東同志反映,引起他的注意”。至於毛如何面授機宜,如何處置高崗,略而不談。

我們僅僅從這兩句話里,看出第一鄧係告密者角色,第二毛係向高饒發起攻擊的幕後總指揮,鄧充當毛的打手,並取得毛的信任。高崗找陳雲遊講,增加兩名副主席。因高本係國家副主席,上述引文里的“你一個,我一個”,不會係爭個國家副主席。係否增設黨中央的副主席呢?黨章上未規定另設副主席的條文,陳雲原係國務院副總理,歷來掌管財經大權,他怎麼稀罕謀一個黨的副主席呢?因此鄧的自白極不清楚。鄧肯定林彪係最早支援高崗的,為此,林彪在七屆四中全會前夕,曾被攆出政治局,接受黨的審查。由於林揭發有功,時隔一年召開的黨代會上,林又官復原職,參加了清算高饒聯盟的這一會議。鄧的自白里只講高遊說如何攻倒劉少奇,而沒有提出攻倒周恩來。而台灣出版的“中共政權四十年的回顧與發展”(作者俞雨霖)中講到“高饒聯盟矛頭系針對劉少奇與周恩來”。對比之下,鄧的講法比較可信,怎見得?實因當時舉國上下對周恩來尊崇備至,如有邊個遊說黨內元老罷黜周恩來,遇上第一個人肯定會碰釘子!

斯大林也係告密者之一

上述第二節中談到陸璀女士聽到黨內傳達的高饒犯的錯,特別突出高與蘇聯斯大林的聯繫。最近讀到赫魯雪夫回憶錄續集:《最後的遺言》中,曾透露了很可靠的歷史資料:我們這位代表(指蘇聯駐華大使尤金)開始給我們做報告,講中國領導班子中有許多人蘇X和我們黨不滿,口頭上積極反對我們的有劉少奇、周恩來等。斯大林把大使送回的某些文件給我們傳閱,因此我們了解其中的內容。……關於中國黨內這種內部情報,有許多顯然係高崗捅給我們的。他係中國政治局在滿州的代表和首腦,與我們在嗰度的代表關係很密切。

斯大林決心贏得毛的信任與友誼,所以他把那位代表帶返嚟的與高崗談話的記錄拿給毛看,對毛講:睇吓吧,你可能會對這些東西感興趣的。只有上帝才知道斯大林這樣做係出於何種考慮。他把這種巴結講成係友好表示。毛先係在領導班子內把高崗孤立起來,那時高崗還在政治局裡,但我們知道他實際上已被打入冷宮,後來把他軟禁起來,再後來,又傳來高已自殺的消息。以下係赫魯雪夫分析斯大林何以向毛告密的想法:“他估計毛遲早會發現高崗與自己保持的不尋常關係,如果出現這種情況,毛會指責斯大林煽動反對中國政府,這樣,斯大林改變了主意,最好還係犧牲高崗來取得毛的信任。”(引自一九九零年出版,葉永烈着《陳伯達其人》)。

斯大林出賣高崗的史實係毋容置疑的,應該講,這係兩個暴君為鞏固專制統治所作的背信棄義的交易。唐德剛先生在《傳記文學》372期曾提及高崗與斯大林私訂終身,如今得到了有力的證明。為咩牽連到饒漱石?大概在斯大林給毛看的“有興趣的東西”里,也透露了饒與高串通一氣的事實。至於高崗與尤金係否談到反毛,由高崗取而代之的內容?我們根據鄧的自白,以及四中全會通過的處分高饒聯盟的“增強黨的團結的決議”中,都未上綱到反毛或反中央。其中有一段係這樣講的:“高饒聯盟的特點:他們沒有任何黨的組織或任何反對黨中央的綱領,他們唯一的綱領,就係以陰謀手段奪取黨和國家的最高權力。”

等斯大林一死(一九五三年三月),毛澤東於同年十二月廿四日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不指名地提出黨內存在小組織活動的警告,第二年二月七日召開七屆四中全會,由劉少奇作了“增強黨的團結的決議”的報告,除了前引的“高饒唯一的綱領”,還嚴厲指出:“我們黨內產生過張國濤,蘇聯黨內產生過貝利亞。這樣重大的歷史教訓表明,敵人不但一定要在我們黨內尋找代理人,而且曾經揾到過。……黨內有人誇大個人作用,強調個人威信,自以為天下第一,只能聽人奉承讚揚,不能受人批評監督,對批評者實行壓制和報復,甚至把自己領導的地區和部門看做個人的資本和獨立王國。”其中舉出斯大林的屠夫貝利亞與張國濤為例,兩人結局不同,而且都唔係“代理人”的角色,當初斯大林幫了毛很大的忙,如今卻罵他係敵人了!四中全會召開前,高、饒已失去自由,這時他們連列席旁聽的資格都沒有,完全係缺席審判,從此開創了一個惡例,在往後每次政治運動中,打倒共產黨的幹部,先扣帽子,再打棍子,可以不聽取本人的聲辯。

高崗看了四中全會的決議後才知道自己的前程完了,毛必欲置之於死地,他係要強而且極端好名,如今一下子從寶塔頂上摔下來,他受不了奇恥大辱,就在一九五四年五月六日,在軟禁中服安眠藥自殺(據一九九四年五月六日《神州時報》的一篇文章)。另一種講法見於六十二卷六期《傳記文學》吳明山的文中,該文稱:“一九五四年冬由公安部副部長許建國率多人包圍高的寓邸,他的警衛員左興甫負隅頑抗,此時,高崗舉槍自殺,左興甫被公安部人員制服,判無期徒刑”。後面這個死法,他不但有警衛員,自己還帶有手槍,與高饒這時已在軟禁中有矛盾。錄下吳明山先生的一種講法,聊備一格。

高死後五個月,北京召開的全國黨代會上,由鄧小平宣讀《關於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的決議》,這一次係公開點名,首先指出高不但不向黨低頭認罪,反而以自殺表示對黨的背叛。增添的罪狀有“把東北地區當作高崗的獨立王國,……這個反黨聯盟把共產黨分成兩個:一個係根據地與軍隊創造的;一個係白區的黨”等。關於饒漱石的罪狀,則講“為了鞏固黨的團結,必須堅決把他們開除出黨,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饒至今仍頑抗到底,並且繼續向党進攻。”

這個決議公布不久,饒漱石即宣布死亡,他係咪自殺,至今沒有明確的講法。黨組織通知寡婦陸璀捧回饒的骨灰盒。開國後殺功臣的第一波至此划上了句號。鄧小平在黨代會後,提升為黨中央總書記,大概係毛給予他的一種獎賞。鄧為了表現他在階級鬥爭中絕不手軟,又乘勝追擊,擴大戰果,株連了八名中央分局和省一級領導幹部,計有向明(山東分局第一書記,省政府副主席),孫秀山(東北局第二副書記,軍區副政委),張明遠(東北局第三副書記),趙德尊(東北局農村工作部長),郭峰(東北局組織部長),陳伯村(旅大區黨委第二書記),馬洪(國家計委秘書長),倪志良(派至北韓的大使)。除馬洪一九七九年以後出現過,其他人從此永遠消聲匿跡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