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胡錦濤愛將 和房峰輝一樣還有6個人 中南海撲朔迷離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非胡錦濤愛將 和房峰輝一樣還有6個人 中南海撲朔迷離

2018年1月9日,中共官方通訊社新華社報道,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原參謀長房峰輝因涉嫌行賄、受賄犯罪,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依法處理。海外黨媒文章稱,房峰輝並非“胡錦濤愛將”,實則係“郭徐遺毒”,房犯下三宗罪。時政評論員夏小強表示,房峰輝落馬被坐實,顯示出江派在軍中政變的警報暫時被解除,但係,卻非反腐升級的信號,相反,如今當局的反腐動向卻顯得撲朔迷離。另外,目前仍有6名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雖然接受了審查,但尚未公開缺認。

海外中文媒體廣為流傳房峰輝係“胡錦濤愛將”。

在中國的政治文化中,北京作為中央戍衛區,通常會有中央軍委主席提拔最信任的將領擔任北京軍區司令員,再加上房峰輝的仕途快速提拔期集中在胡錦濤任內,因此海外輿論一直講房峰輝視為胡錦濤在軍內“對抗”郭伯雄、徐才厚的重要將領。

甚至有傳聞稱,在胡錦濤接任軍委主席後,發現郭徐二人幾乎壟斷了軍中高層。於是,2007年胡錦濤故意從從廣州軍區提拔兩人進京,一個就係時任廣州軍區參謀長的房峰輝,另一名就係時任南海艦隊政委兼廣州軍區副政委的童世平。

但從其簡歷來看,或許並非如此。

房峰輝本人並非如同曾經落馬的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那樣的“無能之輩”。房峰輝有長期的基層經歷,長期在新疆地區服役。1998年,房峰輝晉陞少將軍銜,1999年成為第21集團軍軍長。而新疆軍區又恰隸屬蘭州軍區建制,與已經落馬的元軍委副主席郭伯雄關係甚深。在十八大後甚至有傳聞稱,他在一次朋友聚會中講,邊個要係敢動郭伯雄就把他斃了。

編輯部在北京的海外黨媒多維網稱,解放軍上將劉亞洲曾於“郭徐”落馬之後,在一次公開演講時表示,軍隊高層中只有他本人和劉源沒有給郭伯雄和徐才厚送過錢,即使這樣,自己也曾經因為郭徐的權力,給他們送過禮物。這其中係否也有房峰輝和張陽?儘管劉亞洲未直言,但從目前情況來看極有可能。

最能作為證據的一點,係在郭伯雄和徐才厚落馬很長一段時間內,中國軍隊內部一直不斷強調清除“郭徐遺毒”。儘管當時外界對此甚為不明,但從今日情況推斷,或許“郭徐遺毒”的表現之一,就係房峰輝和張陽。而軍方之所以不斷強調,也係在為房張二人的今日命運作“鋪墊”。

因此,與其講房峰輝係胡錦濤“愛將”,更準確的講他和張陽皆為“郭徐遺毒”。

中紀委副書記楊曉渡於2017年10月19日介紹,中共十八大以來,共立案審查省軍級以上黨員幹部及其他中管幹部440人,其中十八屆中央委員、候補委員43人。

當時已經公布的落馬中共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共35人,現在加上房峰輝、張陽為37人。也就係講,目前仍有6名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雖然接受了審查,但尚未公開信息。

周曉輝:習近平在清理門戶,江系勢力還會作亂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表示,在習近平一再向軍隊發出“肅清郭徐餘毒”的命令後,與郭、徐瓜葛頗深的房峰輝、張陽被免職後落馬,明顯係習近平在清理門戶,以防止身邊具有江派背景的人藉機作亂。

十九大後,習近平更係大舉提拔自己所信任的軍中將領進入軍委任要職,但江派盤踞軍隊咁多年,餘毒並非很快就可以清除的,某些深藏不露之人很可能伺機攪局。

中國兵家早有言“擒賊先擒王”,若亂臣賊子的大旗不倒,興風作浪就有機可循,而習近平“夙夜憂嘆”也絕不會終止。

房峰輝的“三宗罪”

1月9日,中共官方發佈消息,中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房峰輝(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原委員、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原參謀長)因涉嫌行賄、受賄犯罪,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依法處理。

外界早有傳聞,如同曾經解放軍內部普遍存在的買官賣官、貪污受賄一樣。十八大後軍紀委接到有關房峰輝問題的舉報,房隨後向中央退贓逾億人民幣。

更重要的係,官方通報中稱他“行賄”。作為中央軍委成員,房峰輝行賄的對象,毋庸置疑,非當時的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莫屬。

“行賄”這個關鍵信息,也能透露出房峰輝的第二個罪名,就係政治上與郭徐勾結成黨,結成軍隊內部山頭,觸犯中央大忌。

房峰輝的第三宗罪,就係“無能”。

在四五年時間內,作為總參謀長的房峰輝,沒有按時完成習近平對朝鮮核危機的解決設計,一而再再而三延誤朝核危機進程。且在習近平與特朗普會談後,在不適當時機搞出中國印度邊界事件,從而導致印軍軍隊直接進入中方邊境,影響中央大局。

夏小強:房峰輝落馬反腐走向撲朔迷離

時政評論員夏小強表示,房峰輝落馬被坐實,顯示出江派在軍中政變的警報暫時被解除,但係,卻非反腐升級的信號,相反,如今當局的反腐動向卻顯得撲朔迷離。這主要體現在以下幾方面。

第一,中共十九大上,主導習近平五年反腐的王岐山,退出了中共高層權力核心,這給十九大後的反腐帶來不確定性。即使在十九大前習當局火速拿下孫政才、張陽和房峰輝,其實也只係在十九大上防止政變的應急之舉,並沒有在總體反腐目標上有所突破——自從正國級大老虎周永康落馬之後,再無同等級別老虎落馬,從級別上來講,打虎實際上已經止步於周永康。

第二、趙樂際接手王岐山反腐,雖然中共十九大後,當局已拿下了魯煒、劉強、張傑輝、馮新柱、季緗綺5名中共省部級高官,中紀委繼續再放話,稱反腐鬥爭“一刻不停歇”。但係,這些正副部級官員的落馬也只係應景。貪腐,係中共官員升遷和進入高層的投名狀與常態,中共官場如今副部級以上官員有三千名左右,即使一天一虎,拿下一半也需要5年時間。社會和民眾對反腐的期待,早就指向了江澤民集團貪官的後台和老老虎,曾慶紅和江澤民等人。但係,迄今為止,沒有看到老老虎要接受調查的跡象。

第三、習近平在2018年新年賀詞的電視講話中,避談了過去五年備受國內外關注的反腐問題,而在在過去三年習近平的新年賀詞中都會提及。從此前的“開頭沒有回頭箭”,到現在的避而不談,可能有其政治中交易和妥協的隱情。

以上跡象顯示,未來習近平當局的反腐走向撲朔迷離,這種不明走向給其執政帶來了更大的成本和危險的趨勢:隨着習近平權力的進一步穩固,江澤民集團犯下的罪惡及其壓力,將更多地將由現任當局承擔。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