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不吹不黑!東北經濟衰敗真相的19個故事

東北,讓奮鬥的東北人,無論如何都回唔去了

最近,毛振華的事情,揭開了東北衰敗的舊傷疤。

今天的文章,通過19個故事,讓大家感受一下東北衰敗的表象和根源,不吹不黑,故事來源於知乎。

01

跟你講一個正在發生的東北吉林的事兒,長春市二道區城郊的一個村在2009年被一次大雨淹了,嗰個時候正好趕上房地產開發,熱潮二道區和村裡啲村幹部一研究藉著這個事兒把村民的民房拆遷了,連宅基地一起都賣給開發商了。

現在八年過去了,回遷的地方一片荒蕪壓根沒人蓋房子,據講開發商拿到地準備蓋房子被區里和市裡輪番壓榨,一塊地指給了三個開發商,最後導致邊個也蓋不了。

當初拆遷的老百姓流離失所,很多老年人到死都沒住上房子今年老百姓實在等不落去了輪番上訪,先到區里找講法,區里一拖再拖講給解決,區長白紙黑字給老百姓承諾實際就係緩兵之計。

02

毛振華這個事活活把我一個黑龍江人看哭了,我諗黑龍江骨子裡爛到咩樣我嗰啲所謂高幹家庭的小學同學、初中同學、高中同學再清楚不過了。

他們一個個都出國了,每天世界各地旅遊念書擺拍,我能不嫉妒嘛?我嫉妒清清白白的幹部家庭哪裡來的那麼多錢?

03

本人係地道的黑龍江人,目前定居在長三角的一個城市。看到這個新聞很痛心,卻係在意料之中。

親身經歷一件事如下:某年過年回家辦理護照,早上8點在出入境管理局排隊,9點鐘老爺們返工,遂按要求填表排隊,輪到我,表單被拒收,講字體潦草,一看不潦草啊,被告知所有字不能有任何連筆的地方,期間大部分人被以同樣理由拒收,遂重新認真填寫重新排隊。

又到我,又被拒,理由係護照簽名的三個字不一樣大,兩邊的字大,中間的小了一點點。

心裏已經在罵娘了,沒辦法,辦事要緊,忍忍,又重新填寫再排隊,期間很多身着警服的工作人員帶着人來插隊……再忍,橫掂快到我了。

時間定格在快11點半,終於到我了,被告知返工結束了。我講,我下午再來。老爺們講,今天返工結束了,下午不受理護照申請了。

我問,為咩?老爺們講,我們上午受理了咁多資料,下午當然要處理這些資料啊-我講,麻煩幫幫忙,我係外地工作的,過年返嚟特意辦理護照,聽日的返程機票已經訂好了。

老爺們講,那係你的事情!!

有人講我故意黑家鄉,我本人係黑龍江人,我老婆也係黑龍江人,我們真嘅愛自己的家鄉,看到這樣的新聞,我絕對沒有任何幸災樂禍的感覺,而係發自內心的痛心疾首。

邊個能理解自己家鄉到被別人調侃,東北重工業靠燒烤輕工業靠直播的感覺?當別的地方的官員在忙着簡政放權,五加二白加黑的招商引資,引進人才,東北的官員在做乜嘢?

04

有一次在我企業門路的馬路上卸貨,一幫城管上來就係搶東西,往他們自己的貨車上裝,簡直就係一幫土匪,處理結果要罰沒我的貨物,最後妥協找人買了2條中華,把事情搞定了。

企業門口掛了一個牌匾,城管天天盯着你,讓你去局裡找領導,最後一個馬仔過來,我給了500人民幣,就再也不找你了。

05

一個地稅的稅管員在系統了看到你在他的片區註冊了一個企業,馬上就打電話讓你辦這個辦嗰個,天天折磨你,我就係一個小個體,你能擠出咩肉呀?後來沒招了,在一個煙盒裡塞了500元給他,就此無事。

國稅。國家明明都規定了發票月開不超過3萬就不徵稅,但係他還係要給我定稅,我一來氣就把企業廢業了,你知道廢一個企業要多難嗎?

06

遇到的的士沒有打表的,有的攔下來一講去的地方,直接走咗,連一句唔去都不講。在火車站附近親眼看到打車的幾個人被趕下來,只因其中一個講要打表。

07

火車站的服務人員沒有一點服務意識,講嘢愛理不理,像大爺似的,問有沒有寄存的,根本看都不看一眼講沒有,再問哪裡有就直接走咗。

08

漠河火車站取票時,櫃檯的女工作人員講,旁邊的機器不能取嗎?拉長着臉,然後不等回答,身份證就扔出來了。

09

這係一個火車上補卧鋪票都需要找熟人的地方……,去卧鋪補票時,聽到有人跟列車員講係邊個邊個邊個介紹的……

10

在松花江邊的廣播連續播報着不讓在江上經營娛樂項目的通知和通告,並且按廣播的時間,應該一個月前就禁止了,但係江上依舊一片繁榮。

11

正好爸媽剛剛去哈爾濱旅遊,趁着熱度把爸媽在哈爾濱的遭遇跟廣大知友講一下,讓大家睇吓東北旅遊環境有多糟糕。

爸媽早上飛哈爾濱,我千叮嚀萬囑咐,在哈爾濱一定不能打車,能用滴滴快車就用滴滴。但係老年人不會用滴滴,到機場還係打車去的酒店。

一到機場,發現的士各種不打表,到市中心酒店議價動輒200塊錢,而且所有的士都係這樣!沒辦法,講價講到150,安全到了酒店,收拾行李,略微休息,動身前往冰雪大世界。

冰雪大世界係我安排他們一定要去的地方,結果這段唯一兩位老人自由行的旅程成了我爸媽的噩夢。

從酒店打車到冰雪大世界正常滴滴快車只需要30塊錢,但兩位老人打的士,不打表,愣係被要了100。

一路上的士司機跟我爸媽講:冰雪大世界人太多,封路,你們兩位去了肯定買不到門票,不如我拉你們去一個我哥們兒開的旅行社,保證買上門票,然後找關係進去,讓你們老人玩好!我爸堅決不同意,講就直接去冰雪大世界,不廢話!

後來,的士司機急了:怎麼講不聽呢!冰雪大世界封路,不想去你們現在就下車!最後拗不過,怕出問題,就只能先去司機講的旅行社睇吓情況。

到了旅行社,爸媽被要求買他們冰雪大世界內部門票,正常門票價格一個人330,旅行社講288給你們出票,保證進去。

爸媽怕被騙,打電話給機場送酒店的那位的士司機,問冰雪大世界係否真嘅封路,係咪這家旅行社真嘅能夠幫忙買票進去,結果司機拍着胸脯講沒問題,你們就放心買吧,冰雪大世界確實也在封路,沒他們的大巴你們進唔去。

爸媽於是真嘅就從旅行社買票了。最後坐旅行社安排的大巴去冰雪大世界,一路上發現道路暢通無阻,並沒有封路,路上也有的士通行,這時候已經感覺有點奇怪了。

到了冰雪大世界,手握門票,排隊進去檢票的時候,檢票員講:你們這個門票唔係冰雪大世界的,係旁邊萬達冰燈大世界的門票!

這時候才發現被騙,為時已晚啊,旅行社大巴早就走咗。算了,去不了冰雪大世界就去萬達冰燈大世界吧,那時候已經晚上6點了,一身疲憊,去哪不重要了。

同樣的士不打表,從冰雪大世界到萬達冰燈大世界10公里路程,又係要價100!!搶錢的節奏!!爸媽沒同意,排隊坐公交,前後1個小時的功夫終於到了位於萬達Mall的冰燈大世界,到了那已經7點多了。

結果發現萬達門票係兩個人288,而且小很多,差很多,按照我爸的話講:10塊錢都不想進去!就這樣,在哈爾濱第一天,老兩口唯一一天的自由行被騙了好幾百塊錢。

同樣,第二天在冰雪畫廊、大禿頂子山、雪鄉,旅行社各種坑蒙拐騙,爸媽長了教訓,時時刻刻電話聯繫我,遇到事情就打電話問我,很多地方小心翼翼才避免被騙,但依然被坑!

雪鄉合同上明明寫着2人一間,到了雪鄉擅自安排4人一間!合同上明明寫着團費含晚餐,到了雪鄉才發現並沒有晚餐,自己解決!

合同上明明寫着含雪地摩托,到了景區才發現需要自費!按合同辦事本係天經地義,在東北,卻係一番投訴,報警,爭吵,打架,費半天勁才解決的問題!不知道東北人契約精神在哪裡?

12

我就係土生土長的東北人,本來不想回答東北類似的問題,因為我知道回答了也沒個卵用。

我於81年出世在東北省會旁邊一個算係比較大的城市,從出世到高中之前,同齡人之間的關係很簡單:個小的怕個大的,瘦的怕壯的,壯的怕傻的,傻的怕楞的,楞的怕唔好命的,唔好命的...真嘅啥都不怕。

人與人之間真嘅像動物一樣,碰面先對眼,在眼神里判斷強弱,強的可以隨心情打你,弱的像狗一樣活着。

有個痞子學生一直係我們班的頭,我記得很清楚只因為別的同學瞪了他一眼,結果被他抓着頭髮一頓爆踢,血流的真嘅跟自來水一樣。

結果呢? 警察來了,帶走咗。兩天後返嚟繼續上學,啥事兒沒有。所以基本只要你沒弄死人,根本沒人管,學校內,學校之間各小幫派互相拎着片兒刀互相砍係常事。

這種環境影響了我的性格,導致性格內向,成年後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敢和別人對視,怕人打我,走路會下意識的走在別人身後,非常沒有安全感。

你能想像出一個年薪稅後30w的男人連正眼看別人的勇氣都沒有係咩樣子嗎?

好在我人算比較聰明,考入了本市第一的重點高中,在呢度我的世界觀才改變,竟然人與人之間可以和平共處,不用看眼色行事,從高中開始我才開始交了“真正”的朋友。

不講這些負能量的事兒了,之後我又考入了別省的211大學,畢業後去了北京工作,一直到現在。

13

且先不講亞布力這個事,只係個東三省現狀的縮影,談談我的切身體會。

本人東北某985大四在讀,非東北人。官僚主義、形式主義、貪污腐敗、官匪合謀,素質極極極低。

能逼逼就不講人話,能動手盡量就不逼逼。念了不到一年,就對瀋陽這個地方非常非常非常厭惡。

我大一去補身份證被辦事大廳幾個人那叫一個刁難啊,當時選擇忍了,返嚟發朋友圈吐槽一下,然後呢?幾個本地人輪番噴我憤世嫉俗小市民,不會看人臉色情商低???

14

我係在黑龍江省一個小城市長大的,現在在南方一個省會城市讀書。我們省的行政腐敗講起來也真係罄竹難書,行政人員吃拿卡要的比比皆係。

絕大多數人被欺負都只能忍過去,不然點算呢,普通百姓家裡沒錢,辦事就要找關係,請吃飯,給紅包,這都係約定俗成的,大家都習慣了,好多人的思想就係,不找關係不給紅包就辦不成事。

幾次難忘的經歷告訴我,在我家鄉那種人情關係社會,好像確實係這樣。

第一件事,我小學的時候有一年的教師節,我們班主任上午課間時候拿了一個大枱曆進了班級就坐在講台那擺弄,然後前面的同學都過去圍着她問,老師這係啥呀?

我們小時候都喜歡湊熱鬧,人就越圍越多,老師一邊翻一邊講,這係我們辦公室M老師她們班同學送的,你們看好看吧,我就拿來給你們睇吓。

然後上課鈴響了,老師講,好了睇吓就行了,我還得還返去呢。然後下午上學的時候,我們班幾乎人人都拿來了禮物給老師,送啥的都有,最小的也係張賀卡,大家都拿着禮物送到講台上。

就我和少數幾個同學咩都沒拿,和小傻子一樣坐在座位上瞅着。因為我爸我媽日間都返工,我中午晚上都係在我爺我奶家吃飯,我媽晚上收工了再接我回家。

我每天必做的一件事係回家路上給我媽講學校的今日見聞,那天回家我就講到講,上午老師拿了大枱曆可好看啦,下午同學給老師送禮物可多啦。

我媽聽我講完坐了一會,找出來一套化妝品,還寫了張小咭片塞裏面,講聽日課間去老師辦公室給她,我講我不給,教師節都過了,我媽講人家都給了你不給行嗎,聽話聽日給你們老師送去。

第二天,我下課拖着個書包進辦公室把化妝品給她了,她講拿着東西還講哎呀節都過了這係做乜嘢呀,那就謝謝你媽媽了啊,然後又講我最近學習用功咩的。

後來我讀大學的時候,新聞曝出依蘭縣一個高中老師因為教師節罵她班同學不送禮物,被學生錄音傳到了網上。

第二件事,高中我在鄰市上學,因為高二會考要用身份證,老師講讓大家放假回家都去公安局照身份證照,不然考試了來不及。

我放假回家連着去了三天都沒照上,第一次講戶籍拍照的工作人員出去開會去了不在,我等到收工都沒返嚟,後兩次係講機器壞了照不了。

快要返校了我還沒照上,我爸就打電話聯繫了他一個公安局的朋友,嗰個叔叔講你現在就過來吧我領你去,我又去了一次,這次人也在了,機器也好了,兩分鐘就照上了。

第三件事,我研一時候,學校要由本人戶口所在地提供一個未婚證明,我以為就拿表去蓋個章應該很快,而且我家離嗰度很近,假期一個月我就沒着急搞,這也的確有我自己的原因。

還有三四天返校了我才去,結果去了講蓋不了,講H主任去哈爾濱調研去了,要半個月才返嚟,章子在她嗰度,我講可係我等不了半個月了我要回學校了,嗰個人突然可凶了,講那你為咩非要在我們主任出門時候來呢,你不能早點來啊。

那時候我已經唔係軟柿子了,我講你們主任出門她係和我講了還貼公告了,她出門這半個月不可能只有我一個人要蓋章吧,一係係她工作失職走的時候工作不安排妥當,一係係你在故意難為我,那我不蓋了我投訴你可以吧,我舉報你可以吧,我講我要給紀委打電話?

其實我係胡講的,我也不知道具體這事歸哪管,我以為他會冇所謂,講隨便你舉報咩的,結果他竟然不凶了,講那我請示一下我們副主任,然後出去了一趟返嚟居然給我蓋了。

我也沒有去政府部門或者事業單位辦過幾次事,去辦的都係最基本的啲事,幾乎就沒有一次能痛痛快快辦好的,所以我不想再返去了。

我們高中也係省重點,我班同學幾乎都考上了985,但係畢業了沒有一個人回黑龍江的,據我所知現在離家最近的一個同學在大連。

15

老家遼寧某市,外甥女(我姐家孩子)出世時落的我媽家戶口,後來上小學時我姐想把女兒戶口遷自己家去,上學方便。

去派出所問了好幾次,講我媽係農業戶口,我姐係非農業亂七八糟的,總之三個字:不給遷。

眼看開學季要到了,沒辦法,找了一個我表哥的同學,在派出所當個咩主任,打了個招呼,立馬就給遷了。

我就想問問嗰啲辦事人員,國家到底係怎麼規定的,如果國家規定這種情況可以遷,你憑咩隨意難為老百姓?如果國家規定不能遷,那為咩有人打個招呼又能遷了?

16

大學四年在哈爾濱讀書,老家北京。講講我的經歷。

學校西門外面小攤交保護費,這擱哪裡都一樣,但係在呢度,交城管錢,人家心情不好的時候(缺錢的時候)照樣趕人不讓經營。

跟網吧老闆聊天,上網不用自己身份證,被城管查到,3萬3萬的罰。去警察局(市區的)補身份證,一屋子的警察,問一個警察在哪個窗口辦,他吐了一口煙沒理我,跟邊上的警察聊起天了。

去亞布力滑雪,租雪具,講好了三小時幾多錢,超出時間幾多錢。但係,人家不會告訴你,係按你交錢的時間開始算,而唔係開始領雪具算,而這中間的時間差,有廿分鐘。

17

我來講個故事,某東部沿海縣級市召來了一家東北企業,對方考察後對環境很滿意,於是準備坐低來進行第一次溝通。

溝通會上,對方領導直接拍了目測20萬左右的現金在桌上,講他們懂規矩這係辛苦費,現場小領導和我們幾個辦事員臉都快嚇綠……

後來,我們告知對方這邊沒有這種規矩,對方感慨在東北巴拉巴拉……

18

大學在山東上的,山東的官本位思想挺嚴重的,但係東北的更嚴重,一切都係靠關係。

大一那年,學校評獎學金助學金,按條件,我係社團主席,替老師帶《計算機理論基礎》課,在學校開過計算機培訓班,幾門課的課代表。

相對對其他同學來講,我算係硬性條件較好的,可就這樣都硬係被幾個東北人把名額弄走咗。他們的方法係賄賂輔導員和上一級的領導,我開始還和他們競爭,後來發現裏面的套路之後退出了這種所謂的評比。

19

作為一個東北人,一直在外漂泊,最根本的原因就係,我自己都覺得沒希望了。

有些人對東北有誤解,覺得很黑,之所以有這樣的觀感,就係因為在匱乏,且更加匱乏的環境中,人們不再寄希望聽日會更好。

東北的政府,貪腐,延宕,已經係最基本的風氣。小到城管,協警,派出所,大到工商,稅務,蛇鼠一窩,沆瀣一氣。

一個企業,艱苦創業還沒獲得盈利就被層層機關政府,扒了一層皮。別的地方對於招商引資,都係期待建設地方,增加稅收和就業崗位。東北的投資係,騙了來投資,然後趕走投資人,將其投資的資產賤賣。

一個企業,上到副總,下到保潔,全都係親戚鄰里。處處都係宗族化,處處都係裙帶化,奮鬥,在東北奮鬥對於一個人來講,真嘅太難了,太沒有出路了。

東北,讓奮鬥的東北人,無論如何都回唔去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真話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