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老照片】清華校長:「中共傀儡和反革命都係我不願意做的」

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被稱為兩袖清風、持心公正。1945年11月5日,梅貽琦在日記中曾明確表示:「余對政治無深研究,於共產主義亦無大認識,但頗懷疑。」這個「懷疑」既係他心跡的流露,1948年底,吳晗以共軍軍代表的特殊身份,奉周恩來之命發「挽留」函電勸梅貽琦留下來,他沒有聽從這一建議,而係像胡適一樣悄然乘飛機到了南京。他的一位友人曾問他為咩不留在大陸,他講:「我若留在大陸,只有兩種可能的出路,一係當傀儡,一係當反革命。因為這兩者都係我不願意作的,所以必須離開。」

*近代史:1948年12月,北平即將被攻佔,清華大學的學生們得知校長梅貽琦準備南下,於是紛紛在校園內張貼海報並結隊請願,要求校長梅貽琦唔好跟隨國民黨南撤。原清華歷史系教師吳晗以解放軍代表的身份奉周恩來之命勸他留在北平,但這位校長還係執意頂着解放軍圍城的炮火南下,梅貽琦南下後,南京方面因此非常感動,再三邀請梅貽琦入閣,他卻堅持了一貫的中間立場,他對新聞記者談話講:“不出來對南方朋友過意唔去,來了就做官,對北方朋友不能交代。”

*王朔觀察:【魯迅和胡適的區別】魯迅只找人性的毛病,從不找制度的毛病。胡適只找制度的毛病,從不找人性的毛病。這就係區別。換哪國係叢法社會,人性也會被帶壞的;換哪國係平等社會,人性也會帶好的,這個胡適比魯迅明白,中國的問題其實係制度的問題,魯迅偏要找人性的問題,這就係魯迅的問題。

博志微評:胡適先生評俄共:俄共與納粹係同一類政黨,有嚴密組織,黨員沒有自由,有特務偵察機關監視人民的言論、思想和行動。“他們不惜用任何方式取得政權;既得政權之後不惜用任何方式鞏固政權,霸住政權”。這類政權“絕對不承認,也不容許反對黨存在。一切反對力量,都係反動,都必須徹底肅清剷除。”

*近代史:1946年5月,西南聯大解散後,吳晗來到上海,恰好胡適也在,吳晗致信求見,胡適未予理睬。回到北平後,吳晗再度拜訪胡適,胡適依舊不予理睬,吳晗早已唔係求學時的吳晗了,也不再係自己的學生了,兩人政治主張不同,話不投機,不歡而散。吳晗後來提及此事時講:“聯大從昆明搬回北平後,我做胡適工作,可係他頑固不化,我的腳就不再踏上他家的客廳了。”當胡適得知吳晗去向後,嘆道:“吳晗可惜,走錯路了。”係耶?非耶?各執一詞。

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被稱為兩袖清風、持心公正,女兒沒考上清華大學就不上,死後沒有遺產。梅貽琦還庇護過清華大學的地下黨學生。1945年11月5日,梅貽琦在日記中曾明確表示:“余對政治無深研究,於共產主義亦無大認識,但頗懷疑。”這個“懷疑”既係他心跡的流露,1948年底,吳晗以共軍軍代表的特殊身份,奉周恩來之命發“挽留”函電勸梅貽琦留下來,他沒有聽從這一建議,而係像胡適一樣悄然乘飛機到了南京。他的一位友人曾問他為咩不留在大陸,他講:“我若留在大陸,只有兩種可能的出路,一係當傀儡,一係當反革命。因為這兩者都係我不願意作的,所以必須離開。”(1961年,在台大醫院住院的梅貽琦(左一),到病房探視同在呢度住院的胡適(右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阿波羅網東方白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