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朋友圈的怪現象:所有孩子都係天才

我們係要孩子過得幸福,還係要孩子滿足我們的虛榮?()

朋友圈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所有孩子都係天才。

A的女兒畫畫得了獎,B的兒子書法被展覽,C的孩子能用外語交流,全都要曬到朋友圈,都係360度無死角的完美。

這些孩子不僅活在朋友圈,更活在生活圈,父母提到孩子就滔滔不絕,孩子有了“三道杠”要宣傳,連當返工委也要大肆炫耀,甚至有的孩子鋼琴考級結果還沒有出來,家長就對外講孩子“鋼琴八級”了。

我認識一位家長,孩子的作文被發表在學校的雜誌上,父母喜極而泣,複印了好多份散發給大家看,更沒想到的係奶奶在小區里逢人便講“我孫子成了作家……”

喜歡炫耀的家長,總能在孩子身上揾到“發光點”,如果孩子成績好,就大吹特吹;成績一般,就吹有天賦;沒有天賦,則吹身體好,如,“這孩子一餐可以吃兩碗飯,從來不生病”;如果連這個也沒得炫耀,還能講“這孩子聽話,打他也不哭”……

記得看過一個新聞,一位南京家長跟記者講,對自己當初讓女兒學習鋼琴的事情後悔了,原因竟然係鋼琴無法攜帶,錯過很多能炫耀的場合。

無數個孩子告訴我,他係“代表全家來考試”,學習成了他的負擔,父母總拿他和別人家的孩子去比較。

我們在炫耀孩子的同時,早就忘了:我們係要孩子過得幸福,還係要孩子滿足我們的炫耀欲?

牛蛙之殤

前不久,上海退休教授撰寫的《牛蛙之殤》刷爆了朋友圈,嗰個患上抽動症的孩子格外讓人心疼。

為咩叫牛蛙?

考上了上海四大名校就叫牛蛙,其餘的只能算青蛙。

孩子的父母一開始就和鄰居家比拼,孩子各種補習班上了三年,最後居然係鄰居家的孩子當上了牛蛙,他們家孩子係青蛙,這讓他們直接崩潰,無法接受。

“我們家一直都要比他們家優越,這次反倒讓他們壓了一頭,受到了嘲諷與看不起,這個氣讓我們難以下咽。”

比氣難以下咽的係,孩子患上了抽動症,這種病全名叫“小兒抽動穢語綜合症”,係一種慢性神經精神障礙疾病,雖不嚴重,卻很難治癒,醫生講係長期壓力導致的。

後來,孩子的父母終於想通了,也不再盲目炫耀和攀比了。

“我忽然明白一個家庭傳承的終極意義係咩。所謂的家學,就係讓下一代,比我們更能接近真實的自己。我們所積累的所有財富與資源,並唔係要全部交給他,而係讓他在這一切的對照之中,比我們能更快地洞察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係咩,不虛擲時光與人生。”

還記得傳頌千年的《傷仲永》么,自小聰慧的方仲永被父親帶着天天炫耀,最後泯然眾人,成了讓人唏噓不已的悲劇。

許多父母,內心的自尊感特別低,需要靠外界的認可、羨慕來給自己增加啲自尊感,他們自身無法獲得,於是就把這種期望值強加到孩子身上。

通過炫耀孩子,會讓他們自尊感爆棚,所以,他們就不斷把孩子逼成了自己可炫耀的資本。

然而內心強大,自尊強的父母,卻從來不炫耀孩子,因為他們看淡名利,追求自我,也會讓孩子去追求自我,他們不需要拿咩出來炫耀,更加不會拿孩子炫耀,因為他們內心很滿足。

父母用炫耀給孩子營造了一個虛假的世界

《奇葩講》中,肖驍提到一件事,朋友向他秀孩子,拉着他看女兒玩一款早教益智玩具——火火兔。

肖驍內心無比崩潰,可依舊拍着手講“特別可愛、特別可愛”。

他不喜歡這樣的炫耀,也談不上多認同這個孩子,但也只能禮貌性附和。

因為有炫耀就有掌聲,出於禮貌,哪怕係違心,別人也會鼓掌認同。

可孩子卻分不出真假,聽到讚美和鼓勵,就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看到了最真實的世界。

曾在奧運會開幕式大放異彩的林妙可,年初參加藝考卻多次落榜,讓人感嘆係傷仲永的翻版。

她從9歲到17歲,一成不變的搖頭晃腦、嗲里嗲氣。但9歲時咁做,別人會講你天真浪漫,17歲還這樣就讓人作嘔。

為咩她會這樣?

因為9歲的時候搖頭晃腦、嗲里嗲氣,聽到的掌聲太多了,父母拉着她到處炫耀,給她營造了一個虛假的世界,最後17歲依然如此。

“很多中國的家長都在講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因此他們會讓孩子在起跑線上儘可能地搶位子。但其實,成功的道路並不像想像得那麼擁擠,因為在人生的馬拉松長路上,絕大部分人跑不到一半就主動退下來了。到後來,剩下的少數人唔係嫌競爭對手太多,而係發愁怎樣找一個同伴陪自己一同跑落去。因此,教育係一輩子的事情,笑到最後的人係一輩子接受教育的人。”

回顧過去,發現中學、大學時期,有很多很有競爭力的同學,但到了博士畢業以後,還能堅持學新東西的人就不多了。“啲過去比我們讀書更優秀,在起跑線上搶到了更好位置的人,早已放棄了人生的馬拉松,我們能夠跑得更遠,僅僅係因為我們還在跑,如此而已。”

炫耀的父母造就攀比孩子

前不久,一個10歲的男孩圍棋下得好,父母到處炫耀,可係孩子卻講父母不配有他咁好的兒子。

他嫌棄父母只開得起十幾萬的日產車,講錢比成績好重要多了。

他嫌棄兒童手錶,卻羨慕同學們的iPhone7。

生活在炫耀里的孩子很敏感,在父母的炫耀聲中,他們咩事情都要和同學比一個高低,於是就造成了攀比的心理。

他與其講係對父母不滿,不如講係對同學的羨慕和深深的自卑感。

我有一個表姐咬牙把小孩送到了貴族學校,天天炫耀學校怎麼好,寶貝學習如何用功,滿滿的自豪感。

今年暑假,表姐帶着小外甥女來我呢度旅遊,我全程接待,卻總感覺孩子有點悶悶不樂。

我問她係咪不喜歡呢度的風景,她扭捏地講:“我同學都去外國旅遊了,只有我在國內,好丟臉啊。”

原來在父母極力炫耀時,孩子也在相互攀比中,一旦不如意,就會失望、埋怨父母,乃至成了白眼狼。

浙江義烏一母親每月給孩子1200元生活費,卻遭到孩子的埋怨和反對。

機場弒母的留學生汪某,因為母親拿不出高昂的生活費,就在機場捅了前來接機的母親9刀。

中國式的攀比害死人,孩子活在別人的睇法里,生命沒有自我價值,不僅累,甚至會扭曲三觀,變得猙獰可怕。

讓孩子過普通人的生活

唔好以為富豪的兒子就可以做溫室里的花朵,享受榮華富貴,李嘉誠從來都不嬌慣兒子,他堅信,教孩子學會自立自強,學會做人處世,比給他金山銀山要強百倍,所以,兩個兒子從小就被要求克勤克儉,不求奢華。

李澤鉅和李澤鍇雖然出世在大富之家,卻很少有機會享受奢華的生活。他們小的時候,李嘉誠很少讓他們坐私家車,卻常常帶他們坐電車、巴士。有一次,李嘉誠看到在路邊擺報攤的小女孩邊賣報紙邊捧着課本學習,就特意帶兩個兒子經過這個報攤,讓他們學習小女孩認真學習的態度。

李家兄弟在香港聖保羅男女小學上學,在這所頂級名校里,許多孩子都係車接車送,滿身名牌,可他們卻經常和爸爸一起擠電車上下學。以至兩個孩子經常悶悶不樂地向父親發問:“為咩別的同學都有私家車專程接送,而您卻不讓家裡的司機接送我們呢?”每次聽到兄弟倆的質疑,李嘉誠都會笑着解釋:“在電車、巴士上,你們能見到不同職業、不同階層的人,能夠看到最平凡的生活、最普通的人,那才係真實的生活,真實的社會;而坐在私家車裡,你咩都看不到,咩也不會懂得。”

於是,兩個孩子和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樣,在擁擠的電車裡一天天長大。

和學校里嗰啲大手大腳花錢的同學們相比,李澤鉅和李澤鍇甚至懷疑自己的父親係咪真嘅像大家講的那樣富有。因為小氣爸爸不僅很少給他們零花錢,常常鼓勵李澤鉅和李澤鍇勤工儉學,自己掙零用錢。所以李澤鉅和李澤鍇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做雜工、侍應生。李澤鍇每個星期日都到高爾夫球場做球童,看着小小的兒子背着大大的皮袋跑來跑去,李嘉誠甚係開心。

而當李澤鍇告訴他,把掙來的錢拿去資助有困難的孩子時,他更係笑逐顏開。懂得了勤勞和獨立、懂得助人即係助己的兒子,係他想要的好兒子。他開心地對妻子庄月明講:“月明,好!孩子像這樣發展落去,將來准有出息。”

海明威從小在打獵、釣魚、在森林和湖泊中露營度過,因此他才能寫出《老人與海》這樣偉大的作品;沈從文認為自己只係在江邊打赤腳長大的農民,所以他才能寫出充滿鄉土氣息的《邊城》。

讓孩子過普通人的生活,去經歷人生百味,去觀察世間百態,才係父母最好的饋贈。

雖然沒用炫耀的資本,但卻會因此明白奮鬥的意義,進而不斷完善自我。

父母要教會孩子追求幸福的能力,而唔係淪為自己炫耀的工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桌子的生活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