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騙了幾代人 草原英雄小姐妹被掩蓋的殘酷歷史真相

事實上,龍梅、玉榮的父親那天跑去喝酒,把羊交給了兩個小孩,才造成了孩子被凍殘的悲劇。鮮為人知的係,挽救姐妹二人性命的首功者哈斯朝祿卻因係右派,而被打為「偷羊賊」「殺人未遂」「反動牧主」,遭批鬥下放勞改,直到1985年才獲平反。隨着文人的臆想,藝術化的草原小姐妹的故事融入了階級鬥爭的內涵,哈斯朝祿從一般「管制分子」升格為舞台上的「偷羊者」、「殺人未遂」、「反動牧主白音」了。龍梅甚至還在萬人批鬥大會上指控她的救命恩人。

草原小姐妹龍梅(左)、玉榮兒時合影

草原小姐妹龍梅和玉榮的畫冊小時候不知看過幾多遍,那時覺得她們為了保衛公家財產,真係了不起。然而,幾十年後,當我了解了事件背後的真相時,我只有一聲嘆息。

2008年,北京奧運火炬手,龍梅和玉榮。龍梅係內蒙古包頭市東河區政協主席,玉榮係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副秘書長。

隨着文人的臆想,藝術化的草原小姐妹的故事融入了階級鬥爭的內涵,哈斯朝祿從一般“管制分子”升格為舞台上的“偷羊者”、“殺人未遂”、“反動牧主白音”了。(網絡圖片)

當年的報紙係這樣報導的:1964年2月9日早晨,達爾罕茂明安聯合旗草原上飄着雪花,11歲的龍梅和9歲的玉榮代父出門放牧。快到中午,天氣突變。西北風捲起大雪漫天狂舞。羊群順着風拚命逃竄,姐妹倆攔堵不住,只好跟着羊群奔跑,越跑越遠。因極度疲乏,姐妹倆在冰天雪地里睡著了。深夜,龍梅凍醒一看,羊群、妹妹都不見了。她爬起來,一路走一路喊,走咗兩三里,才揾到玉榮和羊群。姐妹倆跟着羊群繼續前進。同風雪搏鬥了一天一夜,已走出了70多里。

第二天拂曉,她們離白雲鄂博車站不遠了。這時玉榮丟了一隻氈靴,光着左腳。姐姐剛要脫下自己的氈靴給她穿上,玉榮卻顫抖着催促:“羊又走遠啦,我在這兒等着,你快去攔羊呀。”這時龍梅也快凍僵了,她掙扎着爬起來,踉踉蹌蹌地往車站方向走去。

在白雲鄂博火車站,出來迎接客車的扳道員王福臣,看見了龍梅連忙把她帶進板道房,用雪替她搓揉兩隻凍僵的手。龍梅漸漸暖和啲,斷斷續續吐幾個字來:“我的妹妹,在石坡下,噎沒靴子了……”張仁貞立即電話通知值班員,接着鐵路職工們便四處去尋找孩子。張仁貞、王振山越過兩座雪坡,在離亂石坡不遠處發現了俯伏在雪地里的小玉榮。兩人急忙輪換背着玉榮跑回車站。接着她倆又被送到礦區醫院急救。

經過一場搶救,兩人終於醒了。龍梅立即問礦區黨委書記:“我的羊還在不在?”書記回答講:“羊沒事,你放心吧!”

此後龍梅和玉榮被譽為“草原英雄小姐妹”,她們的故事不僅在各類報導、小學課本中時常見到,而且還被編成了京劇、舞劇、動畫片等。她們的人生也隨即發生了改變,目前龍梅係內蒙古包頭市東河區政協主席,玉榮係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副秘書長。

不過,事實的真相併非如報導中所敘述的那樣。事實上,龍梅、玉榮的父親那天跑去喝酒,把羊交給了兩個小孩,才造成了孩子被凍殘的悲劇。

而事隔多年後,在民族出版社出版的《蒙古寫意》一書中還原了事件的整個過程。發現並營救龍梅和玉容的唔係別人,正係牧民哈斯朝祿(原來係文化人,在嗰個年代成了“管制分子”)和兒子那仁滿都拉。當時被救過來的龍梅還講了啲感激的話。可以講,如果姐妹倆沒有遇上哈斯朝祿,那麼生命能否保全都係個未知數。

然而,由於哈斯朝祿屬於“管制分子”,在報導時就將目睹了這一切的鐵道工人王福臣作為解救小姐妹的功臣,而哈斯朝祿則係將功折罪,建議不見報不表揚。但係,隨着文人的臆想,藝術化的草原小姐妹的故事融入了階級鬥爭的內涵,哈斯朝祿從一般“管制分子”升格為舞台上的“偷羊者”、“殺人未遂”、“反動牧主白音”了(白音,蒙語地主、富農、老闆),而英雄人物當然係姐妹倆了。

在文革中,哈斯朝祿為此被關進了監獄,在文革中,哈斯朝祿為此被關進了監獄。龍梅甚至還在萬人批鬥大會上指控她的救命恩人,玉榮卻覺得這樣做愧對良心而選擇了沉默。而當時的知情人士都怕被打成反革命而不敢講出實情。

直到1984年,內蒙古自治區黨委組織部、宣傳部、區團委才下文將哈斯朝祿確認為搶救小姐妹第一人,並將所有強加於他身上的不實之詞全部去掉,建議獎勵、表彰。

這樣顛倒黑白、誣陷好人的例子又豈止這一起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