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川普減稅對中共釜底抽薪 黨政雙核心揭不開鍋

鞏勝利講,講到中國,它係目前全球運行成本最高的國家,除了國家開支,還有共產黨的開支,就係國家運行雙核心。里根總統八十年代的大減稅,不僅造成經濟增長即將超過美國的日本經濟大萎縮,而且導致號稱與美國並駕齊驅的超級大國前蘇聯一蹶不振

美國參議院通過共和黨減稅方案之後,川普政府的減稅方案進入快車道。共和黨減稅計劃首先涉及大幅削減企業稅,引起國際社會一片恐慌,太平洋對岸的中國也不例外。中國官員指責美國減稅“不負責任”,將擾亂國際經濟秩序。民間輿論出現恐慌,有人驚嘆中國經濟“凜冬將至”,更有人擔心川普政府的減稅方案將如同當年裡根政府減稅刺破日本經濟泡沫,導致中國嚴重受損。美國減稅為何在中國引起恐慌?川普總統的減稅方案如何影響中國經濟?中國將如何應對美國的減稅計劃?

參加節目的兩位嘉賓係:中國獨立經濟學者鞏勝利;旅美經濟學者、獨立時評人秦偉平。

*鞏勝利:中國黨政雙核心,合體運行揭不開鍋*

中國講美國減稅係不負責任,係搶劫、掠奪、收割別國的經濟成果。鞏勝利講,美國企業平均稅負由35%減少20%到15%,個人稅負則由原來的39.6%降到35%。這告訴我們,美國這個國民生產總值超過18萬億美元、佔全球30%左右的第一大經濟體,其稅改計劃將牽動所有國家。美國一減稅,所有發達國家都會效仿。我們看到,法國已經宣布減稅,日本也宣布和美國同步減稅,未來的資金走向已經很明確。全球資本將前往稅收最低的國家,所以,有人講美國“搶錢”,這係原因之一。

鞏勝利講,講到中國,它係目前全球運行成本最高的國家,除了國家開支,還有共產黨的開支,就係國家運行雙核心。這樣的黨政合體機制如何應對美國大減稅,以及全球資本流向美國的現實,的確係一個問題。這係美國世紀大減稅的核心焦點問題。

*鞏勝利:美國拔根毫毛,中國噴嚏咳嗽*

有分析稱,美國減稅,意味着中國經濟將進入凜冬。鞏勝利講,美國這次減稅,個人和企業平均減稅幅度超過15%。簡而言之,回顧一下,里根總統八十年代的大減稅,不僅造成經濟增長即將超過美國的日本經濟大萎縮,而且導致號稱與美國並駕齊驅的超級大國前蘇聯一蹶不振,國家成本運行居高不下,財政資本根源被掐斷。那一次係當時國際上減稅最成功的案例。

今天,我們看到,中國一年財政收入大概106,000億元人民幣。美國的數據顯示,美國本次減稅的數目為1.4萬億美元,這大概相當於中國國民生產總值中一年的財政收入。中國財政收入相對於黨政雙核心運轉的體制來講,本來就捉襟見肘,加上一帶一路戰略對歐、亞、拉美的投資,現在正係成本最高時期。所以,中國將更加缺糧,與當年的日本和前蘇聯有着同樣的困境。

*鞏勝利:中國減稅等於惡性循環*

對於川普總統下調企業稅給中國造成的壓力,鞏勝利講,川普的減稅從經濟學概念來看有兩個結果,一係資本貨幣大量回歸美國,貨幣大漲,水漲船高;二係美國產業大量聚集資本,導致全球性的整體資源性環境轉移。這點歐洲、日本、韓國都將面對,中國作為第二大經濟體,其轉移顯得更加重要,可以講係相當於釜底抽薪。

對於中國企業為咩出逃的原因,鞏勝利認為有如下幾個。一係中國政府運行成本太高,七級構架,黨政雙核心;二,中國貨幣使用成本高。美元基本利率1.25%-1.5%,所有SDR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五種貨幣中,人民幣基本利率最高,意味着國家所有一切運行成本都高;三,中國人民的基本生活必須品,衣食住行、水電煤氣都貴,燃油價格比美國高出兩三倍,煤氣比美國高五倍。中國人均收入僅有5千美元。在這三點構成的高成本大環境中,企業只能艱難前行。不減稅企業受不了,減了稅,政府受不了。經濟學理論顯示,富裕國家減稅,金融、貨幣和資本還有工廠、實業大發展。

*秦偉平:美國大減稅,全球被擠壓*

秦偉平講,美國作為最大經濟體,本次大力度減稅,其稅改方案的確引發全世界的重大關注。這輪減稅不光體現在經濟層面,比方講,將使得美國企業競爭力更強,對於世界經濟體的競爭力構成威脅;而且也產生政府層面的後果,比方講,減稅意味着政府收入減少,導致裁員,政府支出縮減,這對包括歐洲在內的地區構成很大的壓力:面對高稅負和民眾輿論壓力,應該如何對待減與不減的問題。中國方面,百姓稅負大,企業更不用講,他們肯定也期待中國作為負責任大國,能夠效仿美國同樣實施減稅。

*秦偉平:資金外流,中國被動經濟將遭“失血”*

秦偉平講,美國減稅對中國的影響和威脅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鞏先生也提到,美國減稅將引發全球資本湧入基本面本來就好的美國,而這對於企業和投資人都係巨大利好消息。預期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全球企業向美國注資,收購、併購和加大股本、增加投資等行動會接踵而至。這也會增加美國的就業機會。

秦偉平講,過去10年,中國吸收大量國際資本,包括產業資本和國際遊資,可能共高達幾千億美元。資本的本質係逐利。隨着中國大環境的變化,資金安全環境也發生改變,收益率可能降低,這些資本將追逐美國減稅的引力而轉移到美國,以獲取資金的安全和更大的收益。這對於中國將產生失血效應。從前中國經濟利好,外資功勞很大;現在外資要撤退,對於中國政府來講就係面臨打一場很艱辛的外匯儲備保衛戰。

秦偉平講,除了資金流出之外,還有一個方面就係企業的國際競爭力也將受到影響。根據世界銀行的報告,中國企業所得稅並不高,大約25%,但係綜合稅負高達68%。美國企業現在所得稅係35%,綜合稅負44%。換言之,中國企業平均稅負在世界屬於較高範疇,而且高於美國。美國降低稅收成本後,企業的競爭力當然增強。中國面臨釋放產能和加大出口的難度越來越大。所以,這兩方面中國都非常被動。中國將採取咩措施,我們需要拭目以待。

*秦偉平:川普稅改營養美國憋屈中國*

川普講美國企業稅負過重,係導致其資本外流的主要原因。秦偉平講,我認為川普講得不對,不過,他需要尋求民意支持減稅才有這個講法。資本主要為牟利,最不講究國別和社會制度。中國過去這些年作為新興經濟體的確高速發展,資本為了謀求更大的利益肯定前往中國。現在,中國經濟發展高峰過後進入調整階段,債務危機和金融危機爆發的風險很高,加上美國提供一個如此好的大減稅機會,資本流向美國係非常正常的。雖然川普的講法站不住腳,但係他的做法對美國經濟有利,對中國則係相反。

我要提醒中國老百姓,如果資本大量流出,中國資產價格會下跌,包括房地產、股市在內,美國則會升高,美元會升值,這對於全球個人投資者而言係有很大吸引力的。這也係中國政府非常擔心的。如果中國房地產和股市暴跌,意味着最後一根稻草也斷了,如果中國政府採取不當措施,經濟學家們關注的債務危機和金融危機爆發的風險很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