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在這個情感稀缺的時代 去看這部火片吧

——所謂普世 無非就係人的共性

講好一個故事,需要建立在最普世的價值基礎上。一個構思精巧的故事,如果沒有價值觀的支撐,係難以立住腳的。這個故事從家人的親情出發,打動了最大多數人的內心。以此為基礎,對生和死進行了嚴肅的探討。一個人雖然死了,但只要有人記得,就依然會以記憶的方式存在。

周日,兒子如期完成家庭作業,於是兌現承諾,帶他去看目前非常火爆的《尋夢環遊記》。沒想到,我倒看得熱淚盈眶。

在這個情感稀缺的時代,《尋夢環遊記》用完美的敘事方式,講述了生和死的基本邏輯,有人講係個哲學問題,其實並唔係,這係一個基本的情感問題:家庭係人類的普世價值,也係我們情感的基本源泉。一個人記住另一個人,根本原因在於有情感的因素。

這係一個看上去簡單但卻異常複雜的故事,故事的背景來自於墨西哥的亡靈節。在亡靈節這一天,雖然在世的人們看不見亡靈,但卻知道自己逝去的親人們,這一天會返嚟看望大家。所以,他們把自己的“清明節”過得快快樂樂,通過唱歌跳舞的方式紀念逝去的親人,並在亡靈節這一天舉辦歌唱大賽。

小男孩米格,出身於一個製鞋世家。這個大家庭由高祖母伊梅爾達一手締造。高祖父為了追求音樂,離開自己最親愛的妻兒,並再也沒有返嚟。因此,高祖母給這個家庭立下了傳統:音樂係破壞家庭的詛咒,這個家庭再也不允許有音樂。

米格的太奶奶可可,係伊梅爾達的女兒。父親離開之前,專門為她寫了一首歌,歌名就叫《請記住我》。儘管媽媽伊梅爾達由愛生恨,禁止談論她的父親和音樂,但可啱心水里一直都記着自己的爸爸,一直到生命的盡頭。哪怕已經風燭殘年,但她依然在米格面前念叨着“爸爸”。

可可的女兒,也就係米格的奶奶,眼見媽媽思念自己父親的痛苦,成為“詛咒音樂”傳統的最堅定維護者。家裡不允許有一絲一毫跟音樂有關的東西,只要米格稍微接觸到音樂,慈祥的奶奶一下就變得兇猛異常,她甚至會脫下鞋子,威脅路邊的行吟歌手,警告他唔好接近小孫子米格。

然而,越係壓制,反彈越係強烈。米格繼承了高祖父的音樂細胞,他的偶像係德拉克魯茲,墨西哥的國民歌神。米格自己偷偷在閣樓里擺上了德拉克魯茲的照片、音樂以及錄像帶,並根據歌神的吉他樣式,自己做了一把木吉他。他誤以為德拉克魯茲就係自己的高祖父。

亡靈節這一天,米格想要去報名參加亡靈節音樂大賽,他喜歡音樂的秘密就此被發現,奶奶暴怒之下砸爛了他自己做的木吉他。沒有樂器就不能參加亡靈節音樂大賽,他只好去偷德拉克魯茲紀念堂的吉他,卻意外進入了亡靈世界。由此把我們帶入了一個曲折離奇的故事之中。

亡靈世界,亡靈需要在世的人們的紀念。逝者們在亡靈節重回人間,需要經過亡靈世界的海關。過關的條件很簡單,只要家人還把逝者的照片掛在牆上紀念,就可以通關看望家人。如果被人遺忘了,亡靈也就消失了。

誤入亡靈世界的米格,必須在天亮前得到亡靈親人的祝福,才可以重回人間,否則將永遠成為一個亡靈。幸運的係,他很快就遇到了高祖母伊梅爾達,並得到了高祖母的祝福。但這個祝福的條件係,永遠不許碰音樂。米格憤怒地發現,他一拿起吉他,就重回了亡靈世界。為了擺脫家人,他開始尋找被自己誤以為係高祖父的歌神德拉克魯茲。

這時候,米格遇到了一個每年亡靈節都試圖偷渡的亡靈埃克托。埃克托最牽掛自己的女兒,但不知怎麼的,沒有人掛着他的照片,每次都通不過關口。埃克托希望米格把自己的照片帶返去掛在牆上紀念他,好使得他有機會通過關口,回到人間去看望自己的女兒。於是以此為條件,答應幫助米格揾到德拉克魯茲,從而獲得歌神的祝福,重回人間。

隨着故事的進展,原本以為係小小少年追逐夢想的故事,結果卻揭開了一個驚天大陰謀。沒想到,埃克托才係米格的高祖父。他和歌神原本係搭檔,他為歌神創作了許多膾炙人口的歌曲。在他思念女兒,決定離開歌神回家的時候,歌神德拉克魯茲毒死了他,並竊取了他的創作日記,冒用他的創作,成為一代歌神。這也係為咩他再也回不了家的原因。

沒錯,電影一開始嗰個風燭殘年,神志不清的曾祖奶奶,就係埃克托最為牽掛的女兒可可。當滿臉皺紋的老奶奶和嬌小可愛的可可疊加到一起的時候,電影達到了高潮。就在埃克托即將被衰老的女兒遺忘,就要從亡靈世界消失的時候,米格從亡靈世界趕了返嚟,用歌聲喚醒了老奶奶對爸爸的記憶。她顫顫巍巍地從抽屜里拿出被媽媽撕掉的埃克托的照片,重新粘貼到了一起。

故事有了大圓滿的結局。伊梅爾達得知真相後,原諒了埃克托。可可病逝,在亡靈世界裏一家團聚。米格一家,解除了對音樂的禁令。世人知道了埃克托才係真正的音樂天才,唾棄了德拉克魯茲。正義得到了伸張,情感得到了表達。

不得不佩服皮克斯嫻熟的講故事能力。一個看似簡單的故事,生髮出多條支線,隨後又重合到了一起,絲毫不讓人覺得累贅,沒有一條線索在做無用功,每一條都安排得井井有條,齊頭並進又狂飆突進,真正讓人感受到過山車一般的跌宕起伏。

最令人稱道的在於,講好一個故事,需要建立在最普世的價值基礎上。一個構思精巧的故事,如果沒有價值觀的支撐,係難以立住腳的。這個故事從家人的親情出發,打動了最大多數人的內心。以此為基礎,對生和死進行了嚴肅的探討。一個人雖然死了,但只要有人記得,就依然會以記憶的方式存在。

亡靈節跟中國清明節很類似,過去我們也係踏歌而行紀念亡者。禮樂崩壞之後,傳統斷絕,在許多地方,甚至不知道該如何紀念亡者。然而我們看到,在墨西哥的亡靈節傳講中,有許許多多跟中國傳統相類似的內容。我們有奈何橋,他們有菊花花瓣組成的橋。我們曾經紀念列祖列宗,他們也為祖先設置祭壇。我們有剪紙,他們也有……

人類不同文化的共同之處,遠遠多於不同之處。所謂普世,無非就係人性的共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