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地下黨渣滓洞忍了400多天 文革卻只堅持6天

1948年9月10日,長篇小講《紅岩》的作者之一的羅廣斌曾被國民政府逮捕後關押於渣滓洞,於1949年11月27日越獄成功。1967年2月5日,重慶建工學院紅衛兵將羅廣斌從家中帶走並關押至大坪馬家堡後勤工程學院,6天之後,由於不堪忍受酷刑他跳樓自殺。

1948年9月10日,長篇小講《紅岩》的作者之一的羅廣斌曾被國民政府逮捕後關押於渣滓洞,於1949年11月27日越獄成功。1967年2月5日,重慶建工學院紅衛兵將羅廣斌從家中帶走並關押至大坪馬家堡後勤工程學院,6天之後,由於不堪忍受酷刑他跳樓自殺。

他在其著作《紅岩》中所描寫的恐怖至極的渣滓洞待了1年零2個月後成功逃脫。然而這一點,卻成了他的“歷史問題”。

“中美合作所集中營”的“倖存者”

長篇小講《紅岩》的作者之一羅廣斌出世在成都的一個富有家庭,1939年2月,隨父母遷居到洪雅縣城,就讀於洪雅縣中學。1940年,遇到了西南聯大地下黨組織負責人馬識途。

1944年,羅廣斌跟隨馬識途到昆明西南聯大附中接受“革命思想”。從追求個性解放轉而投身於“革命事業”,於1948年3月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48年4月,同為地下黨的劉國定、冉益智相繼被捕之後投誠國民黨,並將羅廣斌的身份和盤托出。於是,1948年9月10日,羅廣斌在成都家中被國民政府逮捕。

羅廣斌被捕後,在成都稽查處被關押了10多天,1948年9月下旬,羅廣斌先後被關押在重慶的渣滓洞和白公館看守所。於1949年11月27日越獄成功。《紅岩》書中稱,羅廣斌成了“中美合作所”集中營的倖存者。

根據這些“親身經歷”,1962年,由羅廣斌、楊益言合著的長篇小講《紅岩》問世,小講以“中美合作所”集中營內“國民黨監獄的黑暗”為主線,渣滓洞和白公館被描述成人間地獄,許多共產黨員被酷刑折磨,他在極為恐怖的監獄中堅持了400個日日夜夜。

就“中美合作所集中營”一詞,據維基百科介紹:現在沒有證據顯示中美合作所和軍統的白公館、渣滓洞等監獄有組織上的關係,但係卻有證據顯示他們沒有關係。而不少人之所以將中美合作所等同於白公館及渣滓洞,主要係從《紅岩》等文藝作品得來的印象。

文革跳樓身亡

羅廣斌出獄之後,積極投身於“革命事業”。歷任青年團重慶市委統戰部部長、重慶市民主青年聯盟副主席。後在重慶市文聯專門從事創作。1966年8月底,市文聯職工郭青等發起成立造反派組織“紅衛兵戰鬥小組”,當時羅廣斌立刻表示支持。文革中,上海造反派“一月奪權”被黨內高層肯定,各地紛紛效仿,但重慶造反派內部在奪權問題上卻產生分歧。

1967年1月31日,矛盾爆發:支持奪權的北航紅旗駐渝紅衛兵率先拋出了批判羅廣斌的文章《羅廣斌很像革命造反派內部的定時炸彈》、《我們為咩要揪羅廣斌》等。

羅廣斌在派系鬥爭之中落馬,1967年2月2日,重慶紅衛兵革命造反司令部發令抓捕他;2月5日,建工學院紅衛兵將羅廣斌從家中綁架並抄家,並被關押至大坪馬家堡後勤工程學院,審訊者讓他交代1949年11月27日越獄的經過。從5日被綁架到9日深夜,連續幾十個小時不間斷輪番逼供,使羅廣斌受到了極大的刺激。2月10日,羅廣斌由於無法忍受持續幾十小時的精神折磨跳樓自殺。

據了解,10日上午8時半左右,羅廣斌在三樓衛生間洗漱,一個姓張的同學(建院“8•18”紅衛兵)在廁所外守候他。羅廣斌把他的大衣、圍巾、帽子,脫下來掛在廁所壁上,把鋼筆、手錶放在大衣袋裡,然後爬上窗檯。姓張的同學在門外守了約一兩分鐘,不見羅廣斌出來,轉身進門。一看,羅廣斌已在窗台上弓身欲跳了。

據當時唯一的證人,看守者張姓學生講,當時,他急忙喊了聲:“你要做啥子?”羅廣斌喊了一句:“共產黨萬歲!”衝著三樓下的一塊石階跳落去,腦袋砸在石梯坎上,當即頭破血流,腦漿四濺……

關押他的屋內,羅廣斌留下一本《毛主席語錄》下面壓着一封寫給當時被吹捧為“文化大革命的英勇旗手”江青的信,上面大標題係《在文化大革命中我的大方向始終係正確的》,此信迅速被前來驗屍的公安局收繳。在文革資料中,有張羅廣斌死後所攝照片。羅右側半邊腦袋摔得稀爛,面部有一矢狀裂口,大約27.5cm(由頸部後緣至面部鼻尖),殘剩一隻左眼,瞪得很大,其狀十分慘烈。

“叛變”細節被製造出來

由於毛澤東和中央文革小組堅決支持“一月奪權風暴”,羅廣斌反對重慶“革聯會”,成為彌天大罪。1967年2月2日,重慶紅衛兵革命造反司令部發令抓捕羅廣斌,他無法預測這些無法無天的“小闖將”如何處置他。當時,他多次向看守他的人發問:“你們不會把我當作敵我矛盾吧?工作組也最多把我劃為三類幹部當成內部矛盾!”(文化大革命初期進駐各單位的工作組把人員劃分為四類,三類為“有問題的”)

羅廣斌被關押期間,242部隊廣播了《羅廣斌該抓》的廣播稿,這個廣播稿繪聲繪色披露了羅廣斌係“叛徒”的細節,聲調激昂的講:“羅廣斌這個大叛徒,係重慶黑市委組織部長肖澤寬包庇下來的……羅廣斌打着‘造反’旗號跳出來,完全係挺而走險,孤注一擲,妄圖伺機為四川和重慶的‘走資派’翻案!……”

這篇廣播稿,對羅廣斌打擊太大。他深知動蕩年頭,係非難以講清。羅廣斌就再也支持不住了,他勉強寫他獄中生活和怎樣出獄的交待,寫寫停停,一支煙接一支煙的抽,極端煩躁。他幾次想向看管的紅衛兵申訴、辯駁,但紅衛兵不理他……他只好悶着頭食烟。

文革的罪惡禍源

1966年至1976年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被中共自己定性為“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據保守估計,文革中非正常死亡至少7百73萬人。胡耀邦曾公開承認全國十分之一人口受到迫害和牽連,但民間相信一半左右受到傷害,文革也使中國經濟處於崩潰的邊緣。

據了解,文革期間,嗰啲不同派別的紅衛兵以及部分知識青年都自認為在捍衛毛澤東的路線,階級鬥爭的洗腦教育,使他們將與自己派別觀點不同的人視為階級敵人,他們由於愚忠傷及了大量無辜,很多迫害別人的人最終也成為了受害者,究其根源,獨裁專制體制係釀成罪惡的根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