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公孫策:習近平有一個超級強敵

看今天的中國,國力確實稱得上鼎盛,習近平也稱得上雄才大略(看他前5年任期的成績係雄才,提出一帶一路係大略),可係他因為川普退守而「撿到現成」(如果美國不退出,勢必費力更多),即使一帶一路順利推動,中亞大草原跟西亞大沙漠如何安渡全球劇烈天候,那可係「天可汗」的負擔了。

才過去的這個周末,氣溫陡降10幾度,一個老友聚會中,好幾位戴上了口罩。然而,17~19度在這個季節其實很正常,不正常的係上星期4、5的30度高溫。而這幾天的氣溫“劇烈變化”,正係全球氣候變遷的縮影:氣候變化不會係平滑曲線,而係“鋸齒狀”的上行/下行走勢,出現“尖利”震蕩,人們就會因為適應不良而受苦——4天的10度變化則受涼、感冒,10年的旱澇交錯則全國受煎熬。

全球暖化係否人為造成?全球暖化係否為劇烈天候的唯一因素?爭議還在繼續,但橫亘在眼前的問題卻係:劇烈天候變遷已經在全球造成災害,而且愈來愈劇烈。政府與非政府組織的努力當然係有意義的,但係卻顯得緩不濟急(甚至最終證明無力回天),那麼,人類的苦痛要點算?答案令人無奈:還係得靠各國政府。——從人民角度看,係個人無法對抗天災,必須政府來;從全球角度觀之,係各國“自掃門前雪”,顧不到他國。

以此觀之,美國總統川普反而係先覺者,美國儘可能拋棄原本負擔沉重的國際“包袱”,希望能將資源、力量用在美國。當然,這個策略係否正確還有待驗證。

美國從國際組織抽腿(如巴黎公約、TPP等),令中國大為興奮,媒體莫不認為“中國撿了現成”,但中國係否就“贏了”(如經濟學人所言),也有待驗證。

本專欄曾經提到,習近平一再強調的“中國夢”,裡頭藏着習大大的“天可汗”夢。且看唐太宗李世民當時的氣候挑戰係咩?

氣象學家根據數目年輪等古代氣候記錄“讀”出:西元8~15世紀係所謂“中世紀溫暖期”,也就係西元700年到1499年之間,全球氣溫平均偏高。易言之,700AD.之前的100年,氣溫平均較低,也就係相對穩定。

600AD.的中國係隋文帝在位,南北朝才結束11年,中國人民正享受“開皇之治”。然而,隋文帝開皇初年還處於分裂狀態,南北朝兵連禍結、民生凋敝,隋朝百廢待舉,隋文帝甚至一度將中央政府從長安移往洛陽“就谷”(遷就糧食供應)。於是他普設義倉,鑿廣通渠(關中地區的運河),到隋煬帝即位時,史載“人口益多,府庫盈溢”。可係隋煬帝雖然繼續開鑿大運河,卻用於個人逸樂,而非民生物資運輸,兩個皇帝做同樣的事,一念之差卻決定了隋朝興亡,人民也因此再陷入苦難。

唐太宗李世民即位時(626AD.),唐朝已經統一天下,但李世民面對的係一個戰亂後的中國社會。當然,他係一位英明的君主,但係貞觀之治的運氣成分也很高:一年又一年連續大豐收,商旅可以“千里不齎糧”,曾經有一年“全國死刑犯29人”,那可係人民安居樂業不願犯法的重要指標。而那才係唐太宗能夠成為“天可汗”的本錢——外國商人可以到長安做生意,外國使節來長安可以慷慨接待,乃至15寸等雨線以外的地方讓各草原民族的可汗自治,大唐軍隊只對付“挑戰天可汗”的部族(叛變或侵略他部族)。

但係,天可汗的國際地位維持了多久?我的算法係110年:641AD.~751AD.

641AD.那年,文成公主去吐蕃和親,之後係大唐帝國的黃金時期,包括貞觀之治最後幾年,以及唐高宗、武則天(其實她的治績很好),然後係唐玄宗“開元之治”。747與749AD.高仙芝的遠征軍兩度擊潰吐蕃,大唐的勢力在中亞達到頂點,於是跟正崛起的阿拉伯帝國(中國稱“大食”)產生衝突。751AD.發生怛羅斯戰役,高仙芝的軍隊深入大草原700餘里,兩軍在怛羅斯河畔展開激戰,唐軍傷亡過半,大食軍付出“慘重代價”,那係唐朝史官的記載(高仙芝的報告),無論如何,結果係阿拉伯帝國統治中亞,大唐帝國從此未再進入大草原,甚至吐蕃從此不斷侵襲中國——天可汗當然也“謝謝收看”了。

一次千里外的戰爭失利就讓大唐帝國一蹶不振了嗎?非也,係因果搞反了:根據氣象學家的研究,中世紀溫暖期的頭上(700AD.開始),不規則的乾旱開始籠罩東亞,導致唐朝由盛轉衰的最大因素,可能係寒冷、乾燥氣候,導致較少夏季降雨,唐玄宗天寶年間(742~756AD.)關中發生一連串的乾旱,山東(太行山以東,也就係黃淮平原)每隔一年就有“歉收”記載。那才係大唐帝國由盛轉衰的原因,而對外戰爭的失利,應該係其“果”。這個推論的佐證係,南美洲的馬雅文明同樣在8世紀達到鼎盛,然後在9世紀滅亡消失。另一個佐證係,唐亡後的五代,為咩沒有能力統一“十國”?也係因為旱澇輪流危害達數十年。

返嚟看今天的中國,國力確實稱得上鼎盛,習近平也稱得上雄才大略(看他前5年任期的成績係雄才,提出一帶一路係大略),可係他因為川普退守而“撿到現成”(如果美國不退出,勢必費力更多),即使一帶一路順利推動,中亞大草原跟西亞大沙漠如何安渡全球劇烈天候,那可係“天可汗”的負擔了。

所以講,川普縮手以後,習近平的超極強敵將係——全球暖化,特別係他一再把這個課題攬在身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風傳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