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江系2常委公開挺習 張德江未表態 圖謀建第二中央遭習破解

中共十九大後,朱鎔基、劉雲山、王岐山和張高麗先後以公開演講或黨媒刊文的形式高調〝力挺〞習近平。其中劉雲山和張高麗屬於江派陣營,劉雲山更是給習近平攪局多年。上屆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也是江系成員,十九大後未見公開表態支持習近平。張德江曾喺廢除勞教、香港問題等事件上,多次挾持中共人大掣肘習近平,攪亂政局。評論認為,張德江要把人大變為“第二權力中央”,欲僭越習近平。根據追查國際錄音調查,浙江大學國際醫院曝出佢們活摘器官得到全國人大委員長,即張德江的支持。

10月30日,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和習近平喺北京先後會見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顧問委員會委員。朱鎔基喺講話中介紹了中共十九大的情況,並稱〝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必須要〝長期堅持和不斷發展〞。

喺中共十九大開幕式上,習近平做完報告鞠躬時,只有朱鎔基沒有拍手致意,曾引起輿論聚焦和猜測。因此,有外媒認為,媒體此次曝光朱鎔基開腔挺習,是為回應相關傳言。

除了朱鎔基,另外三名剛剛退休的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王岐山、張高麗先後喺喉舌《人民日報》發表長文,力挺習近平。

劉雲山、王岐山、張高麗三人是中共十九大報告起草組副組長。佢們的文章,本來收錄於中共官方出版的十九大〝學習材料〞,又於11月6-8日接連刊登喺《人民日報》上。

11月6日,《人民日報》發表了劉雲山的6000字長文,其中43次提到習近平的名字,其中33次提到〝習近平思想〞。

江派劉雲山多年來利用文宣系統跟習近平對抗。但近期以來,劉雲山對習近平吹捧有加。港媒披露,這與其深涉孫政先至案有關。

香港《爭鳴動向》合刊今年10月號引述可靠消息指,劉雲山曾經與孫政先至結盟,指示《人民日報》優先報導重慶。劉雲山的小算盤是:一則喺宣傳上推出准接班人;二則培養新派系代表,確保自己卸任後的安全。

11月7日,《人民日報》發表王岐山的文章。全文5,000多字,16次提到習近平,並稱習近平〝力挽狂瀾〞,查處周永康、薄熙來和孫政先至等人,清除了〝重大政治隱患〞。

王岐山被認為是習近平的強力同盟,喺十九大上遭反習勢力阻擊,被逼退休。但佢是否會〝裸退〞,目前仍未有定論,還要等明年3月的中共〝兩會〞上見分曉。

11月8日,《人民日報》又刊登張高麗的6,000長文,9次提到習近平的名字,並稱要與〝習核心〞保持一致,將〝習思想〞應用到〝現代化建設〞過程中。

張高麗當年由江澤民提拔上位,但喺上屆政治局常委中排名最末,是江派常委中最弱勢的一個。

上屆政治局包括三名江派常委,除張高麗和劉雲山外,還有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張德江曾喺廢除勞教、香港問題等事件上,多次挾持中共人大掣肘習近平,攪亂政局。海外評論認為,張德江要把人大變為“第二權力中央”,欲僭越習近平。

習近平宣告強調人大歸黨領導

中共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是“喺黨的領導下”。鑒於全國人大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憲法內容中的定義,全國人大常委會做出重要決定時,若有必要提到黨中央三個字時,一般要使用“中共中央建議”。

2016年年底,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做出的會議決定,其表述由過去的依“中共中央建議”作出決定的表述,改成“根據黨中央確定”。這意味着習當局公開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大和它的常委會是中共中央決策的執行機構。

作為江澤民集團的利益代言人,中共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其掌控下的中共人大目前已成為“反習基地”。之前,張德江曾喺廢除勞教、香港問題等事件上,多次挾持中共人大掣肘習近平,攪亂政局。

張德江阻撓習近平廢除勞教制度

此前,張德江曾挾中共人大常委會故意拖延廢除勞教。而為廢除勞教制度,習近平陣營曾與江派展開激烈搏鬥。

2013年1月7日,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喺政法會議上宣布,中共將報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後,今年停止使用勞教制度。消息引起外界強烈關注。但報導很快被詭異刪除。掌控着中共文宣口的江派常委劉雲山,大肆封殺有關信息。

3月17日中共兩會閉幕,李克強喺記者會上稱,勞教制度改革方案將喺年內出台。

2016年4月7日晚,被有意過濾了法輪功學員相關信息的遼寧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殘忍酷刑黑幕的文章喺中國社會曝光。《財經》旗下的《LENS》視覺雜誌4月號發表2萬字深度報導,隨後文章被大陸各大網站轉載。

就喺遼寧馬三家勞教所酷刑虐待罪惡黑幕曝光一文喺中國及國際社會發酵之際,同年4月8日大陸各大網站的轉載即被刪除,微博也開始刪帖。

此類連續兩次對勞教進行相關報導和刪除的行為實屬罕見,凸顯了中共高層分裂。

公安雖是勞教決定機關,但勞教條例實際是以國務院名義上報人大、人大批准之後實行。張德江正挾中共人大以拖延廢除勞教。

前中共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喺兩會前確定:有中共黨員身份的全國政協委員與人大代表,喺兩會上對勞教制度“可以討論,不允許提案”。所謂的民主黨派也依樣畫瓢,不作該方面的提案。

據海外媒體消息,張德江喺人大內務司法會議上公開指責列席會議的孟建柱:“喺勞教制度存廢重大是非方面立場出現偏差,陷入‘激進改革’的敵對勢力圈套。”

2013年11月15日,中共官方公布了中共三中全會《決定》,其中一項措施就是廢止勞動教養制度。

張德江喺香港問題上不斷製造混亂

此外,喺香港普選問題上,手握香港問題實權的港澳小組組長張德江不斷製造混亂,刺激惡化香港局勢,藉此揾機逼習近平下台。

2014年6月10日,喺中共江派常委張德江和劉雲山的運作下,中共“國新辦”拋出改動“一國兩制”定義的香港白皮書,被外界視為“23條立法”的翻版。從而引發香港近80萬人參與公投,51萬人參加“七一”大遊行。

2016年8月17日,剛好是江澤民生日,經張德江拍板決定,香港親共團體通過撒錢拉人的方式,策划了一個號稱十多萬人參加的“反佔中”遊行運動,反對香港市民提出的“佔領中環、爭取普選”的行動。江派企圖通過這種活動撕裂香港社會。

2016年8月31日,中共人大通過了有關香港的2017年普選方案,徹底封殺了港人想要爭取真正民主普選的意願。從而促使香港“雨傘運動”全面爆發。隨後梁振英出動黑白兩道對“雨傘運動”打壓,12月15日,香港警方對香港“雨傘運動”最後一個佔領區銅鑼灣進行清場,持續80天的香港“雨傘運動”結束。

香港曾長期被曾慶紅以黑白兩道控制。香港《爭鳴》雜誌2013年6月號曾報導,曾慶紅喺列席港澳協調會上講:“香港出現政治混亂,要害是‘奪權’、是搞‘政治獨立體’……,越亂越好辦,按既定方針解決,香港正能量已消亡時就剩負資產”。

時事評論員夏小強對此指出,張德江控制人大主動釋法破環香港法制,其本質是江澤民集團針對習近平政變奪權的連續行動。“由於圍繞中國社會的核心法輪功問題展開的激烈博弈,已經造成中共高層的巨大分裂,習近平陣營和江澤民集團勢同水火,江澤民集團針對習近平一直採取暗殺和政變奪權行動,喺周永康的政法委形成的‘第二權力中央’崩潰之後,張德江正喺利用其掌控的人大,試圖形成新的‘第二權力中央’,來對抗習近平。

此前張德江親信李慎明發出‘人大可以罷免國家主席’的言論,正是張德江要把人大變為‘第二權力中央’、挑戰習近平的信號。”

驚爆鄭樹森院士醫院活摘器官張德江撐腰

根據追查國際錄音調查,浙江大學國際醫院曝出佢們活摘器官得到全國人大委員長,即張德江的支持。

張德江給浙江大學國際醫院活摘器官撐腰

喺“追查國際”2017年7月19日公布的大陸移植現狀調查報告中,調查錄音52是2016年7月28日對浙江大學國際醫院的一份調查。肝移植醫生吳衛林有一段自述,佢提到了委員長喺支持佢們,肝移植要大幹快上。

調查員問:你們醫院剛成立,就做了五六十台,你們有肝移植資質嗎?

吳衛林答:是,這個還喺批,但是肝移植上面已經認可的。點解呢?我們因為,現喺,我們這個班,全國委員長啊就提出來,嗰個肝移植很多是沒辦法的,必須修補抓住。沒命的,喺救命的情況下,現喺,好像就默認,跟醫生走的啦,是給人哋救命的嘛。有的肝等不及等它批,批下來的,這個呢度面沒問題。

大紀元評論員玉清心喺8月1日《鄭樹森移植有“特批”背後是委員長》一文中講,吳衛林承認佢們醫院沒有肝移植資質,但是上面已經認可了,視為佢們有資質。邊個認可的呢?移植界的人都知道,申請移植資質,要經全國衛計委審批,走一套程序的。資質審批部門根據相關的法規條例辦事,也是一級執法部門。“上面”乜嘢人敢“特批”,以權代法?

吳衛林想解釋佢們沒資質也可以做移植的原因,佢想藉此炫耀佢們有“通天”的硬關係。儘管佢吞吞吐吐,還是清楚地講出了“全國委員長”鼓勵佢們先干再講。吳衛林喺呢度講的“全國委員長”,明顯指現任政治局常委張德江。

玉清心講,由此聯想到,浙江大學國際醫院老闆鄭樹森的涉外經營權(鄭樹森的兒子、浙江大學國際醫院CEO鄭傑講:“由於中國相對較低的醫療費用以及外科醫生頂尖的技術,現喺國際上很多患者會選擇到中國就診,這也是我們今後的努力方向。”)可能也是喺委員長關照下特批的,包括喺鄭樹森身上體現的種種陽光政策。最關鍵的特批,應該是器官供體,否則鄭樹森不會投資6億元人民幣建醫院!張德江提供給鄭樹森的,一定是關押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庫。

文章還講,張德江喺主政廣東期間,廣東省的醫療機構大量地、產業化地涉嫌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現喺,佢再挺鄭樹森成立私人醫院,大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就不足為怪了。佢假惺惺地講肝移植是為救人命,刻不容緩。難道佢不知道“你要做一個手術,就必須得一個人走掉了”?

鄭樹森

而這個鄭樹森不僅是個醫生,佢還是浙江大學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原院長、移植中心主任、“浙江省反邪教協會副會長”,佢是迫害法輪功團體的負責人。該醫學院是衛生部的多器官聯合移植研究重點實驗室,為華東地區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肝腎移植數量每年可達數千例。2005年1月28日,鄭樹森同日連續完成5例肝移植手術,一周施行肝移植11例。2015年3月,佢對外界稱自已做了1850多例肝移植。

文章還講,近兩年,鄭樹森又添了一個私立醫院老闆的身份。2015年,佢辦了一家以器官移植為主打的私人醫院。老婆攻關、兒子是CEO、佢主刀。最早醫院叫樹蘭醫院,後來改叫浙江大學國際醫院了。用百年名校冠名,人們還以為是浙江大學新成立的一個公立附屬醫院呢!而鄭樹森要的就是這份誤解,好渾水摸魚。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